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零四章 无影无踪

第七零四章 无影无踪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也不含糊,笑道:“事情确实不小,不过曲校尉可听说,陆商鹤是丐帮弟子?”

    “丐帮弟子?”曲小苍抬手摸着下巴笑道:“韦帮主说笑了,普天之下,谁人不知陆商鹤是影鹤山庄的庄主?那可是,在江湖上地位不弱,堂堂庄主,却成为丐帮弟子,岂不是说笑?”

    齐宁叹道:“青木大会之上,他当着众目睽睽,亲口承认. ”

    “据我所知,陆商鹤杀死白虎,是因为要杀人灭口。”曲小苍微笑道:“韦帮主刚也说了,这两人是联手害了向帮主,但他们在青木大会上,振振有词,白虎更说向帮主对他有临终嘱咐,这前后发生的事情,足以证明这两人都是信口开河,编造谎言。至于陆商鹤自称是丐帮弟子,当然也是编造的谎言,目的是想争夺丐帮帮主的位置。”

    其实玄武和朱雀早就想到这是个巨大的破绽,陆商鹤和白虎的所作所为,已经令人不齿,他们所说的话,自然不会再有信誉。

    玄武背负双手身后,问道:“曲校尉,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这是一起江湖谋杀,陆商鹤杀了白虎长老,这事儿我们神侯府总不能置若罔闻?”曲小苍直接道:“曲某上山,一来是向韦帮主道贺,二来是要带走陆商鹤,押赴进京,仔细审讯,到时候当然也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玄武皱眉道:“陆商鹤为何谋害向帮主,这是否还有其他的党羽,我们尚未查清楚,神侯府是否要人要的太早了?”

    曲小苍眼角上台,问道:“发生命案,神侯府第一时间赶来查案,这是我们分内之事,素来只有嫌办案过慢,却并无听说有人嫌办案太早。”又道:“是了,还有曹威和觜火猴分舵的那两名堂主,其中也涉及到江湖上多起凶案,所以也要一并带回去。”看着齐宁,含笑道:“韦帮主应该并无异议吧?”

    齐宁道:“曹威那三人你们可以带走,不过陆商鹤还是缓一缓。这毕竟直接牵涉到向帮主,我丐帮必须先行审讯。”

    曲小苍摇头笑道:“这不合规矩,韦帮主,莫非你信不过我们神侯府办案的手段?如此大案,若是神侯府不立刻侦办,只怕以后在江湖上也没有什么威信了。”

    玄武淡淡道:“曲校尉,如果谋害丐帮帮主的凶手如此轻易就交出去,丐帮又如何在江湖立足?陆商鹤声称加入过丐帮,他的人品也确实不足相信,但你也没有证据证明他说的一定是假的,只要他说的不是假话,就是丐帮弟子,那么所发生的一切,也只能是丐帮内事。”

    “我们只认他是影鹤山庄庄主。”曲小苍依然带笑,但声音却是颇为冷漠:“现在随便拉过一个人,告诉我说他是丐帮弟子,我们也不能立刻证明他不是丐帮弟子,阁下这岂不是让我们为难?”

    齐宁故意不说话,朱雀犹豫一下,终是道:“帮主,曲校尉,你们看这样成不成。我们连夜审讯陆商鹤,能审出多少是多少,明天早上,再将陆商鹤交给神侯府,不过这次事情非同小可,所以但凡审出任何口供,神侯府都要立刻告之我们,不知是否可行?”

    丐帮虽然势大,但如今毕竟整个江湖都是在神侯府的监督之下,神侯府背后便是楚国强大的军团,任何一个江湖门派都不敢与神侯府撕破脸皮,朱雀长老这也算是最为折中的法子。

    玄武心里也知道神侯府在这种事情上不可能有退让,多争也是无益。

    “韦帮主也是这个意思?”曲小苍含笑看着齐宁。

    齐宁心想自己正愁这两位长老不会拿出主意来,既然朱雀拿出了主意,那便正中下怀,立刻道:“朱雀长老所言,确实是最好的法子。”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等上一晚。”曲小苍微笑道:“明日一早,陆商鹤交由我们神侯府带回京城。”看向朱雀道:“朱雀长老一直在京城,如果我们真的审出口供,也会立刻告之朱雀长老,不过!”顿了一顿,才道:“不过我觉得事不宜迟,为防有变,应当立刻审讯陆商鹤,咱们现在就过去,丐帮和神侯府联手审案!”

    朱雀长老道:“神侯府对审讯素有心得,若是一同审案,倒也不是坏事,帮主,你意下如何?”

    齐宁起身笑道:“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过去,有神侯府曲校尉相助,只怕今天就能审出口供来。”

    几人也不耽搁,立刻出发,陆商鹤方才被曹阳领人关押到了老龙洞那边,距离不算太远。

    齐宁和曲小苍走在前面,其他三人紧随其后,西门战樱盯着齐宁背脊,心中倒是颇为感激,昨夜不但救了她性命,而且给她送了一份大功劳,回去之后,神侯府众人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让西门战樱颇为满足。

    她有心想要感谢,但这时候却根本找不到机会。

    老龙洞在山中,边上是一出湖泊,唤作龙潭湖,湖水极其清澈,如同一面镜子一般,将周围的景色倒映在湖面上,山水一色,一条曲折的羊肠小径直通到老龙洞入口处,这算是西山上十分偏僻之处,也是关押犯人的极佳处所。

    靠近老龙洞,朱雀对这里的环境倒是熟悉,走在前面带路,顺着小径往洞口过去,几人都跟随在后。

    忽听得一声惊呼,齐宁正在俯瞰龙潭湖,听得惊呼声,急忙瞧过去,只见到走在最前面的朱雀长老往前抢出几步,齐宁等人立时意识到不对劲,都是飞身上前,却瞧见小径转角处,地上斜躺着一人。

    齐宁心知不妙,朱雀长老却已经蹲下去伸手探他鼻息,随即回过头,失声道:“他他死了!”

    派来看押陆商鹤的都是玄武长老的属下,除了舵主曹阳,另外还选了数名帮中好手,听得朱雀长老之言,玄武变了颜色,也已经抢上前去,伸手探了一下鼻息,脸色凝重,意识到什么,加快步子向老龙洞那边跑过去。

    老龙洞距离不过几十步之遥,几人加快步子,很快便瞧见前面有一处洞口,洞口不小,尚未靠近,就见到洞口处一左一右各自躺着一人,玄武身形敏捷,检查一番,立刻冲进了老龙洞。

    朱雀长老紧跟其后,再次伸手去探鼻息,随即回过头,脸上满是骇然之色:“帮主,他们他们也都死了!”

    齐宁和曲小苍都是神色凝重,知道出了大事,齐宁迅速往老龙洞进去,曲小苍却并无第一时间跟上,而是过去蹲下检查尸首。

    刚进到洞内,里面就是一阵寒气迎面而来,夕阳西下,余晖照进洞口处,只见到横七竖八地躺了五六具尸首,玄武身形如魅,在洞内飘忽来去,齐宁知道他在找寻陆商鹤,也是扫了一眼,发现边上有一根石柱,石柱下却是散落着绳索,正是之前用来绑缚陆商鹤的绳索。

    齐宁心下一沉,眼前的情形,明显是有人将陆商鹤救走。

    他此时也看到了曹阳斜躺在石柱边上,缓步走过去,蹲下去瞧了瞧,只见到曹阳眼睛竟然还睁着,瞳孔早已经涣散,灰暗无比,但脸上却兀自留着惊惧之色,显然是在临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能让混迹江湖多年的丐帮舵主曹阳临死前如此惊惧,齐宁一时间想不透曹阳临死前到底看到了什么。

    让齐宁感到奇怪的是,乍一看去,曹阳身上竟然没有丝毫的伤痕甚至是血迹,他腰间佩着刀,腰刀此刻依然在腰间,两手左右分开,看他姿势,临死前甚至连去拿刀的动作都没能做出来。

    朱雀进到洞内后,也是立刻检查尸首,众人都是一语不发,很快就见玄武走过来,眸光如冰,声音冷然:“帮主,陆商鹤不见了。”

    在洞外看到第一具尸首的时候,齐宁便隐隐猜到这个结果,此时听得玄武确认,眉头不由锁得更紧。

    这时候却见到曲小苍已经进到洞中,扫了一眼地上的尸首,手中却是拿着一根小木尺,也不知从何而来,一言不发,竟是走到一具尸首边上,一手抬起那尸首一只脚,另一只手拿着木尺测量那尸首的脚下。

    齐宁和两位长老都很是惊奇,却见到曲小苍一个不拉,将洞内五具尸首的脚底板全都测量一遍,这才走到齐宁身边,道:“韦帮主,麻烦你抬脚,有劳有劳!”他说得客气,但却是不容商量的语气。

    齐宁心下纳闷,抬起一只脚,曲小苍拿木尺测量了一下,也不多言,随即又过去让两位长老也抬脚,几人都不知道曲小苍葫芦里卖什么药,但见他神情严肃,而且只是抬脚之事,也都依了他。

    曲小苍测量之后,也不多言,出了老龙洞,朱雀长老等他出去,不禁凑到齐宁身边,压低声音道:“帮主,他在做什么?”

    齐宁心下隐隐猜到什么,却只是摇摇头,轻声道:“待会儿自知。”又瞥了曹阳尸首一眼,心下凛然,暗想丐帮弟子云集西山,西山眼下可说完全控制在丐帮手中,却又是谁会跑到老龙洞来,将陆商鹤救走。

    “帮主,是否立刻召集人手守住西山周围。”玄武神色凝重:“陆商鹤应该还没走远。”

    “先不要动。”齐宁摇头道:“现在下山召集人手,等到再将西山围住,陆商鹤早就不知去向,而且几百号人手,也根本不可能将西山围得密不透风。”他微一沉吟,这才走出老龙洞,却见到夕阳余晖下,曲小苍竟是跪伏在地上,一言不发地盯着地面。

    8)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