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一六章 丑汉柔情

第七一六章 丑汉柔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氅大汉绕着齐宁转圈,这让齐宁颇有些诧异。

    从黑氅大汉的反应可以看出来,他竟似乎认出了齐宁一般,但齐宁这身装扮,除了顾清菡之外,齐峰等人也不曾认出,这黑氅大汉怎会有如此眼力?

    齐峰被黑氅大汉当众打飞,颜面尽失,多少还是有些尴尬,心里有些窝火,却听到韩寿已经向那刚才被黑氅大汉追打的家仆问道:“到底出了何事?他为何要追赶你?”

    那家仆一脸茫然道:“大总管,我在这边好好修剪枝叶,好好的没招他没惹他,他突然就冒出来,抬起拳头便要打我,我没有法子,只能躲避。”

    大总管也是有些诧异,扭过头来,走到齐宁这边,打量几眼,问道:“你是.....?”

    齐宁叹了口气,道:“大总管也认不出我?”抬手向那边召唤道:“李堂,你给我滚过来。”

    钟琊不但给他易容改装,而且服用药物改变了声线,连说话的声音也与从前不同,韩寿一脸茫然。

    李堂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齐宁这边,直到那黑氅大汉跑到齐宁身边,李堂才瞧过来,见到齐宁,也是略微显出诧异之色,这时候听齐宁招手叫他,隐隐猜到什么,脸上现出惊喜之色,急忙跑过来。

    那夜钟琊为齐宁易容改扮,李堂虽然知道此事,但齐宁易容过后的面貌,李堂却是没能看见。

    齐宁做事谨慎,更何况是青木大会此等大事,他倒也不是不信任李堂,只是易容过后的面貌,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易容过后,便即离开,也并无告之李堂。

    他声音虽然变了,但方才叫喊李堂的语气却是像极了齐宁,李堂既知齐宁是易过容貌的,便猜到几分,跑上前来,一时也不敢确定,打量齐宁,齐宁看他转着眼睛,没好气道:“瞎看什么?还认不出我是谁?那位钟大师的本事看来果然了得。”

    李堂一听这话,顿时就明白过来,喜道:“侯爷,您.....您可回来了!”

    李堂忽然称呼眼前这陌生人为“小侯爷”,众人都是一愣,齐峰也是走过来,狐疑道:“李堂,你说......你说他是小侯爷?”

    “大胆。”齐宁骂道:“在本侯面前你啊他的,你好大的胆子。”

    李堂急向齐峰解释道:“这是侯爷,侯爷易容改扮,所以......所以是这个样子。”

    齐峰这才释然,堆起笑脸道:“侯爷,您看回来了,我天天念着你呢。”

    其他人都是诧异,但李堂既说是小侯爷,应该不会有错,齐宁搓了搓脸,道:“这容貌暂时还恢复不了,需要药水洗脸。”看向那黑氅大汉,见黑氅大汉正怒视齐峰,一副随时都要冲上去的架势。

    齐峰知道这黑氅大汉是不可貌相,还真担心这家伙突然扑过来,往边上移了移,齐宁这才向那黑氅大汉柔声道:“为何要在府里动手伤人?”

    那黑氅大汉眨了眨眼睛,忽然转身,跑到一名丫鬟边上,他动作极快,那丫鬟还没回过神来,黑氅大汉一只大手却是往那丫鬟的屁股上拍了过去,“啪”的一声,手掌正打在那屁股上,那丫鬟惊叫一声,如同受惊的兔子般立刻跳开。

    其他人都是皱起眉头,有人心想这怪汉真是无法无天,和齐峰都受到也罢了,现在既然当这小侯爷的面去拍丫鬟屁股耍流氓,实在是太过分。

    黑氅大汉拍了那丫鬟屁股,这才跑回齐宁身边,抬手指向刚被他追打的那名家仆。

    这怪汉虽然一句话不说,齐宁却已经看明白,皱眉道:“丑汉,你是说他拍了别人屁股?”

    “素.......素兰.......素......素兰.......!”黑氅大汉口中含糊不清道,他一个月也未必能说上几句话,长期如此,语言功能显然是出现了极为严重的障碍,有时候说话也是不甚清晰,而且只能发出短句。

    齐宁已经明白过来,挥手道:“闲杂人等都退下。”指着那家仆道:“你留下来。”

    侯爷有吩咐,众人不敢违抗,纷纷退下,院子很快就只剩下寥寥数人,齐宁这才看着那家仆问道:“你是不是对素兰动手动脚?”

    那家仆脸色微变,刷的一下子有些发白,韩寿在旁催道:“沈三,侯爷问话,还不老实答话,若是有一句谎言,乱棍打死。”

    达官贵人的家奴分为两种,一种是帮工,每个月领月钱,但生死却并不在主家控制中,像齐峰这些侍卫,就是领月钱的家奴,而另一种则是完完全全卖身于贵族,生死也都掌控在主家之手,就算被主家私刑处死,也不会惹来任何官司。

    这沈三正是属于后一种,而达官贵族处死家奴,往往也都是乱棍杖毙,韩寿是侯府大总管,在侯府说话自然是极有力度,那沈三一听韩寿之言,魂飞魄散,已经跪倒在地,颤声道:“回禀侯爷,小的......小的先前遇上素兰,一时鬼迷心窍,从她.....从她身边过去的时候,随手.....随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连连叩头求饶:“小的鬼迷心窍,求侯爷饶命,侯爷饶命......!”

    齐宁这才释然,心想果然与自己猜想一般,这黑氅大汉追打沈三,却是因为素兰之故。

    这种事儿,若在齐宁那个时代,还真算不得什么,不过放在这个时代,男女有别,却也算是十分严重的事情,齐宁心知定要严惩,向韩寿道:“韩总管,家有家规,该如何处置,你自己待会儿按家法行事。”又低声道:“你们几个都听好了,这事儿到此为止,谁也不得再提一句,更不可让府里其他人知晓。”

    众人心知齐宁这是为了维护素兰的清誉,毕竟这事儿在府里传开,素兰日后必会被人私下取笑,当下都拱手遵命。

    齐宁示意韩寿先将那沈三带下去领罚,这才看向黑氅大汉,含笑道:“丑汉,你不喜欢别人碰素兰吗?”

    齐宁倒是隐隐记得,素兰是侯府一名丫鬟,相貌秀丽,性情温婉,这黑氅大汉似乎对那素兰是言听计从,在别人面前这黑氅大汉颇为凶恶,但是在素兰面前,却十分的温顺。

    黑氅大汉道:“素兰....素兰......!”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齐宁轻轻拍了拍黑氅大汉肩头,柔声道:“你放心,以后没有人敢欺负素兰,谁要是欺负素兰,我帮你一起打他。”

    黑氅大汉咧嘴一笑,竟是伸出手来,往齐宁脸上摸过来,齐峰和李堂都是皱起眉头,心想你这丑汉脏兮兮的手,怎能在小侯爷脸上乱摸,齐宁本也想躲开,但瞧见黑氅大汉眼神难得的柔和,而且你自己这张脸待会儿还要洗掉,干脆就任他摸了。

    黑氅大汉在齐宁脸上轻轻摸了两下,也不多说,转身便跑开,转眼间就没了影子。

    等他消失之后,齐峰才凑近过来,有些尴尬道:“侯爷,这.....这丑汉的本事倒是不差,他似乎会武功。”

    齐宁也是点点头,李堂在旁道:“他会不会武功倒不是最重要的,侯爷,这黑氅大汉说话颠三倒四,行为举止如同孩童一般,可是方才齐峰所使的招式,他瞬间就能模仿过去,而且几乎是同时打出来,这份本事,才让人吃惊。”

    “你可有察觉他体内有内力?”齐宁微一沉吟,向齐峰问道。

    齐峰摇头道:“古怪的就是这里。按理来说他在武学之上有如此悟性,而且拳脚功夫一看就有些火候,但他偏偏不会内功,但凡习练武功,多多少少有一口内力,可这丑汉刚才出招的时候,使的都是蛮力,根本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内力。”

    李堂低声道:“侯爷,这人来历实在古怪。我总觉得.......!”犹豫一下,并无说下去。

    齐宁轻声道:“你想到什么,但说无妨。”

    “侯爷,丑汉身上那件大氅,价值不菲,穿在他的身上,也正好合身。”李堂道:“所以我觉得那大氅还真不是他从哪里偷来甚至捡来,很可能那件大氅本就属于他。他言辞颠三倒四,脑子还不大灵光,很可能并非天生如此。”

    “哦?”齐宁微带笑容:“此话怎讲?”

    “侯爷,丑汉的右脸都是肉疙瘩,我仔细瞧过,那肉疙瘩并非天生,更不是被火灼烫伤。”李堂若有所思道:“我思来想去,造成这幅模样,有两种可能。”

    “两种可能?”

    “第一,很可能是毒药所致。”李堂道:“江湖上有各种药剂,我们知道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有可能这丑汉右脸沾上了极为厉害的毒药,才会变成这幅模样。”

    齐峰点头道:“有这个可能,那第二种可能是什么?”

    “走火入魔。”李堂十分干脆道:“若是修炼武功路数不对,走火入魔,严重的便会魂飞魄散,最起码也会经脉出现问题,劲气涣散,皮肉变形,而且意识全消。”看着齐峰道:“齐峰,段二哥以前和咱们说起过走火入魔之后的情形,你又不是不知道。”

    齐峰点头道:“段二哥确实说过,他说走火入魔严重的便会内力尽散,意识全消,甚至疯疯癫癫。”皱起眉头,道:“李堂,你这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侯爷,这丑汉脑子不清楚,脸上有肉疙瘩,而且感觉不到他体内内力,但他速度奇快,方才的身手又证明他确实练过武功,说不定还真是走火入魔才导致他落得现在这副光景。”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