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二三章 绝症

第七二三章 绝症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泰与萧绍宗奕子交锋,棋盘斗智,显然也都颇为用心。

    齐宁见到隆泰下了一子之后,萧绍宗沉吟半日,只是盯着棋盘,并无落子,心想看来隆泰的棋艺倒也不弱,让萧绍宗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付。

    他禁不住看向萧绍宗,却发现萧绍宗脸色有些苍白,更让齐宁吃惊的是,萧绍宗的鼻孔中竟有血液溢出来,只是隆泰和萧绍宗都盯着棋盘,似乎并无发现。

    “世子!”齐宁急忙提醒一声,萧绍宗微抬头看向齐宁,隆泰这时候也瞧见萧绍宗鼻下流血,急道:“来人,快宣太医!”

    萧绍宗这时候才意识到什么,抬起手,一根手指擦过鼻孔,手指上立刻沾上鲜血,他瞧了一眼,竟是十分从容淡定一笑,从袖中取了一直手帕,擦拭了鼻孔,只是鼻孔中的鲜血兀自向外流淌,一时间根本擦拭不净。

    他微仰起头,不令鼻血流的太快,这时候早有太监去寻太医,隆泰已经起身来,皱起眉头。

    “皇上不必担心。”萧绍宗用手帕捂住鼻子,轻声道:“已经习惯了,不会有大碍。”

    这时候亦有太监端了热水进来,要为萧绍宗清洗血迹,萧绍宗起身来,只走出两步,身形却开始晃动,摇摇欲坠,齐宁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扶住,若是再晚片刻,萧绍宗必定摔倒在地。

    萧绍宗脸色此时更显苍白,瞥了齐宁一眼,勉强一笑,隆泰已经吩咐道:“快扶太子到古训堂歇息。”

    几人扶着萧绍宗到了御书房边上的古训堂,这里有凉榻,扶了萧绍宗上榻之后,萧绍宗胸前衣襟也已经沾上了鲜血,但他神色却还是十分淡定,道:“有劳了。”却是闭上眼睛,隆泰吩咐道:“来人,先帮世子清洗干净。”

    几名太监簇拥上前去,齐宁看着躺在榻上的萧绍宗,神色颇有些复杂,却也并无多留,背负双手,出了古训堂,齐宁跟在后面,隆泰不发一言,径自回到御书房内,站在那盘棋局边上,默不作声。

    齐宁站在隆泰身上,一时也不好说话,片刻之后,隆泰才走到椅边坐下,瞅了齐宁一眼,抬手示意齐宁也在边上坐下。

    齐宁坐下之后,隆泰才轻叹道:“他身体一天比一天弱,只怕撑不了多久了。”

    齐宁心下微惊,问道:“皇上,难道......?”却并无说下去,隆泰知道他要说什么,微微点头,道:“世子身患绝症,时日无多。”

    齐宁在大光明寺的时候,就听说萧绍宗患有怪疾,一旦发作起来,便会疯疯癫癫,他一直以为萧绍宗是精神上有问题,类似于间接性精神病,但此时听隆泰告之,才晓得萧绍宗竟然患有绝症,着实有些吃惊。

    “皇上,是何绝症,难道无法医治?”齐宁问道。

    隆泰微微摇头,道:“他这病症很多年前就已经发作,当时就让太医院医术精湛的太医瞧病,却都无能为力,淮南王也暗地里找寻了一些民间厉害的大夫,都是无济于事,这病症也一年比一年厉害。早些时候,太医院就已经秘密奏报过朕,世子撑不了一年。”

    齐宁心想萧绍宗乃是皇亲国戚,以淮南王的身份地位,要为儿子治病,当然是极尽所能找寻到任何可以找到的杏林高手,这么多年下来,萧绍宗依旧无法治愈,那就说明他的绝症确实非同小可。

    “皇上似乎和.....似乎和世子的关系很好。”齐宁低声道。

    隆泰叹道:“朕出身于皇家,从小就在宫中长大,除了太监就是宫女,没有几个说话的人。后来朕开始读书,父皇特令淮南王世子入宫伴读,世子比朕大一些,而且他天赋异禀,过目不忘,有他在身边伴读,对朕自然是大有好处。”

    齐宁了解几分,道:“这样说来,世子与皇上也算是同窗。”

    “同窗?”隆泰一愣,随即笑道:“也可以这样说,不过朕心里倒是将他当做老师。他不但陪朕读书,而且在这宫里,也只有他陪着朕玩耍,不将朕当太子,而是当做兄弟玩伴。”笑了一笑,感慨道:“你也不知,小的时候,他有时候惹恼了朕,朕还动手和他打架,朕虽然小他几岁,但他自小体弱,动起手来,朕也不输给他,经常是两个人鼻青脸肿。”

    齐宁哈哈一笑,心想少年不知愁滋味,那时候这两个少年感情真挚,也便结下了深厚情谊。

    “有时候他被朕打的疼了,十天半个月就不进宫,躲着朕,他不在的时候,朕心里想他,就会让人将他拎到宫里来,一两天也就和好了。”隆泰感慨道:“后来他患了病症,往宫里来的就少了许多,近些年来,一个月也就来宫里一遭。”

    齐宁低声道:“皇上,那淮南王......?”

    “他与淮南王不同。”隆泰摇头道:“我和他一起长大,他心性淡泊,并无争强好胜之心。而且......!”神色略有一丝黯然:“他病入膏肓,不久于人世,也不会再争什么了。”微微沉吟片刻,才摆手道:“不说这些了。对了,齐宁,这趟差事你办的不错,朕心里欢喜,说吧,你要什么赏赐,这次朕要好好赏你。”

    齐宁苦着脸道:“皇上,其实我最近手头上有些紧,你若是.....若是方便,赏个几千两黄金也就是了。”

    “和朕不要说金银。”隆泰翻着白眼道:“你堂堂锦衣候,说这些低俗之物,不觉得汗颜?”笑了一笑,神情一敛,才低声道:“你可知道北汉王爷北堂煜已经落入我们手中?此人乔装打扮混迹在我楚国境内,却露出了行踪,被神侯府的人捕获,带回了京城。”

    齐宁嘿嘿一笑,道:“皇上,这是喜事,不过我还有喜事要禀明,皇上听了,应该会很高兴。”

    “哦?”隆泰身体微凑过来,低声问道:“什么喜事?”

    “皇上可晓得北汉已经发生了内乱。”齐宁道:“北堂欢死了,他那几个儿子如今为了继承皇位,正斗得不可开交。”

    隆泰哈哈一笑,随即低声道:“朕早些时候已经得到禀报,也正因如此,北堂煜对我们才十分重要。北堂煜是北汉王爷,对北汉的情势最为了解,如果他愿意和我们合作,我们便能知道更多北汉的情况。”

    “皇上可知道与北堂煜一同随行的还有北汉的北汉的四皇子北堂风!”齐宁肃然道:“此人在襄阳的时候,躲过了追捕。”

    隆泰颔首道:“不错,当是北堂风与北堂煜在一起,却突围出去,之后也一直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

    “我找到了他们。”齐宁道:“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北堂风如今正在去往咸阳的路上。”

    “咸阳?”隆泰想了一想,明白过来:“咸阳是屈元古在那边在那边镇守,屈元古应该是北堂风的......!”正在寻思,齐宁已经道:“是北堂风的舅父。”

    “不错。”隆泰点头道:“如今北汉有实力争夺皇位的,应该只有老四北堂风,老五北堂亮以及老六北堂胜。不过据朕所知,北堂欢在世的时候,北堂风很是得宠,而且咸阳是屈元古镇守,那是北堂风最大的靠山。”瞧着齐宁,疑惑道:“是了,你又如何知道北堂风正往咸阳去?”

    齐宁自然不隐瞒,当下便将襄阳发生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唯恐被其他人听见,所以说的时候十分小声。

    隆泰听得齐宁乔装打扮化身丐帮舵主参加青木大会,还拿下了丐帮帮主的位置,睁大眼睛,只觉得匪夷所思,等得齐宁说完,隆泰张着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隔了片刻,才猛地一只手拍在齐宁肩头,叫道:“奶奶的,你说的是真的?”

    齐宁苦着脸道:“哪里敢骗皇上,皇上,这次我可是受了不少苦,你看是否......!”他还没说完,隆泰已经哈哈笑起来,道:“有趣有趣,齐宁,真是太有趣了,只可惜朕不能和你一起去。对了,当时真没有一个人能认出你来?”

    齐宁嘿嘿笑道:“皇上要是不信,等哪天我去找那位易容高手来,给皇上也易容改扮。”

    “好。”隆泰哈哈一笑,才道:“你这小子,这回可是立了好几件大功。”随即皱起眉头,道:“你说那个陆商鹤被人所救,不见踪迹,这又是什么人做的?”

    “皇上,陆商鹤和白虎要篡夺丐帮帮主的位置,如果没有猜错,定有极大的阴谋。”齐宁正色道:“他们要做的事情,很可能还要危及到朝廷,策划这些阴谋的,应该就是救走陆商鹤的那人,那人武功极其高明,甚至有可能是大宗师。”

    隆泰也是神色凝重,道:“朕上次让秋千易暗中盯住陆商鹤,他应该也没有查出幕后真凶。朕知道这天下间也有五大宗师之说,但向师傅和朕说过,那几个人都是超然世外,不会插手世俗之事......,这又是谁会跑出来兴风作浪?”

    齐宁知道隆泰所说的向师傅是宫廷剑客向天悲,轻声道:“皇上,如果当真是大宗师在背后谋划,事情倒是有些棘手。”

    “确实有些棘手。”隆泰微点头道:“不过陆商鹤的下落,一定要找到。”又道:“北堂风若是顺利到了咸阳,屈元古定会打出北堂风的旗号起兵,果真如此,对咱们大楚可是大大好事。”起身来,再次走到那盘尚未和萧绍宗下完的棋局边上,喃喃道:“但愿天佑我大楚!”

    ---------------------------------------------------------------------------------------------

    ps:首先祝大家节日快乐,节假期间,大家放松放松,减轻平时工作或者学习的压力,调整一下身心状态,同时在节假期间一定要注意安全。

    此外大家都知道,因为网上戒严,所有网站都大批量的进行改文,沙漠的几本书全都修改,许多敏感的章节都做了修改甚至覆盖。许多兄弟要求要完整未删节版,我考虑再三,准备将之前的许多删节篇幅整理出来,然后打包,到时候会免费赠送给大家,领取的方式依然会在微信公众号公布。

    对已经被删节或者修改过章节有怨言的,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我整理好后,会在公众号公布领取方式,免费赠送的,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订阅,感谢大家对沙漠的爱护和体谅,再次鞠躬!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