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三零章 石牢

第七三零章 石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段沧海立刻看向齐宁,齐宁已经道:“铁大人,你说孟府得到家书,是那天的黄昏时分?”

    “正是。”铁铮肃然道:“这时孟府大总管亲口所言,绝不会有错。”

    “段沧海,我们侯府如果有外来信函,是送信的人直接呈递给本侯?”齐宁看向段沧海问道。

    段沧海摇头道:“府里有府里的规矩,以前大将军身在前线,府里三夫人理事,三夫人自然不好见外客,所以若有信笺,都是先禀报府里的总管,然后由总管回禀三夫人。”

    “侯爷,通常而言,外来信函都不会直接呈上去,而是由各府里的管事处理。”铁证明白过来,道:“管事会依据来信的急缓,抽时间递上去。”已经起身来,走出大门,沉声道:“来人!”

    很快便听到匆匆脚步声,随即便有人道:“大人!”

    “立刻让蔡锋带人去孟府,传孟府大总管来京都府一趟,就说本官对案发当晚的一些细节尚不清楚,还要仔细询问。”铁铮沉声道:“吩咐蔡锋客气一些,定要将孟府大总管带过来。”

    下人答应一声,立刻退下,铁铮这才回来,落座之后,向齐宁道:“侯爷一语惊醒梦中人,下官驽钝,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今日铁铮的态度,倒是让齐宁很满意,显然铁铮也已经发现此案的蹊跷,正在尽心调查。

    齐宁先前还以为铁铮有可能卷入这起圈套之中,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铁大人公务繁忙,若是再等上半天,你只怕就想到这一点了。”齐宁笑道:“孟广仁得到家书是在黄昏时分,但送信的人,却未必是在黄昏时分抵达京城。”

    段沧海本来还有一些疑惑,听齐宁这样一说,也明白过来,一拳打在椅把上,幸好力道不算太大,椅子也算结实,这才没有被打坏,他有些尴尬,却还是道:“侯爷,孟府老家来人送信,是孟府大总管先知道,但孟府大总管并没有立刻禀报上去,而是拖到了黄昏时分才递上信函,递上信函之前,他已经看过书信,而且将消息传了出去。”

    “应该就是这样了。”齐宁道:“孟府大总管至少是在那天正午之前就将信函的内容传了出去,幕后真凶立刻抓住这个机会,策划了这起凶案,那三名凶犯接到指示,当晚偷出出营,就在半道上拦截,而幕后真凶将信函丢在京都府门前,就是要让京都府当场抓获凶手,坐实黑鳞营翻案的事实。”

    铁铮道:“这样一来,凶案的发生,也就解释的通了。”

    “侯爷,铁大人,为何非要京都府的人当场抓获?”段沧海皱眉道:“若是那三名凶犯杀人之后,故意留下活口......!”

    “道理很简单,对方担心黑鳞营会不认账。”齐宁淡淡笑道:“如果不能当场抓获,黑鳞营矢口否认,对幕后真凶来说就有些麻烦了,既然如此,让凶手被当场抓获,也就无法逃避了。”

    段沧海自责道:“侯爷,这都是属下牵累您。属下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趁募兵的时候,向黑鳞营掺沙子。”

    “这个你也不必自责,这天下间本就没有不破之墙,更何况募兵这种事情。”齐宁道:“不过那几名凶犯明知被抓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还敢铤而走险,胆子倒也不小。”

    铁铮道:“亡命之徒不在少数。”

    “铁大人,幕后真凶既然策划,自然不会亲自出马。”齐宁看向铁铮:“不过从三名凶犯口中,应该能够审出究竟是谁向他们下达指示,不知你们这边是否审出来?”

    铁铮犹豫一下,神色更是凝重,忽地起身道:“侯爷,下官斗胆请您随下官去大牢一趟。”

    “去大牢?”

    铁铮点点头,欲言又止,齐宁见他脸色,心知事情不简单,略一沉吟,起身道:“带路!”

    铁铮也不废话,在前领路,齐宁跟在身后,段沧海则是紧随在齐宁身侧,出了侧厅,穿过一道院子,顺着一条石道一直往后走。

    这京都府负责京城内外的治安,差役不少,上上下下加起来那也是有五六百之众,虽然大部分分布在京城各处维护治安,但府内却也留有一两百人,衙门内各司都有人忙碌,大大小小的院落也不在少数。

    越往后走,所见衙差也就越来越少,终于走到一堵石墙前,石墙乃是用厚厚的巨石垒成,很是结实,一道铁门被四名佩刀的衙差守卫着,铁铮上前去,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打开了铁门,铁铮回头看了齐宁一眼,率先走了进去。

    齐宁心知这石墙后面就是京都府衙的大狱,穿过石墙,也不知道是否因为心理作用,还真是有种阴森之感。

    石墙后面,有三条道路,左右各有一条,另一条则是向前直行,铁铮拐向左侧,行了一段路,折向里面,每隔几步,便有狱卒守卫,齐宁看在眼里,心想这京都府的大狱比之神侯府似乎更为森严。

    又行了片刻,四周也昏暗起来,铁铮终于在一间石门前停下,伸手将石门上一处凸起的地方暗了下去,便听嘎嘎声音响起,石门缓缓打开,这时候边上已经有衙差递过来一盏油灯,铁铮接过,提着油灯进了室内,齐宁和段沧海对视一眼,也紧随而入。

    屋内有一股霉腐味道,那股气味钻入鼻中,让人很不舒服。

    铁铮顺手将油灯挂在灯架上,齐宁这时候却已经看到,这间石牢并不大,石牢正中间的地面上,摆放着两块木板,木板上面似乎躺了人,但却被有些发黄的粗布盖着。

    “铁大人,这是?”齐宁皱起眉头,有些疑惑,不知铁铮为何要带自己进来这种地方。

    铁铮却已经走过去,蹲在一块木板边上,伸手掀开了粗布,下面果然是躺着人,却一动不动,齐宁凑近上前,却发现那人脸上皮肤发黑,嘴角尚有没擦拭干净的血迹,不过已经凝结成块,一瞧便知道这人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侯爷,此人叫做田横。”铁铮虽然是对齐宁说话,眼睛却看着段沧海:“他是三名凶犯之一。”

    段沧海听到“田横”二字时,脸色已经微变,立刻向齐宁道:“侯爷,田横正是三名偷走的兵士之一。”

    齐宁大感意外,脸色凝重:“铁大人,凶犯死了?”

    铁铮叹道:“侯爷,这是下官的失职,下官上任至今,从没有犯过如此大错,也从没有一名犯人未经定罪就死在狱中。下官自然会向圣上请罪,不过在此之前,下官必须要调查清楚这起案子的真相。”

    “铁大人,田横是死在大狱里?”齐宁也在尸首边上蹲下,仔细打量尸首一番,才道:“他好像是中毒而死!”

    “不错。”铁铮道:“毒药也已经查明,乃是剧毒鹤顶红。”

    “鹤顶红?”段沧海立刻道:“铁大人,田横入狱,当然不可能自己带着鹤顶红,这鹤顶红是从何而来?”

    “三名凶犯被抓之后,下官担心将他们关在一起,会私下串供,所以为了防止他们串联,将他们三人都是单独关押。”铁铮两道浓眉挤在一起:“今天一大早,本要审讯此人,才发现此人已经死在牢房里,仵作验尸之后,确定是中了鹤顶红,见血封喉。”

    齐宁神情也冷峻下来:“既然是关押在单独的牢房之内,眼下又是案情未明之时,铁大人当然不会让人轻易接触到这三名凶犯。”

    铁铮点头道:“下官吩咐过,没有下官的吩咐,任何人不得靠近凶犯,除了一人。”

    “何人?”

    铁铮抬起手,指向边上另一具尸首:“他,专门给三名凶犯送饭的衙差,叫做宋三泰!”

    “送饭的衙差?”齐宁明白过来:“田横是吃了被下毒的饭菜,这才中毒而死。”挪过去掀开粗布,下面果然躺着一名年近五十的男人,脸上也是皮肤发黑,只瞧一眼,便可断定也是中了鹤顶红之毒。

    铁铮叹道:“宋三泰是下官上任之后第二年后,便令他负责重犯的饮食。这里是东牢,有十八间牢房,但凡被关进东牢的都是罪大恶极的重犯,十几年来,宋三泰从无出现过任何差错。此人平素忠厚老实,甚至有些木讷,也没有婚娶,并无家眷在京城,一年到头,几乎都是住在这里面,所以下官对他也算是十分的信任,在牢房附近,专门给他安排了一处房间。”

    “铁大人,田横是被宋三泰毒死,这宋三泰怎么也中毒而死?”段沧海皱眉道:“难道他是自尽而亡?”

    铁铮道:“发现田横死在狱内,而且被下毒的饭菜就在他尸首边上,下官立刻就知道是宋三泰做的手脚,当即抓捕宋三泰,宋三泰的房间门窗全都上了闩,下官是让人破门而入,进到屋里,宋三泰就趴在桌子上,已经毒发身亡。仵作验尸过后,确定宋三泰和田横的死亡时间不超过半个时辰。”

    齐宁道:“宋三泰先给田横送饭,田横中毒而亡,宋三泰回到自己屋里,也服毒自尽。”手托下巴,目显寒光:“可是一个在大牢里送了十几年牢房的老实人,为何会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也要毒死田横?”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