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七三章 人人得而唾之

第七七三章 人人得而唾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历隆泰七月初九日,旭日早早升起,霞光万丈,整个楚国皇宫都沐浴在阳光之下,红墙琉璃瓦在阳光之下,更显得金碧辉煌。

    三天的时间说过就过,一大清早,文武百官就已经云集到承天殿前,大伙儿都知道今天有一场好戏要在宫内上演,虽然结局似乎早已经注定,但是既然有好戏看,大伙儿也都不愿意错过。

    齐宁也是起了一个大早,只是看起来昨晚似乎没有休息好,站在群臣之中,时不时地打着哈欠,一副恹恹欲睡的模样。

    殿前一片空阔,群臣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有说有笑。

    不管怎么说,最近楚国的喜事也算是连续不断,先是北汉皇帝北堂欢驾崩,北汉诸皇子因为争夺帝位,已经将北汉弄得是一团乱麻,而东齐又送来天香公主,两国结盟已经是板上钉钉。

    再过数日,皇帝便将大婚,这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因为要迎接皇帝大婚,京城的大街小巷已经开始挂起了红灯笼,许多有亲眷还被关押在大牢里的人们更是期盼着皇帝借着大婚之喜,能够大赦天下。

    所以朝堂最近的气氛也算是比较轻松,更加上今日只是观看一场切磋比武,大家也就显得颇为随意。

    齐宁伸了个懒腰,就听旁边一个声音道:“锦衣候昨晚没有睡好吗?年轻人还是要自制些好。”

    齐宁扭过头去,只见到武乡侯苏禎就站在自己身旁。

    四大世袭后之中,武乡侯苏禎在朝中的存在感似乎是越来越弱,但不管怎么说,他依然是世袭候之一,爵位在身,身份并不在齐宁之下。

    齐宁笑了一笑,道:“武乡侯昨晚似乎也没有睡好,脸色看起来也没什么精神。”

    苏禎年轻时候本就酒色过度,承袭爵位之後,性情不变,依然是寻花问柳,过度的消耗,也导致他身形消瘦,脸色终日显得有些苍白。

    苏禎冷笑一声,才问道:“都说你锦衣候虽然年轻,但很有见识,今天殿前比武,不知道你以为谁赢谁输?”

    旁边几个人听得苏禎询问,暗想你武乡侯这不是废话,谁赢谁输还要说出来,大家心知肚明而已,只不过顾忌西门无痕的颜面,大家心里明白嘴上却不说出来而已。

    “武乡侯,你觉得谁会赢?”齐宁微笑问道。

    苏禎抬手抚须,笑道:“西门姑娘有西门神候调教,武功自然不差,只不过年纪尚轻,假以时日,武功自然更为精进,但是眼下......!”干笑两声,并没有说下去,但他后面要说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如此说来,武乡侯是觉得东齐铁卫必胜无疑?”齐宁含笑道。

    苏禎似笑非笑道:“前几日锦衣候在朝堂上向皇上谏言,让人替代东齐太子出战,是不是没有想到东齐太子身边有铁卫相随?”

    边上诸人自然听出了苏禎话中的嘲讽之意。

    齐宁谏言让人替代太子出阵,却没有想到东齐太子派出了一名铁卫,这就像是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齐宁叹了口气,心想苏禎别的本事没有,说风凉话的本事似乎越来越高了,苏家出此不肖子孙,也算是倒了大霉,故意笑道:“铁卫又如何?武乡侯,东齐一名铁卫出阵,就让你觉得他必胜无疑?你这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锦衣候,话不能这样说。”旁边一人阴阳怪气道:“事实如此,东齐铁卫身手不凡,连下海斩鲛这样的事儿都能做出来,不可谓不勇猛。如此勇士,西门姑娘想要对战取胜,实在是难上加难。”

    齐宁瞥了一眼,却原来是户部尚书窦馗。

    窦馗是淮南王的死党,而苏禎最近一段时间也与淮南王走得很近,也难怪他会出来帮腔。

    “窦大人,武乡侯,看来你们对东齐铁卫是信心满满。”齐宁笑道:“正好咱们今天都在这儿,只是看切磋比试,未免有些美中不足,要不然咱们来打个赌,也好提提神。”

    “打赌?”苏禎立刻问道:“打什么赌?”

    “你们都觉得东齐铁卫必胜无疑,可是我就有些不相信。”齐宁笑道:“我就觉得西门姑娘今天的胜算更大。”

    “你觉得西门战樱会赢?”苏禎睁大眼睛,似乎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忽地哈哈大笑起来,此时西门无痕尚未到场,边上众官员也都忍不住笑起来。

    齐宁盯着苏禎眼睛,问道:“武乡侯,敢不敢赌?”

    “好。”苏禎立刻道:“我只怕你会后悔。”向左右道:“大家都给做个见证,锦衣候要赌西门战樱今天取胜,红口白牙,说过的话有大伙儿作见证,那可不许反悔。”

    “不知道武乡侯以什么作为赌注?”齐宁问道。

    苏禎道:“这里是皇宫,若是赌银子,只怕......!”

    “无妨!”齐宁立刻打住道:“本来就是提神,咱们立下赌约,又不会在宫里付银子,等到比武过后,出宫再取银子便是。武乡侯,你要赌多少?”

    苏禎嘿嘿笑道:“你想赌多少,我都可以奉陪。”

    “你武乡侯府银子多如牛毛。”齐宁笑道:“赌的少了,你武乡侯只怕不过瘾。这样吧,我齐家府库里还有一万多两银子,多的也拿不出来,武乡侯要是乐意,就赌一万两如何?”

    苏禎笑道:“锦衣候谦虚了,堂堂锦衣候府,怎会只有一万两?不过你既说一万两,咱们就赌一万两。”

    齐宁叹了口气,道:“只是你们都觉着东齐铁卫必胜无疑,西门姑娘一定会处下风,咱们......一万两对一万两,是不是有些不公平?”

    “愿赌服输,你若不愿意,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苏禎淡淡笑道:“既然知道西门战樱不是东齐铁卫的对手,也就不必在这里说大话,以免让人觉得你锦衣候是在出风头,哗众取宠,你爹可从来不干这样的事。”

    “好,一万两就一万两。”齐宁一脸怒色,显得有些激动:“大家都做见证,比武结束,出了宫门,立刻回去取银子。”

    “这才有些锦衣齐家的气魄。”苏禎笑眯眯道。

    窦馗在旁叹道:“可惜可惜。”

    “窦大人,不知道可惜什么?”苏禎问道。

    窦馗道:“可惜锦衣府库里只有一万两银子,否则下官倒也愿意凑凑热闹,拿点银子和锦衣候赌一赌。”

    齐宁皱眉道:“窦大人也要赌?”冷笑道:“窦大人,你要是敢赌,本侯就敢接。府库虽然只有一万两银子,但锦衣齐家还有一些古董首饰,再不济还有房屋地契,凑起来几万两银子也是有的。”

    边上有老成持重的官员皱起眉头来,心想年轻人就是年轻气盛不知分寸,这场比武的结果明明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可是这小侯爷意气用事,竟然要与人豪赌一场,这赌注一上来就是一万两,既是对世袭候来说,那也绝非小数目。

    可是看这小侯爷的架势,竟似乎是要拿锦衣齐家的全部家底来赌,这实在是糊涂透顶愚不可及,只怕今日出了宫门之后,这锦衣齐家就只能沿街乞讨了,有官员有心想要劝阻齐宁,但是心知一旦劝说,就等若是与苏禎和窦馗结仇,一时间也不敢出声。

    “我窦家多少年的积攒,也小有积蓄,虽然不多,但几千两银子还能拿出来。”窦馗倒也没有狮子大开口,毕竟他只是户部尚书,不似世袭候有封地食邑,一年下来明面上的俸禄也没有多少,虽说窦家不缺银子,但也不敢开口就是上万两,“侯爷,下官就拿五千两银子凑凑热闹如何?”

    “五千两?”齐宁道:“好,五千两就五千两。”四下看了看,问道:“可还有人要凑热闹?一百两不嫌少,一万两不嫌多,有愿意下赌注的,尽管来凑凑热闹,众目睽睽,谁也不怕谁出尔反尔。”

    这边热闹得很,附近不少官员早已经凑过来,听得齐宁这样说,不少人都是蠢蠢欲动,心想这时候下赌注与齐宁对赌,无疑等于捡钱一般,有人心想这个小侯爷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这败家子还真是要将锦衣齐家给败了。

    有些老成持重的官员看到朝廷重臣竟然在承天殿前当众聚赌,只觉得实在是不成体统,可是卷入其中的是锦衣候和武乡侯,也不敢多说什么。

    齐宁又叫了两声,终是有几名官员壮着胆子上去凑热闹,有人在前面带头,随即又有十多名官员下了赌注,但大多数官员并不想卷入其中,到最后也有二十多名官员下了赌注,加起来也有七八千两银子,连上苏禎和窦馗二人,总共下了两万多两银子的赌注。

    许多人暗暗摇头,心想就算是锦衣齐家,这两万两银子也绝不是小数目,今天也不知道这小侯爷到底哪根神经搭错了,非要将大把大把的银子送出去。

    齐宁确定好赌注,记住了下赌注的官员,这才道:“赌注已下,概不离手。比武分出胜负以后,若是我输了,你们尽管在自家府里等着,今晚子时之前,我一分不少派人送到你们府上。当然,如果我侥幸胜了,还请诸位大人在今夜子时之前,将银子送到锦衣侯府,先说清楚后不乱,谁要是到时候没有及时将银子送过去,可别怪本侯登门造访!”

    众人还在担心这小侯爷到时候能不能及时兑现,听他这样说,纷纷道:“不错不错,谁要是拖欠一文钱,人人得而唾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