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五二章 琴室

第七五二章 琴室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夫笑道:“侯爷,这天色已晚,您......您还要出去啊?”

    齐宁皱起眉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铁陇!”马夫陪笑道。

    齐宁道:“你应该改个名字,叫铁多舌。”他平时对侯府下人倒是很随和,但此时心情不好,冷冷道:“快套上马。”

    那马夫见小侯爷发怒,哪敢多言,急忙拿了马鞍过去套上一匹马,然后牵了出来,齐宁也不和他废话,翻身上马,这马厩边上就是侯府的一道侧门,侧门边成日里都会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看着,见齐宁骑马过来,急忙打开了门,齐宁马匹径自驰出。

    这一片都是达官贵人的府邸,并无多少闲人,此时已经夜深,街道上冷冷清清,齐宁骑马百无聊懒地走在街上,一时间却不知道往哪里去,任由马匹走了一阵,忽地到了一处巷口,齐宁勒住马,往巷内看了一眼,忽地想到穿过这道巷子,不过两条街便是田府,犹豫一下,终是兜转马头进了巷内。

    他也不知道为何回来到田府,骑马到了田府门前,见到大门关闭,轻叹一声,京城虽大,这时候才发现竟是无处可去。

    这时候田家关门也是理所当然,本想过来听琴解闷,却疏忽天色太晚,这时候总不好把人叫醒,寻思着实在不成,就往秦淮河上去,虽然夜深,但卓仙儿这时候未必歇着,已经有些时日没有见到那秀美可人的小美人,今晚正好去瞧一瞧。

    正要离开,忽听得一个声音道:“要找谁?”

    齐宁扭头看去,却见一名老者正往这边过来,手里拎着一只小盒子,看到齐宁,那老者急忙行礼道:“原来是小侯爷,是要找东家有事?”

    齐宁来过田家几回,依稀认得是田家的老管家,笑道:“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

    老管家犹豫一下,才凑近上来,轻声道:“东家让我去药铺里拿几副药。”

    “哦?”齐宁奇怪道:“这么晚还要去药铺拿药?家里有人生病了吗?”

    老管家摇头轻声道:“不敢欺瞒侯爷,其实是东家自己要用药。东家时常夜里无法入眠,要服用药丸才能睡下,今晚刚好药用没了,所以我亲自去药铺拿来。这事儿东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所以......!”

    “我明白了。”齐宁微微点头,心想看来田夫人也是睡眠不好,微笑道:“你放心,我也不会对别人说的。”

    “侯爷是要找东家吗?”老总管是田夫人极为信任之人,他也知道如今田家药行能够顺风顺水,与这位小侯爷的照顾有莫大的关系,所以显得异常恭敬:“老奴这就去通禀东家,侯爷先随老奴进去吃杯茶。”

    齐宁道:“我也是刚好经过这里,若是田夫人睡下了,也不好打扰。”心想自己稀里糊涂来到田府,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半夜三更跑到一个寡妇门前,说出去还真是不大好听。

    “侯爷既然来,定然是有事情要商量。”老管家只以为小侯爷身份尊贵,半夜亲自前来,定然是与生意上的事情有关,过去牵住齐宁马缰绳,“侯爷,东家还没服药,这时候定然没歇下,老奴立刻去通禀。”

    齐宁心想来到来了,这时候也没什么地方好去,找田夫人随便聊聊,解解闷子回去再歇下也好。

    田夫人毕竟是经过事情的人,而且善解人意,和她聊聊天,未必不能减轻心中的苦闷。

    他下了马来,老管家已经过去叫开门,一名小厮从屋里出来,老管家令他将马拴好,这才领着齐宁往院子里去。

    等得齐宁进到院内,从街角的一条巷子里,一道人影微微探出半个身子,目光如刀,冷冷盯着田家正门。

    田家的下人几乎都已经睡下,只有两三个守夜的,老管家领着齐宁到了正厅,便要去叫人上茶,齐宁摆手笑道:“不必了,有点小事要和你们东家交代一下,别惊扰大家。”他心里此时却有些奇怪,暗想虽说田夫人善解人意,但自己却为何鬼使神差想到要往这里来。

    田管家下去通禀田夫人,齐宁坐在正厅,心下却感觉有些尴尬。

    太夫人派人监视他,他其实也不在乎,但是顾清菡却是监视他的人,却让他心里实在不好受。

    此时坐在田家厅内,只觉得自己今晚的举动有些荒谬,但心里却忽地明白,自己做出如此荒谬之心,只怕内心深处真的是太在意顾清菡。

    忽听得边上响起声音,一片雪梅幽香随风轻漫,齐宁扭头看过去,只见到一名襦裙半袖。绫罗裹胸的慵懒美妇走过来,正是田夫人。

    瞧见齐宁,田夫人立刻露出娇美的笑容,灯火之下,雪腻肌肤十分刺眼,薄纱绫罗裹着腴美的身段,纱中透出一双雪藕似的白腻膀子,那薄纱自然是掩饰不住田夫人粉酥酥的娇嫩肌肤,触目只觉得雪腻紧致,似乎充满了傲人的弹性。

    因为是在自己家中,所以穿着自然随便一些,轻纱襦裙内是一条紫色抹胸,裹着腴面似的丰满胸脯,柔软到极致。

    “侯爷,你怎么来了?”田夫人带着一阵香风走过来,笑盈盈道:“这么晚过来,定然是有什么急事要吩咐。”美眸一转,压低声音道:“侯爷是不是要取银子用?”

    在田府人看来,齐宁半夜三更来找自己,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要支取银子去用。

    齐宁却是摇摇头,瞧见四下无人,才轻声道:“今天遇到了一点麻烦事,心情不是很好,想要找个人喝酒,不知不觉来到了夫人这里。”

    “喝酒?”田夫人迷人的眼睛睁大起来,微撩起群裾,在齐宁边上的椅子坐下,见到齐宁虽然勉强露出笑容,但眉宇间却显得颇为苦恼,心知齐宁心情不好,柔声道:“侯爷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齐宁瞥了田夫人一眼,见田夫人坐在椅子上,腴美的娇躯微向自己这边侧过来。

    田夫人生着一张雪白精致的鹅蛋脸儿,身形虽然丰满,但却并不高大,反倒显得有些娇小,削减单薄,雪颈如鹤,她身体微前倾,绫纹抹胸的图案便被胸前那饱满撑挤起来,在灯影下漏出惊人的起伏。

    “我想找个人喝酒。”齐宁将目光从田夫人身上收回来,“稀里糊涂走到这里来,夫人如果不方便,我现在就离开。”心里想着半夜三更和一个美貌的寡妇坐在一起,实在有些不妥,还是先走为是。

    田夫人见齐宁起身来,急忙道“侯爷别走,你要喝酒,我.....我这边正好有一坛好酒,其实.....其实我也想喝一盅,侯爷.....侯爷既然有雅兴,我陪着侯爷一起就是。”

    齐宁停下脚步,田夫人见齐宁还有犹豫之色,又道:“侯爷不是要听我弹琴吗?咱们就去后院喝酒,那里刚好有琴。”

    齐宁想了一下,微微点头。

    田夫人见齐宁答应,这才露出娇美笑容,叫道:“诚伯!”

    先前那老管家立刻进来,恭敬道:“东家有什么吩咐?”

    “你去弄几个小菜,我和侯爷有事情要在后面的琴房商量。”田夫人凑近过来,低声道:“家里的人都已经歇下,不要惊动他们。”

    这老总管是田夫人的心腹,领会到田夫人的意思,知道东家半夜三更和锦衣小侯爷饮酒虽然是荣幸的事情,但传扬出去也是不好,低声道:“东家放心,老奴现在就去准备。”

    田夫人领着齐宁往田家后院去,田家自然比不得锦衣侯府空阔宏大,但宅邸也算不小,而且下人其实并不多,再加上几乎都已经歇下,所以整个宅子里显得空阔而清冷,齐宁跟在田夫人身后,顺着一条石道往后院的琴室过去,田夫人拎着一盏灯笼,四周昏黑,但那灯笼的光芒却是将田夫人窈窕腴美的身形轮廓勾勒的曲线玲珑。

    她走的不快,但每走一步,腰肢就扭得宛若水蛇一般,齐宁一直在好奇,究竟这是田夫人走路的习惯,还是因为这美妇人的腰肢太过纤细,所以走起路来天然如此,不过蜂腰翘臀的身段儿这般走起来,却自带着一股风流韵味。

    琴室是后院角落处的一处雅厅,在整个田府格局中显得十分的偏僻,琴室边上还有一处人工小池子,池水荡漾,田夫人从池边走过,那灯光照在水面,粼粼泛光,亦是将田夫人腴美风流的体态儿倒映在水中。

    四下里一片寂静,齐宁这时候看到田夫人在水中的倒影,当真是美若梦幻般。

    “侯爷,就是这里了。”田夫人挂起灯笼,回头笑道:“平时在这边弹琴,自由自在,也不会有人过来打扰。”

    齐宁忍不住道:“没人来打扰吗?”

    田夫人一愣,忽地感觉两人这话都有些不对,面颊发烧,雪嫩的脸颊飞起了一丝红云,成熟艳美的俏脸上别有一股娇羞韵致,更显明媚,但她应对倒也从容,不让气氛尴尬,笑道:“有时候夜里睡不着,自己就来这边弹弹琴,也不会吵到家人,打扰不到被人,别人也不过来打扰。”

    齐宁含笑道:“果然是个好地方,等以后我学会了弹琴,也可以在侯府建一个这样的琴室。”

    “侯爷喜欢听琴,真要学起来,一定很快。”田夫人已经推开门,进屋里点着了灯,为免孤男寡女太过尴尬,故意过去将窗户都打开,回头看时,这见到齐宁正四下里观看,不由上前笑道:“侯爷,这里十分简陋,比不了侯府,侯爷可别见怪。”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齐宁见到琴室内虽然布局简单,但不失素雅,心想田夫人虽然是商户之家,但这品味还真是不低,含笑道:“这琴室有夫人在,那比瑶池仙台还要让人喜欢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