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二五章 寰宇图

第七二五章 寰宇图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神侯府一直以来都是由皇帝直接统管,神候也从来不受任何衙门的约束,直接对皇帝陛下负责。

    不过齐宁听得小皇帝这般说,才意识到如今小皇帝还没有完全控制住神侯府。

    细细一想,却也释然,神侯府自太宗皇帝开始设立,至今先后两位神候,先皇帝继位之后,西门无痕便成为了神候,一朝天子一朝臣,小皇帝已经继位,但西门无痕却依然在神候的位置之上。

    西门无痕效忠于先皇帝,这自然并无异议,但是否对小皇帝忠心耿耿,只怕连小皇帝自己也是不清楚。

    最为紧要的是,西门无痕作为先皇帝提拔起来的神候,是先皇帝的亲信,先皇帝自然也有手段控制西门无痕,但小皇帝新君登位,在朝局混乱时刻,想要控制住这位老臣,却并非容易之事。

    对小皇帝来说,想要掌控神侯府,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提拔自己亲信以替代西门无痕,但眼下的情势,想要做到这一点,显然并不容易。

    若是无法将其调换,那么另一种方法,只能是将其拉拢。

    满朝文武自然都知道,小皇帝继位之后,对锦衣齐家异常的器重,而所有人都很清楚,锦衣齐家是完全和小皇帝走在一条路上,皇帝赐婚西门家与齐家结亲,当然就是要将神侯府拉入皇帝一派。

    齐宁若有所思,小皇帝拍了拍齐宁肩头,道:“朕确实已经显露过赐婚的意思,但并无对外透露准备将何人赐给你,而且一直也没有颁下旨意,本就是要等你回来商量。”轻叹一声,低声道:“朕明白,一旦颁下赐婚的旨意,想要收回成命,那已经是不成。”

    齐宁本来对于婚事被人做主颇为不爽,不过小皇帝有此考虑,倒是让他心里舒服一些。

    “朕知道若是由朕做主,你心里也许不痛快。”小皇帝苦笑道:“太后一直逼朕立司马菀琼为后,朕也不舒服,知道那滋味。所以......!”看着齐宁,道:“朕将你当成兄弟,所以是否同意,你自己决定。”

    齐宁犹豫了一下,才道:“皇上,朝中只要有能拉拢过来的势力,咱们自然不能错过,不过......西门战樱是否同意这门亲事,尚未可知,如果只是为了拉拢神侯府,让西门战樱委屈嫁入齐家,对她也不是很公平。”

    小皇帝展颜一笑,道:“你这就多虑了,你锦衣候英俊倜傥,好歹也是帝国侯爵,若是连一个女人都无法征服,又如何帮助朕征服天下?”

    “皇上,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齐宁眼睛一翻:“谁说不能征服一个女人?你要是不信,我将京城所有的女人都搞定。”

    小皇帝哈哈一笑,这才道:“朕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你来告诉朕是否愿意赐婚,要是没有答复,朕就直接宣旨了。”

    便在此时,却听外面传来声音道:“臣太医院院使范卓叩见皇上!”

    隆泰道:“进来说话。”

    范卓进到御书房内,齐宁一眼便认出来,他之前为了田夫人的事儿,去过一遭太医院,倒是见过这位范院使。

    范院使进来参拜,齐宁想到这范院使前番对自己态度还算不错,笑道:“皇上,范院使医术精湛,为人宽厚,上次还多亏范院使给我瞧了病。”

    范院使听齐宁当着皇帝的面夸赞自己,心下感激,忙拱手谦逊,隆泰已经问道:“世子情况如何?”

    范院使左右瞧了瞧,又瞧了齐宁一眼,隆泰道:“锦衣候是朕的近臣,不必忌讳。”

    范院使心想外面都说锦衣候与皇帝亲近,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上前一步,轻声道:“皇上,世子这病......!”犹豫一下,隆泰已经皱眉道:“你尽管说来,不必忌讳。”

    “是是!”范卓忙道:“世子病入膏肓,经贸紊乱,气虚血亏,若是臣诊断不错,已经是无力回天,最多也就.....一年左右的光景了。”

    “是否当真无药可救?”

    “臣不敢肯定。”范卓神情肃然:“天下间奇人异士众多,或许有起死回生之法也未可知。臣会招人四处寻访灵丹妙药,悄悄是否能够让世子缓过来。”

    他话声刚落,就听身后传来声音道:“范院使,不必烦劳了。”众人立时瞧过去,却见萧绍宗已经走到门前,正往御书房内进来。

    隆泰皱眉道:“世子,你......?”

    “皇上眷顾之恩,臣感激不尽。”萧绍宗浅笑道:“不过人难升天,我这顽疾能够拖延至今,已经是上天眷顾,还能活上一年半载,也是恩赐。我自己知道自己的状况,这么多年来,父王也是找过了无数名医,都是束手无策,能活多久,就看老天爷的恩赐了。”刚刚说完,便是一阵咳嗽。

    范院使忙道:“世子,臣现在就去配药,您......!”

    “不必辛劳。”萧绍宗笑道:“淮南王府里的药材堆积如山,这些年来,我从无一天间隔吃药,实在是有些厌倦了。”拱手道:“范院使,多劳你烦心,你事务繁忙,不必在这里耽搁了。”

    范院使看向隆泰,隆泰神色凝重,微微点头,范院使这才告退。

    “世子,你身体不好,回府休息。”隆泰上前劝慰道:“朕会派人继续寻访名医,无论如何也要将你治好。”

    萧绍宗浅浅一笑,犹豫一下,才道:“皇上,臣以后进宫可能会越来越少,也无法为你过多排忧解难。您刚刚登基不久,凡事不必操之过急,有锦衣候相助,一切都会好起来。”顿了一顿,才道:“这大楚江山是先辈们用鲜血铸就,萧家的江山,就要担在你一个人的肩上,你多多保重才好。”

    他言辞诊治,齐宁看他明知道身患绝症命不久矣,还能保持从容,暗暗钦佩他的心态。

    “锦衣候,本来我是希望能和你一起扶助皇上一统四海,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萧绍宗脸色苍白,声音颇有些虚弱,但语气却还是十分的淡定:“不过看来我不能陪伴皇上走太远,皇上对你十分器重,只盼你不要辜负皇上的期盼。”

    齐宁拱手,神情肃然。

    “皇上,臣先告退。”萧绍宗又是咳嗽一阵,隆泰已经叫道:“范德海!”

    内功太监总管范德海匆匆进来,隆泰吩咐道:“你带人送世子回府,路上要多加照顾。”向萧绍宗道:“朕改日去看你。”

    萧绍宗行了一礼,也不多言,在范德海的陪伴下,退了出去。

    等到萧绍宗离开,隆泰才轻叹一声,齐宁见小皇帝脸色不好看,知道他是担心萧绍宗的病情,劝慰道:“皇上,生死有命,这也是强求不得,你也不必太担心。”

    隆泰微微颔首,沉吟片刻,才道:“对了,你出使东齐,与北堂煜打过交道,可知道他为人如何?”

    “和他接触不多。”齐宁道:“听说他在北汉的地位很高,但是手中并无太多实权。”

    隆泰淡淡笑道:“北堂煜酷爱舞文弄墨,文采是有的,父皇曾经提到过此人。北堂欢兄弟三人,北堂欢继承了皇位,他的两个兄弟北堂煜和北堂庆也都是人中龙凤,只是北堂欢为人多疑,登基之后,就一直排斥两个兄弟。长陵侯北堂庆乃有名将之才,当年一直在前线统军,与我大楚针锋相对,北堂欢没能轻易动弹,但北堂煜却一直遭受打压,在北汉虽然地位尊贵,但手中一直没有实权。”

    “原来如此。”齐宁对北汉历史有些了解,但这些事情,还是第一次听到。

    “北堂煜因为遭受打压,对北堂欢父子自然是有些怨言的。”隆泰含笑道:“这一次捕获北堂煜,对我们是有大大的好处。”

    “皇上,北堂煜在北汉既然没有实权,又能知道多少机密要事?”齐宁奇道:“就算他投靠我大楚,又能有什么用处?”

    隆泰道:“北堂煜在北汉虽然没有实权,但北堂欢却让他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顿了顿,才道:“你随朕来。”

    他背负双手,绕过一扇木制屏风,齐宁跟了进去,只见到隆泰径直走到一面墙边,盯着墙面,齐宁上前去,这才看清楚,这墙面上竟然挂了一幅地图。

    他仔细瞧了瞧,这幅地图描绘的仅有淮河以南地区,包含了云贵川一带,上面标示了山川河流关隘险要,只是云贵地区就十分简略。

    “这一幅地图,耗费了无数人的心力。”隆泰缓缓道:“及时到如今,我大楚疆域内的地形在这幅图上也不能完全显现出来,甚至还有一些差错。”转过身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若想北伐成功,除了自身要有实力,你可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皇上是说要知道他们的地形概貌?”

    隆泰微微颔首:“不错,寰宇周天,要将万里江山的地形画成地图,是何其的艰难。据朕所知,前朝时候,洛阳皇宫之内倒是有一副寰宇图,但北堂天武率军攻入洛阳之时,宫内有人纵火,寰宇图据说也在烈火之中,虽然及时抢救,但听闻寰宇图已经被烧了一半。”

    齐宁倒是明白,要绘制地图,绝非易事,特别是这个时代的条件限制,要制作出一幅地形图,每个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加上大量的人力物力,根本不可能实现,一副天下地理图,可说是无价之宝。

    “北堂天武得到残缺的寰宇图,就一直想要修复它。”隆泰缓缓道:“据说到北堂欢手中的时候,寰宇图已经修复大半,他不想给北堂煜实权,所以派了他接手负责寰宇图的修复......!”眼中放光,盯着齐宁,带着一丝兴奋道:“现在你可明白北堂煜的价值?”

    -----------------------------------------------------------------------------

    ps:国庆本来不想出门,但是堂弟结婚,所以只能回老家,昨天被堵在高速,五个小时的路,搞了九个小时,早上八点出门,晚饭才到家。明天早上八点要出门去迎亲,又是五六个小时的路途,所以这两天肯定很艰难。沙漠保证,等这两天过完,我会加快码字速度,要是做不到,你们抽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