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七六章 手下留人

第七七六章 手下留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门战樱宛若一朵红云,飘忽来去,霍聪连续出手,却招招落空。

    霍聪练的是外门功夫,最厉害的本事自然是刀枪不入之身,但西门战樱只是身形飘荡,并不出刀,他这一声铜皮铁骨一时也派不上用场。

    除了铜皮铁骨之身,霍聪的拳脚功夫也算不弱,但面对西门战樱诡奇的身法,也是无力可试。

    这时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不斜视。

    群臣自然不可能知道,西门战樱这诡奇的步法,却正是齐宁所授的逍遥行。

    齐宁对西门战樱武功的深浅自然是十分清楚,之前在朝堂之上看到霍聪,便知道此人绝非善茬,段韶能够派出此人出战,自然是对霍聪的武功十分自信。

    齐宁知道如果正面对决,西门战樱取胜的希望极其渺茫,但是要在短短三天之内让西门战樱武功突飞猛进,那也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对付此等外门高手,自然不能正面硬拼,只能是另寻对策。

    齐宁倒也想过将**神功的心法传授给西门战樱,**神功吸人内力,一旦有身体接触,只要对方运上内力,很容易就被吸取过来。

    但仔细一想,这**神功虽然威力惊人,但却实在不适合传给西门战樱。

    **神功的功夫奇特,西门无痕见多识广,很可能知道**神功的来历,一旦将这门功夫传授给西门战樱,西门战樱当真能在三日之内领悟出来,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必将引来极大的后患。

    西门无痕察觉到这门功夫之后,定然会寻根追源,自己当初是从九天楼木神君手中得到这奇诡的武功,神侯府能人不少,要真的查出这段往事,自己假冒锦衣世子的真相未必不能被查出来,那可是给自己带来滔天大祸。

    而且自己能够迅速领悟**神功,或许是天赋异禀,又或许是另有原因,齐宁却不敢保证西门战樱在三天之内就能领悟出**神功的奥义。

    除却**神功,齐宁思来想去,也唯有逍遥行能够应急。

    西门战樱既然无法与或从正面相抗,那么先行防守再找寻机会自然是最佳的应对之法,而逍遥行一旦施展开来,对方连触碰都难做到,自然是最佳的防守功夫。

    齐宁本来还担心短短三天西门战樱是否能在逍遥行上有所突破,但事实却是证明西门战樱在这套步法上的领悟力实在是惊人。

    或许是西门战樱自幼便在西门无痕身边熟悉了九宫八卦,西门战樱在这套步法上的领悟力竟是不下于齐宁。

    齐宁当初完全是凭着山洞枯骨刻在石壁上的壁画,自行领悟出逍遥行的路数,而传授西门战樱这套步法之时,却是在她身边耳提面授,更是亲自示范,亦将自己对这套步法的领悟尽数传授。

    西门战樱却也是极其聪慧的姑娘,连续三天的高强度训练,却也是让西门战樱窥入了门径,如今已经对那套逍遥行步法铭记在心,而且几日来时刻训练,也算是颇为熟悉。

    今日与霍聪比斗,一开始走出逍遥行,还有些拘谨,但是这步法一旦走开来,却是越走越顺,比之以前齐宁初学之时的姿态要飘逸美感许多。

    有力无处使的霍聪此时已经是颇显狼狈,他虽然经过特殊训练,毅力惊人,但是连出十余招,招招落空,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心下已经略有些着急。

    苏禎这时候神情凝重,他的武功虽然登不上台面,但毕竟出身军人世家,倒也是学过一些花拳绣腿,这时候也隐隐看出局面,心下也颇有些着急,但却又想到,这西门战樱虽然步伐诡奇,霍聪一时伤她不得,但这时候的西门战樱完全处于躲避之势,并无还手之力,只要西门战樱气力耗损,稍漏破绽,终究能被霍聪抓住。

    段韶神色也是颇不好看,但却也是存了与苏禎同样的心思,只觉得西门战樱步法虽妙,总不至于这样一直躲避下去,迟早还是要败在霍聪手下。

    这玄妙的步法更是让段韶叹为观止,想到西门战樱迟早体力不支,眼中渐渐显出光彩来,心中却是想着只要西门战樱落败,到时候嫁到齐国成了自己的内室,那么这套玄妙的步伐也就成了囊中之物。

    他越想越是欢喜,唇边渐渐泛起一丝笑意。

    众人也都是心思各异,便在此时,却听得一声娇叱,宛若黄鹂清鸣,场中本来你来我往交错缠绕的两道身影,陡然间却停了下来。

    只见到西门战樱站在霍聪身后,手中的大刀前指,刀锋却是点在了霍聪的后颈处,而霍聪双腿微屈,左手略微抬起,整个人却已经定住。

    苏禎眼珠子差点都冒出来,瞪大了眼睛。

    西门战樱俏脸带霜,却是急促喘气,酥胸起伏,额头上满是汗珠子,刚才她施展逍遥行躲避霍聪的攻势,显然是体力耗损极大。

    群臣面面相觑,但是西门战樱的刀刃都点在霍聪后颈,谁胜谁负,不问可知。

    本来许多人还以为只待西门战樱体力不支之际,便是落败之时,却没有想到变故在瞬间便即发生。

    西门战樱缓缓收刀,后退两步,拱手道:“承认!”

    霍聪慢慢站直身子,转过身,也是向西门战樱一拱手,道:“姑娘聪慧过人,你又如何知晓在下罩门所在?”

    西门战樱却是不经意向西门无痕那边瞥了一眼,淡淡道:“但凡修炼外门硬功夫,都会存有弱点,便是罩门所在。罩门所在,无非三处地方,你自然知晓是哪三处,我无法确定你的罩门究竟在何处,也只是心存侥幸一试!”

    “姑娘迟迟没有出手,原来一直在找寻在下罩门。”霍聪惨然一笑,转身径自向段韶走过去,到得段韶面前,跪倒在地,“殿下,小的学艺不精,令大齐和殿下蒙羞,罪该万死!”猛地抬起左手,二话不说,照着自己的脑袋拍了下去。

    不少人都是大惊失色,段韶脸色冷沉,眼见得霍聪左手便要落在脑袋上,旁边却是人影一闪,一只手闪电般探出,已经抓住了霍聪手腕,霍聪手臂便宛若被钢铁箍住,再难落分毫。

    霍聪脸色骤变,厉声道:“你......!”只吐出一个字便即止住,这时候却是看清楚,那出手阻止之人竟豁然是齐宁。

    群臣见得霍聪自尽,不少人都是心下一沉,这次东齐太子送亲前来,两国关系一片坦途,可是如果霍聪因为落败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尽在楚国皇宫,必将为两国的关系蒙上一层阴影,等见到有人出手阻止,众人才微微宽心,看清楚是齐宁,不少人暗想这锦衣候在关键时候,却是立了一大功。

    小皇帝本来也是大吃一惊,等见到齐宁阻止成功,亦是显出一丝欣慰之色。

    齐宁之前就从西门战樱口中对东齐铁卫略有了解,知晓东宫铁卫一旦落败,很可能向段韶自尽谢罪,所以霍聪走到段韶面前之时,他便已经提防霍聪在这里自尽,见他手臂一动的时候,便知道事情不妙,根本不做他想,立时抢了出来。

    他距离段韶不远,出手的时机也是恰到好处,堪堪阻止了霍聪。

    “霍铁卫,你若是保护殿下不周,让殿下受了一丝伤害,今日你要自尽,本侯绝不阻拦。”齐宁叹道:“可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切磋比武,你说有辱齐国,难道咱们这是在进行两国比武争斗吗?”

    霍聪一愣,齐宁并没有松手,依然握着他的手腕,正色道:“此行你护卫殿下前来大楚,最紧要的职责是守卫殿下的安全,如今殿下尚未返回齐国,你却不顾天大的职责,只为一时意气便即自尽,非但不是谢罪,反倒是大大有罪。”

    段韶这时候也已经回过神来,沉声道:“霍聪,你是本宫贴身铁卫,没有本宫的吩咐,你怎可做出如此糊涂事?本宫早就说过,今次殿前切磋,一切只为两国盟好,西门姑娘技高一筹,咱们心里钦佩就是,难道你觉得本宫因你落败就颜面无光?”

    齐宁听段韶这样说,这才松了手,霍聪却已经拜倒在地,向段韶道:“小的一时糊涂,还请殿下惩处。”

    段韶站起身,单手背负身后,道:“是锦衣候出手相救,还不谢过锦衣候。”

    霍聪转身向齐宁道:“霍聪谢过侯爷救命之恩!”

    齐宁却已经伸手将他扶起,笑道:“霍铁卫,今日大家都是看的明白,你一身铜皮铁骨,那实在是不简单,说句不怕得罪西门姑娘的话,要不是她使了那套跳大神的步法,再有十个西门姑娘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实在不必妄自菲薄。”向着段韶笑道:“殿下,您手下八大铁卫,都是苦练出身,珍宝一样,胜败乃兵家常事,要是因为偶尔一两次失手就自尽,那有多少铁卫够谢罪的?”

    段韶哈哈笑道:“锦衣候这话说的不假,本宫手下的铁卫,那都是珍宝一般。”看着段韶道:“今日你并无罪,也不必谢罪。”

    西门战樱听齐宁说自己是跳大绳一样的步法,不禁狠狠瞪了他一眼,心想这是你师父传授,你敢说这是跳大神,回头去告你一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其他人听到,心下暗笑,心想这锦衣候还真是口不择言,你说西门战樱跳大神,若是这套步法是西门无痕所授,那岂不是得罪了老神候,有人特意去看西门无痕,只见到西门无痕神色平静,似乎并不以为意。

    -------------------------------------------------------------------

    ps:昨天担心媳妇没有节制,所以一直陪她看电视,好歹熬过十二点,这才开始码字,真是对不住了。你们信不?我信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