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四三章 火门

第七四三章 火门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成面显惧色,犹豫一下,还是缓步走上前去,到得台下,跪倒在地,道:“侯爷,小的不知道为何会在名单上,小的......小的绝不是奸细。”

    “刘大英雄,你应该清楚,本侯如果找到神侯府,让神侯府的人单独调查你一人,你的祖宗八辈是做什么的,我都能给你翻出来,你信不信?”齐宁叹道:“到了这个时候,咱们之间实在没有必要再争辩你是不是奸细。”

    段沧海却是如同一头猿猴般,从台上跳了下来,到得刘成身边,抬起刀来,对着刘成的脖子就砍了下去,刘成魂飞魄散,眼见得大刀便要砍在刘成脖子上,齐宁却突然喝止道:“且慢!”

    段沧海用刀自然是纯属无比,虽然刀刃距离刘成脖子咫尺之遥,却还是生生停住。

    刘成面如死灰,神情呆滞,齐宁摇了摇头,挥挥手,道:“先将他带下去,回头若是有人还想蒙混过关,一并斩首示众。”

    段沧海立刻吩咐人将刘成先带了下去。

    齐宁这才拿着名单,笑道:“刘成是第一位,待会儿斩首之后,人头要送到京城里去,皇上下旨本侯彻查此事,所以所有的奸细都要将人头悬挂城头示众。本侯一番好意,如果有人实在不领情,那我也没有法子。”双手展开名单,道:“既然都不出来,那本侯现在点名,点到名字的立刻逮捕起来,回头全都斩首。”

    他话声刚落,人群已经有人叫道:“侯爷,小人自首。”从人群中冲出一人,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侯爷,小人是被逼的,求侯爷饶恕。”

    这人出来之后,随即又从人群中跑出来十多个人,全都跪倒在地。

    齐宁和段沧海对视一眼,对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这才叹道:“你们是主动自首,本侯有言在先,不会为难你们。段副统领!”

    段沧海立刻拱手道:“末将在!”

    “这些人主动坦白,不可再对他们为难。”齐宁正色道:“让他们收拾一番,离开黑鳞营,自今而后,黑鳞营也不可对他们秋后算账。”

    段沧海拱手道:“末将遵命。”向那群人道:“你们都听见了,各自收拾一番,离开黑鳞营,这是侯爷开恩,饶了你们的性命,否则全都砍了脑袋。”

    十多人都是千恩万谢,纷纷向齐宁叩头谢恩。

    齐宁扫了名单一眼,才道:“名单上的数字不对,好像还有几个人,莫非几位仍要执迷不悟,非要砍了脑袋才甘心?”淡淡一笑,道:“你们心存侥幸,以为本侯拿不出证据,尽管试试看,刚才你们也看到了,刘大胡子的脑袋差点掉了,如果你们非要等下去,到时候刘大胡子主动招供,再配上本侯手里的名单,有一个杀一个!”神色陡冷,厉声道:“还有谁!”

    他这一声呵斥也不如何响亮,但却威势惊人,让人不禁背脊生寒。

    便瞧见从人群中又走出三四人,上前跪倒在地,趴在地上,不敢说一句话。

    齐宁瞧见台下跪着十六七人,心下也着实有些吃惊,虽然十六七人也算不得太多,但整个黑鳞营的编制也就一千人,其中有将近二十人是混入其中的内奸,数量已经是十分惊人。

    他手中的名单,自然是假,唯一知道的奸细,也只是刘成而已。

    在京都府得知黑鳞营有奸细混入,齐宁便知道这些内奸不除不可,黑鳞营是他眼下手中唯一掌握的队伍,他必然要保证黑鳞营的绝对纯粹性,也必须要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任何对黑鳞营产生威胁的因素,他都绝不可能容忍其存在。

    他心知要在黑鳞营将奸细一个个地找出来,绝非易事,这些人既然潜入进来,本身就一定做好了准备。

    他故意拿出这份名单,本就是引蛇出洞。

    当众告之田横是奸细,然后又将刘成拉了出来,势必会让人以为这份名单真的将营中的内奸一网打尽,而且齐宁故意告知主动自首的人将从宽发落,如此一来,果然有人中计,只要有一个人主动站出来,就能击溃诸多内奸的心理防线,崩溃之后,所求必然是先保住性命。

    齐宁也知道其中必有人还想挺住,所以先前并没有砍了刘成,其实也就是希望让那些兀自想顽抗的内奸心中忌惮,只担心刘成真的会招供一些什么出来,齐宁刚才杀一人,抓一人,又放了一群人,道路何去何从,也就不必再考虑,最后几名内奸也终是乖乖地站了出来。

    齐宁心知未必所有的内奸都站了出来,但是兀自留在其中的最多也就一两个人而已,此番几乎将所有内奸一网打尽,就算有一两个漏网之鱼,在黑鳞营也掀不起大浪来,而经过此事,段沧海等人必定会更加小心谨慎。

    齐宁使了个眼色,段沧海立时让人将十多名内奸全都带了下去,等内奸全都被带走,齐宁这才背负双手,咳嗽两声,含笑道:“该走的都走了,该留下来的也都留下来了。诸位兄弟,皇上对黑鳞营十分看重,本侯对黑鳞营更加看重,你们的军饷现在可能不高,伙食也不算很好,其实这也没什么,让你们每天大鱼大肉,只怕半年过后,你们连兵器也拿不起来,古语有云,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本侯可以保证,但凡是在黑鳞营尽心当兵,立下任何功勋,本侯定会让他有前途可奔。”

    众将士都是看着齐宁,齐宁缓缓道:“你们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用心训练,日后真要上了战场,勇猛杀敌,建立功勋,也好光耀门楣。除此之外,所有的事情你们都不必操心,你们中间,任何一人家中有事,那便是本侯的事情,只要禀明段副统领,所有的麻烦,本侯都会为你们解决。”

    人群之中一个声音忍不住道:“侯爷,您说的是真的吗?”

    齐宁笑道:“莫非你以为我是开玩笑?你家中有什么事情,现在就可以告诉我。”

    “侯爷,小人.....小人父亲已经过世,只有一个老母亲和一个八岁大的孩子。”那人道:“我媳妇几年前患病也死了,我在外面帮人干力气活,也经常吃不饱,所以.....所以这才当兵,想要拿军饷养活家人,可是.....可是一直担心家里的老母亲和孩子。”

    齐宁向段沧海道:“段副统领,这件事情你记下来,这位兄弟每个月的军饷,你都要派人送到他母亲手中,他的孩子你也安排人为他找所学堂,花费直接来锦衣侯府支取,等到老人家过世之后,丧葬由黑鳞营负担。”

    此言一出,在场诸人都呆了一呆。

    齐宁朗声道:“你们进了黑鳞营,就是我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任何人遇到任何麻烦,直接报我的名字就是,既然是我的兄弟,别的我无法保证,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们,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方式欺负你们,欺负到你们,就是欺负我,我的兄弟,不受任何人欺负。”

    一阵沉寂之后,人群之中忽地有人高举手臂道:“誓死效忠朝廷,誓死效忠锦衣候!”这人一叫出来,场中近千人齐齐举起手臂,高声叫道:“誓死效忠朝廷,誓死效忠锦衣候!”千人齐声,声势极壮。

    段沧海等诸将互相瞧了瞧,都是露出兴奋之色,今日齐宁前来黑鳞营,不但肃清了内奸,而且提升士气,可说是收获满满。

    齐宁吩咐解散队伍之后,诸将继续带领兵士训练,齐宁则是和段沧海回到大营,令人将刘成带了过来。

    齐宁站在案边,背负双手,背对刘成,段沧海腰挎大刀,一只手按在刀柄上,目光如同锐利的刀锋,盯在刘成的脸上。

    刘成刚才差点人头落地,此刻依然是面色惨白,跪在地上,禁不住打冷颤。

    “你只有一条道路可以活命。”齐宁转过身来,淡淡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只要有一句答不上来,你的脑袋就会搬家。”

    段沧海大步走过去,铠甲摩擦发出咔咔之音,“呛”的一声,拔出佩刀,架在了刘成的后脖子上。

    “混入黑鳞营的内奸,你是否都认识?”齐宁盯着刘成,冷声问道:“你们之间如何辨识?”

    刘成不敢抬头看齐宁,额头直冒冷汗:“回.....回侯爷话,小的只认识田横,其他人.....其他人都不认识。我来的时候,那人告诉我说有什么急事,可以暗中找到田横就好,除此之外,小的也不知道如何去辨识其他人。”

    “你说那人告诉你有急事找寻田横,那人又是谁?”齐宁问道。

    刘成犹豫一下,感觉后脖子上的刀往下按了按,心下一凛,急忙道:“那人是天师,我们.....我们叫他鬼天师。”

    “鬼天师?”

    “小的本来是给大户人家看家护院,后来北汉人打过淮河,小人被迫逃难,想着有些拳脚功夫,就到了京城,准备找户人家帮着看家。”刘成身体颤抖:“可是到了京城,和人吵闹起来,被人打折了腿,不但做不成护院,就是想要找大夫看腿也不成,就在京城等死......!”

    齐宁并不说话,刘成微抬头看了一眼,才继续道:“就在那时候,鬼天师忽然找到了我,帮我治好了腿,还说收我为弟子,以后听他的吩咐就好,保证我饿不死。他对我有恩,还能管我饭,我.....我就没有多想,拜了他为师傅。”

    “你拜他为师,对他自然了解,他到底是什么人?”齐宁问道。

    刘成忙道:“侯爷,小的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连他的面都没见过。我每次见到他,他都穿着黑色的袍子,脸上还罩着面罩,只能看到他眼睛,看起来十分的阴森,小的.....小的从不敢多问。小的只知道他自称创立了火门,我们这些人都是火门的弟子。”

    “火门?”齐宁一怔,与段沧海对视一眼,皱眉道:“鬼天师创立火门?”

    “小的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取这样奇怪的名字。”刘成低着头:“不过小的有一次发现,在那人的手背上,纹着一团火焰,或许是因为如此,所以才叫做火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