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五五章 雪蓉

第七五五章 雪蓉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夫人美眸微抬,立刻迎上了齐宁的目光,这时候齐宁的目光便不似之前那般只有欣赏之色,田夫人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热,咬了一下唇珠,才轻声道:“侯爷,你.....你没事吧?”

    齐宁回过神来,尴尬一笑,摇头道:“无.....无妨!”往前踏出一步,还是觉得脚下有些虚浮,不由用力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田夫人自然知道那酒性的厉害,她和齐宁又不是第一遭喝酒,知道这小侯爷的酒量其实不怎么样,今晚饮酒,无非是借酒消愁,但是酒入愁肠,只能醉的更快,轻叹一声,柔声道:“侯爷,这琴室虽然简陋,但后面倒也有歇息的地方,侯爷要是不嫌弃,过去躺一会儿,我去给侯爷弄碗醒酒的汤水。”

    齐宁心想自己就这样摇摇晃晃走出去,搞不好待会儿就倒在街头睡一晚,总是有些不成体统,若是能用解酒汤解解酒倒不是什么坏事,点点头道:“也好,我先....我先缓缓,夫人,你这酒.....当真厉害......!”

    田夫人甜美一笑,担心齐宁摔倒,也不敢放开手,两只手都是握着齐宁右臂,扶着他往琴室后面去。

    齐宁走了两步,头重脚轻,身体不自然往田夫人那边靠过去,田夫人腴美柔软的娇躯一碰上齐宁,就有些紧绷,她虽然是过来人,但夫君被害多年,这些年来,除了前番为齐宁解毒有过香艳的肌肤之亲,便再无碰过任何男人,身体总是会敏感许多,心理上的防御也会在身体上随时显现出来。

    偷偷瞥了齐宁一眼,见齐宁并无异色,稍微宽心,扶着齐宁走到了一扇屏风后面。

    天气早已经热起来,所以屏风后面备了一张竹床,灯火放在前面,透过屏风照射过来,后面的火光便有些朦胧。

    田夫人扶着齐宁坐在竹床上,又微伏下身子小心翼翼伺候着齐宁躺下去,齐宁见到田夫人腮边几绺发丝柔柔垂落,柔嫩的白皙面颊透着淡淡的粉橘色泽,肌香润泽,虽然是在昏暗处,但是那乌黑的发丝却还是衬着肤如凝脂,几乎让人想轻捏一把。

    她身子伏下,颈下便是一片雪白,她雪项已经是肤如凝脂,但胸口的肌肤似乎比雪项还要白腻,也许是因为天气有些烘热,又或者是刚才饮酒,她的酒劲也上来了,酥胸上面布着一片晶莹薄汗,身子只是一动,那汗珠子便滚入到裹着胸脯的抹胸间,只是那胸脯太过丰满,挤在一起竟是没有丝毫的缝隙,汗珠也是滑入不进。

    齐宁喉头有些干渴,“咕咚”喉结上下滑动,田夫人扶着齐宁躺下,瞧了一眼,见到齐宁目光,低头看了一眼,脸上刷地通红,一只手立刻捂住,尴尬道:“侯爷,你先歇着,我....我去给你弄解酒汤......!”有些心慌意乱,转身便要走,却不料手腕一紧,一只手已经被齐宁握住。

    田夫人腴躯一颤,不敢回头,却听齐宁轻声道:“夫人,多.....多谢你了。”

    “没......没什么的。”田夫人被齐宁抓着手,面红耳赤,左右瞧了瞧,窗户还是敞开着,有些慌张,用力扯了扯,却没能抽出来,只能轻声道:“侯爷,窗户.....窗户还没关,莫让人看见。”

    齐宁只觉得这美妇人的手腕滑腻如脂,温润弹手,或许是因为酒劲之故,一时间却是舍不得松手,轻声道:“夫人,咱们认识也不算短,可是我.....我还不知道你闺阁名字。”

    田夫人暗叫你这家伙真是喝醉了,哪有询问妇人名字的道理?

    这个时代不比后世,无论是闺阁之内的姑娘还是出阁的娘子,名字都属于禁忌话题,未出阁时,只有定下亲事,才能将闺阁芳名告之夫家,而出阁之后,却也只能以夫人内子之类的代称,极少会被人询问姓名,就算被不懂礼数之人鲁莽询问,妇人也都不会告之。

    她扭头看了一眼,见齐宁正凝视自己,犹豫一下,终究还是道:“侯爷.....侯爷不要告诉外人知道,我.....我未出阁时叫做雪蓉,其实.....其实我娘家的姓氏和夫家一样,也是姓田,所以......!”

    “田雪蓉!”齐宁默默念了一遍,轻声道:“出尘脱俗,果然是好名字。”

    田夫人趁他分神,不动声色要抽回手,只是这小侯爷握的很紧,自己手一动,小侯爷的手也跟着握紧,有些无奈,低声道:“侯爷,你.....你先放手,我去弄解酒汤。”

    齐宁却是轻轻一扯,田夫人娇柔腴躯便被轻轻带过去,坐倒在竹床边,田夫人“哎哟”轻叫一声,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蹦出去,声音有些发抖:“侯爷,你....你要做什么?”

    “雪蓉......!”齐宁看着田夫人侧脸,线条流畅,从侧面看这美妇人也依然是风情万种,轻声道:“那以后我是不是可以喊你名字?”

    “不.....不可以!”田夫人急忙道:“这.....这会被人笑话,只有.....只有夫君才能唤我名字。”

    齐宁微醉道:“那你告诉我,如何才能唤你名字?你这名字好听,我想叫你这名字,是不是非要成为你夫君才可以?”

    田夫人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低声道:“侯爷莫说顽笑话,这种话......这种话被人听见不好。”

    她虽然想镇定下来,但此种情形,却又如何能做到,精巧秀挺的鼻梁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汗粒,那面红耳赤局促不安的样子,茫然中带着惶恐,齐宁看着她俊俏的脸蛋,目光又从她饱满的胸脯划过,轻声道:“雪蓉似乎.....似乎很紧张......!”忽地打了个咯,一阵酒气飘散。

    田夫人有些着恼,又扯了扯手,低声道:“侯爷不许.....不许那样叫我。”

    “那你帮我闻一闻,我.....我口里的酒气是不是很重?”齐宁轻叹道:“我感觉口里都是酒的味道。”

    田雪蓉也不看他,微别过脸,道:“不用闻......不用闻也知道酒气很重的。”

    “雪蓉不想帮忙吗?”齐宁苦笑道:“原来真的没有人愿意帮我。”语气颇有些凄然可怜。

    田雪蓉咬着唇珠,有些不安地向窗外看了看,其实她知道老总管虽然在附近,但是没有自己的吩咐,老总管也绝不会靠近这里,轻叹一声,道:“侯爷别.....别为难我好不好,你喝醉了,好好休息才对。”

    “你不帮我,我不让你走。”齐宁耍无赖般道:“你帮我闻闻酒气大不大,我立刻放你走,你去帮我弄解酒汤。”

    田雪蓉斜睨齐宁,道:“那.....那你说话算话?”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齐宁肃然道:“难道我还会诓你不成?”

    田雪蓉无可奈何,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身朝向齐宁,看到齐宁虽然醉酒,但是那眼神却很有神采,脸颊绯红,道:“那.....那侯爷闭上眼睛。”

    齐宁这次倒是没有废话,闭上了眼睛,田雪蓉发出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叹,犹豫了一下,还是俯下身子,挺直雪润的琼鼻慢慢凑近到齐宁口边,还未靠近,一股酒味便扑鼻而来,微蹙柳眉,却忽地看到齐宁睁开眼睛。

    田雪蓉一呆,这时候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距离齐宁不过一指之遥,两人四目对视,却见齐宁忽地抬起手臂,搂住了田雪蓉的雪项,没等田雪蓉反应过来,已经凑上前来,吻在了田雪蓉的润唇上。

    田雪蓉睁大眼睛,一时间呆住,甚至忘记反抗,齐宁却感觉触碰田雪蓉润唇那一刹那,整个人一阵酥软,田夫人的润唇温温软软,宛若腻膏,芬香醉人。

    这时候田雪蓉终于反应过来,扭动螓首,手臂推在齐宁胸口,猛一用力,挣脱开去,还没躲开,手臂再次被齐宁抓住,田雪蓉俏脸潮红,美艳迷人,瞪了齐宁一眼,恨恨道:“侯爷,你.....你骗人,你说不睁开眼睛,你还说......君子言出如山,你......!”眼眸中带着一丝幽怨之色。

    “看到雪蓉的嘴唇,我连君子都不愿意做了。”齐宁拉了拉田雪蓉手臂,“雪蓉的嘴唇好香......!”

    田雪蓉又羞又恼,一咬牙,道:“不许说,你.....你骗人,你是堂堂侯爷,说话......说话也信口开河。”

    她心跳得厉害,被绫纱裹住的胸脯因为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雪白的脸颊带着红霞,更是明媚动人,可是那微羞带恼的表情,却更是风情动人,丰腴的娇躯微微颤动。

    这倒不是因为害怕。

    她虽然已为人母,早已经出阁,是个过来人,但之前所嫁的夫君却只是个生意人,哪里懂得温柔浪漫,又何来这些花花肠子,齐宁对她挑逗,实际上却都是她第一遭经历,虽然羞恼,但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并不是让人十分厌恶。

    齐宁却是握着她的柔荑,五指如兰,瞧着朦胧灯光下成熟艳美的妇人,轻声道:“我现在忽然明白今晚为何会稀里糊涂到这里来,原来我心里其实一直想见到夫人。”

    他这话已经说得十分直白,田雪蓉腴躯微颤,但却还是倔强道:“侯爷......侯爷还记得上次说过,不会.....不会为难我。侯爷,就算.....就算你有那意思,可是.....可是我人老珠黄,配不上侯爷,而且.....而且我也不能对不住先夫.....,我们.....我们不能做那种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