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三九章 海底针

第七三九章 海底针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奇道:“王爷说的那件物事,不知是何物?”

    淮南王见齐宁一脸谦逊,虚心请教,对自己倒也显得颇为尊重,本来满腔恼怒稍微缓解少许,抬手抚须道:“锦衣候自然知道,这墨家的创始人,叫做墨翟,此人所处的时代,大国吞小国,墨翟和他的门徒常年奔走于各诸侯之间,宣扬大不攻下、强不凌弱、众不暴寡的的兼爱非攻思想,而且墨翟将自己的门徒组织成了具有战斗力的军事团体。”

    齐宁一副虚心模样,看着淮南王眼睛,谦逊受教。

    “诸侯征战,自然不会因为墨家的几句话,便会停止。”淮南王缓缓道:“墨家为此扶弱敌强,那时候墨家门徒经常会在大国侵攻小国的时候,出现在小国城头,帮助小国抵御强敌。”

    齐宁微点头道:“我也听说,为了急人之难,墨家子弟一向不惜摩顶放踵,刀斧加身,可说是侠义之源。”

    “墨家既然出手,自然有其手段。”淮南王道:“传闻有一次木匠的鼻祖公输班帮助楚国攻打宋国,建造了诸多极其厉害的攻城武器,而墨翟知道此事之后,裂裳裹足赶到了楚国,在楚王面前,与公输班展开了攻防大战,公输班一共使用了九种机械攻城,都被墨翟的防御器械全部化解,公输班的攻城器械用尽,而墨翟的防御器械却还有余,正因如此,楚国攻宋便即作罢。”

    齐宁听到这里,隐隐明白什么,淮南王看齐宁神情,也看出齐宁猜到什么,淡淡笑道:“墨翟也做过木匠,而且天赋惊人,他所著的《墨子》自《备城门》之后的十一篇,都是小国防守的策略,与《孙子兵法》地位相当。只不过世人多知《孙子兵法》,也就是因为《孙子兵法》流传于世,知者不少,而《墨子》一书,却一直在墨家手中,难窥其貌。”

    “王爷,如此说来,段韶是想询问墨家钜子那部书的下落?”齐宁心中豁然开朗。

    淮南王冷笑道:“东齐弹丸之国,自然是始终想着自保。眼下我们大楚与他东齐结亲,不过是权宜之计,等有朝一日解决了北汉,势必要将东齐吃进肚中,段韶自然明白这一点,所以未雨绸缪,想得到《墨子》,也好早作准备。”

    齐宁点了点头,心想淮南王这番话倒算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东齐国小,而墨家手中的《墨子》,正是以小敌大的宝典,今日段韶好不容易看到墨家钜子,以他的学识,当然就想到了《墨子》这部书,眼见得墨家钜子垂死之际,实在不想错过机会,这才上去低声询问。

    段韶或许以为自己所言不会被人知晓,但淮南王却是心知肚明。

    段韶显然是觉得墨家钜子垂死之时,很可能不希望《墨子》这部宝典就此湮灭世间,所以趁机询问《墨子》下落,但从当时段韶的表情来看,显然并无所获。

    这时候其他告辞的官员已经从府内过来,而淮南王的马车也已经过来,有王府下人刚才看到齐宁出府,也将齐宁的马匹牵了过来,淮南王也不多言,径自上车离去,齐宁看到后面过来的官员交头接耳,也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也不多言,翻身上马径自离开。

    回到锦衣侯府,见到顾清菡正在正厅门口向侯府总管韩寿交代什么,瞧见齐宁回来,韩寿急忙行礼,顾清菡则向韩寿道:“就按我说的去办就好。”

    韩寿退下后,齐宁这才走过去笑道:“三娘让韩总管干什么呢?”

    “怎么?不放心?”顾清菡瞥了齐宁一眼,不苟言笑,道:“你要是不放心,我这两天将府里的事情都交付给你,免得你担心。”

    齐宁有些奇怪,心想顾清菡怎地像吃了火药一样,变得这般冷冰冰。

    其实有时候齐宁觉得自己似乎能够看明白顾清菡心思,但有时候却又觉得顾清菡实在是捉摸不透,时冷时热,还真是搞不清楚她在想什么,女人心海底针,到头来还是难以捉摸,却还是赔笑道:“三娘怎地忽然生气了?莫非我又做了什么让三娘不高兴的事儿?”

    “哪敢啊,你是锦衣候,是这座府邸的主人,你做了什么,谁又敢不高兴?”顾清菡不冷不热道:“我还有事,你晚饭是在司马府吃的,所以府里也就不用给你备什么。”转身扭动腰肢便走。

    她葫芦般的腰身儿妖娆曼妙,腰肢扭动起來,更是风情万种,齐宁有些诧异,见到顾清菡头也不回走出一段路,犹豫一下,还是跟了上去,他脚步极轻,如同幽灵般跟在身后,顾清菡不回头,自然也不知道齐宁已经跟了上来。

    锦衣侯府花团锦簇,小桥流水,顾清菡走入侯府的一条林荫小道上,四下里颇为昏暗,齐宁看她自始至终不回头,心中有些着恼,暗想顾清菡脾气还真是不小,说理就不理,四下环顾,瞧见无人,加快步子追上去。

    顾清菡这时候听到身后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见到齐宁追上来,一咬牙,更是加快步子,那水蛇般的腰肢左扭右摆,齐宁轻叫道:“三娘,你等一下!”足下一用力,身轻如燕,已经是距离顾清菡咫尺之遥。

    顾清菡听到身后风声,急忙回身,却瞧见齐宁近在眼前,昏暗之中,依稀瞅见他脸庞,两人身体这一刻靠的极近,顾清菡“哎呀”轻叫一声,不自禁往后退了几步,却觉得后背一紧,却是被一棵树挡住退路,琵琶般的柔美玉背靠在了树干上。

    齐宁逼近上前,顾清菡心下一惊,全身紧绷,抬臂横在胸前,显出慌乱:“你.....你要做什么?”

    齐宁却是伸手过去,抓住她手腕子,顾清菡花容失色,想要挣脱,齐宁却是用力一带,已经将顾清菡抱入怀中,顾清菡虽然知道齐宁胆子大,却也没有想到竟然大到如此地步,这时候最担心的是被人看见,手臂往前撑,想要推开齐宁,但齐宁的力气岂是顾清菡一个柔弱少妇所能相比,难以撼动。

    顾清菡心下又羞又恼,便要斥责,齐宁却二话不说,凑上前来,已经吻在顾清菡粉润的唇上。

    顾清菡全身如同电击,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

    齐宁却只感觉顾清菡的粉唇香软温暖,一手抓着她一只手腕子,另一只手抱紧她方才扭得如同柳枝般的蜂腰,怀中一片绵软。

    也只是一瞬间,顾清菡回过神来,猛地摇动螓首,拉了开去,柳眉竖起,恼怒不已,低声斥道:“你疯了?你.....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快些放手。”她虽然心下恼怒异常,却又担心声音大了被人听见,极力压住声音。

    齐宁虽然只是短暂一下吻在顾清菡唇上,但口有余香,心神荡漾,但却一脸严肃道:“要我放手也可以,那你先告诉我,为何对我如此冷淡?”

    “你要我怎样对你?”顾清菡心中恼怒,冷笑道:“要对你俯首帖耳唯命是从?还是要我对你倚门卖笑?”

    齐宁皱眉道:“三娘,你说话别呛人,我回来之后,咱们还没有好好说过话,你对我也是不冷不热。我要是哪里错了,你直接说出来,这样子不言不语,只是在生闷气,又算哪门子事?”

    齐宁咄咄逼人,顾清菡虽然之前已经感受到齐宁已经长大,但此时却真正感受到眼前的是一个男人,被齐宁握着手,虽然俏脸上还是倔强的恼色,但心中却是惊骇万分,固然是因为齐宁突然在此抱住她,让她猝不及备,但最紧要的还真是怕被人看见。

    这锦衣侯府虽大,但人也不少,虽然这里颇为僻静,但谁敢保证不会被第三双眼睛看到。

    若是眼下这一幕被府中任何人瞧见,甚至张扬出去,那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你先放开。”顾清菡尽力让自己平复下来,语气也软了两分:“你要说话,我和你好好说,不要.....不要动手动脚。”

    齐宁却是摇头道:“我一放手,你又掉头就走,便不理睬我。三娘,这种感觉我很不喜欢,也很不适应。”他眼力极好,此时紧盯着顾清菡那双如同布满雾气的迷人眼眸,轻声道:“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也许因此吓到了你,甚至让你害怕,但无论我们之间有什么隔阂,都应该互相沟通,尽力解决这些麻烦。我是要你跟在我身边一辈子,这些麻烦不解决,日后怎么相处?”

    “没有人要和你一辈子,而且.....而且有些麻烦本就是无法解决。”顾清菡虽然还极力想要做出长辈的严肃,但声音却是发颤:“你做的事情太荒唐,而且我早就告诉过你,咱们俩不可能发生任何事情,你一直当我在玩笑话,那我今天.....今天最后和你说一次,以后我是我,你是你,你是锦衣候,我是齐家三夫人,咱们之间保持距离就好。”

    “保持距离?”齐宁没好气道:“什么距离?”

    “反正今天下午我去见了太夫人。”顾清菡咬着红唇,犹豫一下,才低声道:“我告诉她说,你现在已经大了,我不方便照顾,以后你有什么事情,让韩总管帮你处理就是。太夫人若是留我在府里,我便照顾她老人家,若是不留,我......我就要走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