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一九章 化珠

第七一九章 化珠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诺想了想,才道:“你可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洗血一事?”

    “洗血?”齐宁想了想,印象不深,但依稀记得唐诺似乎确实提过,唐诺笑道:“那次你中了蛇毒......!”

    她这一提醒,齐宁立刻想起来,道:“记得记得,唐姑娘,你好像说过,可以用药材帮人洗血,洗血过后,会有百毒不侵的效果。”

    “我当时是说算得上百毒不侵。”唐诺更正道:“却并非绝对。毕竟这世间有些稀奇古怪的毒药,我也不曾见过。”指着幽寒珠道:“不过若是以幽寒珠帮你洗血,那就胜过任何的珍稀药材了。若是要用药材洗血,至少要备上七七四十九种名贵药材,眼下我手头还没有那么多药材,有几味药材即使在京城,也未必能够找到。”

    “唐姑娘,你是准备用这幽寒珠帮我洗血?”

    “幽寒珠是药中至宝,就这一颗珍珠,抵得上无数珍稀药材。”唐诺道:“侯爷,要不要用这幽寒珠洗血,全凭你自己的意思。若是洗血,这幽寒珠便可完全被你所吸纳,你的血液不但有抗毒之用,甚至......从此以后,你的血液便有解毒之效。”

    “唐姑娘,我听得不是很明白。”齐宁道:“你说的解毒之效是什么意思?”

    唐诺道:“你如果服用幽寒珠,自然也是抗毒之体,如果不出意外,毒药根本无法侵袭你身体。不过洗血之后,幽寒珠的药性便会融入你血液之中,进入体内的经脉之内,所以无论你以后习练什么武功,哪怕运功出现差错,也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状况,而且你每一滴血液,都含有幽寒珠的药效,若是别人出现走火入魔的状况,又或者身中剧毒,你体内血液都可帮他解除。”

    齐宁惊讶道:“还有如此厉害的效用?”心想看来自己得到这颗幽寒珠,还真是大赚特赚,但还是有些担心,问道:“唐姑娘,这洗血是不是会有什么副作用?”

    “副作用?”

    “就是会不会有后患?”齐宁换了个词。

    唐诺道:“洗血是《佰草集》里记载的医术,师傅便洗过血,并无出现任何后患,师傅也一直想帮我洗血,但书中记载纯阳之体方能洗血,我是女子,师傅担心会出现问题,所以不曾为我洗血。”

    齐宁心想连不死圣手黎西公都洗过血,应该就不会有太大问题,笑道:“洗血过后,那九溪毒王就不能奈我何了。”

    唐诺道:“不过洗血之时,颇有些痛苦,你是否能够忍受?这幽寒珠极其难得,所以我才想着你是否愿意洗血,若是你觉得不妥,大可以将其服用,也是有极好的效用。”

    “既然是珍宝,若是不善加利用,那岂不是暴敛天物?”齐宁想了一下,问道:“唐姑娘,若要洗血,需要准备多久?”

    唐诺道:“幽寒珠还有一天便会失去效用,所以要洗血,自然是越快越好。你若是愿意,我现在就开始准备,大概一个时辰便可准备好,然后你需要在药水之中浸泡一个时辰,过后我才能开始为你洗血,到天亮之前,应该就能完成。”

    齐宁虽然心中还有一丝忐忑,但却也明白,能够得到幽寒珠,已经是极其难得,恰好又碰上唐诺这位杏林高手,这两者恰好都在自己身边,否则就算想要用幽寒珠洗血,那也是没有机会,既然碰上如此千载难逢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他微一沉吟,终于点头道:“唐姑娘,既然如此,一切就有劳了。”

    唐诺道:“侯爷想让人准备热水,越烫越好,我现在就开始浸泡药材,对了,洗血的时候,万不能让别人进来打扰,需要派人在院外守护,以免有人擅自进来。”

    齐宁答应一声,唐诺便开始准备洗血的工具,齐宁令人赶紧送热水过来,又找来齐峰,令他带两个人就守在唐诺院外,不许任何人进院。

    唐诺在屋内准备了一只大浴桶,让人往里面添加了滚烫的热水,等丫鬟们退下之后,这才开始往水中配药,齐宁见到唐诺往里面配了十几种药材,而且每一种药材放下去之前,唐诺都会用小称称量一下,显得十分小心。

    药材配入进去,那热气飘散,便散发出浓浓的药材味道,唐诺试了试水温,才道:“可以进去了,一个时辰之后方能出来。”又取了两颗药丸,“侯爷,先将这两颗药丸服下,可以调理气血。”

    齐宁也不客气,接过药丸,丢进嘴里,吞了下去,唐诺见齐宁如此痛快,怔了一下,忽然问道:“侯爷,你难道不担心?”

    “担心什么?”

    “你不担心我会加害你?”唐诺清澈的眼眸如同一汪泉水,“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和黑莲教有瓜葛,黑莲教从不曾臣服于朝廷,你不担心黑莲教的人会害你?”

    齐宁一愣,随即哈哈笑道:“唐姑娘,你觉得如果我认为你会加害于我,还会让你留在锦衣侯府?你和黑莲教有瓜葛,这并没有错,黑莲教与朝廷不对付,这也没有错,可这并不能证明黑莲教的人就是无恶不作。”摸了摸下巴,笑道:“不瞒你说,朝堂上的尔虞我诈,互相算计,有时候反倒比不上黑莲教的人性情率直。就说那九溪毒王,其实在我看来,也算不上大奸大恶之徒。”

    唐诺浅笑道:“你真这样认为?”

    “不死圣手黎老前辈悬壶济世,唐姑娘你在京城也是为人诊治,就你们师徒的所作所为,已经是功德无量,又何来奸恶之说?”齐宁正色道:“一个人的性情,有时候从眼神里可以看出来,唐姑娘眼神清澈,我从你眼睛里只看到了善良,从无险恶。”

    唐诺一愣,也不多言,道:“侯爷向进水里去吧,我还要化珠!”

    “化珠?”

    “洗血之时,自然要将幽寒珠以药物融入血内,这一颗珠子又如何能做到?”唐诺微笑道:“需要将幽寒珠化开方可,这需要一些时间。你尽管在这边就好。”也不多言,转身去了。

    齐峰带着两个人守在院外,小侯爷既然有吩咐,虽然是在侯府里,几人也是不敢怠慢。

    忽瞧见一道身影正往这边过来,齐峰立刻道:“是谁?”等那人靠近,神色一脸,忙拱手道:“三夫人!”来者正是顾清菡。

    顾清菡见院门关闭,蹙眉道:“侯爷在院子里?”

    齐峰点头道:“是,进去不大一会儿。”

    “刚才丫鬟们提了几桶热水过来,又是怎么回事?”顾清菡奇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齐峰眼神略显暧昧,道:“三夫人,院子里只有侯爷和唐姑娘,刚才热水送进去,都是倒进了一只大浴桶里,侯爷应该在里面洗澡。”

    “洗澡?”顾清菡咬着嘴唇:“他.....他在唐姑娘屋里洗澡?”

    齐峰当然不知道齐宁和顾清菡私底下的事儿,其实世家子弟到了齐宁这个年纪,身边有好些女人那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他也不说话,只是干笑两声。

    顾清菡忍不住道:“这个小混蛋,连饭都没吃,就想着......!”忽地意识到这种话不该说出口,转身便走,走了几步,停下步子回过头,齐峰忙道:“三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顾清菡咬着红唇,没好气地瞪了齐峰一眼,道:“你们可守好了,莫让人进去坏了你们家侯爷好事。”

    齐峰瞧着顾清菡离开,有些奇怪道:“三夫人怎么了?似乎不大高兴?”

    边上一人道:“峰哥,估摸着三夫人是瞧不上唐姑娘的身份,咱们家小侯爷毕竟是侯爵,唐姑娘的出身,那.....那还是配不上咱们小侯爷。”

    “这话要是被侯爷听到,看不撕烂你的嘴。”齐峰瞪了一眼,随即压低声音道:“侯爷不是普通人,待人随和,和人交往,也不看人出身。”微微一笑,道:“不过唐姑娘相貌不差,身段儿又好,性子也好,要真是成了侯爵夫人,那也不错。”

    几人低声私语,忽地又听到脚步声传过来,齐峰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厚重的身影正往这边过来,显然不是顾清菡,往前迎出两步,却见到来人身着甲胄,虎步龙行,呼呼带风,瞧了一眼,有些惊讶道:“段二哥!”

    这突然跑过来的大汉,竟赫然是段沧海。

    段沧海脸色黑成一片,神情凝重异常,见到齐峰,也不啰嗦,问道:“侯爷在这边吗?”

    “今儿个刚回来。”齐峰笑道:“段二哥,你回来的还真是巧,要是昨天回来,还见不着侯爷。”

    “快,我要见侯爷!”段沧海心急如焚道。

    齐峰立刻道:“段二哥,现在不成,侯爷说了,最快也要等到天亮才能见客......,唔,你不是客人,不过侯爷在院里子正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侯爷也下令不许打扰。”指了指自己脑袋:“侯爷说了,要是有一人进去,我这脑袋就得搬家!”

    “什么重要的事情?”段沧海见院门关闭,皱眉道:“军营那边出了大事,要立刻禀报侯爷,耽搁不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