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二九章 疑窦重重

第七二九章 疑窦重重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京都府衙门前一如既往地肃穆,虽然京都府尹铁铮在高官如云的京城算不得位高权重,但京都府衙门却从来不会被任何人所轻视。

    京都府尹的位置从来都是个烫屁股的地方,自大楚帝国在建邺建都之后,京都府便设立起来,前前后后少说也有十七八位京都府尹,但是能在这个位置待得长久的却是屈指可数,能在这个位置呆上三年,已经是奇观。

    毕竟京都府负责的是京城一带的案件,京城附近的案子倒也罢了,但凡发生在京城里的案子,总是会扯到一些达官贵人,无论如何决断,总会得罪一方,所以就算被朝廷分配到京都府尹的任上,在任官员也会千方百计地想法子调离这座火坑。

    直到铁铮被调到此任之上,京都府才成了真正为人瞩目的衙门。

    铁铮上任之前,便有刚直之名,在官场上并无多少交往,虽然干了不少实事,但一直都得不到升迁。

    水至清则无鱼,铁铮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一直以来却从不掺入浑水之中,特立独行,若非先皇帝偶然发现,铁铮只怕也只能碌碌无为。

    铁铮上任之后,雷厉风行,但凡交到京都府的案子,他都寻根问底,一定要查出个水落石出青红皂白,许多人心中暗笑,那些油滑至极的官员在这任上都呆不久,更何况铁铮这与官场格格不入的性情,就算不被罢官免职,最后也肯定要倒大霉。

    但事实却恰恰相反,铁铮断案,不问身份高低,只问是非曲直,为此京中不少官员都被他得罪,甚至在背后想要整治他,但他断下的案子,都会留有卷宗,是非曲折在案卷之中一清二楚,而且保留诸多证据,很那从他的案子中挑出毛病来。

    最为紧要的是,如此人物,先皇帝求之不得,极力保护,铁铮在这京都府尹的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多年,那些纨绔子弟也正是因为铁铮的存在,生怕有事情犯到铁铮手里,都不敢太过嚣张,京城的治安也是为之一清。

    当初齐宁与窦连忠结下官司,闹到京都府来,窦连忠却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冒犯铁铮,由此可见铁铮在京中的威望,京中百姓对他甚是拥护,那些达官贵人知道此人那对付,不到万不得已,也就不会再来招惹此人。

    齐宁前番来到京都府,只是锦衣世子,但这一次前来的身份为之一变,已经是帝国的世袭候,得到禀报,铁铮倒是亲自出门迎候。

    齐宁对这类人倒也是心存一丝敬意,两人寒暄几句,先不提案子,径自到了侧厅,却瞧见段沧海正很不耐烦地坐在侧厅之内,手边的茶水也早已经凉了,铁铮率先进厅,段沧海尚未看到齐宁,忍不住冷笑道:“铁大人的公事办完了?这可真是让人好等。”

    铁铮只是淡淡一笑,这时候齐宁也已经跟随进厅,段沧海瞧见齐宁,怔了一下,齐宁心中却是叹了口气。

    瞧眼前的景象,他自然已经看出来,段沧海虽然早早来到京都府,但之前竟然还不曾见到铁铮,铁铮显然是找了个公务繁忙的理由,将段沧海晾在了这里。

    段沧海虽然官位及不得铁铮,但毕竟是锦衣齐家的老部下,也是从沙场下来的老将,铁铮敢将他晾在这里半天,亦可见确实是根本不怕得罪任何人。

    齐宁使了个眼色,段沧海按捺住心头的怒气,铁铮则是请了齐宁在主座落座,自己在边上作陪,又令人上了茶来,这才遣退下人,更是吩咐不得靠近。

    “侯爷大驾光临,自然是为了黑鳞营的案子。”铁铮倒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侯爷有什么疑问,但说无妨,下官若有知道的,自当知无不言。”

    齐宁含笑道:“铁大人开门见山,这很好。铁大人也该知道,这次犯案的是黑鳞营的人,本侯忝居黑鳞营统领的位置,手下的兵士犯下如此重案,我不能不过问。”

    “理所当然。”铁铮立刻道:“如果侯爷不过来,下官也要登府拜访。”

    他皮肤微黑,神情冷峻,就宛若一块僵硬的岩石一般,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似乎都不会让人起疑。

    “原来如此。”齐宁含笑道:“铁大人,本侯有一件事情先请教,还请不吝赐教。”

    铁铮抬手道:“侯爷请讲!”

    “据说事发当晚,兵士行凶,刚巧被京都府的人遇见,这应该没有错吧?”齐宁盯着铁铮眼睛问道。

    铁铮点头道:“确实如此。当晚京都府的蔡锋蔡捕头恰好带人路过,碰到了凶案,当场将凶犯抓获。”

    “事发的时候,听说是三更半夜?”

    “正是。”

    “京都府的人三更半夜出现在京城郊外,而且刚好碰上了凶案,不知是凑巧,还是京都府事先知道那里有案子要发生?”齐宁气势逼人。

    一旁段沧海也是死死盯着铁铮。

    铁铮并没有急着回话,而是从怀里取出一封心前,双手呈给齐宁,齐宁不知铁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接过信笺,见到信笺外面只写着铁铮亲启四字,却并无留款,皱起眉头,打开来看,扫了几眼,脸色凝重起来,段沧海正自奇怪,齐宁已经将信笺递了过去,段沧海立接过。

    铁铮已经道:“侯爷,这是事发当日正午时分,有人丢在京都府衙门前的信笺,究竟是谁丢在那里,竟然无人知道。信笺里说的很清楚,那天夜里,黑鳞营附近会发生凶杀案,而且事涉达官贵族,若是不能及时制止,将会牵累于朝堂。”

    齐宁皱眉道:“也就是说,案发之前,已经有人提前告之。”

    “正是。”铁铮道:“下官召集了京都府四大捕头,虽然有人怀疑是恶作剧,但下官上任至今,还没有人与下官开过这样的玩笑。”

    “信笺上的笔迹,似乎很平常,看不出来源。”

    “不错,街边随便找个卖字先生,都能写下这份信笺。”铁铮脸色始终严峻:“对方是有意而为之,就是不想让人通过笔迹找到写下这封信的人。”

    齐宁微一沉吟,才问道:“铁大人是说,当晚碰上凶案的京都府衙差,是因为这封信赶到现场?”

    “下官思索再三,越发觉得这并非玩笑,所以派出了两路人手,就在黑鳞营附近一带巡弋。”铁铮道:“除了蔡锋,还有展堂展捕头也带了一队人手前往。蔡锋那一路人手在天黑之前便已经赶到黑鳞营附近,不过为了小心起见,他们都是乔装打扮游弋在附近。”

    齐宁微微颔首,铁铮继续道:“蔡锋他们化整为零,在那一带搜寻,看看是否有蹊跷之处,直到其中一名差役瞧见了孟夫人的车驾,那差役见他们三更半夜赶路,而且还有家将护卫,立刻找到蔡锋,禀报了此事。”

    “后来如何?”

    “蔡锋得知此事,虽然不敢确定,但还是立刻召集了手下的人手,追上马车,等他们追上马车的时候,恰好凶案发生,那时候孟府三名家将已经被杀,蔡锋等人上前去将三名凶犯全都抓获。”铁铮神情不变:“蔡锋发现三名凶犯竟然是黑鳞营的士兵,本想带去黑鳞营质问,但后来担心会出现变故,所以先将三名凶犯带回了衙门。”

    齐宁锁眉道:“若是这样,那就说明有人早就知道凶案发生,而且故意让京都府的人当场抓获。”

    铁铮道:“下官相信事情就是这样。等凶犯抓捕归案后,经过审讯,他们自认正是黑鳞营的兵士,下官担心这几人只是冒认,没有轻信,又派人去黑鳞营通知此事,顺便确定这三人的身份。”

    “黑鳞营确实偷走三名士兵。”段沧海道:“这也是我的疏忽。”

    铁铮道:“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侯爷,三名士兵是在那日天黑之后才偷出军营,但这封信是在那天正午时分送达,写信之人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耐,预料到那三名兵士会犯案?那天黑鳞营附近除了这起凶案,再无其他案子,所以那封信里所指的凶案,只能是指黑鳞营这桩。”

    “我行不信这世上有什么未卜先知之术。”齐宁冷笑道:“如果真是这样,就只能有一个解释。”

    “侯爷请赐教。”

    “那三名兵士偷出兵营,并非是临时起意,而是事先有人指使。”齐宁道:“黑鳞营重建,招募了新兵,很可能有居心叵测之辈混入其中,本侯未能提防,这是本侯的疏忽。事发当日,三名凶犯应该是得到了指使,他们甚至事先知晓孟广仁孟大人的家眷会经过黑鳞营附近,所以布下了圈套。”

    段沧海在旁问道:“侯爷是说,那三人偷出军营,就是冲着孟府家眷去的?”

    齐宁点点头,道:“事发的时候,是孟夫人要方便,似乎是被那三名凶犯恰好撞上。不过现在看来,这并不是巧合,那三人已经准备拦截马车,只不过孟夫人方便,让他们更好动手。”

    “可以这样解释。”铁铮颔首道:“但这其中又有一个疑问,如果是有人精心策划,他们又如何知道孟夫人会在那晚赶回老家?凶案落网后,孟府大管家来过京都府一趟,从他口中得知,孟夫人要急着赶回去,是因为那天黄昏时分得到了家书,孟大人的岳父生命垂危,孟大人要筹备圣上大婚,无法抽身,孟夫人也是看到家书之后,这才临时起意,要连夜赶回,事先连孟夫人自己也不知道要连夜回去。”

    齐宁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一拍手,道:“我知道了!”

    ------------------------------

    ps:第二更送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