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六三章 影耗子

第七六三章 影耗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见那人是个一身粗麻布衣的老乞丐,一眼便即认出来,笑道:“是钟先生?先生何时到的京城?”

    那人却正是楼文师的结义兄弟钟琊。

    北梁南钟,钟琊易容术玄妙无穷,齐宁是切身领教过,对此等有着奇特才能的老乞丐,齐宁打心眼里钦佩。

    钟琊笑道:“侯爷,有些日子不见了。我也是昨天刚到京城,只是不好直接去侯府拜访侯爷,所以请了鬼金羊分舵的兄弟帮忙,想要和侯爷见上一面。”抬手道:“侯爷请坐。”

    两人落座之后,钟琊含笑道:“侯爷,这次来京,是楼长老吩咐。青木大会之上,侯爷不但揭穿了白虎的奸谋,而且挺身而出,保住了我丐帮几百年的基业,此番如果被白虎和陆商鹤得逞,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齐宁笑道:“钟先生过奖了,其实这不仅仅是为了楼大哥和丐帮,说到底,也还是为了朝廷。”顿了一下,才问道:“钟先生,陆商鹤被人救走,此事楼大哥那边是否知晓?”

    钟琊颔首道:“朱雀长老这边派人送了密信过去,楼长老已经获知此事。这件事情,也确实表明谋夺丐帮的阴谋并非只有白虎和陆商鹤二人,在他们背后,必有更厉害的人物在策划。只是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帮人控制丐帮过后,到底要利用丐帮做什么。”

    “虽然白虎已经铲除,陆商鹤也没有机会再接触丐帮,但这帮人如果真的有所谋划,必然不会因为就此善罢甘休。”齐宁神色严肃,“丐帮也绝不能就此掉以轻心。”

    钟琊微笑道:“侯爷放心,此番来京,也是奉了楼长老的意思,让我见一见朱雀长老,商议如何搜拿陆商鹤。这一次白虎差点危及到丐帮的根基,事情自然不能就此不了了之,丐帮几位长老也会竭力找出幕后黑手。”

    齐宁笑道:“若是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侯爷如今是丐帮的代任帮主,一旦有陆商鹤的消息,我们会立刻禀报您。”钟琊正色道:“虽然暂时并没有向朱雀长老透露候爷的真实身份,但楼长老在密信之中已经嘱咐朱雀长老,一但侯爷什么时候需要丐帮效劳,尽管开口,朱雀长老这边定会全力配合。”

    齐宁抱拳道:“多谢。只是......钟先生,我这个代任帮主还是不提为好,实在惭愧。眼下四方长老只要各守一方,管束好部下,丐帮也就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向帮主那边,假以时日,等到伤势恢复,也就能够重出江湖了。”

    “侯爷,楼长老的意思是说,在向帮主出关之前,咱们就以您为代任帮主。”钟琊含笑道,随即起身来,道:“侯爷稍后。”转到内屋去,齐宁心下好奇,很快便见到钟琊出来,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小袋子,那袋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制,颇为古怪,却见钟琊双手送过来,道:“侯爷,区区玩物,还请收下。”

    齐宁大是好奇,接过黑色袋子,打开来看,却见里面有几件奇怪物事,取了一件出来,将袋子放在边上,这才用双手张开那物事,看清楚后,脸色微变,失声道:“人.....人皮.....!”当真是大吃一惊。

    在他手中的物事,分明是从人的脸上剥下来的人皮。

    “侯爷不必吃惊。”钟琊道:“这不是真的人皮,而是我钟家的千面术制作出来的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齐宁这才回过神,依稀看出自己手中这张人皮-面具似乎是个中年人的形貌。

    钟琊颔首道:“侯爷救我丐帮于危难之中,楼长老心中感激,有心想要答谢,但侯爷身份尊贵,我们这些叫花子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答谢。想来想去,楼长老和我才商量送几件小玩意给侯爷赏玩。”

    齐宁笑道:“楼大哥和钟先生真是太客气了。我和楼大哥是义结金兰的兄弟,且不说我也存了为朝廷的心思,就算不是为了朝廷,只是我和楼大哥的交情,也不存在什么答谢不答谢。”

    钟琊微笑道:“侯爷,这几张人皮-面具虽然不是什么珍贵物事,但放眼江湖,钟某自问还没有谁的人皮-面具比我的更好,这几张人皮-面具套在脸上,足可以以假乱真。侯爷使用之时,只需将面具沾上水,然后迅速戴在脸上,七日之内,面具便会完全契合在脸上,就像天生如此。”

    “哦?”齐宁心中其实很为欢喜,含笑道:“出自钟先生之手,当然是好东西,恭敬不如从命,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

    钟琊道:“一共是五张面具,都是我按照侯爷的脸型制作出来。”

    齐宁将人皮-面具收好,这才道:“钟先生来到京城,我作为东道主,自然也该略尽地主之谊,不如......!”

    “侯爷千万不要客气。”钟琊立刻道:“侯爷如果有用的上丐帮的地方,到时候尽管吩咐。不过钟某还是不好与侯爷出门招摇,以免给侯爷带去不必要的麻烦。”身体微微前倾,低声道:“侯爷,今日请您前来,另有一桩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钟先生请讲。”齐宁见钟琊神情凝重,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钟琊想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从何说起,微一沉吟,才问道:“侯爷可知道影耗子?”

    “影耗子?”齐宁一怔,十分陌生,问道:“这影耗子是一个人吗?”

    钟琊摇头道:“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这只是江湖上对一类人的称呼。”

    “是哪类人?”

    “刺客!”钟琊道:“这类人在江湖上如同游魂一样,他们不加入任何帮派,也并不结交朋友,大都是单人匹马,也有极少聚群行动。”

    齐宁皱起眉头,问道:“钟先生为何忽然提及这群人?”

    钟琊神情肃然,道:“据我们所知,最近这阵子,在京畿附近已经出现了几批影耗子,他们虽然行动极其隐秘,而且擅长乔装改扮隐匿行踪,但还是被丐帮发现了一丝端倪。最让人奇怪的是,素来特立独行的影耗子,竟然开始有接触。”

    “接触?”

    钟琊伸出一根手指,蘸在桌上的茶水之中,然后在桌上画了一个简单的符号,形似一条扭曲的蚯蚓一般,齐宁有些不解,钟琊低声道:“这是我们查到的线索,这个符号,是影耗子联络的记号。”

    “影耗子联络?”齐宁这时候感觉头有些大,“钟先生,我还是听不大明白。”

    钟琊耐心道:“侯爷,江湖上各门各派各有帮规门规约束弟子,但有一类人从不愿意受约束,而且本身武功也是不弱,又不屑于做那打家劫舍的营生,这类人最后便会选择成为影耗子。影耗子受雇于人,只要接了银子,就要为雇主杀人,杀的是谁,他们不会在乎,这类人便是以杀人为生。”

    齐宁脸色有些难看,心想古往今来,受雇为人卖命的行业从来都不曾断绝。

    “如果杀的是普通人倒也罢了,但是如果惹得是厉害的对头,就算成功却泄露了来历,那么事后也要被人追杀,亡命江湖。”钟琊道:“所以任何一名影耗子,他们行动都会谨慎小心,务求一击必中,而且保证全身而退,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齐宁叹道:“买卖都不好做,就算以杀人为业,也要有过人的专业技能。”

    钟琊一愣,却还是继续解释道:“其实这类人都只是受雇于人,所以也谈不上与人结仇,而江湖上的人也尽量不去招惹他们,就连神侯府对这类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要找到一名影耗子甚至将他除掉,并非容易的事情。”

    齐宁道:“影耗子受雇于人,以杀人为业,钟先生说最近京畿附近出现了好几拨影耗子,难道是这些人都准备在京畿一带行凶?”

    “影耗子如果没有接到杀人的任务,你想找也找不到他们。”钟琊叹道:“他们也绝不会轻易显身出来,给自己招来麻烦。这一次他们忽然出现,必定是要出手杀人了,但是一下子出现好几拨的影耗子,这却是极其罕见。”

    “京畿一带最重要的地方就是京城。”齐宁皱眉道:“那群影耗子总不至于跑到京城来杀人吧?”

    “他们有何目的,又各自是受何人所雇,我们并不清楚。其实就算擒住一名影耗子,就算要了他性命,他也不会吐露雇主半点线索。”钟琊道:“丐帮有人看到一名影耗子在京郊外的一家客栈留下了这个符号,过了半日,另一名影耗子便通过符号与之前那人接上了头,这两人一起从客栈消失。”

    “他们去了哪里?”

    钟琊摇摇头:“影耗子行踪诡秘,最擅长跟踪,我们的人知道不能盯得太紧,而且丐帮也尽量不去招惹这些人,所以后来并无去打听这些消息。”顿了顿,才低声道:“不过得到的消息,红蝎子和莽山狼都已经出现了踪迹。”

    “红蝎子?莽山狼?”齐宁奇道:“这两人也是影耗子?”

    ----------------------------------------------------

    ps:继续向兄弟姐妹们求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