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五零章 惊心动魄

第七五零章 惊心动魄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离开唐诺院子,径自往顾清菡屋里去,一想到顾清菡俏媚的模样,心跳便微有些加快,但一想到回头要和顾清菡说起的话题,又烦恼起来。

    还没到顾清菡院子,却瞧见前面的小径上亮着一盏灯笼,灯笼正往这边移动过来,齐宁瞧那提着灯笼的是个丫鬟,后面一道婀娜的身影轮廓正是顾清菡,便要迎上去,但眼珠子一转,闪身到边上的树后。

    丫鬟提着灯笼走在前面,顾清菡跟在后面,齐宁视力极佳,瞧见顾清菡微低着头,似乎正在想着什么,齐宁本来想着昨天两人有些尴尬,这样直接上去不大好,不如从旁跳出来恶作剧一下,也好调节气氛,但是看到顾清菡低着头,满腹心事样子,还真怕突然跳出去吓着她,正想慢慢走出去,忽听顾清菡问道:“侯爷是否在府里?”

    丫鬟立刻道:“侯爷回来有一阵子了,刚才去了唐姑娘院里。”

    齐宁不禁皱起眉头,他回来被人看见倒是不假,可是刚才去唐诺院里,沿途却并无人看见,这丫鬟又如何得知?但瞬间释然,心想自己到唐诺院里,素兰和秀娘都是知道的,这丫鬟可能是从她们口中知道。

    “那位田夫人还没走吧?”顾清菡又问道。

    丫鬟道:“还没有。”

    顾清菡想了一下,才道:“你把灯笼给我,你就守在我院子外面,要是侯爷过来,你就说我已经歇下,谁也不见。”

    丫鬟答应一声,将灯笼交给了顾清菡,顾清菡也不多言,提着灯笼转到另一条岔道上,那丫鬟则是转身往院门那边去。

    齐宁更是奇怪,心想顾清菡明明离开院子,为何要这样交代丫鬟?莫非是真的不想见自己,还是另有缘故?

    他心中奇怪,见那丫鬟回去,身形一闪,如同幽灵般跟在了顾清菡身后,他行走之时悄无声息,顾清菡自然不知身后有人跟着。

    灯火之下,顾清菡腰肢款摆,如同风中柳枝,婀娜多姿,齐宁远远跟着,行了一阵,发现顾清菡去往的方向竟似乎是太夫人的院子,又行了一阵,果然瞧见顾清菡走到太夫人那间院子门前,停下脚步,四下里看了看,这才推门进去,随即又返身关上了门。

    齐宁见得顾清菡神神秘秘,心下更是生疑,暗想若是送饭,也不见顾清菡拎饭盒子过来,而且她到佛堂来服侍太夫人本该是光明正大之举,但从她的反应来看,却颇有些闪闪躲躲,这又是为何?

    他微一沉吟,随即飞身上前,身形一跃,抬手勾住墙头,整个人如同柳絮般飘然而上,蹲在墙头,瞧见顾清菡已经走到佛堂前,将那灯笼挂在门前,这才过去敲了敲门。

    很快,就见顾清菡推门进去,随即又关上了门,齐宁眼珠子一转,身形一展,整个人已经飘落在院内,四下扫了一眼,确定无人,这才蹑手蹑脚走到门前,侧耳贴在门边,就听里面隐隐传出顾清菡声音道:“太夫人!”

    只听太夫人那苍老的声音道:“他回来之后,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回太夫人,宁儿一切如常,今天去了黑鳞营那边,刚刚才回来。”顾清菡轻声道:“这两天他都在忙着黑鳞营那边的事情。”

    “他可有问你些奇怪的问题?”太夫人嘶哑着声音问道:“还有没有提过那个贱人?”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太夫人口中所说的“贱人”是指谁?

    顾清菡声音依旧柔和,但不失敬畏:“回太夫人,早些时候,宁儿问过一次,但此后便没有再问过。”

    齐宁眉头锁起,想了一想,心下有些吃惊,暗想太夫人所说的“贱人”难道是锦衣侯夫人柳素衣不成?自己当初确实私底下问过顾清菡这桩事情,但顾清菡当时却说对柳素衣知之甚少,所以此后齐宁也就没有多问。

    如果真的是指柳素衣,那太夫人这样称呼柳素衣就实在是匪夷所思了。

    柳素衣是锦衣候齐景的正室,也是太夫人的儿媳妇,以此种恶毒之言称呼柳素衣,可见太夫人对柳素衣的憎恶。

    齐宁又想到堂堂锦衣候府,上上下下几百号人,却并无一人提及过柳素衣,锦衣侯夫人似乎是锦衣侯府的禁忌一般,这时候听太夫人这般说,心下更是疑窦丛生。

    “他如果再提及那贱人,你不必理会。”太夫人低声道:“平日里要注意他的动静,瞧瞧他是否暗地里与北汉人勾连。”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太夫人为何会突然说出这般话来。

    顾清菡似乎也是不解,轻声道:“太夫人,北汉与楚国乃是宿敌,宁儿便再糊涂,也不可能与北汉人勾连在一起,这......!”

    “只是以防万一。”太夫人轻叹一声:“锦衣齐家能有今日,其中的艰难外人如何知晓?只要老婆子活着一天,就不能任由任何人毁了锦衣齐家。正因为北汉与我楚国是宿敌,所以才要小心谨慎。”

    “太夫人,我.....我有些不明白!”顾清菡有些迷茫道。

    太夫人道:“如今楚国的局势十分混乱,北汉人必然知晓,我是担心北汉人会趁虚而入,暗中收买楚国朝臣。齐宁年轻气盛,涉世未深,我担心他会被北汉人所引诱,若果真如此,锦衣齐家就要毁在他手里。”

    “夫人,宁儿虽然涉世未深,但是个明事理的孩子。”顾清菡轻声道:“他和皇上交情很深,皇上对他也十分器重,按理来说,他绝不会与北汉人勾连在一起。”

    太夫人淡淡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仔细盯着他就是。侯府上下,他对你最为信任,凡事也只会和你说,你将他掌控在手里便好。”

    顾清菡犹豫了一下,才道:“太夫人,这样....这样是不是......是不是不大好,宁儿已经长大成人,有些事情,我.....我也不好过问......!”

    却听太夫人冷哼一声,声音冷然:“莫非你看老婆子双目已盲,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所以老婆子已经管不住你?”

    顾清菡声音惊惧,急忙道:“太夫人息怒,孙媳.....孙媳绝没有这样想......!”

    “最好是没有。”太夫人冷笑道:“我一日不死,这锦衣侯府上下每一个人的生死就都在我的手中。那次你已经瞧见了那两个人,也知道他们的手段,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两人可以让侯府里任何一人消失的无声无息。”

    齐宁在外听见,已经是耸然变色。

    太夫人的语气,分明是在威胁顾清菡,而她依仗的似乎是两个极厉害的人物,从太夫人的话中可以得知,顾清菡见过那两人,但那两人究竟是谁,齐宁却是一无所知。

    自进入侯府之后,齐宁所知道的太夫人,就是一个成日蜷缩在佛堂里的盲婆子,看那身体,似乎撑不了多久,这突然出现两个人物,又是何方神圣?

    顾清菡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惊恐,微微发抖道:“太夫人,孙媳.....孙媳知道,绝不敢......绝不敢违抗太夫人的吩咐。”

    “你是个懂事的人。”太夫人淡淡道:“只要齐宁在京城,每三日你都要过来,将他的所作所为老老实实告诉我,不可有半丝隐瞒。”顿了一顿,才道:“你放心,等到他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我自然不会再让你做这些事情,而且到了时候,我可以让你离开侯府重新找个人家。”

    “孙媳.....孙媳并没有想过离开侯府。”顾清菡道:“孙媳.....孙媳只想留在太夫人身边,好好服侍太夫人。”

    太夫人发出一阵怪笑,低沉而阴森,“你最大的长处就是会说话,只不过在老婆子面前,不必说这种话。你青春貌美,又如何甘心就这样终老侯府?老婆子是过来人,知道一个女人少不得男人,像你这样的女人,当真守得住寂寞?只要你好好听话,老婆子自然不会误了你的后半生。”

    太夫人和顾清菡的声音不大,但齐宁耳力惊人,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今日本来只是好奇跟随而来,瞧瞧顾清菡为何会在这种时候跑到佛堂来,却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听到这番惊心动魄的对话,背脊发凉。

    太夫人对顾清菡说话的口气,哪里还有丝毫的亲情在其中,倒像是将顾清菡当做一个傀儡,威逼利诱加以控制,而控制顾清菡的目的,竟然是为了监视自己。

    齐宁根本想不到,顾清菡竟然一直奉令在监视自己的言行举止。

    他假冒锦衣世子来到锦衣侯府,随后承袭爵位,本来对锦衣齐家也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因为顾清菡的体贴关护,对顾清菡心生情愫,更与段沧海等侯府侍卫关系交好,如今已经渐渐融入了这个角色,亦觉得保住锦衣侯府,才能保住好顾清菡和侯府上下。

    这时候却是心中发凉,原来自己要保护的人,竟然一直在监视自己的言行。

    他这时候甚至闹不清楚,顾清菡平时对自己的关爱,甚至于她与自己的暧昧不清,是否只是在演戏?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