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零五章 第十五个人

第七零五章 第十五个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门战樱此刻却是蹲在洞口的一具尸首边上,手里捏着一根银针,正先后刺入那尸首的喉间和手脉之处,齐宁一看就明白,西门战樱这是在用银针检查尸首是否有毒。

    跪伏在地的曲小苍一言不发,只是极为细致地检查地面,移动了七八步的距离,好一阵子之后,这才起身来,走向洞口,西门战樱此刻也已经起身来,上前在曲小苍耳边低语几句,曲小苍神色凝重,他素来和颜悦色,脸上一直带笑,但此刻脸上却已经没了笑意,那双宛若一条缝隙的小眼睛闪着异色,几人一时也猜不透他心思。

    曲小苍又往附近查看了一下环境,终是走到齐宁面前,叹道:“陆商鹤被带走了?”

    齐宁点点头,问道:“曲校尉可查出什么线索?”这曲小苍里里外外捣鼓半天,齐宁自然知道他是在搜集线索。

    曲小苍微一沉吟,终于道:“外面这几具尸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新伤,更无致命之伤,而且经过检查,他们体内也没有任何毒素。”

    朱雀骇然道:“没有伤痕?也不是中毒,那......他们因何而死?”

    “这就需要解剖尸首之后仔细检查才知道了。”曲小苍道:“不过这要将尸首送到京城,仔细检查或许能够找到一丝线索。”

    玄武方才也检查过尸首,确实如同曲小苍所言,在尸首上并无找到致命伤,心中也是惊奇,这几人既然没有致命伤,又为何会全部身死。

    “看来有陆商鹤的同党早就混进了古隆中,趁机救走了他。”西门战樱在旁蹙眉道:“二师兄,咱们是否立刻派人去影鹤山庄抓人,即使他不敢回去,也能抓他一些门人审讯。”

    “他自然是不可能回去,此人行事诡秘,就算抓到他门人也未必能查到什么线索。”曲小苍微微摇头:“我现在只是奇怪,他到底是不是被人所救走。”

    齐宁狐疑道:“曲校尉,这话是什么意思?”

    曲小苍道:“你们让人将陆商鹤关押在此,派了八个人在此看守,加上陆商鹤,也就是九个人。除他们之外,我们一行五人赶过来,前后就是十四个人来到老龙洞。”他指着地面:“我方才仔细检查过地面,总共有十四人的新脚印,而且测量过脚印大小,十三个人的脚印恰好与我们附和,剩下一双脚印,应该就是陆商鹤的。”

    玄武和朱雀对视一眼,心想方才曲小苍折腾小半天,原来是要核对脚印,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核对出十几双脚印,神侯府的人到也确实了得。

    齐宁摇头道:“不对,至少有十五人的脚印。陆商鹤是被人所救,你看看着四周的环境,只有咱们进来的一条必经之道,绝无可能从其他地方进入老龙洞,所以那救走陆商鹤之人的脚印应该也会留下。”

    “这也是我所想。”曲小苍道:“尸首没有任何伤势,八个人莫名其妙全都殒命于此,这自然是古怪至极。而且你们瞧这八具尸首临死前的姿势和神态,除了一人眼中显出惊惧之色,其他七具尸首都略微有些痛苦颜色,却并无恐惧或者吃惊的神态........!”

    “只有曹阳一人表情与其他人不同。”齐宁微点头道:“陆商鹤受伤很重,而且被捆绑起来,曹阳等人也不是泛泛之辈,重伤之下,陆商鹤绝无可能独自一人杀害这八人,而且能够从容而退,所以必定有人相救。”微一沉吟,才道:“是否说明只有曹阳一人看到了那凶手?”

    “可以这样解释。”曲小苍道:“但却不能肯定。韦帮主,两位长老,你们刚才看到尸首的时候,可发现一个特别之处?”

    “特别之处?”

    曲小苍道:“除了韦帮主所说的曹阳,其他七人临死的时候,都是右手按在心口,似乎是心脏位置出现问题,所以我立刻想到很可能是毒液攻心,但检查过尸首,他们都没有中毒......!”若有所思道:“如果他们脸上显出惊惧之色,我或能判断他们是受惊吓而死,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所以实在让人疑惑。”

    “曹阳和这几位兄弟都是身经百战,岂会被惊吓而死?”玄武淡淡道:“定是对手用邪门功夫伤了他们。”

    曲小苍道:“言之有理。韦帮主说至少应该有十五个人的脚印,那真凶便是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不留下脚印,所以我仔细检查.......!”他微顿了一下,才道:“但确确实实只有十四个人的脚印。”

    西门战樱花容微微变色,忍不住问道:“二师兄,那......那凶手的脚印难道没有?凶手总不能从天上飞来。”

    “也许真的是飞来。”曲小苍叹了口气:“但是据我所知,来去无踪,连一丝脚印都不能留下,此等武功,就算是当今顶尖高手也无法做到。”

    包括齐宁在内,几人的眼眸都显出一丝惊讶之色。

    杀人无形,救人无踪,难道是鬼魅不成?

    “朱雀长老,老龙洞的出口是否仅有这一处?”齐宁转身看向朱雀。

    朱雀点头道:“只有这一处,老龙洞并非人力所开凿,乃是天然而成,之前我进去过两次,确定并无其他出口。”

    “如果是这样,陆商鹤离开之时,也只能从这洞口出去。”齐宁看向曲小苍,问道:“曲校尉自然检查到陆商鹤离开的脚印。”

    曲小苍走到洞开边上,蹲下去,指着一处道:“如果第十四个人的脚印就是陆商鹤,那么他出来之后,在这个地方便即消失,再无向前走出一步。”

    齐宁移动到陆商鹤消失的地方,四下里瞧了瞧,一边是山壁,另一边是龙潭湖,随即抬头,老龙洞上方也是陡峭的石壁,高十数丈,人力根本不可能攀登上去。

    “会不会是跳到湖里?”西门战樱忽然想到什么:“二师兄,凶手有没有可能是从湖里上来,所以发现不了足迹?”

    曲小苍摇头道:“凶手如果是从湖里潜过来,上岸必带水迹,我检查土壤,并无丝毫潮湿迹象,而且就算他是从湖里上来,上岸之后,也该有足迹。至若离开之时,陆商鹤是从湖中逃离,可能性也不大。”指着龙潭湖,“从此处跳到龙潭湖,也有一些距离,从如此距离跳进湖中,先不说会有响动,至少会溅水在岸上,但岸边也没有溅过水的痕迹。”

    齐宁只觉得其中愈发蹊跷,抬头仰望洞口上方陡峭的山壁,沉吟片刻,才道:“不是从小路过来,也不是从湖里离开,那就只能是从上面下来。”

    曲小苍也是仰起头,叹道:“如果能有如此手段,那么救走陆商鹤的人武功实在是骇人听闻,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大宗师才能做到。”

    “大宗师”三字一出,几人都是微微变色,齐宁更是心下一凛。

    曲小苍继续道:“如果真是大宗师,那这一切倒是能够解释了。大宗师武功出神入化,来去不留半丝踪迹,那自然是能够做到,这八位丐帮兄弟在瞬间被人所杀,甚至没能做出任何反应,也只有大宗师可以做到。”眉眼一紧,道:“可是五大宗师之中,谁有可能前来古隆中,救走区区陆商鹤?”

    齐宁忽然想到陆商鹤的无名剑法,那套剑法与剑神北宫所画出来的剑谱极其相似,如果说五大宗师之中有人与陆商鹤存在瓜葛,那最大的嫌疑就是北宫连城。

    可是北宫连城超然世外,又怎会屈身来救陆商鹤?而且以他的武功,即使不杀这几名丐帮弟子,也应该能够将陆商鹤带走,却为何非要下此狠手?

    难道陆商鹤背后的指使人,竟然是北宫连城?

    齐宁自己都被这样的可能惊到,只觉得实在是匪夷所思。

    但他细细寻思,又觉得此事实在是不大可能。

    白虎和陆商鹤如果是受北宫连城指使,谋害向百影,那北宫要害死向百影的缘由何在?北宫连城武功超然,若是他想杀死向百影,绝非困难之事,又何必借用他人之手,甚至还精心谋划,这于理不通。

    “韦帮主,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曲小苍想了一想,才道:“我们必须立刻赶回京城,将此事呈禀上去,而且一定会全力调查此事。”

    齐宁心知发生这般事情,神侯府若是不管反倒奇怪,点点头道:“陆商鹤是丐帮大敌,丐帮也会四出搜找陆商鹤下落,曲校尉,无论是谁先找到陆商鹤,互相知会一声,丐帮也会与神侯府配合,找到幕后真凶。”

    曲小苍拱手道:“如此便有劳了。”又向玄武二人拱拱手,这才道:“小师妹,咱们走。”

    西门战樱瞧了齐宁一眼,见齐宁正微笑看着自己,忙向齐宁行了一礼,这才转身随着曲小苍离去。

    等他二人走后,玄武才道:“韦帮主,你真觉得救走陆商鹤的会是大宗师?”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大宗师救走陆商鹤。”齐宁摇摇头:“没有证据,咱们不好胡乱猜测。也许凶手还有我们想不到的其他办法,但这件事情,丐帮和神侯府自当要联手调查,凶手又杀死了咱们数位弟兄,咱们自然不能善罢甘休。”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