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二八章 暗藏玄机

第七二八章 暗藏玄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淮南王听的齐宁如此痛快,笑道:“锦衣候果然是大公无私,派人协助练兵,这对黑鳞营有百利而无一害。吴达林从军多年,久经历练,他在皇家羽林营也领兵多年,羽林营乃是我大楚最精锐兵马,吴达林将训练羽林营的经验带去黑鳞营,黑鳞营必将成为一支无坚不摧的精锐之师。”

    齐宁向淮南王拱手含笑道:“王爷为黑鳞营如此考虑,着实让人感动。重建黑鳞营,任重道远,其实我也一直希望多些有经验的大将帮助重建,只是皇家羽林营卫戍皇城,我不好开口向皇上讨要羽林营的人,王爷今日为我向皇上讨了吴副统领,我心下可是欢喜得很。”

    淮南王和司马岚都觉得齐宁不可能让其他势力渗透进黑鳞营,一开始觉得他只是在应付,但见他笑得十分从容,那语气还似乎真的带着感激之意,一时间也是摸不透齐宁用心,暗想究竟是齐宁不知其中厉害,还是这年轻人竟然已经不动声色到这种地步。

    “老国公,你意下如何?”隆泰瞧了司马岚一眼。

    司马岚微一沉吟,瞥了淮南王一眼,才笑道:“既然王爷觉得吴达林十分合适,老臣并无异议。”

    隆泰想了想,才道:“既然如此,朕下一道旨意,让吴达林调去黑鳞营便是。”

    “皇上,吴副统领调往黑鳞营,臣绝无异议。”齐宁忽然道:“只是黑鳞营此番有人犯下重案,臣身为黑鳞营统领,自当追查到底,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该罚的罚,该杀的杀,绝不姑息,要给朝廷和百姓一个交代。”

    淮南王笑道:“锦衣候,此案京都府已经在调查,铁铮办案,从来都是公正无私,你刚刚回京,一路疲累,还是多休息几天,这等事情,交给京都府就好。”

    齐宁摇头道:“承蒙皇上眷顾,重建黑鳞营,臣若是不能亲自调查给皇上一个交代,又如何对得起皇上的期望?”

    隆泰道:“你是黑鳞营统领,部下触犯军规,自然要给朕一个交代。齐宁,朕给你两天时间,若是不能妥善处理此事,依然让百姓议论纷纷,朕就要拿你是问。”

    “臣遵旨!”

    司马岚这时候才道:“王爷,锦衣候,今夜国公府设宴,宴请东齐来使,不知两位能否赏光,前往作陪?”

    淮南王笑道:“一直想着和国公好好喝上几杯,既然国公邀请,却之不恭,今晚定会赴宴。”

    司马岚看向齐宁,齐宁想了一下,含笑道:“自当前往赴宴!”

    司马岚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先回去准备准备。”向隆泰道:“皇上,老臣先行告退!”

    司马岚退下后,隆泰才向淮南王道:“王叔,世子他!”

    “臣进宫的时候碰到了绍宗。”淮南王神情已经略有一些黯然,勉强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些事情强求不得,只盼上天眷顾,让他有生之年,少受些苦楚。”

    “朕会派人继续找寻名医为他瞧病。”隆泰道:“王叔也不必太过担心,早会找到医治之法。”

    淮南王拱手道:“多谢皇上眷顾。皇上,我先回府看看绍宗的状况,先行告退。”

    等到淮南王退下后,隆泰才皱起眉头,向齐宁问道:“黑鳞营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宁上前问道:“皇上事先是否没有得到消息?”

    “朕只听说黑鳞营那边出了差池,到底什么事情,本事等你进宫来询问。”隆泰道:“还没来得及说起,他们就过来了。”

    齐宁也不隐瞒,将那夜之事说了一遍,隆泰皱眉道:“你是说三名黑鳞营新兵能够杀死三名护院家将?”

    “皇上,此案疑点重重,有几处地方不可解释,所以我定要查清楚来龙去脉。”齐宁道:“恐怕是有人要借此大做文章。”

    “文章已经做了。”隆泰道:“他们说京城大街小巷都在谈及此案,这就是文章,百姓知道黑鳞营的人滥杀无辜,犹如强寇,定会对黑鳞营甚至是你们齐家心生怨念。方才那两人不都跑来,想要找黑鳞营的不是。”疑惑道:“你为何答应让吴达林调往黑鳞营?”

    “皇上,今日的局面您也看到了。”齐宁冷笑道:“他们同时入宫,本就是要借着此案向黑鳞营动手,而且这两人语调一致,都是要往黑鳞营掺沙子,如果我们拒绝,这两人不会善罢甘休,定会想出其他的法子来对付黑鳞营。”

    隆泰微微颔首,道:“他们容不下黑鳞营,朕自然是明白的。不过淮南王举荐吴达林前往黑鳞营,朕倒是意想不到。”

    “皇上,听说吴达林当初是司马岚保荐进入羽林营?”

    隆泰点头道:“先皇在世的时候,对司马岚还是十分的器重。”压低声音:“迟凤典担任羽林营统领,是父皇下旨提拔,此人对先皇却是忠心耿耿,而且武艺高强,也是深得父皇信任,只是迟凤典早年曾在金刀候麾下担任过部将,而金刀候!”顿了一顿,更是低声道:“金刀候曾经上过一道密折,提及太宗皇帝承诺的立储之事,而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司马岚便是其中之一。”

    齐宁倒是知道,楚国太祖皇帝临终之前,天下依然是动荡不堪,当时淮南王年纪尚幼,自然无法率领楚国将士征伐天下,所以太祖皇帝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兄弟,也便是太宗皇帝,而太宗皇帝也向太祖皇帝承诺,日后会立淮南王为太子。

    但太宗皇帝后来却还是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违背了当初的诺言,作为太祖皇帝的心腹大将,金刀候上一道密折,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司马岚当时就提醒父皇,金刀候很可能对父皇继承大位不满,心中一直支持淮南王。”隆泰轻声道:“迟凤典虽然忠心耿耿,但他毕竟曾是金刀候的部将,倒也不能不妨,提议父皇更换羽林营统领。父皇用人不疑,对此倒是不以为意,司马岚便劝说就算不更换统领,也可以调来将领跟在迟凤典身边,监督迟凤典的言行,防患于未然。”

    齐宁立时明白过来,低声道:“也就是说,当年是司马岚举荐吴达林进入羽林营监视迟凤典?”

    隆泰颔首道:“确实如此。不过这么多年来,迟凤典尽职尽责,忠心耿耿,吴达林也没能找到迟凤典半点不轨之举。”

    “原来如此。”齐宁若有所悟:“皇上,此番淮南王举荐吴达林前往黑鳞营,又是所为何故?”

    “朕也在奇怪。”隆泰道:“既然有此机会,淮南王为何不举荐自己人?据朕所知,玄武营之内,也还有淮南王几个人。”

    “莫不是淮南王故意让司马岚的人调去黑鳞营,让黑鳞营敌视司马岚?”齐宁道:“眼下无论是谁的人去了黑鳞营,黑鳞营那帮将士心里总不会舒服。”

    隆泰沉吟片刻,终于问道:“你是否觉得黑鳞营这起案子,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搞鬼?”

    齐宁点头道:“多处存疑,蹊跷得很,若是没有人在背后谋划,那还真是见了鬼。”

    “那你猜想会是谁在背后捣鬼?”

    “没有证据,眼下也不能确定是谁。”齐宁皱眉道:“我一开始觉得应该就是司马岚,不过现在倒不能确定了,淮南王同样也有嫌疑。”

    隆泰冷笑一声,压低声音道:“你现在明白朕的担心了吧?若是轻易北伐,这两人却在朝中互相争斗,朕又如何能让前线将士安心征战?他们若是不得安宁,便不可轻易挥师北伐。”

    隆泰说的很委婉,但齐宁心里却很清楚,淮南王和司马岚绝不可能安宁下来,这两人争斗不休,开弓没有回头箭,不分出胜负,绝不可能停下来,要让这两人安宁,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让他们销声匿迹。

    不过眼下隆泰显然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虽然眼下不可北伐,但终有一日,咱们要挥师北上。”隆泰走回御案后,取过纸笔,道:“未雨绸缪,咱们总要早做准备才好。”提笔挥墨,随即递了过来:“这是朕的手谕,你先收着,这几天有时间,你去瞧瞧北汉那位煜王爷,试探一下他的心思。”

    齐宁双手接过,收进怀中,道:“皇上放心,我一空下来,便去拜会煜王爷。”

    “不管黑鳞营那件案子是谁在背后策划,你尽快处理。”隆泰道:“不要让老百姓因为此事指责黑鳞营的不是。”

    齐宁道:“那几名兵士如今都在京都府,我这就去京都府一趟,瞧瞧那位铁铮铁大人准备如何处置此事。都说铁铮秉公执法,我看看莫铁断该如何秉公执法。”当下也不耽搁,告退出宫,径自前往京都府——

    ps:从今天起正式恢复更新,一日两更,不定期爆发一下,公众号提到的未删节番外近期会发布!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