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二四章 赐婚

第七二四章 赐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心里很清楚,隆泰年纪虽轻,却是一个很有抱负的皇帝,如今楚国朝堂并非铁板一块,而北方还有一个强大的汉国,对隆泰来说,自然是承受着极大的压力,若是北汉当真陷入内乱,也多少能够让隆泰的压力略略松脱一些。

    “皇上,北汉一旦陷入内乱,必然是元气大伤,国力衰弱。”齐宁走到隆泰身边道:“汉国国力一旦衰弱,我们若战,也更容易对付,若是不战,也能够得到更多的时间休养生息。”

    隆泰微微颔首,回转身来,问道:“东齐太子送亲前来,朕召见过他一次,但并无对他承诺什么。这几天都是淮南王以及礼部的人在招待,淮南王向朕奏禀了东齐太子的意思,东齐是想趁北汉内乱之际,两国联兵,一同攻伐北汉。”

    “在齐国的时候,他们已经向我透露了这个意思。”齐宁道:“不知皇上是如何打算?”

    “秦淮军团大将军岳环山已经向朝廷奏报过,汉军那边并无异动,依然是戒备森严,汉军大将是员老将,久经沙场,并不容易对付。”隆泰缓缓道:“北堂欢死后,汉军反倒会加倍提防我们楚国与齐国的动静,这次齐国送亲前来,汉国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不是傻子,齐楚两国联姻,他们不会无动于衷。”

    齐宁点头道:“皇上所言极是。他们一定会提防我们两国联手出兵。”

    “一旦开战,只能是我楚军与汉军拼杀。”隆泰淡淡笑道:“汉国人很清楚,胜负的关键,就在于是否能顶住我楚军,齐国无关大局,只要他们击败我楚军,齐军也就不攻自退。”他缓步走到一边,坐了下去,道:“当初齐国人一直徘徊左右,并未有半点与我大楚联兵的意思,这一次如此主动,无非是想让我们大楚与汉国再次陷入苦战之中,他们也好渔翁得利。”

    “皇上既然看穿齐国人的意图,那是否放过这次机会?”齐宁也在边上坐下。

    隆泰摇头笑道:“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算朕想放过,满朝文武也不会答应。兵者,国之大器,不可轻动,但到了该出手的时候,咱们也绝不能含糊。”

    齐宁笑道:“皇上定然是心中有数了。”

    隆泰道:“齐国人要联兵,咱们为何不答应?不过他们想要利用咱们楚国,那也不容易。朕的意思,齐国人要想打,咱们不会阻拦,只要他们率先出兵,打下马陵山,踏入汉国境内,我们立刻就会渡过淮河,与他们两路进击。”

    “皇上是说让他们先打出去?”

    “不错。”隆泰道:“他们既然要想借此机会得到好处,就该有所付出,这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只有让齐国流血,打到汉国境内退无可退,咱们才会相信他们的诚意,否则我楚国率先出兵,到时候他们坐山观虎斗,可没那么便宜的事情。”随即神色微显凝重,压低声音声道:“而且与汉国一旦开战,绝非一年半载就能结束,齐宁,眼下朝堂的局面,你也清楚,若是朝内不宁,轻易对外开战,只怕会招来难以想象的后果。”

    齐宁神色也严峻起来,轻声道:“皇上是担心淮南王和镇国公相争,会影响战局?”

    “一旦开战,我楚国便要倾全力北伐。”隆泰道:“满朝文武,楚国上下,也定然要上下齐心。”轻声道:“当年秦淮大战,父皇在世,你父亲齐景统兵在前线,满朝文武,没有谁敢兴风作浪,即使如此,我们也未能胜过汉国人,而眼下.......!”轻叹一声,道:“若是将士们在前线用命,他们却在后方争权夺利,想要赢得此战,那是痴心妄想。”

    齐宁心下暗暗赞叹,这小皇帝虽然年纪不大,但考虑事情还真是稳重,低声道:“皇上,司马家如今党羽众多,要对付他们,并不容易。”

    “朕明白。”隆泰点点头,有些烦闷道:“要对付司马家,只能缓而图之,不能操之过急。”沉吟片刻,才道:“你既然和丐帮说得上话,那就利用丐帮去找寻陆商鹤的下落。这次他们图谋夺得丐帮的阴谋被你破坏,必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定要提防这帮人接下来还有其他的动作。”

    齐宁道:“皇上放心,我会尽力去查。”

    “对了,还有个好事要告诉你,朕差点忘记。”隆泰本来凝重的神色微微舒缓一些,含笑道:“朕马上就要大婚了,你准备怎么办?”

    “皇上是说要我送礼吗?”齐宁苦着脸道。

    “少装糊涂。”隆泰道:“朕大婚了,你自然也要准备婚事。朕知道你......!”说到这里,轻轻一笑,凑近齐宁耳边压低声音道:“那位锦衣世子当年是有婚约的,你应该知道吧?”

    齐宁有些尴尬,心想你这是提醒我只是个替代品不成?低声道:“齐家和武乡侯苏家有过婚约。”

    “不过朕听说苏禎已经取消了这桩婚事。”隆泰微笑道:“这样说来,你现在并无婚约在身。”

    齐宁这时候已经想到上次淮南王对自己提及的事情,当时淮南王就说小皇帝准备赐婚,但赐婚的对像是谁,淮南王并无说出来,齐宁心中也一直好奇,这时候听隆泰提及,心知淮南王并无开玩笑,问道:“皇上,为何突然提到这门婚约?”

    “朕要给你赐婚。”隆泰也不啰嗦:“朕一个人大婚太过无趣,你陪朕一起。”

    齐宁哭笑不得,道:“皇上,结婚这种事儿难道也要陪着?”

    “朕说要陪着,就要陪着。”隆泰哈哈一笑,道:“朕给你一次机会,你还要不要苏禎的女儿?你若是喜欢,朕现在就将她赐给你。”

    齐宁叹了口气,道:“好马不吃回头草。皇上,苏禎退婚的时候,我可是向他说过,苏家的女儿进不了齐家半步。”

    隆泰笑道:“好,给你机会了,你既然不要,就让朕做主,以后可别说是朕逼你。”

    “这就是机会?”齐宁睁大眼睛,心下感觉这小皇帝越发的无赖,无奈道:“皇上,你准备给我赐个什么姑娘?”

    “你放心,朕既然赐婚,当然不会给你个歪瓜裂枣。”隆泰身体微微前倾,道:“本来朕想将金刀候澹台家的姑娘赐给你,也算是门当户对,他们家有三个姑娘,最大的已经出阁,最小的才九岁,自然都不成,第二个姑娘和你年纪倒是相差不大,不过......她年幼时患过一场大病,两条腿都不能站立,一直坐在轮椅中,朕瞧你应该也不乐意。”

    “若是那九岁的澹台小姐愿意嫁,我可以登上十年八年。”齐宁苦笑道:“否则皇上就算砍了我脑袋,我也不能答应。”

    “四大侯爵之中,澹台家和苏家都不合适了。”隆泰道:“司马家那位倒还在,朕要赐婚,他们家未必不同意。”

    齐宁知道司马家的小姐就是司马菀琼,差点成了皇后,心想这个玩笑开得就有些大了。

    且不说齐宁从无见过司马菀琼,不可能对司马菀琼有任何感觉,只说司马菀琼一度与小皇帝青梅竹马,自己就绝不能淌这滩浑水。

    小皇帝拒绝立司马菀琼为后,并非个人情感缘故,而是因为担心司马家因此而实力更壮,这才千方百计阻止司马菀琼入宫,这并不表明小皇帝对司马菀琼没有任何感觉。

    而且小皇帝铁了心要扳倒司马家,如今就是要拉拢锦衣齐家,莫说让皇帝赐婚司马家和奇齐家结亲,就算齐家和司马家自己走在一起,小皇帝也必然不会舒坦,齐宁心知小皇帝只是在开玩笑,却故作严肃道:“皇上,锦衣齐家誓死效忠您,如果.....如果有朝一日司马家大逆不道,齐家一定会与皇上共同进退,到了那个时候,这司马家的小姐......!”摇了摇头。

    小皇帝微微一笑,才低声道:“四大侯爵之中找不到合适的,朕看满朝文武,能配得上锦衣齐家的也没有几个,思来想去,眼下恐怕只有一个人合适。”

    “谁?”

    小皇帝嘿嘿一笑,才低声道:“神侯府西门无痕有个女儿,听说容貌不差,而且十分英武。”抬手摸着下巴,似笑非笑瞧着齐宁,道:“朕听说秋千易在神侯府劫狱之时,你和她还共患难过,你瞧是否合适?”

    齐宁“哦”了一声,还真是有些意外。

    不过如果小皇帝乱点鸳鸯谱,胡乱将其他姑娘赐给自己,那还不如让西门战樱进了锦衣侯府。

    但齐宁对于赐婚这种事情,内心里便有些排斥。

    他对西门战樱固然不讨厌,甚至颇有好感,但婚姻大事,还真是不愿意让别人做主,若有所思,并没有说话。

    小皇帝见齐宁神色严峻,微皱眉头道:“西门无痕虽然不是世袭候,却也是侯爵,将他的女儿赐婚给你,应该也不算辱没吧?”

    齐宁叹了口气,道:“皇上念着我的婚事,我自然是心中感激。只不过......皇上旨意一下,便无收回成命的道理,西门姑娘是否愿意,实难知晓。而且我很想知道,皇上为何会想到将西门姑娘赐婚给我?”

    小皇帝凝视着齐宁,沉默半晌,终于道:“齐宁,朕说过,没有你帮忙,很多事情朕做不了。朕要你娶西门无痕的女儿,是因为朕必须要让神侯府成为我们的人,要让西门无痕站在朕这一边。”

    齐宁皱眉道:“皇上难道担心神侯府?神侯府从来都是隶属于皇上直接统管,皇上难道对他们不放心?”

    “除了你和向师傅,朕不会轻信任何人,包括西门无痕。”小皇帝目光锐利:“朕不是父皇,对父皇效忠的人,未必会对朕忠心耿耿,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

    ps: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如果大家手里有月票,还请赏一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