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三八章 图谋

第七三八章 图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家最后一代钜子就此逝去,段韶蹲在眇翁身边,神情凝重,忽地站起身来,快步向司马岚走了过去。

    在场诸人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该做什么。

    司马岚向淮南王请罪,淮南王神色冷峻,这时候段韶已经走到司马岚面前,叹道:“想不到墨门一脉,竟然在此断绝。墨家钜子走的固然悲凉,这阿鸠走的也是可惜。”见淮南王神色凝重,劝慰道:“王爷,谁也想不到墨门仇怨会发生在这里,本宫思量,若是国公知晓,也定然不会让这等事情发生在国公府。”

    司马岚苦笑道:“殿下所言极是。老夫若是知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说什么也不会让眇翁跑来献技。不过老夫虽然无心,但事情的起因,终归是老夫疏忽。”转向淮南王道:“王爷,请降罪!”

    齐宁在旁冷眼旁观,心中却是颇为疑惑。

    司马岚和淮南王的争斗,乡野村夫自然不可能知晓,但贵为东齐太子,段韶定然对此颇为了解。

    今日司马岚设下圈套,利用墨家钜子除掉了淮南王身边的心腹干将,互相之间的争斗已经是狰狞可怖,这一点以段韶的智慧,自然是不可能看不出来。

    这是楚国内政,按理来说,段韶绝不该参与其中,甚至一个字都不该说,但他此刻却偏偏为淮南王开脱几句,这让淮南王更是无从发力,如此一来,段韶势必得罪了淮南王。

    齐宁对此自然是十分诧异,段韶的性情,齐宁自然清楚,此人工于心计,而且果决狠辣,有着极其敏锐的洞察力,按照段韶的性情和敏锐,绝不至于会犯下如此过错,他心知凡事既然发生,必有其道理存在,段韶既然为司马岚说话,这其中定然有缘故。

    方才段韶不顾众目睽睽,匆匆跑到眇翁身边,贴耳私语,这让齐宁更是心中纳闷,不知道段韶究竟在眇翁耳边说了什么,不过眇翁既死,除了段韶,普天之下只怕再无人知道他方才说些什么。

    淮南王瞧见司马岚惺惺作态,这时候将司马岚千刀万剐的心都有了。

    他自然是早已经明白,司马岚今夜美其名是为东齐太子设宴,其实是在这司马府布下了圈套,就是要引自己带着鬼影阿鸠前来司马府,踏入司马府的一刹那,鬼影阿鸠就注定无法活着离开司马府。

    让淮南王既愤怒又心惊的是司马岚的老奸巨猾,此人竟然料定自己会有防备,必定带着鬼影阿鸠前来,自己竟然完全被他算计在股掌之中。

    鬼影阿鸠之死,对自己来说失去的并非只是一个心腹干将,鬼影阿鸠有着统帅之才,为自己招揽江湖高手,而且统御着自己手底下的众多武士,如今他死在这里,就等若是砍了自己一条手臂。

    司马岚主动请罪,但淮南王心知自己根本不可能拿这件事情搞倒司马岚。

    今夜在场的官员不在少数,所有人都亲眼所见这是墨门内斗,而且谁都知道了鬼影阿鸠乃是墨门逆徒,如果自己因此而找司马岚的麻烦,师出无名,真要闹起来,司马岚也不可能就范,眼下不过是做些脸面上的假工夫而已。

    他心中恼恨无比,但却轻叹一声,道:“国公不必自责,段殿下也说了,今夜之事,事先没有谁会猜到,否则本王也相信国公不会因此而搅了大伙儿的兴致。”摇摇头,道:“鬼影跟随本王多年,对本王也算忠心耿耿,国公,还劳烦你派人将他的尸首送去王府。”

    司马岚立刻向司马常慎道:“常慎,立刻派人将鬼影的尸首送去王府,定要小心谨慎。他是王爷的心腹干将,若是尸首少了一根头发,我拿你是问。”这话却又如同针扎淮南王的心头,但他却是一脸肃穆,向淮南王道:“王爷,您不与老臣计较,但老臣心中委实过意不去,老臣即刻让人打造一副上好的棺木,做好之后,派人将棺材送到府上。”

    齐宁在旁不发一言,心想司马岚老谋深算,虽说与淮南王水火不容,但平时见面,双方面子上倒是和和气气,眼下这司马岚看似恭敬,但每一句话却似乎都是在挑衅淮南王,暗想事到如今,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只怕也无法调解这两人的仇怨。

    不少官员听司马岚声称要送棺材去往淮南王府,心下也是吃惊,有人心想这镇国公莫非老糊涂了,如此犯忌讳的话,怎能直言而出。

    淮南王眼角抽搐,但却还是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淡淡道:“国公不必客气,淮南王府一具棺材还是能够做出来。”瞧见司马常慎已经让人进场收拾尸首,嘴角抽动一下,看了司马岚一眼,道:“本王有些倦了,镇国公,先且告辞。”也不等司马岚说话,抬脚便走。

    齐宁心知到了这种时候,该上演的戏码已经演完,留下来也没有什么趣味,起身向司马岚笑道:“老国公,吴达林吴副统领奉旨要往黑鳞营上任,晚辈明日也要去黑鳞营事先知会一声,天色不早,也先请告辞了。”

    “锦衣候明日还有公务,老夫就不挽留了。”司马岚道:“今日因为墨门之事坏了大家的兴致,改日再设宴请王爷和锦衣候大驾光临。”冲着已经走出几步远的淮南王道:“王爷,老臣送你。”

    淮南王却是理也不理,径自离开。

    齐宁又向众人拱拱手,这才离开。

    众官员都是意兴索然,心想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不少人都是告辞,司马岚让司马常慎安排送客,却是请了段韶坐下,感慨道:“方才多谢殿下为老夫解释,王爷痛失爱将,心中难免悲戚,若非殿下美言,王爷只怕还要治老夫的罪。”

    “今夜之事,本就与国公无干,我也只是说几句实话而已,当不上国公的谢意。”段韶轻叹道:“不过墨门就此断绝,实在让人唏嘘。是了,老国公,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国公能否答应?”

    “殿下请讲!”

    “其实我对先秦诸子百家的各种思想很是偏爱,这其中对墨门更是偏爱有加。”段韶道:“本来今日还想散席之后,与这位墨家钜子交个朋友,聊上个三天三夜,可是.....!”摇头苦笑道:“可是还没有真正交上朋友,他就魂归天外,我有满腹之语相对这位钜子说却不可得。”

    “原来殿下偏爱墨家。”司马岚也感慨道:“只可惜......!”摇了摇头。

    段韶道:“我听说有时候不需对话,亦可神交。国公,我有一个请求,不知能否让我和这位墨家钜子待上一晚,好像他说说心里话。”

    “殿下是要.....是要和眇翁的尸首待上一晚?”司马岚诧异道:“这.....这如何使得?”

    段韶笑道:“墨家已逝,错过今夜,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墨家的人诉说情怀,而且我对墨家心存仰慕,愿为墨家钜子守这头灵,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心,国公就当我发酒疯是了。”

    司马岚感慨道:“殿下爱才惜才,让人钦佩,只要殿下愿意,老夫又怎会拒绝?只是委屈了殿下。”

    段韶和司马岚说话之时,齐宁已经快步走到司马府大门,瞧见淮南王正站在府前的长街上等马车,淮南王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神色微微和缓,道:“锦衣候也要回府吗?”

    “发生此等事情,又如何好留下来?”齐宁出了司马府,也上了空荡的长街,走到淮南王身边,拱手道:“王爷节哀。”

    淮南王眼中划过怨毒之色,回头看了司马府一眼,微压低声音冷笑道:“锦衣候,咱们这位镇国公的能耐,你今夜可是领教了?以后你可要提防着一点。”

    齐宁知道淮南王这般直言,那是将司马岚恨到了骨髓里,轻声道:“王爷不要动怒,东齐太子也说了,国公或许真的不知.....!”

    “你以为那个姓段的是什么好货色?”不等齐宁说完,淮南王已经冷冷道:“他不过是讨好司马岚,有所图谋而已。”

    “图谋?”

    淮南王左右瞧了瞧,四下暂时无人,司马府门前守卫也有段距离,这才低声道:“你没有瞧见墨家钜子临死的时候,段韶急匆匆跑过去问话?”

    “问话?”齐宁诧异道:“王爷怎知他是问话?”

    淮南王淡淡道:“段韶和墨家钜子素不相识,之前也应该不会有任何交往,墨家钜子垂死之际,段韶能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不过是想从墨家钜子口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而已,他自以为隐秘,不会有人知道他问什么,可是本王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

    齐宁心想这淮南王虽然及不得司马岚老奸巨猾,却也是个心机极深之人,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王爷可知道段韶要问墨家钜子什么话?”

    这时候马车尚未到,淮南王背负双手,微一沉吟,才道:“本王应该不会猜错,锦衣候,你可能对墨家知之不多。钜子令中藏有的墨子剑法,那只是习武之人感兴趣,本王就对钜子令毫无兴趣。不过墨家有一件东西,却是朝堂中人梦寐以求的物事,段韶必然是要询问那件物事的下落。”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