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零九章 巧遇

第七零九章 巧遇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一路上马不停蹄,到黄昏时分,乌云密布,片刻间竟然落下豆大的雨点。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也是没奈何的事情,好在行出一段路,道路边上便出现了茶棚,这类茶棚齐宁倒是见得多,一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段,往往都会有茶棚经营,以提供旅人食宿之用。

    齐宁栓了马,进到茶棚内,天色已经黑下来,里面点着灯,倒没什么客人,一名胖胖的男子正靠坐在一张椅子上打着酣睡,边上一名伙计百无聊懒地趴在桌子上把玩茶杯,听到动静,那伙计抬头看到门帘被掀开,急忙起身迎上来:“客官要吃东西?”瞧见齐宁一身打扮,脸色便又冷淡下去。

    齐宁一身丐帮弟子的打扮,衣衫褴褛,又被大雨一淋,还真显得颇为狼狈,他知道那伙计心思,自然不以为意,抖了抖身上的雨水,笑道:“小兄弟,帮忙弄些热乎的填肚子,要是有酒,也来一些。”

    伙计并没有动弹,胖男子也被惊醒,睁眼瞧见齐宁,慢腾腾地起身来,道:“吃的有,酒也有,只要银子够,要多少有多少。”

    齐宁也不废话,他身上别的没有,银子倒是带够,从怀里掏了钱袋子,顺手丢了一块碎银子在桌子上,那胖男子瞧见,脸上立刻堆笑哦,扭头看向那伙计,骂道:“还不快去给大爷准备吃的,愣在那里做什么?对了,先去打盆热水给大爷洗洗。”

    伙计急忙答应,胖男子顺手拿过银子,堆笑道:“大爷稍后,吃的喝的马上送上来,这外面大雨倾盆,一时半会只怕停不了,大爷要不要在这里住一宿?后面有客房,虽然简陋,但遮风挡雨绝无问题。”

    齐宁问道:“这里东南方向,最近的城有多远?”

    “少说也有四五十里地。”胖男子道:“天已经黑了,大爷要赶过去?”

    齐宁心想四五十里地说近也不算近,关键是外面大雨越来越大,冒雨过去反倒不妥,这茶棚虽然简陋,但歇息一晚上养精蓄锐倒也不错,以他的武功,自然不会担心有人会对他图谋不轨,想了一下,道:“外面还有一匹马,你这里有马料没有?”

    “大爷放心,马料管足,我马上过去喂料。”那胖男子这时候也知道,此人虽然衣着褴褛,但却并非过路的乞丐,表现得十分热情。

    “有劳了,那就准备一间房,我在这里凑合一晚上。”齐宁笑道:“有干净的衣衫,拿来一件换换,不少你们银子。”

    胖男子二话不说,立马去取了一件干净的粗布衣衫,那伙计端来热水,齐宁洗了把脸,换上衣衫,很快伙计就端了酒菜上来,路边的茶棚,自然也不会有多丰盛的酒菜,但有酒有肉,也算不差。

    齐宁腹中倒真有些饥饿,一边饮酒一边吃饭,一碗饭下肚,还没添上第二碗,就听到身后传来响动,回头瞧过去,只见门帘子被掀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进来,伙计立马迎上去,问道:“客官是要吃饭还是住宿?”

    那人扫了屋内一眼,沉声道:“先弄吃的,越快越好。”说话间,后面紧跟着一人进来。

    齐宁此时却是瞳孔微微收缩,他知道这世间巧合的事情经常发生,但却没有想到,一些匪夷所思的巧合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从门外进来的两人,他一眼便即认出,先进来的高大男子竟赫然是九天楼五行神君之一的火神君,随后跟进来的正是北汉皇子北堂风。

    那夜在襄阳之时,北堂风一行人被丐帮曹威一伙人围困,其后更有刺客欲置北堂风于死地,危难时刻,火神君带着北堂风闯出重围,而北汉煜王爷落入神侯府之手,成为楚国的阶下之囚。

    襄阳当地官府和神侯府合力搜捕北堂风下落,显然并没有找到,齐宁倒也想过,一旦北堂风逃脱襄阳,必定要往襄阳去找寻他的舅父屈元古,利用咸阳兵马争夺北汉皇帝大位,若当真如此发展,北汉陷入内乱,对楚国倒是大有益处。

    可是齐宁万没有想到,这两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欲要前往咸阳,自然是要往襄阳西北方向而去,而眼下齐宁所行道路,则是向东南方向往建邺去,两个方向恰好是截然相反。

    他一时没闹清楚这两人怎会出现在这里,只觉得世间之事,无奇不有,这样匪夷所思的巧遇竟然也会被自己碰上。

    北堂风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颇有些颓丧,萎靡不振的模样,穿一身粗布衣衫,不修边幅,早已没有当初的光彩照人,也不知道是连日逃难奔波以至于此,还是有意要掩饰,进屋之后,北堂风却是一脸谨慎,扫了一圈,目光盯在齐宁身上。

    以齐宁的武功,真要动起手来,对火神君自然是有极大的胜算,想要将这二人抓起来带回京城,那也不算难事,但齐宁却并无意这样做,一旦真的将北堂风抓起来,那么北汉一场内乱就会消失,这对楚国反倒不利。

    齐宁不动声色,也不去看他们,只是低头吃饭,北堂风看齐宁衣着普通,一副狼吞虎噎模样,这才微微宽心。

    胖男子已经笑道:“两位客官要吃些什么?晚上是否在这里住店?”

    “先弄吃的,其他废话少说。”火神君看到北堂风已经在角落处的一张桌边坐下,这才走过去坐下,向胖男子吩咐道:“打十斤酒上来。”

    胖男子咋舌道:“十斤酒?客官,两位吃的完吗?”

    “少废话。”火神君粗声道:“大爷要酒,你尽管上来就是。”

    胖男子赔笑道:“是是是。”犹豫一下,才笑道:“大爷,我们茶棚有规矩,要吃酒先付酒钱,您看?”

    火神君睁大眼睛,伸手入怀,掏了几下,空手出来,看向北堂风,北堂风却是摇摇头,有些尴尬。

    他显然是有意要隐瞒自己富贵身份,所以身上的贵重物品一件也没有佩戴。

    “先拿酒来,反正不会少你酒钱。”火神君看向胖男子:“到时候加倍偿还就是。”

    那胖男子常年做生意,察言观色的能耐自然是非同小可,这时候已经瞧明白,嘿嘿一笑,道:“到时候又是什么时候?”

    北堂风脸色一沉,忍不住骂道:“狗奴才,这么多废话,老子最不缺的就是银子,还能少你银子?”

    “拿银子就是大爷,我这狗奴才做的是小买卖,谢绝白吃白喝。”胖男子也没有好脸色,回头冲着伙计使了个眼色,那伙计心领神会,瞧瞧退了下去,齐宁看在眼里,却当做没看见,只管自己吃喝。

    北堂风这几日狼狈逃窜,吃尽苦头,心里憋着一肚子火,这时候瞧见一个开茶棚的小角色也敢对自己如此无礼,心中恼怒至极,一拍桌子,赫然起身来,正要叱骂,火神君却是伸手抓住北堂风手腕,北堂风知道火神君意思,冷哼一声,坐了下去。

    火神君这才松手看向胖男子,道:“掌柜的,我们只要吃口热饭,既然答应加倍偿还,这笔账就不会赖,你放心就好。”他语气沉稳,显然是压住怒气。

    齐宁心中明白,这两个人一路逃亡,为了掩饰行踪,那是能忍则忍,不敢轻易惹是生非。

    “没有银子,就别在这里废话。”胖男子抬手道:“立刻滚出去。”

    火神君脸色一沉,冷笑道:“还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你若是识趣,赶紧准备酒菜送上来,或许还能活命。”

    胖男子见这高大男子脸上现出凶恶之色,向后退了一步,冷笑道:“开门做生意,什么人没见过,比你张狂的我见得多了。”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到刚才那伙计手里已经拎着一把刀冲出来,叫道:“掌柜的,他们要在这里惹事,一刀劈了他们。”上前来,站在胖男子身边,握着大刀,倒也是气势汹汹。

    齐宁看着好笑,心想便是再来十个人,手里都拿着刀,在火神君面前那也算不得什么。

    火神君忽地笑起来,声若洪钟,胖男子和伙计都不禁吓得向后退,火神君缓缓站起来,目漏凶光,空中响起一声惊雷,声震四野,火神君冷冷道:“看来你们真是不想活了。”缓缓抬起手,齐宁眼角余光瞧见,微皱眉头,心想这掌柜虽然势利眼,但罪不至死,自己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火神君在此杀人行凶。

    他悄无声息伸手入怀,摸住寒刃,便在此时,却听到一阵寒风袭来,几人瞧向帘门,却见门帘被掀开,又一道身影缓步走了进来,瞧见屋内景象,那人也不理会,径自走到一张桌边坐了下去,抬手将一把套着剑鞘的长剑轻放在桌子上,神情淡定,瞥了胖男子一眼,道:“准备酒菜送上来!”丢了一块碎银子在桌上,又瞧了火神君一眼,道:“剩下的银子,算是他们的饭钱。”

    齐宁瞥了那人一眼,心中不由苦笑,暗想自己出门应该多看黄历,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都是一些匪夷所思的巧遇。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