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三七章 以杀止杀

第七三七章 以杀止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亭内落针可闻,在座众人屏住了呼吸。

    从双方的杀气来看,阿鸠稳居上风,而且阿鸠正值壮年,无论是反应还是体力,显然都不是老态龙钟的眇翁所能比拟。

    但墨家钜子这个名号,却也是让在场众人丝毫不敢小觑眇翁。

    忽地一声裂帛般的低喝,阿鸠已经是率先冲上,手中那把剑比之普通的剑要厚重许多,似缩似吐,直击向眇翁的面门。

    眇翁并没有硬接,却是向后退了两步,但阿鸠的剑势若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眇翁后退两步,手中剑骤然拔地而起,化作点点寒芒,以攻对攻。

    东齐太子段韶看的异常仔细,眼也不眨,自然是对这场墨家内斗十分感兴趣。

    齐宁在剑道之上已经有了极高的修为,这时候墨门两大高手对决剑术,他也是颇感兴趣,在旁仔细凝看,见到阿鸠的剑势异常凌厉,从第一招起便是步步紧逼,攻势犀利,便是不懂剑术之人看到,也能看出阿鸠是铁了心要取眇翁的性命。

    眇翁虽然身体苍老,但反应还真是不慢,阿鸠剑势虽猛,宛若狂风扫落叶,但眇翁却是沉着应对,并没有处于下风。

    齐宁内行看门道,等到这两人交手二十多回合,却也看出,比之自己修炼的无名剑法,这两人的剑招浑厚凝重,又简单质朴,但每一招却又暗含杀意,看似平实的剑招之中,透着锋锐之意。

    无名剑谱剑招诡奇,出其不意,与这两人的剑法风格完全不同。

    之前还有人暗自怀疑这眇翁是否只是鱼目混珠,是司马岚安排冒充墨家钜子,等到双方交手之后,心中便已经肯定,这独目老头儿定是墨家钜子无疑。

    淮南王府的侍卫统领岂是善于之辈,放眼京城,那也绝对算得上是顶尖高手,而且所有人都不是瞎子,看得出来这阿鸠从一开始便是使出了全力,如此凌厉的攻势,眇翁却从容不迫,并没有处于下风,以眇翁这身功夫,墨家钜子却是当之无愧。

    司马岚淡定自若,似乎只是看一场无关紧要的斗殴,并不觉得眼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生死决斗,淮南王一开始见到阿鸠自信满满,眉宇间倒也是显出轻松之色,但阿鸠与眇翁你来我往二三十回合,眇翁并没有像预料之中的不堪一击,反倒能够从容应对,淮南王的脸色便有些难看起来。

    阿鸠是淮南王府侍卫统领,更是淮南王最为倚重的人才之一,对淮南王来说,阿鸠可说是既称手又锋利的一把利器,那是千里挑一的人才,他实在不希望阿鸠在这场比斗之中有任何差池。

    只是片刻间,双方又交手了十来回合,齐宁这时候已经看出来,虽说双方的剑法朴实无华,但招式却十分酷似,心里明白,如果不出意外,眼前这两人所使的俱都是神秘至极的墨子剑法。

    墨子剑法乃是墨家无双剑术,墨家消失了几百年,在这几百年内,世人自然不可能看到墨家剑法。

    换句话说,这是时隔数百年后,墨子剑法重见天日,齐宁深知机会难得,这时候也不关心谁输谁赢,只盼能够从双方剑法之中看出一些门道来。

    不过齐宁心里也很清楚,墨子剑法既然威名赫赫,当然有着极其独到之处,自己眼前所见,不过是墨家剑法的招式而已,换做通晓剑术之人,多少也能够学到几招墨子剑法的招数,但是要参透其中的奥妙,却是比登天还难。

    任何一门武功,无论是拳脚还是剑术刀法,其形容易模仿,但包含在其中的奥义,却极难参透,除非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否则只能是看个热闹而已。

    齐宁寻思自己修炼无名剑法,也并无人指教,但自己却能够悟出不少无名剑法的奥义,心想自己或许在这剑道之上确实有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天赋,既是如此,自己仔细瞧瞧墨子剑法,说不定也能够参悟一些奥妙。

    在众人瞩目之下,双方又是你来我往二十来招,阿鸠的气势也是越来越凌厉,倒是眇翁显然是因为年纪的关系,一开始还能够从容应对,但墨家剑法对于人的体力要求极高,剑法固然高明,但消耗的体力也是不小,劲风呼呼之中,眇翁的气势却是弱了不少,一开始尚能与阿鸠平分秋色,互有攻守,但五十招一过,便开始显出了颓势。

    段韶目不转睛,在座诸人也都是目不斜视。

    淮南王见到阿鸠又开始占了上风,脸色微微缓和不少,抬手轻抚胡须,又见眇翁连连后退,只有招架之功,心下倒是暗暗欢喜。

    众人忽地看到阿鸠剑芒暴涨,长剑如电,这一次却是直取眇翁的左肩。

    这一剑无论是速度还是气势,都极其惊人,不少人暗暗吃惊,却不料本来已经显出颓然之势的眇翁骤然闪电侧移,阿鸠登时刺空,而眇翁略一沉腰,手中大剑电疾回旋,不偏不倚重重砍在阿鸠长剑正当间。

    齐宁心下一凛,这时候却明白过来,眇翁故作不支,恐怕是故意作伪,他漏出破绽,故意引阿鸠刺他左肩,只怕就是要诱敌而入。

    眇翁大剑砍下,选择的位置恰到好处,乃是以最大的气力砍在阿鸠长剑最薄弱之处,这一剑下来,对手几乎都不可能握住手中剑,眇翁这一下明显是要阿鸠长剑脱手,只要阿鸠手中长剑脱落,那么生死便也在眇翁的掌控之中。

    齐宁只以为阿鸠突然中了眇翁圈套,必然握剑不住,孰知阿鸠低吼一声,手中剑虽然抖了抖,却并无脱手,反倒是猛地往前一刺,速度快极,眇翁根本闪躲不开,那长剑“噗”的一声,已经是刺入到眇翁的小腹之中。

    在场众人都是吃了一惊,淮南王见到阿鸠得手,差点欢声叫起来,虽然极力控制,但脸上却还是难掩喜色。

    “墨家非攻,墨子剑法最厉害的不是进攻,而是防守。”阿鸠神色狰狞,盯住眇翁眼睛,冷笑道:“我知道你是故意露出破绽,好使出那一招让我脱手长剑,只可惜这一切早就在我预料之中,这些年来,我日夜苦练,就是防备会有今天。”

    眇翁被长剑刺入腹中,脸色惨白,却并无惧色,反倒是露出一丝笑容,道:“我只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墨子剑法虽然藏于钜子令中,但钜子令中的墨子剑法却少了一招,那一招是每一代钜子传承钜子令的时候,亲手传授给下一代钜子。”

    阿鸠一怔,眇翁笑道:“最后一招,叫做.....以杀止杀!”却见他右手陡然提起,迅疾无比地向阿鸠刺了过去。

    阿鸠大吃一惊,想要抵挡,但自己的长剑刺入在眇翁腹中,而眇翁左手已经抓住了剑身,阿鸠根本无法从眇翁腹中取剑,此刻感到寒风袭来,知道大事不妙,便要脱手放剑闪躲,只是眇翁这最后一招看似平平无奇,但却如同幽灵一般,阿鸠刚刚脱手放剑,还没来得及躲闪,眇翁手中剑已经如同毒蛇般刺入了阿鸠的心口。

    这一下变故凸起,谁都以为阿鸠刺中眇翁,胜败已分,却万想不到眇翁最后竟会刺入诡异惊悚的一剑,在场几乎没有人看清楚这一剑是如何刺入,等到看清楚,长剑已经贯穿阿鸠身体,从心口入,从后背处。

    亭内一时间鸦雀无声,淮南王赫然站起身,大惊失色,脸色惨白,身体晃了晃,勉强站住,但瞳孔已经收缩。

    阿鸠低下头,看着长剑刺入自己的心口,眼中神色满是不可置信。

    他脸上猛地显出狰狞之色,用最后的气力抓住自己已经放开的剑柄,低吼一声,用力前送,那长剑立时便贯穿了眇翁身体,随即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在眇翁腹间,眇翁手握大剑,蹭蹭蹭后退,两人手中剑同时从对方身体抽出,一时间两道血柱同时喷涌而出。

    眇翁后退数步,终是仰倒在地,阿鸠以剑杵地,眼中既显出愤怒怨毒之色,却又满是恐惧,身体摇摇晃晃,向后退了两步,终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深吸几口气,却还是向后仰倒。

    淮南王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厉声道:“快.....快叫大夫,来人,快叫大夫.....!”

    阿鸠乃是他心腹干将,若是今日死在这里,对他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司马常慎却已经跳上前去,到得阿鸠身边蹲下,见到阿鸠瞳孔涣散,毫无光彩,身体兀自在抽搐,不由皱起眉头,抬头向淮南王摇了摇头,语气沉重:“王爷,他心脏被刺穿,回天无术了。”

    淮南王手足俱凉,陡然间扭头看向司马岚,眼中寒光如刀,司马岚却是缓缓站起身,叹道:“说好点到为止,却......哎,眇翁说今日有血光之灾,人难胜天,看来是天数有定了。”向淮南王道:“王爷,想不到今日好好的筵席,竟成了墨家内斗之所,老臣难辞其咎,还请王爷责罚。”

    这时候却瞧见段韶飞步而出,竟是跑到了眇翁身边,凑近眇翁耳边低语,随即脸上满是迫切之色,眇翁奄奄一息,瞧着段韶,忽地发出怪笑,独目望着亭角灯笼,喃喃道:“墨门已逝,世间再无墨家......!”头一歪,就此死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