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二六章 派系

第七二六章 派系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    齐宁这下子终于明白北堂煜的价值所在,更明白为何捕获北堂煜,小皇帝会显得如此兴奋。

    如果拥有寰宇图,那么中原大地的概貌就一览无遗,对楚国的益处也就不言而喻。

    “北堂煜无权调动一兵一卒,但是他负责的寰宇图,却是无价之宝。”隆泰缓步回到书厅,肃然道:“要修复寰宇图,许多的险关要塞就必须熟悉,而这些北堂煜必然都十分清楚,朕甚至怀疑,北堂煜对北汉人的兵力分布也是一清二楚。”

    齐宁跟在边上点头道:“皇上,若是北堂煜能为我们所用,自然是如虎添翼。”微顿了顿,才轻声道:“只是北堂煜是北汉皇族之人,他岂会轻易帮助我们对付自己的本国?”

    “这就要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能耐了。”隆泰道:“北堂煜满腹才华,有着治国理政之才,年轻的时候,才名便已经誉满天下,朕相信那时候的北堂煜,一定也是雄心勃勃,想要一展拳脚,做一番大事出来。”

    齐宁笑道:“他出生皇族,有满腹才华,有雄心壮志,那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他多少年来,在北汉始终受到打压。”隆泰似笑非笑:“若是他对北堂欢父子没有一丝怨言,那是谁也不会相信。”凝视齐宁眼睛,道:“只要有一条裂缝,就容易撕开口子。齐宁,你在东齐的时候,与他有过交往,也算是熟人,回头你去试探看看,瞧瞧有没有法子让他助我大楚一臂之力,若是他真的愿意投靠我大楚,朕一定不会亏待他。”

    齐宁心知此事极其艰难,但天下间没有绝对不可能之事,事情虽难,总要试一试才知道结果,点头道:“皇上放心,我回去试探一下他的口风。”又问道:“他如今在何处?”

    “朕让神侯府的人守住他。”隆泰道:“你拿了朕的手谕,去找神侯府的人,总是能够见到北堂煜。”

    齐宁拱手称是,这时候又想到黑鳞营的案子,见小皇帝始终没有提及,也不知道他是故意不提还是尚不知道此事,正想询问,忽听得外面传来声音禀道:“启禀圣上,镇国公求见!”

    齐宁心下一凛,见隆泰看向自己,用手向屏风后面指了指,那是示意自己暂且到屏风后面避一避,点点头绕到屏风后面,随即便听到小皇帝声音道:“宣镇国公觐见!”

    齐宁站在屏风后面,透过缝隙向前瞧过去,很快便看到司马岚进到御书房内,小皇帝则是端坐在案后,瞧见司马岚进来,小皇帝站起身,司马岚进屋之后,只是拱手行礼,并无跪下,小皇帝已经问道:“镇国公,你见朕所为何事?”

    “皇上,老臣先前召见了礼部的袁老尚书,大婚的诸般事宜,尚有几日方能完全准备妥当。”司马岚声音缓重,慢条斯理道:“东齐太子亲自送亲,远来是客,所以老臣今晚准备在府里设宴,请一请东齐太子,不知皇上觉得是否妥当?”

    “国公觉得可以,朕自然不会反对。”小皇帝道:“国公,东齐太子此番亲自送亲前来的意图,你是否已经知道?”

    “老臣略有所知。”司马岚道:“听说东齐是想与我大楚联手北伐。”

    “他们确实是这个意思,老国公觉得我们该如何答复?”

    司马岚道:“皇上,战与不战,都不是一言既定的事情,需要斟酌再三。而且若是两国联军,那更要小心谨慎,东齐人素来是狡诈多端,段家的人也都是两面三刀,对他们倒不能太过信任。我大楚与北汉持续三年的秦淮大战刚刚息兵不久,这几年东齐坐山观虎斗,那时候东齐人可从未想过和我们大楚联兵。”

    “此一时彼一时。”小皇帝倒也是镇定自若:“北堂欢已死,北汉内乱,这也算是个大好时机。”

    司马岚道:“北堂欢虽死,但是北汉如今乱成什么样子,是否人心涣散,我们尚不能确知。以老臣之见,越是大事,越要缓而行之,不必急切。”顿了一顿,才道:“老臣还在担心,秦淮军团那边,是否准备好北伐之战。”

    “哦?”小皇帝奇道:“国公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上有所不知,据老臣所知,其实秦淮大战的时候,秦淮军团就经常出现军纪败坏的情形。”司马岚叹道:“每逢大战,出现些乱象那也是免不了的,齐景齐大将军虽然统兵有方,但十万大军,也不可能事事过问,而且秦淮军团许多将领甚至背着齐景纵容部下在战乱时劫掠百姓,不成体统......!”

    “等一等。”小皇帝打住道:“老国公,你说秦淮军团的兵将有劫掠百姓的事情发生?这....这可是真的?”

    司马岚道:“回禀皇上,老臣既然这样说,就绝不会有假,若是皇上不相信,老臣可以提供人证物证。”叹了一口气道:“老臣不赞同立刻与东齐联兵北伐的关键,不是北汉人有多强,而是我们大楚是否能在这个时候再打这一仗。”

    小皇帝微皱眉头,问道:“老国公是觉得我们无力北伐?”

    “三年秦淮大战,几乎将国库掏空。”司马岚肃然道:“皇上也清楚,如今户部里已经没有多少银子,一旦北伐,需要大批的钱粮装备,那并非三五个月便能够完全筹措起来。这钱粮也就罢了,倾全国之力,上下齐心勒紧裤腰带,或许还能勉强支撑下去,但是秦淮军团是否还能三军用命,老臣就不好说了。”

    小皇帝冷笑道:“十万大军,吃着军粮,拿着军饷,若是上了战场,为何不能用命?”

    齐宁却并无听到司马岚立刻接话,透过缝隙,只瞧见司马岚在犹豫什么,片刻之后,才听司马岚叹了口气道:“皇上没有去往前线,有所不知。秦淮军团十万大军,鱼龙混杂,而且因为出身不同,许多将领各分派系,齐景在世的时候,勉强还能维系平衡,那些将官不敢闹出什么事情来,但是齐景过世,岳环山暂代前线大将军之职,却已经压制不住秦淮军团的局面。”往前上了两步,声音微轻一些,道:“皇上,秦淮军团乱象已生,老臣一直担心会闹出事情来。”

    “你是说有人不服岳环山?”

    司马岚道:“皇上,齐大将军确实是大公无私。秦淮军团中最大的一支力量,其实是最早追随锦衣老侯爷的一帮乡党子弟,都是出身于荆州江陵一带。锦衣齐家追随了太宗皇帝,南征北战,是太宗皇帝手下头号战将,攻城略地,收编了诸多的降兵降将,这些人追随锦衣老侯爷不算晚,在秦淮军团的地位仅次于江陵党。”

    小皇帝微皱眉头,并不说话。

    “此后锦衣老侯爷率军攻打西川,从西川降将之中提拔了一批人起来,这些人跟随锦衣老侯爷最晚。”司马岚缓缓道:“老侯爷过世后,齐景继续统帅秦淮军团,他从军中又提拔了一批将领,锦衣老侯爷在世的时候,这群人就随同齐景一同冲锋陷阵,算是齐景的嫡系将领,出身都不高,但却对齐景十分忠诚,岳环山便是其中之一,深得齐景信任,也一直得到齐景的重用。”

    小皇帝终于道:“国公的意思是说,这些人之间都有矛盾?”

    “最受齐景重用且在秦淮大战之中立下功勋的,大都是齐景提拔起来的这批少壮将领。”司马岚道:“锦衣老侯爷最为器重的江陵派在齐景统兵之时,反倒不似从前那般得到重用,所以心中颇有些怨言,齐景活着的时候,那些老将还勉强能被镇住,但是齐景一死,岳环山暂代大将军,军中那些老将便有不少不服气,难免会勾心斗角。”

    小皇帝冷笑道:“莫非他们敢为了自己的私心,坏了我大楚兵马的军纪?”

    司马岚叹道:“皇上,秦淮军团的派系之争,并非一朝一夕出现,而是多少年积累下来的矛盾。老臣就是担心这群人互相争斗,迟早会毁了秦淮军团,若是与北汉开战,一旦后院起火,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老臣以为,北伐似然势在必行,但是北伐之前,势必要整顿秦淮军团,否则就是一盘散沙。”

    齐宁在屏风后面听得清楚,心中冷笑。

    秦淮军团有派系争斗,这未必是假,毕竟司马岚既然拿出来上纲上线,自然是存在这样的状况。

    只是这老家伙将这件事情搬出来,绝不会只是为了整顿秦淮军团这么简单,此人想要将手伸入前线大军之中,其心已经是昭然若揭。

    “国公觉得该如何整顿才好?”隆泰微一沉吟,才肃然问道。

    司马岚道:“老臣也在琢磨着有什么方法整顿秦淮军团,但老臣毕竟不是行伍出身,军中大事,倒也不好擅言。”

    “秦淮军团从一开始,就是锦衣齐家在统帅。”小皇帝略一思索,才道:“据朕所知,对锦衣齐家,秦淮军团还是心存敬畏,只不过锦衣老侯爷和齐景都已经过世,要派人整顿秦淮军团,只有派出齐宁才可以。”

    小皇帝话声刚落,司马岚已经叹道:“皇上,老臣一开始也是这样想。齐宁虽然年轻,但此番东齐之行,处事周到,颇显才干,老臣还想这齐宁算得上是年少有为,真要派去秦淮军团,或许可以稳住秦淮军团的局面,但是.....!”摇了摇头,道:“老臣刚刚知道一件事情,才发现齐宁或许根本不擅长治军统兵。”

    齐宁唇角立时泛起冷笑来,已经猜到司马岚要说什么。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