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五三章 袅袅

第七五三章 袅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夫人忍不住重复一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浅浅一笑,风情万种道:“侯爷出口成章,果然是才高八斗。可惜这寝室里没有神仙,也没有龙哦。”她最后一句颇有些俏皮,看起来心情还算不错。

    齐宁已经在一张椅子坐下,道:“夫人不就是神仙样的人物?”

    “侯爷夸奖了。”田夫人甜甜笑道:“我这样的老太婆,还能是神仙?侯爷要是被别人听到这话,那可笑死了。”

    她转过身,往旁边过去,那里摆着一架乌木琴,看上去颇为名贵,齐宁在背后瞧着田夫人身形,那薄纱裹着玲珑浮凸的腴美曲线,背脊曲线优美,宛若琵琶般,蜂后般的细腰扭转如蛇,腰下的臀股却浑圆紧绷,被裹出美好的两瓣,望着令人心生悸动。

    田夫人过去微微调了调琴,琴音袅袅,齐宁靠坐在椅子上,先前心中压抑,这时候似乎缓减了一些。

    田夫人确定乌木琴无恙,这才转身过来笑道:“侯爷稍等一下,我去取酒。”也不多言,径自出了门去。

    齐宁起身走到乌木琴边,他虽然不懂琴,但见到琴身油亮,一看就价值不菲,能有一副好琴,田夫人的琴技应该也不会弱,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拉弦,就听到悠扬的琴音响起,音质极好。

    很快,就听田夫人声音从后面响起来,笑道:“侯爷,这是我出阁的时候,家父给的陪嫁,也算是一架古琴了。”

    齐宁回头,看到田夫人正抱着一坛酒进来,身段婀娜,腰肢既富肉感,曲线却又紧致结实,连接上下首的饱满胸脯和丰满圆臀,居间忽如险壑凹陷,落差之大,堪称瓠腰。

    田夫人将酒坛放在桌上,齐宁瞧了一眼,忍不住道:“夫人这次没有拿错吧?”

    田夫人一愣,随即脸颊一红,双颊染绯,衬的颈润如玉。

    上一次齐宁前来赴宴,田夫人好心拿了一坛珍藏的美酒,却不料是南疆春酒,当时的场面可是尴尬至极,后来二人因为解毒,更是肌肤相接,演了一出香艳好戏,齐宁随口一问,田夫人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当日的情景。

    齐宁见她脸红,立时也明白过来,脑中竟也是情不自禁想到了那天的香艳之景,不由心下一荡,这时候再看田夫人,那鹅蛋脸儿红霞如潮,艳美妩媚,袒领里衬上雪白的锁骨,在灯火之下,风情无限。

    “侯爷放心。”田夫人红着脸,还是轻声道:“这是家里珍藏的最好的酒,没有任何.....任何问题,只是.....只是酒劲特别大,不知道......不知道侯爷是否会喜欢。”

    “酒劲越大越好。”齐宁起身过去抱起酒坛,拍开封泥,田夫人惊讶道:“侯爷,你.....你现在就要饮酒吗?我让诚伯准备下酒菜,还没有送上来。”

    齐宁摇头道:“不用,我是来找你喝酒,不是来吃饭。”仰首灌了一口,入口那一刹那确实清冽,但是酒水进入喉咙里之后,就开始烈起来,宛若烫红的铁块从喉咙里滑过,京中多是那种琼浆美酒,入口清爽,远不及这坛酒刺激。

    “好酒!”齐宁抱着酒坛回到椅边坐下,笑道:“夫人这回才是真正拿出了好东西。”

    田夫人微将衣襟紧了紧,但无论如何掩饰,总是不能挡住那腴沃的胸脯,含笑道:“侯爷今儿个又让唐姑娘给了两张药方,这坛酒虽然不差,但是比起药方,那就一钱不值了。”

    “药方?”齐宁一愣,记忆之中,自己虽然有打算,但今天似乎没有找唐诺要药方。

    田夫人道:“侯爷不记得了?今天芙儿诊治之后,唐姑娘拿了两张药方交给我,告诉我说是侯爷你的意思,按照两张药方制作药物,可以治病救人。既然是侯爷的意思,我就接下了。”

    齐宁心中感慨,暗想唐诺有心要拿出自己的药方救人,却又假托自己的意思,并不居功,实在让人钦佩。

    “那你就收好。”齐宁道:“以后说不定还会有方子,只是不要太贪婪,我这边出来的方子,都不要买高价,让老百姓都能够接受。”

    田夫人急忙道:“侯爷放心,我心里有数的。”

    齐宁微微点头,端起酒坛,又是仰首灌了一口,田夫人有些担心道:“侯爷,这酒虽好,但后劲太大,你.....你还是慢点饮。”

    齐宁盯着田夫人那双迷人的眼睛,问道:“我到这来,就是让你陪我一起喝酒,怎么,不喜欢吗?”

    “没有没有。”田夫人急忙摆手,“侯爷说怎样就怎样,只是侯爷要保重身子才是。”

    齐宁将酒坛递过去,道:“来,陪我喝一口。”

    田夫人一愣,见齐宁直直瞧着自己,犹豫一下,终是接过酒坛,却没有立刻饮酒,齐宁叹了口气,喃喃道:“原来没有人真的原意待我好。”

    田夫人一听这话,忙道:“侯爷,你.....你别生气,我喝就是。”端起了酒坛,仰首轻饮,她不似齐宁那般痛饮,饮酒很慢,雪白的脖子微微昂起,齐宁这时候看她雪项腻润,饮酒之时,酥胸随着喉咙的起伏也上下起伏,锁骨下白腻腻一片,整个人当真是珠圆玉润,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男人打她的主意。

    田夫人放下酒坛,脸上已经是潮红一片,将酒坛递还给齐宁,齐宁哈哈一笑,瞧见酒坛边缘还有田夫人唇红印记,看了灯下风情万种的腴美妇人一眼,却是凑在那唇红印记处仰首又灌了一口。

    田夫人心思细密,如何没能看到,心下一跳,但见到齐宁眉宇间似乎有愁烦之色,还是柔声问道:“侯爷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吗?”

    齐宁将酒坛子放在手边案上,淡淡道:“不必说那些。”

    “那.....那侯爷来这里,是......是专门过来还是......!”田夫人咬着红唇,低声问道。

    齐宁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去哪里,稀里糊涂就到了这里,刚好你着有酒,倒是个好地方。”

    田夫人微低头,雪项微微泛红,轻声道:“侯爷就是.....就是想也没有想,自己就到这里来?”

    她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姑娘,自然明白如果齐宁所言是真,那么这位小侯爷的心里还真是有自己的位置,否则一个人糊里糊涂之下,绝不会到一个完全不在乎的人身边,一想到齐宁是不由自主地往这边来,田夫人反倒是觉得心跳得厉害。

    “不说这些,夫人先弹琴吧。”齐宁靠在椅子上,他酒量其实还真不算大,本来这一坛酒也不算多,可田夫人所言还真没错,这坛酒后劲十足,齐宁几口下来,已经饮了半坛,也许是喝得太急,这时候已经有一些上头。

    田夫人也是能喝几杯,但刚才两口下去,已经是面若桃花,风情妩媚。

    听齐宁吩咐,田夫人这才走到乌木琴边坐下,看了齐宁一眼,见齐宁正靠坐在椅子上,双目微闭,也不犹豫,双手抬起,轻抚琴弦。

    琴音袅袅,齐宁只听了一下,便知道田夫人确实在琴技之上颇有造诣,琴声悦耳,曲调舒缓,开始如同泉水叮咚响,此后又是云淡风清,悠扬无比。

    齐宁在琴音之中,心情也渐渐舒畅了不少,如同置身在高山流水之中,片刻之后,齐宁睁开眼睛,起身来,缓步走到田夫人身边,田夫人并没有因为齐宁走过来而乱了分寸,依然是十指如柳枝,在琴弦上抚动。

    齐宁先是看着琴弦,随后目光落在田夫人的脸上,只见那张鹅蛋雪中带粉,五官虽不精致,但组合在一起却是风情无限,充满了成熟美妇特有的娇媚韵味,撩动琴弦之际,那张成熟的俏脸似乎带着三分灵气、三分温婉,还有三分娇羞。

    一时之间,齐宁很难想象田夫人会是一名商人,在他面前抚琴的这位美妇,艳美之中,却又显端雅娴丽,理当口吐仙纶,不染人间烟火。

    田夫人一开始倒也没什么,但过得一阵子,显然是感受到齐宁的眼睛直直盯在自己脸上,半夜三更,孤男寡女,一个男人盯着一个女人看,而且恰好还刚刚饮过酒,这让田夫人再是淡定,也开始有些紧张,忽地手一抖,琴音顿时便乱了,她想调回来,但接下来却又乱了几次,忽地停下手,深吸一口气,低下头,屋内顿时一片死寂,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你......你很美!”田夫人低着头,依然感觉齐宁没有移开目光,正心跳得厉害,忽听到齐宁声音传来,扭过螓首看过去,却见到齐宁正看着自己,四目相接,意外的是田夫人从齐宁的眼中并无看到丝毫亵渎之色,反倒从那一双漆黑的眼眸中看到了欣赏之色。

    若说田夫人刚认识齐宁的时候,还将齐宁当成孩子,那么经过那次解毒之后,她早已经知道这位小侯爷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已经成熟的不能再成熟,有时候田夫人甚至觉得这家伙的一双眼睛似乎能看穿自己,自己年纪虽然比他大,但有时候在他面前,自己反倒成了孩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