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五六章 细雨中的油纸伞

第七五六章 细雨中的油纸伞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听她一句“对不住先夫”,心下一凛,顿时冷静了下来。

    他带着几分醉意,等下看美人,珠圆玉润,便动了心思,这时候被这一句话惊醒,心知田雪蓉并非一个轻浮夫人,她好心招待自己,若是自己趁机对她有所图谋,也未免太不地道。

    齐宁不是柳下惠,和大多数的男人一样,对美丽的女人都会生出心思来,但他却并非一个浪荡无底线之人,她知道田夫人如今对自己恭恭敬敬,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的身份缘故,就算对方不讨厌自己,甚至对自己有些好感,但远没有到和自己鱼水之欢的地步。

    其实也正是因为知道田夫人是个谨守妇道之人,齐宁才会对她生出极大的好感,也愿意偶尔出手相助,若这妇人当真是个水性杨花招蜂引蝶的人,齐宁只怕早就离她远远的。

    齐宁从不对女人有强求之行,否则他有多次机会占了顾清菡身子,但却都是适可而止,并没有触犯最后的底线。

    田夫人今日安排老管家在附近,其意自然明显,齐宁知道如果这时候真的对她有非分之行,必然是违拗了她的心意,如果有朝一日田雪蓉真的愿意和自己亲近,齐宁自然是求之不得,但他却绝不会在对方不愿意的情况下逼迫对方做什么。

    他骨子里本身就厌恶恃强凌弱之辈,如果今夜自己仗着锦衣候的身份对田雪蓉图谋不轨,与自己所厌恶之人又有何区别?

    男子汉有所为,有所不为,齐宁念及至此,知道时机未到,对他来说,要化解眼前的尴尬绝非难事,手上故意一软,已经松开田雪蓉的手腕,闭上眼睛,一歪头,忽地打起呼噜来。

    田雪蓉倒是一怔。

    如果说齐宁今夜真要和她发生些什么,她想到田芙,也许坚持两下,一松口,也就答应了,但那必然是大违她心意,一夕之欢之后,心中也必然会有些痛苦。

    这时候却见到齐宁忽然呼噜声起,似乎酣睡起来,田夫人咬着红艳艳的唇珠,微扭头瞧着齐宁。

    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妇人,又如何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齐宁就算醉酒,但也不可能眨眼间便即睡着,他这般做,无非是想化解尴尬气氛,这也表明他并不想强人所难,为人还是很有底线。

    田雪蓉心中略有一丝感动。

    她在京城多年,生意场上,自然也见过各色人等,自然看多了仗势欺人之辈,齐宁是堂堂侯爵,以他这样的身份,真要是仗势欺人,还真是没有多少人敢惹,自己无非只是一个支撑商户的遗孀,并无什么大靠山,而且还有求于人,齐宁真要仗势欺人,还真是不好应对。

    她当然知道齐宁这时候能够克制冲动的心,那是需要比普通人强出太多的毅力。

    田夫人知道自己的优势,也知道自己虽然年过三旬,但是以自己娇美的样容和浮凸有致腴美的身材,只要稍微流露出一点风情,便足以让大多数男人神魂颠倒,齐宁醉酒之后,孤男寡女独处一室面对自己,还能够适可而止,实在是难能可贵。

    这时候心里反而没有因为方才齐宁的逾礼而有丝毫的怨责,反倒是觉得齐宁果然是不同凡人,心中除了感激之外,倒是生出一丝丝敬佩之心。

    齐宁鼾声很大,田雪蓉知道那是有意为之,显然是给自己机会离开,轻轻起身来,走出两步,回头看了一眼,终是轻手轻脚绕过屏风,出了门去。

    齐宁等田雪蓉绕过屏风,隔着屏风看着田雪蓉那珠圆玉润的柔美身影,心中轻叹,却又想着,既然是自己看上的女人,总是不能逃脱自己的掌心,没有机会以后创造机会也要拿下。

    田夫人出了门,轻轻带上琴室房门,转过身来,这时候兀自感到脸红心跳,一只手贴在胸脯上,闭上眼睛,让自己平复下来,又回头看了一眼,屋门被自己带上,幽幽叹了口气,想了一想,才喃喃自语道:“你要想得到女人多如牛毛,却为何非要看上我这个老太婆,真是.....真是让人烦恼。”

    她轻抬一条玉臂,微微拉起衣袖,衣袖下的手臂雪嫩紧致,宛若少女一般,田夫人咬着唇珠,美眸一转,唇边却是不自禁泛起笑意来。

    齐宁一开始只是佯睡,但这酒后劲确实很大,到后来,却是半睡半醒睡着。

    等他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张薄毯,却也不知道是谁给自己盖上,翻身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还是睡在田家的琴室之中,只是门窗都已经关上。

    齐宁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推开窗,一股清新空气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这时候才发现,屋外竟然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也难怪刚才起来不觉炎热,却原来是昨晚自己睡着之后,竟然下了一场雨。

    已经是夏季,按理来说夏季的雨势都很凶猛,但此时外面细雨纷飞,倒像是江南三月细雨。

    齐宁心下有些诧异,他警觉性极强,就算睡着,哪怕身边有一丝动静,也能够立刻察觉,但昨晚这一觉却是睡的十分踏实,一觉醒来便是天亮。

    这时候却瞧见外面那条淡青色的石道之上,一道美好的身影撑着一把油纸伞,一只手提着裙裾,正翩然而来。

    齐宁看着细雨中撑着油纸伞的倩影,古色古香,眼前竟似乎是一副张开的江南仕女图。

    “侯爷醒了?”那边传来田雪蓉的声音,油纸伞被撑高,田雪蓉带着浅浅笑容,声音柔美,飘然过来:“早饭已经准备好,侯爷洗嗽一下,便可以用饭了。”

    她笑容娇美,声音柔软,似乎已经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

    齐宁叹了口气,心想这田雪蓉果真是一个越看越好看的女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浓浓女人味,确实让人难以忘记。

    “夫人早。”齐宁笑道:“昨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要是醉后胡言,夫人千万担待,莫放在心上。”

    田雪蓉却不进屋,而是走到窗边,笑盈盈道:“侯爷说话有分寸,哪里会醉后胡言。侯爷,我立刻派人服侍洗嗽。”

    她身穿一袭薄如蝉翼的窄袖纱罗衫,内衬云紫纹绫诃子,下裳是微带青泽的玉色丝襦裙,合襟处结了只小巧的绸结,竖着散发弄弄熟女味道的凌虚髻,真是容光照人,明艳不可方物。

    “我洗一洗,马上就要出门。”齐宁道:“夫人不必准备早餐的,实在太麻烦。”

    田雪蓉妩媚一笑,美眸如丝,“侯爷还说这客气话,要是说麻烦,我麻烦侯爷的地方那可多了去了。”

    齐宁哈哈一笑,也不再客气,田雪蓉让人过来服侍洗嗽之后,又带着齐宁到餐厅用过了早餐,这时候细雨微歇,田雪蓉却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把油纸伞,齐宁只觉得这夫人体贴入微,十分细致,更是生出好感。

    他此前对田雪蓉的兴趣更多是在身体上,但现在却觉得田雪蓉体贴温柔,而且善解人意,在生意时十分精明,但居家却又十分温婉,依稀有着顾清菡的影子,但与顾清菡又大是不同。

    用过早饭,田雪蓉不方便当着太多人的面送齐宁出门,让老管家送了出门。

    齐宁本想回去侯府,但又想了想,今日是和皇帝约好的最后一天,皇帝给了三天时间让齐宁答复赐婚之事,自己尚未见过西门战樱,今日自然要去神侯府一趟,见见西门战樱,顺便套套西门战樱的话。

    襄阳之时,陆商鹤突然失踪,神侯府正要调查此事,齐宁正好借这个由头往神侯府走一遭。

    他对神侯府如今已经是颇为熟悉,轻车熟路,到了神侯府,禀报过后,贪狼校尉曲小苍亲自出来迎候。

    曲小苍十分恭敬地将齐宁迎入神侯府大堂,齐宁不见西门战樱踪影,但又不好张开第一个问题就是询问西门战樱的行踪,含笑问道:“曲校尉,怎么不见神候?”

    曲小苍叹道:“侯爷有所不知,最近神候身体不适,一直在闲乐居那边静养。神候年纪大了些,总有些不舒适的地方,这几天小师妹也是来的比较晚,在闲乐居那边先要照顾神候。”

    “神候身体不适?”齐宁一愣,“那我待会儿过去探望。”

    曲小苍立刻道:“侯爷,神候拒不见客,而且之前向圣上上了一道折子,请求在家中养病,最近一段时日连朝会也是不上的。”

    齐宁心想原来如此,难怪最近一直没有看到西门无痕的踪迹,便在此时,一人端茶上来,齐宁瞥了一眼,正是破军校尉严凌岘。

    严凌岘低着头,将茶杯放在齐宁手边的案上,微抬眼看了齐宁一眼,齐宁刚好也看着他,二人四目相接,严凌岘脸上微变色,立刻低头,不敢与齐宁对视。

    齐宁心下好笑,知道严凌岘心思,故意问道:“严校尉最近可好?有阵时日不见了。”

    严凌岘勉强笑道:“多谢侯爷牵挂,一切都好。”

    从西川回京的时候,齐宁窥破了严凌岘偷练逆手灵刀的秘密,为此让严凌岘俯首归顺,而齐宁帮着严凌岘保守这个秘密,更是让他成为自己在神侯府里的眼线。

    严凌岘自然清楚,自己偷练逆手灵刀的事情但凡有一丝泄露,无论是西门无痕还是传刀之人,都容不得自己继续活下去,所以心中对齐宁虽然有怨恨,但更多的却是惊怕,一看到齐宁,心里便突突起来。

    -------------------------------------------------------------------------

    ps:这几张给了田夫人很多笔墨,一来是希望以此更加丰满田夫人这个角色,二来是为了让齐宁和田夫人的感情线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最重要的原因是埋下伏笔,直接给后面的情节做个铺垫。当然,我知道某些银才想看什么,不过在正文发展之中,火候未到,时机未到,是不可能有太深的进展。但是如果大家实在喜欢,可以在这个情节上出一片番外。

    这次写到要紧处戛然而止,但是在番外里可以做另一个发展,如果大家想看,可以到公众号【锦衣春秋】投票留言,我会在公众号发个投票,看看大家喜不喜欢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