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零三章 古柏亭

第七零三章 古柏亭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虎既死,西方七宿群龙无首,虽然不少人心中恼怒,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前来参会的各舵舵主俱都留下来,而其他人则是按照朱雀吩咐,下了山去。

    前来观会的各路人士,心知丐帮长老血溅观星台,这是了不得的大事,丐帮自然也不会让外人掺和其中,各自道别离去,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本来人头攒动的观星台下,已经是所剩无几。

    齐宁先从白虎身上拿了青木令收好,寻思着以后再交给向百影,这才吩咐人将白虎尸首抬下去安置,又让人将陆商鹤关押起来,虽说此人受伤,但武功委实高明,玄武出手点了陆商鹤身上几处穴道,令他十二个时辰内不得动弹,又派了曹阳领着挑选出来的八名丐帮好手看押。

    等到一切办妥,却已经是到了傍晚时分。

    齐宁先令诸舵主等候,自己则是与两位长老到了古柏亭,进到亭内,齐宁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向帮主并不在襄阳,不过他现在确实是有伤在身,暂时闭关修养。”

    朱雀松了口气,道:“向帮主无事就好。”

    “韦.......韦帮主,却不知向帮主如今身在何处?我们是否能前往拜见?”玄武犹豫一下,还是问道。

    齐宁摇头道:“向帮主有吩咐,他出关之前,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身处之地。”

    朱雀和玄武对视一眼,玄武才问道:“韦帮主,属下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玄武长老但说无妨。”

    “你说向帮主出关之前,和你说过不向任何人透露行踪,如此说来,向帮主受伤之时,你亦在身边。”玄武语气不是恭敬,但问话却很直接:“韦帮主此前是东方七宿的舵主,向帮主是在西川被害,这......?”

    他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你本该在东边待着,怎地却莫名其妙地去了西川。

    齐宁微微一笑,道:“两位长老,有些事情说来话长,也没有到说出来的时候。不过你们迟早会明白其中一切。我请二位前来商议,并非为了其他事情,而是这丐帮帮主的问题。”顿了一下,才道:“向帮主还活着,所以也就不必有人继任帮主,但白虎勾结陆商鹤谋害向帮主,更是想着在青木大会夺得帮主之位,此事背后只怕大不简单。”

    朱雀皱眉道:“如此说来,向帮主被黑莲教所害,都是他们编造出的谎言?”

    “黑莲教自顾不暇,又岂会招惹丐帮?”齐宁笑道:“黑莲教主是大宗师,他若真想与向帮主一战,又岂会不顾身份设下圈套陷阱,甚至还要用下毒这样卑劣的手段?”

    玄武微微颔首,冷笑道:“我早知这其中必有蹊跷,堂堂大宗师,若是行此卑劣行径,岂非是自堕身份?”

    “一切都是白虎和陆商鹤设计陷害。”齐宁叹道:“向帮主重情重义,如果不是因为与陆商鹤有结义之情,向帮主又怎会中他圈套?不过个中详情,我不便多言,他日如果向帮主愿意告诉你们,你们自然也会知道。”

    玄武点点头,随即皱眉道:“韦帮主,陆商鹤只不过是八帮十六派中的一位宗主,势力范围只在西川一带,以他的实力,定然不敢轻易招惹丐帮。你先前说的不错,他背后必定还有靠山。”

    “白虎性情圆滑,能让他敢于背叛丐帮,必然是给了他难以拒绝的诱惑。”朱雀若有所思道:“他在没有确定向帮主生死之前,就敢与陆商鹤计划在青木大会夺权,这又是谁给他如此大的胆量?”

    玄武道:“白虎虽然死了,好在陆商鹤还在我们手里,咱们想办法从他口中审问出来便是。”

    朱雀微微摇头:“陆商鹤敢当众杀死白虎,便可证明当时他已经想好,不在乎一切后果。谁能让陆商鹤如此不顾一切?”又道:“而且他既然不顾及所有后果杀死白虎,也便证明想从他口中问出幕后真凶,并不是容易事情。”

    玄武冷笑道:“只要他活着,我倒不信撬不开他的嘴。”

    “玄武长老,这事没那么简单。”朱雀正色道:“审讯陆商鹤不难,我们现在就可以将之提过来审讯,但你可想过还有一件为难事。”

    玄武似乎明白什么,脸色也凝重起来,轻声道:“朱雀长老是说神侯府?”

    朱雀微微颔首:“陆商鹤可是八帮十六派之中的一位宗主,便是江湖上普通帮会出现仇隙,事涉仇杀,神侯府也会插手一杠子,如今是影鹤山庄庄主谋害丐帮帮主,又杀了丐帮长老,你觉得神侯府会不闻不问?”抬手向下山的方向一指:“曲小苍现在就带人在山下,不会置之不问。”

    玄武眉头微紧,若有所思。

    齐宁终于问道:“两位长老,如果神侯府要过问此事,甚至要带走陆商鹤,不知二位有何看法?”

    两名长老对视一眼,都是没有立刻说话。

    “玄武长老,你有什么看法?”齐宁道:“曲小苍知道此事之后,定会找上门来,此前我也没有遇上这些大事,还要请你们商榷。”

    玄武长老神情肃然道:“按照当年与神侯府的约定,帮派之间如果出现仇隙纠纷,神侯府有权过问其中,但如果是各大帮派内部的事务,只要不扰乱江湖,亦是可以清理门户。”顿了顿,才道:“陆商鹤众目睽睽之下声称自己早已经加入丐帮,那就算是丐帮的人,他谋害帮主,杀死白虎,这都是丐帮内事,神侯府无权过问。”

    “朱雀长老也是这个意见?”齐宁看向朱雀。

    朱雀却是犹疑道:“韦帮主,玄武长老说的有道理,如果陆商鹤当真加入了丐帮,那么今日发生的一切,就只能是丐帮内事,神侯府若想插手,便违了规矩。只不过,我担心神侯府不承认陆商鹤的丐帮身份。”

    齐宁微点头道:“我也正是担心这一点。”

    今日曲小苍带人来到古隆中,阻挡了白虎上位的机会,齐宁也由此试探出白虎和陆商鹤背后的靠山应该不会是神侯府。

    齐宁此番前来参加青木大会的目的,本就是为了阻止白虎和陆商鹤的阴谋,而他这样做的原因,其一自然是为了向百影,其二却也是为朝廷考虑。

    无论白虎背后是楚国的敌对势力还是欲图对朝廷不利的之人,一旦他们得逞,都会给朝廷带来极大的威胁,毕竟丐帮有数十万之众,一旦乱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既然目的达成,而且试探出白虎与神侯府并无关系,那么将陆商鹤交到神侯府,由神侯府的人审讯陆商鹤查出幕后真凶,这倒也很合齐宁的心思,但他自然不能当着两大长老的面将这个心思表露出来。

    他心知此事过后,难保这两位长老日后会知晓自己真正的身份,如果神侯府找上来,自己答应将陆商鹤交出去,到时候丐帮反倒会对朝廷甚至是自己生出怨念,只以为是朝廷在玩弄丐帮,所以齐宁打定主意,神侯府要真是要人,自己不去表态,只让这两位长老决定。

    正自寻思,忽听玄武沉声道:“来得好快!”齐宁不禁顺他目光看过去,只见到青石小径上,两人正往这边走过来,一前一后,都是神侯府吏员装扮,前面一人正是曲小苍,身后那人却是西门战樱。

    神侯府的人走起路来都是干净利落,如同带风,转眼间到了亭外,曲小苍已经拱手笑道:“恭喜恭喜,听闻丐帮已经选出了新任帮主,曲某前来道贺!”

    西门战樱这时候已经瞧见齐宁,“咦”了一声,脸上显出欢喜之色,不禁道:“老师傅,是你?”

    她这一声“老师傅”却是让其他几人都是一怔,曲小苍扭头过去,问道:“小师妹,你认识韦舵主?”

    他这一问,齐宁便知道西门战樱果真遵照自己的吩咐,回去之后并未提到自己,只怕西门战樱说穿,也是上前一步拱手笑道:“曲校尉,让你久等了,正要派人请你前来商议。”看向西门战樱,笑道:“昨天在襄阳城,碰到这位姑娘施舍,她心底善良,真是个好姑娘。”眨了眨眼睛。

    西门战樱脸颊微红,但她也算聪明,微点着头,道:“是......是昨天碰见的。”她这倒是实话,但其它却不多言。

    曲小苍何其精明,知道其中有疑,也不多问,眯眼笑着,齐宁抬手道:“曲校尉请进!”将曲小苍和西门战樱应到亭内。

    古柏亭造型别致,里面设有石桌石椅,古朴悠然,亭外几颗劲松更是点缀出浓浓的古意韵味。

    曲小苍落座之后,西门战樱只是站在他身后,而玄武和朱雀则是一左一右站在齐宁身后。

    “韦帮主,我们刚在山下听他们议论,好像大会上出了点事情。”曲小苍微笑道:“敢问是什么事情,可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曲校尉客气了。”齐宁笑道:“江湖帮派,偶尔有些争执也是常有的事情。白虎和陆商鹤合谋杀害向帮主,他们露出马脚,又互相残杀,事情正在处理之中。”

    曲小苍微微颔首:“原来山下的传言是真的。韦帮主,你自然知道,陆商鹤是影鹤山庄庄主,他杀了丐帮长老,这可不是小事。”

    此言一出,玄武和朱雀对视一眼,玄武神色冷淡,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