>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六九九章 魂飞魄散

第六九九章 魂飞魄散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与陆商鹤四手交缠,你来我往,变化多端,此时双方时不时地扣住对方手腕,但却又都以极为灵巧的手法摆脱。

    陆商鹤自然不知道齐宁的**神功可以吸人内力,否则绝不至于敢去扣住齐宁手脉,但齐宁却也并无想过以**神功去吸取陆商鹤的内力。

    **神功源自五毒宫,齐宁也搞不通如此玄妙的神功为何会被五毒宫所有,但五毒宫在江湖上显然不会有太好的名声,观星台下人满为患,来自江湖各地,齐宁只担心一旦使出五毒宫,会为人看破,惹来更大的麻烦。

    台下此刻已经是鸦雀无声,谁也没有想到,齐宁不但顶住了陆商鹤连番攻势,现在竟然能与陆商鹤互有攻守。

    毛狐儿等人也是大为吃惊,只见到台上两道身影越来越快,一开始只是四手交缠,很快便是腿脚并用,而且两人的招式都很是古怪。

    陆商鹤的实战经验显然在齐宁之上,攻多守少,但两人互相攻守三四十招,齐宁似乎已经掌握了套路,两人招式眼花缭乱,几乎是平分秋色。

    白虎脸色此刻却已经难看起来,紧握手中白虎杖,眼中更是显出厉色,但众目睽睽之下,此刻却也做不得任何手脚。

    两人你来我往,玄武却忽然脸色一紧,眼眸中显出惊骇之色,一直在观星台附近的朱雀长老竟是不自禁“咦”了一声,脸上也是显出吃惊之色。

    陆商鹤双掌拍出,又快又急,却见到齐宁双臂一左一右分开,各划了半个圈,却又自下而上错开,托住了陆商鹤手臂,陆商鹤立时下压,齐宁手腕却甚是灵活,如同蛇一般一个缠绕,两手成掌个,却霍然已经在陆商鹤胸前,直往陆商鹤胸口拍过去。

    瞧见这怪异的一招,玄武竟是赫然起身,朱雀竟也是情不自禁向上走出了一步。

    陆商鹤此时已经明白,眼前这韦舵主实在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先前一切只是故意示弱而已,眼下此人的功夫当真是精妙绝伦,他前所未见,心中吃惊,又瞧见齐宁右掌斜拍过来,竟是不自禁被逼退了一步。

    陆商鹤禁不住道:“好功夫!”

    齐宁这时候已经是越打越上手,冷笑道:“丐帮的珍宝绝学,岂能不好?陆庄主,再看这一招。”身体半曲,两手掌面朝下,如同切菜般横里往陆商鹤切过去,陆商鹤探手来抓,齐宁上手却瞬间一上一下分开,左掌切陆商鹤腹间,右掌却是直往陆商鹤咽喉切过去。

    这古怪的招式,陆商鹤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应对的方法,不自禁又向后退出两步,他心下惊骇无比,齐宁却已经如影随形欺身上来,低声道:“你没有见过醉梦九式,我现在便给你瞧瞧。”

    台下朱雀此时已经失声道:“那.....那是醉梦九式的招式,怎么......怎么可能?”他就站在观星台边,吃惊之下,声音不小,许多人都是瞧过来,诧异地瞧着朱雀长老。

    醉梦九式乃是丐帮的两大绝学之一,虽然瞧过这套功夫的人不多,但在场诸人大都是听过这两门神功,听朱雀失声叫出“醉梦九式”,许多人有些惊诧,随即看向台上,暗想难道陆商鹤现在的功夫便是醉梦九式?

    众人先入为主,都知道陆商鹤是向百影的义兄弟,而此人又是最有可能成为帮主之人,朱雀长老喊出醉梦九式,自然只可能是陆商鹤所有,至若台上的韦舵主,连丐帮长老都不是,当然不可能有资格获得醉梦九式。

    陆商鹤听齐宁说到“醉梦九式”,已经有些吃惊,听到台下朱雀长老的声音,更是毛骨悚然。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功夫绝非醉梦九式,那朱雀长老喊出“醉梦九式”,只能是齐宁眼下使出的功夫。

    醉梦九式乃是丐帮绝学,只有丐帮历代帮主才有资格习得,每一任帮主若是认定了继承人,与四大长老商议之后做出决定,便会将丐帮绝学传承下去,除了丐帮帮主,普天之下再无第二个人能得到醉梦九式。

    眼前这人武功显然不弱,竟然会使醉梦九式,这让陆商鹤心中如何不惊。

    齐宁得到向百影的传授,学会了醉梦九式其中五式,但时日不长,而且最近一直奔波,还真没有太多时间好好习练,虽然醉梦九式的招式心法他已经是了然如胸,但施展出来,总还是有些生疏,并不能融会贯通。

    否则若是换作向百影,陆商鹤此刻早已经败下阵去。

    既是如此,齐宁却也依然能够与陆商鹤斗得不相上下,而且齐宁本就是在武学之上有着极高的悟性和天赋,略微适应之后,此时已经是放开手脚,而陆商鹤勉强与醉梦九式打了个不相上下,这时候得知这古怪功夫就是醉梦九式,心中已经是惶恐不已。

    高手对决,本就要讲究心境,齐宁此刻越战越勇,而陆商鹤已经乱了心神,几次差点都被齐宁击中。

    齐宁自然知道陆商鹤一旦心慌意乱,手脚上的功夫必然大打折扣,更是刺激道:“你当向帮主真的死了吗?向帮主可一直都在看着你,今日这古隆中便是你的葬身之地。”他打斗之间,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恰好都能让陆商鹤听到。

    陆商鹤更是心惊胆战,他设下陷阱害了向百影,却未能取了向百影性命,其实日夜都是心神不宁,只盼向百影受重伤离世,这时候醉梦九式就在眼前,齐宁声称向百影就在附近看着他,他背心立时冒出冷汗来。

    如果向百影这时候突然现身,自己只怕真的无法活着离开古隆中。

    正自惊恐,齐宁一掌已经向他面门拍过来,陆商鹤立刻抬手抵挡,却不料齐宁底下却是一腿递过来,“砰”的一声,正踢在陆商鹤小腹处,齐宁对他出脚,自然是毫不客气,这一脚力道十足,陆商鹤只觉得小腹一阵剧疼,整个人已经蹭蹭蹭向后连退五六步。

    齐宁体内的内力雄浑,便是陆商鹤也是挨不住这一下,这觉得五脏六腑翻滚,那阵剧痛从小腹直往上蔓延,随即感觉喉间一股鲜血冲到口中,“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

    齐宁这一脚固然出其不意,但如果陆商鹤气定神闲,绝不可能被齐宁这一脚踢中,甚至今日比斗,也未必会处于下风,但他做贼心虚,心中有鬼,只担心向百影果真就在观星台下,方才玄武便是突然冒出来,那向百影完全有可能也突然冒出头来,也正是精神无法集中,被齐宁一脚踢中。

    台下已经是惊呼声一片,几乎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一场本来毫无悬念的比斗,谁能料到陆商鹤竟然会被踢的口吐鲜血,只觉得匪夷所思。

    陆商鹤连败丐帮两位长老,足以证明他的武功确实是出类拔萃,但此刻却被丐帮一名舵主打的吐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会是如此景象。

    死一般寂静之中,齐宁却并未停手,陆商鹤一口血喷出,齐宁已经是欺身上前来,连续出招,一招比一招快,陆商鹤一时间竟然没有招架之功,“砰砰砰”又是被齐宁连拍三掌,陆商鹤身体已经是飞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摔落在观星台上。

    白虎“啊”地惊叫一声,上前一步,却还是停住了脚步,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齐宁走到陆商鹤边上,距离两步之遥,见得陆商鹤脸色惨白,一只手捂着胸口,嘴角鲜血外溢,嘿嘿一笑,蹲下去道:“我说过,古隆中是你的葬身之地。向帮主想瞧瞧你到底要搞什么鬼,一直没有现身,让我出来教训教训你,你口口声声说是向帮主的结义兄弟,他对你一片赤诚,你又是如何待他?”

    陆商鹤忍着疼痛,咬牙道:“你说......你说他就在这里,你让他.....让他出来。”

    陆商鹤虽然败在齐宁手底下,但毕竟不是泛泛之辈,心知这时候若是承认向百影被自己所害,台下近千人只怕转眼间便要用上台来,瞬间将自己砍成肉泥,他打定主意,见不到向百影,绝不会承认自己的劣行,若向百影真的出来,自己再向向百影求饶。

    他对向百影的伤势颇为了解,知道向百影伤入膏肓,而且白虎对他说过,一旦使用逆筋经,逆转经脉,几乎等同于自杀,莫说要迅速恢复,就算能不能活下去都不一定,也正因为白虎信誓旦旦,两人一直都以为向百影十有**伤重而死。

    为了提防向百影活着,两人更是放出谣言,声称黑莲教有人易容改扮成向百影模样,那是希望江湖各路人马即使瞧见向百影,也将其当成黑莲教的人诛杀。

    也正因为做了各种安排,他才敢与白虎在这青木大会上争夺帮主之位,方才听得齐宁声称向百影就在这里,魂飞魄散,但这时候却是静下来,暗想向百影就算活了下来,以他的伤势,没有个一年半载绝不能恢复,更不可能长途跋涉,从西川跑到襄阳来。

    他狡猾多端,自然不会被齐宁两句话就诳住,只是这时候早已经没有争夺帮主之心,只盼能活着从古隆中离开。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