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四九章 手帕

第七四九章 手帕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见田夫人面若桃花,粉腮潮红,含笑道:“夫人当真要我说?”

    田夫人抬起头,微点螓首,道:“侯爷若是觉得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尽管说出来,我.....我以后也好改。”

    齐宁轻叹道:“我若真说出来,夫人可不要怪我说话太直。”

    “自然不会。”田夫人立刻道:“侯爷有什么说什么。”

    齐宁声音微微压低,道:“夫人的样貌,自不必说,到了夫人这个年纪,有这般容貌,那已经是极其难得,而且我第一次瞧见夫人,便十分惊艳,还想着原来京城里还有这么美的女人。”

    田夫人脸颊更热,有些不好意思道:“侯爷,我....我不是让你说这个,我是说.....我是说我人怎么样?”

    “别急,既然夫人让我直说,我就有什么说什么。”齐宁目光扫过田夫人丰腴柔美的娇躯,轻声道:“说到身材,夫人更是......!”他还没说完,田夫人已经打住道:“侯爷,这些.....这些还是别说了,我.....!”显得有些不安,身体微微扭动,一条手臂横在胸前,似乎是要挡上一挡,却不知这样一动作,胸前却是一阵晃荡。

    齐宁哈哈一笑,这才道:“这样说吧,夫人精明干练,处事妥善,能在生意场上做的如此出色,而且还是一个女人,那真的很不容易。”神情显得肃然起来:“你丈夫遇害之后,夫人能够顶住压力,化悲痛为力量,不但将田家的欠账全部还清,而且还能够让田家药行重新红火起来,这不单要有过人的头脑,还要坚韧的意志,说句老实话,我心里对夫人还是十分钦佩的。”

    田夫人抬头看着齐宁,见齐宁神情肃然,这些话到不想是假话,心中欢喜,忍不住露出天天笑容道:“侯爷过奖了,其实.....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我只是.....我只是看到从前那些和我们田家交好的人在我们落难之时却落井下石,心里不舒服,所以......!”

    “这就是动力了。”齐宁微笑道:“说起来简单,但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却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田夫人被齐宁这一阵夸,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暗想小侯爷既然这样评价自己,看来还真不只是因为觉得自己长相美貌而已,这小侯爷对自己的内涵看来也十分欣赏,她心中高兴,笑盈盈问道:“那我身上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田夫人刚进这间屋子的时候,确实有些紧张,但齐宁说话随和,而且时不时调侃,田夫人这时候适应下来,反倒不再拘谨。

    齐宁心想真要说田夫人的缺点,无非就是小家子气,但也知道田夫人吝啬的原因所在,更何况当着一个女人说她的缺点,就算是对方真诚请教,如果据实说出来,那无疑是做了世界上最愚蠢的一件事情,女人可以问,但男人却不能说。

    他故意沉思片刻,才摇头叹道:“夫人,至少我现在还真没有发现你身上有什么缺点,可能是相处的太少,以后咱们多处处,时间长了,或许就看出来了。”

    田夫人听到这话,更是心花怒放,小侯爷说以后要常处,那至少并无放下田家不管的心思,俏脸上满是喜色,瞅见齐宁额头有些汗珠,急忙道:“侯爷是不是闷热?都流汗了。”

    已经是七月头上,天气也一点点酷热起来,这屋里也没有放冰,还真是有些闷热,齐宁抬手抹去额头汗水,笑道:“无妨。”向门外瞅了一眼,道:“唐姑娘屋里只怕也十分闷热,回头要放下冰块才好。不过这已经入署,天气只会越来越热。”

    田夫人见齐宁随手擦汗,有心要讨好齐宁,起身来,从袖中取出一只手帕递过去,送到一半,忽然觉得不妥,但既然已经送出去,又哪里好收回来,勉强笑道:“侯爷要是不嫌弃,先拿.....拿着擦擦汗。”

    齐宁倒是不啰嗦,接了过去,擦了擦额头,又擦了擦鼻子,却觉得从那手帕上弥漫出一阵颇为浓郁的幽香,倒与田夫人身上的体香十分相似,知道这手帕田夫人贴身放着,难免会沾上田夫人身上的味道,只是这味道十分的好闻,齐宁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田夫人看得明白,脸上又是一热。

    齐宁展开那手帕,见到手帕上却是绣着鸳鸯戏水图,怔了一下,随即明白什么,却并没有将那手帕还回去,轻声道:“夫人,这手帕擦了汗水,被我弄脏了,回头洗干净了再还给你。”

    田夫人忙道:“不用不用,侯爷,我.....我自己回去洗就好。”伸手过来要拿去,齐宁却是往怀里一揣,田夫人一怔,咬了一下嘴唇,妩媚动人,却又无可奈何,心中却是暗暗后悔。

    她方才也是一时欢喜,见齐宁擦汗,条件反射拿出手帕过去,本来已经有些后悔,这时候看到齐宁竟然将手帕收起来,更是懊悔不已,却又感觉心里有些怪怪的。

    男女授受不亲,素来但凡一个姑娘家将自己贴身之物送给一个男子,几乎可以说是定情之物,田夫人已经是妇人之身,虽然不会如少女般有那种忌讳,但自己的贴身手帕被一个男子收起来,总是觉得有些暧昧。

    最让她不好意思的却是拿手帕上的绣花,那上面绣着鸳鸯戏水图,她一个寡妇之身,手帕上绣着如此物事,难免会让人觉得有些轻浮。

    齐宁却已经笑眯眯道:“夫人平时也不要太辛苦,虽然你能耐出众,但毕竟是个女人,也不必太过打拼。”

    田夫人手帕被拿过去,心里有些不安,勉强笑道:“多谢侯爷关护,其实要说忙,也....也不算很忙的。”

    “那夫人闲暇的时候,都做些什么?”齐宁轻声问道:“手帕上的绣花,可是夫人自己绣的?”

    田夫人心下一跳,有些着恼,暗想你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却又不好给齐宁脸色看,只能道:“这也是从家里随手拿的,我还不知道上面绣的什么。”只怕齐宁纠缠这个问题,紧接着道:“平时也就弹弹琴打发时间。”

    “弹琴?”齐宁笑道:“夫人会弹琴?”

    田夫人唇角泛起弧度,娇媚动人,不无得意道:“也说不上会吗,不过打小就喜欢,所以也学了好些年,没出阁的时候,就喜欢调琴玩,到现在也有好些年头了,倒让侯爷见笑了。”

    “夫人是自学成才?”

    “那倒不是。”田夫人道:“小时候家里还算殷实,族里面请了先生教族学,男孩子都能去上学,女儿家就只能待在闺阁里。不过那先生还会弹琴,一直寄住在我们家,他看我喜欢调琴,闲暇无事的时候,便会亲自教我。”

    齐宁这时候却忽然想到,自己手里的地藏曲谱岂不真要找寻一个善于调琴之人?见田夫人颇有些自信,心想难道这妇人琴艺当真不错?

    田夫人虽然有些抠门,但却不是一个多嘴多舌的妇人,平时做事还是很有分寸,如果自己暗地里让田夫人帮忙找寻曲谱里的蹊跷,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只不过对此事齐宁十分谨慎,也不急着说出来,只是笑道:“还真不知道夫人善于调琴,不瞒你说,我别的喜好不多,但没事的时候,也喜欢听人弹上一曲。”

    田夫人立刻道:“侯爷府里能歌善琴的人一定很多,我们这种粗人是比不上的。”

    “谁说夫人是粗人?”齐宁瞧了田夫人那粉粉嫩嫩的手儿,这时候却发现,田夫人虽然年过三旬,但一双手儿却是粉腻娇嫩,十指如同青葱一般,修长却不失饱满,白白嫩嫩,含笑道:“夫人这双手,一看就是弹琴的宝贝,要是夫人愿意,改日请夫人赐教一二。”

    田夫人除了做生意,特长并不算多,但这弹琴却是她最为得意的手艺,听齐宁要听自己弹琴,自然是欢喜,眉开眼笑道:“就怕侯爷到时候嫌弃,要是侯爷真想听,改日献丑就是。”

    此时天色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那边唐诺兀自没有出来,齐宁想着还要向顾清菡说清楚赐婚之事,起身来,道:“唐姑娘应该快出来了,夫人如果饿了,先用饭就是,等唐姑娘出来再让人准备饭食就好。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就不在这里陪着了。”

    田夫人急忙起身道:“侯爷日理万机,公务繁忙,是我耽搁侯爷时间了。”

    齐宁微笑道:“那倒没有,和夫人在一起单独说话,心情舒畅,若是经常能这样那才好。”

    他这话说的已经是十分的暧昧,虽说两人差了些年岁,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单独在一起,那总是有些不成体统,田夫人不好多说,只是笑笑,齐宁却是抬步出了门去,田夫人跟在后面送出门,见到齐宁走远,这才双手捂了捂脸,感觉脸上还烫的厉害,一咬红唇,禁不住低声道:“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好担心的......!”口里这样说,但是一想到方才齐宁挑逗之言,心却是跳得厉害。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