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四六章 愁上心头

第七四六章 愁上心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黑鳞营回到侯府,齐宁先不急着和其他人说话,径自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将门窗关严实,这才从墙砖里取了地藏卷轴出來。

    卓青阳留下这幅卷轴,自此下落不明,齐宁虽然知道这幅卷轴暗藏玄妙,但一直都不曾窥透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到了东齐之后,从东齐国相令狐煦口中却是意外得知,这幅卷轴之中的曲谱,却是暗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令狐煦声称这幅卷轴暗藏影萍书卷的下落,而影萍书卷是足以媲美文王八卦的绝世宝典,可以参透天地循环,知晓人鬼前生后世,齐宁虽然觉得有些耸人听闻,但想着文王八卦确实是奥妙无穷,与文王八卦同出河图洛书的影萍书卷,即使没有令狐煦所说那般神奇,也必然是世所罕见的宝典。

    齐宁见到地藏卷轴安然无恙地在墙面之内,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他在东齐知道这地藏卷轴的秘密之后,心里就一直牵挂着,担心地藏卷轴会被人窃取,如今安然无恙,自然是放下心来。

    打开地藏卷轴,铺在桌面上,齐宁趴在桌上细细查看,半晌过后,只能是摇头苦笑。

    这地藏卷轴的文字乃是影萍居士创造出来的秘影字,自己除了识得开头那“地藏曲谱”四字,后面的文字符号是一个也不认识,这是乐谱,且不说齐宁对乐谱一窍不通,就算真的在前生习过乐谱,但古乐谱和后世的乐谱区别也是极大,这地藏曲谱他也是难以辨识。

    齐宁深知既然这曲谱里藏着那么大的秘密,自然不会轻易就被解开,想要解开其中的秘密,这一点就必须通晓乐谱才成。

    不过这乐谱许多人都是垂涎欲滴,自然不能正大光明地找人请教,只能请教自己身边的人帮助查出这曲谱之中的蹊跷。

    身边信得过之人,第一个自然就是顾清菡,顾清菡出自世家大族,也是精通琴棋之人,不过上次顾清菡瞧过这曲谱,当时顾清菡的反应,似乎无法奏出这卷轴上的曲子,也不知道是谦虚还是真的不能。

    齐宁凝视卷轴,心知如果真的能够从这地藏曲谱之中发现影萍书卷的下落,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到时候将那影萍书卷搞到手,对自己必将有着极大的裨益,虽然目下还不知道影萍书卷会给自己带来何等样的帮助,但如果令狐煦不是信口开河,那么得到媲美文王八卦的影萍书卷,对自己当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无法参透这曲谱之中暗藏的玄机,只能将地藏卷轴重新收好,寻思着此事不宜操之过急,等找到机会再来研究不迟。

    虽然礼部袁府的袁荣袁大公子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但齐宁自然不可能拿着地藏卷轴去请教。

    袁荣虽然和他关系还算不错,但要找寻破解曲谱之人,不但要精通音律,最为重要的是必须信得过,袁荣交友广阔,在京中与许多官宦子弟都有来往,而且此人性情洒脱不羁,谁能保证这家伙知道此事之后,一个不慎会将此事泄露出去。

    秦淮河上的卓仙儿倒是音律造诣不浅,但齐宁觉着秦淮河上人多眼杂,带着地藏卷轴去往秦淮河更不安全,除非将卓仙儿请到府里来请教,但从秦淮河带着一个姑娘回府,即使卓仙儿白璧无瑕,只怕传出去也不大好听。

    他一面寻思,一面收好卷轴,瞧瞧外面天色也快暗下来,心中却又想起了隆泰赐婚之事。

    隆泰欲要将神侯府稳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提议让齐宁迎娶神侯府的西门战樱,其实这桩亲事对齐宁来说,还真是犹豫不定。

    从感情上来说,齐宁自然不会讨厌西门战樱,而且如今既然自己是扮演锦衣候的角色,倒了这个年纪,迎亲婚娶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为紧要的是,隆泰这门亲事固然是为了拉拢神侯府成为皇家势力范围,但对锦衣齐家来说,却更是有着极大的益处。

    若说早些年,楚国朝堂最有实力的自然是四大世袭候,而锦衣老侯爷当年与武乡侯苏家定下的娃娃亲,从某种角度来说,本身也是一种联盟,以稳住两大家族在朝堂中的位置,但武乡老侯爷过世之后,苏家的影响力已经是江河日下,苏禎更是亲自解除了两家的婚约,这一门亲事自然不可能再有回旋的余地。

    今日朝中的势力,自然是以司马家为首,淮南王勉强与司马家抗衡,而金刀澹台家始终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除了这几大势力,剩下在朝中左右威望和实力的人物,自然非西门无痕莫属。

    齐宁自然清楚,西门无痕手握神侯府,掌控楚国境内的江湖势力,这其实是一股极为可怕的势力,无论是司马家还是淮南王,只怕都想将神侯府拉到自己的实力范围之内。

    今日的锦衣齐家,其实也是处在极为严峻的环境中。

    锦衣齐家目下还能够在朝中占据一席,无非是因为自己和小皇帝的关系,小皇帝竭力维护锦衣齐家所致,无论是司马家还是淮南王,都将锦衣齐家视为对手,只是这两股势力暂时还在争斗之中,无暇将过多的精力放到锦衣齐家身上,一旦这两股势力有一日决出胜负,锦衣齐家必将面对一个从血泊之中走出来的强大敌手。

    齐宁知道小皇帝的维护自然十分重要,但锦衣齐家要在楚国站稳脚跟,说到底,还是需要自身有着足以应付任何敌手的实力。

    与西门家结亲,自然是壮大锦衣齐家实力的手段之一。

    一旦神侯府和锦衣齐家走在一起,势必成为又一股庞大的势力,就算有朝一日淮南王和司马家决出胜负,面对壮大的锦衣齐家,那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从长远来看,迎娶西门战樱,对锦衣齐家自然是有利而无害。

    如果只是为了壮大锦衣齐家的实力,毫无个人的感情,齐宁未必会考虑这门亲事,但这门亲事于公于私,对齐宁都有着极大的好处,齐宁却是不得不细细考虑一番了。

    西门战樱也到了婚配的年纪,迟早都要出阁,从个人角度来说,想到西门战樱被别的男人搂入怀中,齐宁心中自然是很不痛快,他决不允许其他男人染指到西门战樱的身上。

    从锦衣齐家的角度来考虑,一旦锦衣齐家拒绝这门亲事,那么其他势力为了拉拢神侯府,势必会向西门战樱提亲。

    以西门无恨在楚国的地位和身份,能向西门家提亲的人也是屈指可数,齐宁最担心的便是淮南王甚至是司马家打起西门战樱的主意,司马家也算是人丁兴旺,从其家族之中挑选出一位年轻才俊向西门家提亲,未必不会带来威胁。

    如果西门战樱进了其他家族的家门,对锦衣齐家来说自然是极大的威胁。

    只是要迎娶西门战樱过门,齐宁心中却有些愧疚。

    他在西川与依芙山盟海誓,答应迎娶依芙为妻,但如今却要迎娶西门战樱,心里总是有些愧疚,而且他与赤丹媚有了夫妻之实,不告而娶,心里却也觉得对不住赤丹媚。

    最要命的是他对顾清菡一直暗中展开攻势,只盼有朝一日能让顾清菡接受自己,但这时候将西门战樱娶过门,无疑会给自己与顾清菡的关系带来极大地障碍,顾清菡对这种地下关系本就不敢越雷池半步,西门战樱过门后,顾清菡更可以利用这个为借口,与自己拉开更大的距离。

    齐宁越想心中越有些烦闷,他只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不大好,前世的时候也看了写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穿越过后,身边的女人一个个大度的不得了,互相之间相亲相爱,到了自己这里,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群芳环绕固然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齐宁这时候忽然发现,女人多了,那麻烦事情也跟着多了起来。

    这件事情迟早都要向顾清菡说明白,毕竟隆泰给了三天时间,时限一到,便会直接颁下赐婚诏书。

    距离时限已经过了一天,到时候若是诏书到了,顾清菡却一无所知,必然又是一番麻烦,他昨日本就想将这件事情告诉顾清菡,但昨日顾清菡那样的情绪,齐宁又如何好说,瞧瞧天色已晚,这事情也无法拖下去,虽然心里有些没底,但也知道宜早不宜迟,这事儿还是早点向顾清菡说明为好。

    他背负双手,顺着小径出了院子,心里寻思着待会儿应该怎样向顾清菡说明白这件事情,愁上心头。

    正寻思着,转过一道回廊,忽听得“哎呀”一声,齐宁感觉眼前影子一动,急忙止步,抬头看时,却见面前是一名丫鬟,差点迎面撞上。

    这时候天色昏暗,这条回廊也没有点灯,齐宁突然转过来,也难怪差点撞上,那丫鬟看清齐宁,急忙道:“侯爷,奴婢.....奴婢该死......,奴婢不小心......!”

    齐宁见那丫鬟有些眼熟,想了起来,含笑问道:“你是素兰吧?”

    那丫鬟二十岁上下年纪,样容清丽,虽然不算极美,但十分耐看,正是黑氅怪汉十分在意的素兰姑娘。

    素兰手里拎着一只饭盒,似乎是要给谁送饭,听齐宁叫出自己名字,愣了一下,但马上道:“回侯爷话,奴婢是素兰。”

    齐宁微微颔首,忽地一愣,却是发现在素兰身后还跟着一名丫鬟,仔细瞅了两眼,竟是自己从东齐带回来的秀娘。

    --------------------------------------------------------------

    ps:删减复原版在公众号已经发布领取方式,需要的尽快去领,免费领取,公众号【锦衣沙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