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零八章 余波

第七零八章 余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心下吃惊,没想到竟有如此收获,立刻问道:“镖局与军队有勾连?那丁易图可说是哪支兵马的将官拿了他银子?”

    他当然懂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平白无故的付出,特别是丁易图这类人,要从自己口袋掏银子出去,当然不会没有目的。

    朱雀摇摇头,道:“他没有说,不过他是从秦淮军团走出来,人脉都在秦淮军团,若是真的和军伍里的人有牵扯,应该就是秦淮军团。”又道:“旭日镖局一直走北面的路线,从京城直到淮河一带都是他们的势力范围,秦淮军团就驻扎在淮河一带,镖局要和秦淮军团接触,并不困难。”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秦淮军团内部竟然会有人与丁易图勾连?

    秦淮军团的统兵大将虽然两代都是出自锦衣齐家,但十万之众,也绝不可能事事兼顾,若说有人背地里暗中与丁易图交往,领兵大将也未必知晓。

    他忽然想到当初在秦淮河上,丁易图曾经与淮南王世子待在一起,双方应该有些交情,难不成丁易图和萧易水等人背后的靠山会是淮南王世子?

    他其实早有这样的怀疑,但却没有任何证据。

    他对淮南王世子所知并不多,虽然见过一面,但也只知道淮南王世子身材矮小,宛若侏儒,而且患了一种怪病,据说会时常精神恍惚,除此之外,对这位太祖皇帝的直系子孙,齐宁所知实在有限。

    “朱雀长老,你坐镇京城,对旭日镖局颇为了解。”齐宁微一沉吟,才道:“旭日镖局丁易图私底下利用镖队贩卖女童,实在是丧尽天良,咱们不知道倒也罢了,既然知道,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朱雀立刻道:“若非今日这方煌招供,属下也不知道丁易图居然是如此卑鄙阴险。帮主,你便是不说,属下也要调查其中的真相。”

    齐宁微微颔首,笑道:“如此甚好。你回京之后,不要惊动旭日镖局,暗中调查他们背后究竟干些什么丧尽天良的勾当,还有那些被他们带到京城的女童,看看都是送到哪里,若是有可能,查出他背后的靠山就更好。”

    “丁易图在天子脚下干出这样的勾当,背后如果没有靠山,绝不会有如此大胆。”朱雀轻声道:“属下会暗中派人调查。”

    “如果真的查出来,也不必打草惊蛇。”齐宁犹豫一下,才问道:“朱雀长老,你可认识锦衣候?”

    “锦衣候齐家自然是无人不知,不知道帮主说的锦衣候,是指已经过世的齐景,还是不久前承袭爵位的锦衣小侯爷?”朱雀问道。

    齐宁道:“便是那位小侯爷了。”

    朱雀笑道:“不瞒帮主,属下和那位小侯爷也是打过交道。”

    “哦?”齐宁故意问道:“他为人如何?”

    朱雀虽然不知道“韦帮主”为何会突然提及锦衣小侯爷,却还是道:“帮主,要说那位小侯爷,实在是性情中人。早先白虎放出流言,说向帮主是那位小侯爷勾结黑莲教所害,属下就一直不相信。属下和小侯爷打过交道,他虽然谈不上是良善之人,但绝非奸恶之辈,为人也十分讲义气。”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帮主或许知道,前不久京城发生疫毒事件,疫毒是从我丐帮开始,随即蔓延向整个京城,不少弟兄死于疫毒,而且京城许多无辜百姓也是深受其害,如果不是那位小侯爷,还会死更多人。”

    齐宁微微点头道:“略有耳闻。”

    “救治疫毒的解药,便是那位小侯爷弄出来。”朱雀感慨道:“解药出来之后,那位小侯爷不收取分文,让人给咱们送了解药,救了咱们许多兄弟,向帮主知道此事之后,对他也是大为赞许。而且他虽然出身世家豪族,但却没有丝毫架子,待人和气,是很少见的世家公子。”

    齐宁含笑道:“向帮主确实夸赞那位小侯爷为人正派,是可交之人。”

    听得齐宁赞许,朱雀更是欢喜道:“帮主,你询问锦衣候,可是有什么事情让他帮忙?他很讲义气,属下与他交情不错,若真有事情请他帮忙,我想他应该会帮忙。”

    齐宁点头道:“如此甚好。朱雀长老,我的意思是,那丁易图有军队的背景,勾结的也定然是朝廷中人,就算我们真的查出丁易图那帮人的罪证,我们也不好直接去插手此事。锦衣小侯爷是朝廷的人,如果你查出证据,是否......?”

    朱雀明白过来,问道:“帮主,你是说如果找到什么罪证,可以去找小侯爷帮忙?”

    “既然那位小侯爷为人正派,我想丁易图那帮人的所作所为,小侯爷也必定不能容忍。”齐宁道:“找到罪证或者查到丁易图背后靠山究竟是谁,你可以暗中向小侯爷通个气,连向帮主对他都赞赏有加,暗中协助这位小侯爷,应该不会有错。”

    朱雀本就对齐宁很有好感,这时候听得新任帮主如此吩咐,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立刻道:“帮主英明,属下明白了。锦衣齐家本就是楚**方的柱梁,那丁易图当年在齐家脚下当差,此人若真是奸恶无良,让锦衣齐家的人去收拾,那是再好不过。”

    齐宁道:“还有一桩事,朱雀长老还有费心思。”微微一顿,才问道:“两位长老,以你们之见,挑起京城疫毒事件的幕后真凶,真的是黑莲教?”

    朱雀和玄武对视一眼,都有些犹疑,玄武率先道:“帮主,属下一直在北方,对此事所知不多,倒是无法确定。不过属下也听说黑莲教一直地处西陲,势力几乎不出西川,如果无法找到黑莲教在京城下毒的动机,那就很难肯定真的是黑莲教所为。”

    “玄武长老所言极是。”朱雀道:“属下一开始觉得定是黑莲教无疑,毕竟神侯府那边也抓到了证据,不过......属下到现在也难以明白,黑莲教为何要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不是傻子,不会想不到如果在京城闹出事情来,无论是朝廷还是八帮十六派都放他们不过。这是自找麻烦的事情,黑莲教若真是这样做,实在是愚不可及。”

    齐宁道:“我听说一些传言,据说这是有人故意陷害黑莲教,就是要挑起八帮十六派与黑莲教的对立甚至厮杀,后来的情势发展,这传言似乎也并不假。”

    “不错。”朱雀立刻道:“八帮十六派攻打千雾岭,固然让黑莲教损失惨重,但八帮十六派也损耗极重,许多帮派因此而实力大减。”

    玄武冷笑道:“帮主,恕我直言,这件事情背后,那神侯府未必脱得了干系。楚国境内的宗派,比之北汉境内也多许多,西门无痕当年和八帮十六派达成协议,稳定江湖,但这些年下来,许多门派实力日增,那西门无痕一年比一年老迈,一旦他有朝一日死了,只怕无人再能镇得住八帮十六派。”

    “玄武长老怀疑京城疫毒与神侯府有关?”

    玄武道:“属下不敢肯定,但应该有些牵连,千雾岭之战,至少对神侯府是大大有利,八帮十六派和黑莲教反倒没有一个逃得了好,既然此事对神侯府最为有利,那西门无痕就免不了嫌疑。”

    齐宁微点头,向朱雀道:“朱雀长老,事后你可派人仔细调查?”

    “有。”朱雀立刻道:“但几乎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帮主,如果真的是有人栽赃黑莲教,此事定然是谋划已久,他们行事周密,绝不会轻易留下线索来。”

    齐宁道:“还要尽力却追查,丐帮上百号兄弟被疫毒所害,若不能找到真正的凶手,这笔血仇就无法得报,九泉之下的兄弟们也将死不瞑目。”

    朱雀拱手称是,齐宁这才道:“玄武长老,朱雀长老,明日一早,你们各自回去,各分舵的舵主也都尽快返回,你告诉他们,都要从严约束部下,但凡有触犯帮规者,严惩不贷。向帮主闭关不会太久,他出关之前,大伙儿要竭力稳住丐帮,莫让别有居心之人趁虚而入。”

    两人齐齐称是,齐宁这才将方煌交给朱雀惩处,方煌触犯的帮规极其严重,按照丐帮的帮规,那是必死无疑,齐宁道也没有兴趣观刑。

    他此番前来襄阳参加青木大会的目的已经达到,倒也没有兴趣继续留在这边,东齐那边已经送了公主去往建邺京城,齐宁心知东齐送亲使团无非歇息几日,很可能小皇帝便要举行大婚,自己倒也不好错过小皇帝的大婚之礼。

    当夜齐宁又单独找到了毛狐儿,让他回去之后,将青木大会发生的事情详细禀明楼文师,至若此后丐帮如何搜找陆商鹤的下落,那是丐帮自己的事儿,齐宁暂时倒没有精力想太多,他知道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查出救走陆商鹤的高手到底是何人,但这一次却也是将陆商鹤逼得只能如同耗子般躲躲藏藏,不敢再见天日。

    次日一早,两位长老和各分舵舵主各自下山,齐宁虽然知道朱雀长老也是要回建邺京城,但自己易容改变,不好同行,带了毛狐儿离开了古隆中,过了襄阳,这才和毛狐儿道别,毛狐儿径自往东齐去,齐宁则是骑马往建邺京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