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五四章 体贴

第七五四章 体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夫人能够让田家起死回生,自然是个极聪明的妇人,如果说一开始还觉得齐宁照顾田家是另有缘故,但到了今时今日,便是傻子也明白这小侯爷多少还是对自己的美色起了兴致。

    若是换作之前,以田夫人的性情,就算田家遇到再大的艰难,她也绝不会想着与齐宁在身体上有任何的接触,她绝非一个靠出卖身体换取利益的妇人。

    但齐宁介绍的唐诺为田芙诊治之后,田夫人的心境便有了一丝变化。

    对她而言,田芙比她生命还要重要,她自然明白一旦田芙的怪症被医好,对田芙的后半辈子意味着什么。

    她甚至想过,如果齐宁真的对自己的身体垂涎,利用田芙的怪症来要挟自己,自己为了田芙,也只能忍受。

    她绝不会因为田家的生意向齐宁驯服,但是如果牵涉到田芙的前程,却又另当别论,虽然在她心里绝不希望齐宁是这种人。

    这时候瞧见齐宁眼中只有欣赏之色,并无亵渎之意,微微宽心,但齐宁当面称赞她美貌,还是让她脸上发热,一时有些不好意思,齐宁似乎也意识到有些失态,笑道:“人美,这琴声更美,听夫人弹这一曲,心里的烦恼似乎也忘记了。”

    田夫人起身道:“若是能让侯爷满意,正是我心里所求。”

    便在此时,却听外面传来声音道:“东家,酒菜准备好了!”正是老管家的声音。

    田夫人应了一声,老管家端着酒菜进来,摆在桌上,这才向田夫人道:“东家还有什么吩咐?”

    田夫人摇摇头,凑近一些,见到齐宁正站在向外面看景,向老管家低声道:“家里的人是否都歇下?”

    “都已经歇下。”老管家轻声道。

    田夫人道:“你......你别太走远,就在附近,若是有吩咐好叫你。”

    她虽然对齐宁生出好感,但还是担心待会儿齐宁真要多喝了几杯,会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毕竟此前有过解毒之事,她留了个心眼,想着只要老管家在附近,齐宁应该不会乱来,而且说这话的时候,那声音大小刚好让齐宁听到。

    老管家答应一声,出了门去,田夫人这才笑盈盈道:“侯爷,这几样小菜味道还可以,你来尝一尝。”

    齐宁淡淡一笑,拿起之前还没喝完的那坛酒走到桌边坐下,瞧了田夫人一眼,示意田夫人坐下,这是在自己家里,田夫人倒也不拘束,自然也不会像之前在侯府落座的时候只搭上半瓣臀儿。

    “夫人是不是担心我居心不良?”齐宁淡淡一笑,道:“其实这也对,防人之心不可无,对身边的人,总是要防备的。”

    田夫人一愣,万没有想到齐宁会这样说,脸上一红,有些尴尬道:“没.....没有,侯爷多想了,我......我没有别的意思。侯爷是.....侯爷是好人,不会.....不会有居心.....!”

    “如果我真的有居心呢?”齐宁一想到田夫人防范自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顾清菡,本来已经舒畅不少的心情又压抑起来,盯着田夫人的眼睛:“我若是有居心,夫人又会如何?”

    田夫人根本没有想到齐宁说话会这样直接,有些发窘,低下头,轻声道:“侯爷.....侯爷不会,你身份尊贵,我......我只是粗鄙俗妇,侯爷.....侯爷见过的美女多如牛毛,自然.....自然不会看上我这样的老太婆。”

    “你是粗鄙俗妇?”齐宁叹道:“夫人自谦了,在我眼里,京城比你长得美的可没多少。”

    田夫人更是紧张,说话有些不利索:“侯爷.....侯爷过奖了。”心里却是紧绷起来,暗想这小侯爷半夜三更来到这边,难道真的是存了不良居心,否则为何这样一个身份尊贵之人,会半夜跑到这里来找自己饮酒?

    齐宁看她青葱玉手揪着衣襟,明显是十分紧张,叹了口气,道:“夫人不必多想,我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是今天心情不好,想找人喝酒,却没有合适的人,所以才稀里糊涂找到这里来,如果实在让夫人为难,我现在就离开。”

    他这样一说,田夫人顿时宽了心,随即暗想齐宁对自己恩惠甚多,自己却也不能这般提防,莫说是堂堂锦衣候,就算是普通人这样被人防着,难免也会心情不快,抬头看着齐宁,诚挚道:“侯爷,是我不好,我.....我以小人之心度度君子之腹了。”

    “无妨。”齐宁含笑道:“其实夫人这样做也不是坏事,也证明夫人平时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女人,我心里其实很钦佩。”

    田夫人幽幽叹了口气,并不说话。

    “其实夫人年纪不大,要找人家十分容易。”齐宁仰首灌了一口酒才道:“夫人总不会想这样孤独终老。”

    田夫人勉强一笑,道:“侯爷正值婚配年华,为何还没有娶亲?”

    “娶亲?”齐宁叹道:“确实有这个打算,不过......现在却有些怕了。”

    “怕了?”田夫人水汪汪的眼眸儿眨了眨,奇道:“娶亲乃是大喜事,侯爷为何.....为何会害怕?”

    “夫人,如果你身边有一个你一直信任的人,他对你一直很好,可是有一天,他却背叛了你,你会怎么想?”齐宁凝视田夫人眼睛问道。

    田夫人怔了一下,她心思灵敏,隐隐猜到什么,身体微微前倾,腴沃的胸脯压在桌沿,挤成了丰满柔软的一团,轻声问道:“侯爷今天心情不好,是不是因为这个?”

    “你别管,我就问你,你身边亲近的人如果背叛了你,你会怎么想?”

    田夫人想了一下,才柔声道:“侯爷,无论换做是谁,如果被身边最亲近的人背叛,一开始都会伤心难过,更会愤怒,不但责怪背叛之人,还会责怪自己为何看错了人。”眼眸流转,声音柔和:“可是静下来,我也会想,他为何会背叛我?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齐宁一怔,田夫人幽幽道:“这个世上很多事情都不是天随人愿,很多时候,都会身不由己。就像田家药行败落的时候,我只想带着芙儿回老家,可是欠下那么多债务,想走也走不了,只能留下来苦苦支撑。”

    齐宁若有所思,田夫人继续道:“侯爷,你说那人之前一直很好,是真好还是假好,别人不明白,但.....但侯爷自己心里总是明白的,他待你好,是真的关心还是别有所图,侯爷心里自然清楚的。”

    齐宁叹了口气,并没说话。

    “若是他真的一直待你很好,突然变了性子,那是不是真的有苦衷?”田夫人美眸如水:“侯爷,他是否真的伤害过你?”

    齐宁想了一下,才摇头道:“暂时还没有。”

    “那侯爷又如何知道到了抉择的时候,他一定会害你?”田夫人幽幽道:“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他反倒会想尽方法避免伤害你。”

    齐宁看着田夫人,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你觉得不会害我?”

    “不是。”田夫人摇摇头,语重心长道:“我只是说有这样的可能,不到最后的时候,你也说不清的。就像我夫君被害后,我多少次想要丢下这里的一切,带着芙儿离开,可到最后,不还是没有做?”

    齐宁微笑道:“夫人舌灿莲花,体贴入微,你这样一说,我心情好多了。”端起自己的酒坛,给田夫人斟了一杯,田夫人急忙道:“侯爷,我....我来......!”

    齐宁却已经道:“夫人几句话开导,让人茅塞顿开,来,这杯酒我敬夫人。”二话不说,抱起酒坛又是一大口,田夫人忙道:“侯爷,你慢点喝,别伤了身子。”端起酒杯,犹豫一下,还是一饮而尽。

    齐宁放下酒坛,看着艳若桃花的俏妇人,微微一笑,问道:“夫人,若是有一天有人让你出卖我,你会怎么做?”

    田夫人一愣,随即嫣然笑道:“侯爷就爱说玩笑话,我一个小商户,又不是侯爷身边重要的人,谁会找上我?”

    “如果真的有人找上你呢?”

    田夫人立刻道:“侯爷待我这样好,我若是.....若是出卖侯爷,这一辈子良心也不安,就算.....就算死了,我也不会出卖侯爷。”

    齐宁哈哈一笑,道:“夫人说的话,总是那样中听,像夫人这样的女人,谁要是娶了去,真是前世积德了。”

    “才没有呢。”田夫人俏美可人,似娇似嗔:“侯爷就喜欢拿我开玩笑。”

    齐宁站起身来,却感觉有些头重脚轻,脑子甚至有些昏沉,心知这酒劲实在了得,道:“夫人,天色已晚,听你抚琴一曲,今晚也算是满足了,我.....我先回去歇着,明天......明天还有公务......!”走了一步,却是感觉足下发飘。

    田夫人见齐宁要走,急忙起身来,道:“侯爷不再坐一会儿吗?”见齐宁走路的时候晃晃悠悠,只觉得有些不对,忽地齐宁一个踉跄,眼见便要往前栽倒,田夫人“哎呀”一声,条件反射般上前去扶住。

    齐宁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正要稳住身体,却感觉手腕一暖,却是被田夫人扶住,摆摆手,含笑道:“不妨事,这点酒.......!”这时候与田夫人近在咫尺,灯火之下,见得这美妇人明眸皓齿,柔肌雪肤,那一双眼眸儿如同秋水荡漾,香腮带粉,那粉润的樱唇儿如同熟透的樱桃般,当真是美艳动人,一时间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只是呆呆看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