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五九章 终身大事

第七五九章 终身大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堂风最终能够抵达咸阳而造成的后果,煜王爷自然是一清二楚,他自然也早就明白,对楚国人来说,北堂风能够顺利抵达咸阳对他们百利而无一害。

    齐宁含笑道:“其实这件事情对大家都有利。我楚国却是希望看到北汉因为内乱而自耗,但是煜王爷刚才说的话,也提醒到我,此事对王爷也是有益无害。王爷如果真的被北汉打成逆党,那么王爷想要再回故国,也只能期盼着北堂风最后夺得皇位。”

    煜王爷叹了口气。

    齐宁来游说煜王爷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煜王爷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就答应交出寰宇图。

    煜王爷虽然在北汉不被重用,但他终究是北汉的皇家血脉,送出寰宇图,就等若送出数万精兵交给楚国,这对北汉自然是威胁极大,煜王爷自然不可能轻易做出反叛故国的行径。

    齐宁没有想过今天就能拿到寰宇图,无非是先来探探煜王爷的口风而已。

    他也清楚,要让煜王爷交出寰宇图绝非易事,必须要花费极大的心思,而且还要找到煜王爷的弱点,以此作为突破口,要找寻煜王爷的弱点,就只能在与他的交谈之中寻觅线索。

    煜王爷在这九宫池看似淡定自若,但是刚才提到北堂风去往咸阳的时候,煜王爷变了颜色,也就说明煜王爷的心境并非淡定如水,他依然对外面的局势十分的在意,齐宁就怕他万念俱灰,只要煜王爷还对世事关注,那终有一日能找到与他谈判的条件。

    煜王爷这时候又恢复了淡定之色,微微一笑,凝视着齐宁,忽然问道:“听说令尊身材高大,魁梧威猛,小侯爷的长相似乎与令尊并不相像。”

    齐宁一怔,想不到煜王爷会突然扯到样貌上,一时间也不知道煜王爷究竟是何心思,微微一笑,道:“我更像母亲一些。”

    他和原来那个锦衣世子样容几乎完全一样,而庶出的齐玉样容也算清秀,他也听别人说起来齐景的样貌身形,无论是锦衣世子还是齐玉,似乎都没有传承到齐景的样容身形,不过齐景年轻时候就开始征战沙场,风吹日晒,再加上军伍锻炼,就算年轻时候样容秀气,长年累月锻炼下,也必然是孔武威猛。

    “原来是这样。”煜王爷微微颔首,问道:“恕本王冒昧,不知令堂出身何等家门?”

    齐宁更是一愣,其实他到现在对柳素衣也是知之甚少,依稀记得似乎有人提到过柳素衣的出身,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但似乎也是官家出身。

    只不过煜王爷突然询问起柳素衣的家门,这让齐宁颇为诧异,真要回答一时还回答不上来,但神色淡定,微笑道:“王爷为何有此一问?”

    煜王爷笑道:“冒昧了,冒昧了,侯爷不要见怪。”忽地起身来,道:“昨晚看书很晚,没有睡好,小侯爷,恕本王不能多陪了,本王还要歇息片刻。”竟是不等齐宁说话,径自走到角落处的木床上,斜身躺了下去。

    齐宁知道这就是煜王爷的逐客令,对方既然无话可说,自己留下来也没什么用,起身道:“王爷好好休息,改日再来拜访。”

    煜王爷也不理会,齐宁心想你都是阶下之囚,还在摆什么架子,也不纠缠,出了门去,出门之后,顺手带上门,抬头望过去,瞧见曲小苍正在对岸等候,当下走过池上的石道,又随着曲小苍出了石林。

    两人还没到正堂,迎面就瞧见一道身影正走过来,步伐轻盈,英姿飒爽,齐宁眼睛一亮,自然已经看出来人正是西门战樱。

    西门战樱一身神侯府吏员的打扮,那一声黑色衣衫将她曼妙的身段裹在其中,英姿飒爽的风采间却又是玲珑浮凸,齐宁瞧见了她,她自然也看到了齐宁,不知为何,脸上一红,脚步微微放缓。

    从西川回来之后,西门战樱只以为在无见到齐宁,却不知齐宁在襄阳却是对她一清二楚。

    “战樱,早啊!”齐宁看到西门战樱,脑海中立时便浮现在襄阳逗弄她的情景,只觉得异常有趣,笑眯眯迎过来:“咱们好长时间没见了,真是叫人想......!”意识到曲小苍就在身旁,顿时止住,但他后面要说什么,曲小苍和西门战樱自然是听出来。

    曲小苍淡定自若,只当做什么都没听见,西门战樱脸上一热,心想你这家伙油嘴滑舌占便宜倒也罢了,怎地不顾场合,故意冷着脸,道:“原来是锦衣候,锦衣候,一大早你跑神侯府来作甚?”

    “你也知道是一大早,如果没有重要事情,我现在还躺在被窝里呢。”齐宁笑道:“我来神侯府,当然是有大事。”

    “大事?”西门战樱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你能有什么大事?”

    齐宁故作不悦道:“战樱,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以前虽然整天无所事事,但现在可不比以前,每天都忙的很。”

    西门战樱见齐宁一本正经模样,心下好笑,向曲小苍问道:“二师兄,他真的是来办正经事?”

    曲小苍咳嗽一声,道:“小师妹,在侯爷面前,不得无礼。”

    西门战樱瞥了齐宁一眼,多时不见,今日又见到齐宁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她却是觉得十分亲切,心里着实有些欢喜,但脸上自然不会表现出来,道:“你既然在这边办正事,我就不打扰你了。”转身要走,齐宁已经叫住道:“战樱等一下。”

    西门战樱回过身,奇道:“有事?”

    “有事。”齐宁点点头。

    “什么事?”西门战樱问道:“好事还是坏事?”

    “我找你自然是好事。”齐宁哈哈一笑,道:“战樱,我可要恭喜你了。”

    “恭喜我?”西门战樱一脸狐疑,疑惑不解道:“恭喜我什么?”

    齐宁微笑道:“战樱,听说你都快二十了,早已经到了出阁的年纪,你瞧你平时怎地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都不在乎啊?”

    “终身大事?”西门战樱一怔,随即脸布红霞,没好气道:“这关你什么事?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咱们也算是朋友,关系一下终身大事也没错吧?”齐宁耸耸肩,扭头看向曲小苍,道:“曲校尉,我关心关心战樱的终身大事,你觉得有没有错?”

    曲小苍打了个哈哈,道:“侯爷说的是。侯爷,卑职想起来还有一份卷宗要看,颇为紧急,要尽快处理,若是侯爷没有其他吩咐,卑职先告退了。”

    “公务要紧,公务要紧。”齐宁正愁曲小苍在边上自己不好放开了逗弄西门战樱,见到曲小苍十分识趣,立刻道:“曲校尉先去忙公务,这边有战樱陪着我就好。”

    “谁要陪你?”西门战樱没好气道:“我也有公务在身,恕不奉陪。”

    齐宁见西门战樱扭腰要走,立刻道:“战樱,我是真的有正经事和你说,对了,你是不是见过我师傅?”

    西门战樱立刻停下脚步,曲小苍本已经走出两步,闻言也是顿了一下,瞥了西门战樱一眼,却并无多言,径自离去。

    西门战樱见到曲小苍走远,这才看了齐宁一眼,脸上微红,道:“你.....你说什么?”

    西门战樱平时英姿飒爽,做事也算是干脆利落,不似闺阁小姐,很少出现扭扭捏捏的模样。

    但齐宁却是感觉到西门战樱如今在自己眼前,面红耳赤的小女儿情态越来越多,齐宁在男女感情上的经验起码要甩西门战樱几条街,西门战樱的反应,他自然是洞悉心扉,知道为何会如此。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小妮子也许早些时候对自己颇有些意见,甚至有些反感,但如今恐怕是喜欢多于反感。

    人类最容易加深感情的方法就是共患难,无论男人和女人,但凡在一起历经过艰难,心灵总会靠得近一些。

    两人几次共患难,齐宁知道西门战樱骨子里是个耿直善良的好姑娘,而西门战樱同样也知道,这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小侯爷,一旦遇到挫折,却是韧性十足,有着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和胆识。

    齐宁前世本就是行伍出身,对于西门战樱那英姿飒爽的气质其实也是十分的喜欢,西门战樱外刚内柔的性情,也确实很对齐宁的口味,从私人情感来说,西门战樱嫁给自己为妻,那绝非不可接受的事情。

    “我是问你有没有见过我师傅?”齐宁靠近两步,笑眯眯道:“就是那个看起来有些邋遢,但是英明神武武功了得的老叫花子。”

    西门战樱咬了一下唇珠,四下里瞧了瞧,确定无人,才低声问道:“你师傅是丐帮帮主,你可晓得?”

    “丐帮帮主?”齐宁故意奇道:“不对啊,他什么时候成了丐帮帮主?我怎么不知道?”

    西门战樱听他这样说,只以为他真不知道,不无得意道:“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吗?连自己师傅是谁都不晓得。我告诉你,你师傅本来是丐帮的一位舵主,他姓韦,青木大会上,韦前辈挺身而出,击败了陆商鹤,夺得了丐帮帮主之位。”抿嘴一笑,竟是明艳动人,低声道:“你可是丐帮帮主的弟子了,要不要大摆宴席庆祝一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