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六九章 冷战

第七六九章 冷战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门无痕叹道:“侯爷客气了。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病,不过是筋骨的问题,两年前就开始零零散散吃些草药,不过也没有好转的迹象,每到天气炎热的时候,疼痛反而加重。”

    “筋骨?”齐宁心想只听说若有人患了关节风湿之类的病症,天气越是潮湿寒冷反倒会加剧疼痛,西门无痕却是天气炎热反会加剧,而且西门无痕乃是江湖绝顶高手,神侯府的各类伤药多如牛毛,怎地却被筋骨之症所困扰。

    西门无痕似乎看出齐宁心中疑惑,笑道:“不瞒侯爷,年轻的时候习武成痴 ,不知节制,但凡有些新奇的功夫,总是要去尝试。到如今杂七杂八的各门武学确实知道不少,也能比划几手,后来在神侯府当差,走南闯北,去过了无数的地方,也经过了无数搏杀,那时候不以为然,年纪大了,当年积下的后患便开始显现出来了。”

    西门无痕武功高强,博学百家,齐宁心想原来是因为功夫练得杂了才会如此。

    “侯爷,有前车之鉴,你日后练武,切忌贪多。”西门无痕道:“无论何种武学,潜心其上,精益求精,总是能够有番作为的。若是学的杂了,不但无法达到巅峰境界,反倒是留下后患。”

    齐宁拱手道:“神候教诲,必当铭记在心。”

    西门无痕微微一笑,也不多言,缓步而去,齐宁若有所思,隐隐感觉西门无痕这话中是否另藏玄机。

    回到侯府,韩总管匆匆过来,脸上带着担心之色:“侯爷,三夫人.....三夫人病了,从昨天到今天,一直都不曾吃东西。”

    齐宁一怔,皱起眉头来。

    前天晚上齐宁窥知顾清菡奉太夫人之命一直在监视自己的行踪,心中自然不悦,那晚言语冷淡,顾清菡负气而走,昨天回到侯府,齐宁也不曾见到顾清菡,却也没有去多问。

    今日回来,却听韩总管告之顾清菡生病,心中却也有些担心起来。

    他一直对顾清菡心存爱慕,如果不是那晚的事情,绝不会对顾清菡生出丝毫的不满。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顾清菡虽然在人前是堂堂的锦衣侯府三夫人,绝对的帝国贵妇,锦衣侯府几乎所有人都对她唯命是从,但是在太夫人的眼中,顾清菡却仅仅只是一个随意操控的棋子而已。

    那老太婆虽然在佛堂足不出户,却将锦衣侯府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顾清菡身后的顾家虽然也是一方雄族,但是在锦衣齐家眼中,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以锦衣齐家的势力,想要整垮顾家,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齐宁知道顾清菡虽然已经是齐家的儿媳,但毕竟出身顾家,总还要考虑到顾家的前程,更何况如今顾家举荐迁到京城,就在齐家的眼皮子底下,太夫人若是真想对顾家做手脚,更是容易。

    锦衣齐家作为帝国四大世袭候之一,军功世家,多少年下来,若说没有积攒深厚的实力,便是齐宁自己也不相信。

    虽然齐景已经过世,齐家看似一度要走向衰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齐宁从来不相信锦衣齐家真的走到绝境,他相信锦衣齐家在朝野依然拥有深厚的实力,那晚太夫人的说话的底气,足以证明这一点。

    如果手中毫无实力,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婆,齐宁很难想象她会有那般底气威胁到顾清菡。

    虽然自己已经承袭爵位,也知道了齐家一些明面上的实力,但经过那晚,齐宁也更加肯定,锦衣齐家依然对自己隐瞒许多,至少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力量老太婆并没有告诉自己。

    “是否请了大夫?”齐宁问道。

    韩总管道:“昨天就请来大夫,但三夫人只说并无大碍,不见任何人,所以只能让大夫回去。今天瞧见三夫人还没有出院子,老奴又去找了大夫来,但三夫人依然将他拒之门外。侯爷,这些年来,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三夫人撑着,她一个女人家,也确实是难为了她,或许是这些时日太过辛劳,三夫人疲累过度才病了,有病不瞧那可不成,可是.....可是老奴也劝说不动,侯爷还是过去瞧瞧才好。”

    齐宁微一沉吟,这才点点头,道:“你去准备一些粥食,我亲自送过去,劝她吃一些。”

    韩总管忙道:“好好,侯爷,老奴这就去准备。”匆匆退下。

    齐宁轻叹一口气,沉思片刻,终是往顾清菡院子去。

    到得院门前,只见远门关闭,齐宁抬手轻拍了拍门,很快里面就传来声音道:“是谁?三夫人吩咐了,谁也不能进来打扰。”

    “开门,我是齐宁。”齐宁淡淡道。

    “是.....是侯爷!”院内似乎犹豫了一下,没过多久,“嘎吱”一声,院门打开,齐宁瞧见一直在顾清菡身边服侍的那丫头露出脸来,看到齐宁,那丫鬟急忙行礼道:“侯爷!”

    齐宁也不废话,推门便要进去,丫鬟壮着胆子拦住,为难道:“侯爷,三夫人.....三夫人说过不见任何人,就......就是侯爷来了也不见。”

    “你叫什么名字?”

    丫鬟忙道:“奴婢冰巧。”

    “是三夫人给你取的名字?”

    “是......!”

    “冰雪聪明,灵巧乖顺。”齐宁冷冷道:“三夫人给你取这个名字,没给你解释意思?既然冰雪聪明,难道连侯府的主子是谁也不知道?”

    冰巧低下头,不敢多言。

    齐宁也不看她,径自往屋里去,冰巧张了张嘴,终究是不敢多说什么,眼睁睁地看着齐宁进了屋去。

    齐宁进到屋内,便闻到了屋内飘荡的幽香,换作从前,闻到这股子幽香味道,齐宁难免会心神一荡,但此时心情不是很好,也没有心思想这些,走到房门前,犹豫一下,还是抬手敲了敲门。

    屋内并无声音,齐宁皱起眉头,心想自己方才在院子里说话,顾清菡必然已经听到,她自然也知道现在敲门的是自己,所以故意不说话。

    齐宁也不客气,推了推门,好在房门没有上栓,推开房门,齐宁进到屋里,那股幽香味更是浓郁,缓步走到屋里,往床上瞧过去,只见到床帐放下来,薄纱掩饰,一时倒也看不清楚里面状况。

    齐宁轻叹一声,缓步走到窗边,隔着薄薄的轻纱帐,瞧见顾清菡那曼妙的娇躯向里侧躺着,曲线起伏,美不胜收。

    “三娘。”齐宁轻声道:“听说你一直没有吃东西,身子不舒服,为何不看大夫?”

    顾清菡却似乎已经睡着,娇躯动也不动,更是一声不吭。

    齐宁皱起眉头,心知顾清菡不理睬自己,无非是因为前晚自己对她十分冷淡,忍不住想你自己一直在监视自己,有错也是你在先。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齐宁微微拉开纱帐,帐内粉红色一片,顾清菡就如同一条美女蛇般侧躺在床上,腰肢纤细,短衫玉臂,露出白玉般的细腻肌肤,“你若是不舒服,我现在让人去请大夫来,让大夫给你瞧瞧。”

    顾清菡依然是动也不动,齐宁眉头微锁,心知顾清菡明显是根本不打算和自己说话,自己就这样在边上说上一天,顾清菡也未必会理睬一句,他心里本就对顾清菡不满,这时候脾气上来,伸手过去,一把抓住顾清菡白皙的手臂,道:“为何不说话?”

    顾清菡被他抓住手臂,娇躯立刻反应起来,猛地一挥手臂,挣脱开去,忽地坐起身来,一张俏脸满是怒色,那双迷人的眼眸此时却是冷冰冰地盯着齐宁,就像一头要吃人的母老虎一般。

    她衣衫有些散乱,也许是天气闷热的缘故,那光洁白皙的额头上还渗出汗珠子,腮边青丝黏住,若非一脸冷意,还真是妩媚动人。

    齐宁面不改色,与顾清菡四目对视。

    顾清菡盯着齐宁看了片刻,冷哼一声,转过身又要躺下,齐宁却是伸手搭向她臂膀,顾清菡再次抬手将齐宁伸过来的手打开,终是冷声道:“你要是再动手,我们立刻去见太夫人。”

    “见太夫人?”齐宁一听到老太婆,心中便生出恼意,冷笑道:“怎么,你觉得我害怕她?”

    “你当然不怕。”顾清菡冷笑道:“你如今不比从前,是皇帝器重得宠臣,想怎样就怎样,又岂会在乎别人?去见太夫人,只不过是要让太夫人评评理,看看你是否能对我动手动脚。”

    齐宁盯着顾清菡眼睛,淡淡道:“评理?原来太夫人还没有评过理,我只以为该说的你都说了。”

    顾清菡娇躯一颤,花容微微变色,“你.....你说什么?什么.....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

    “太夫人是一家之主,我这个锦衣候不过是充门面。”齐宁淡淡道:“你打理着侯府内的大小事务,自然是点点滴滴都该向太夫人禀报。”

    他这话说的模棱两可,顾清菡咬了一下嘴唇,才道:“太夫人终日礼佛,自然....自然没有闲心操心府里的事情。”

    “是吗?”齐宁语气古怪,盯着顾清菡眼睛:“我还一直以为三娘事无巨细都会向太夫人禀报,包括我的事情。”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