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八八章 同床共枕

第七八八章 同床共枕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闺房之内一时间寂然无声,落针可闻。

    顾清菡显然是满腹心事,而且心情很是不好,如果是换做往日,她绝不可能让齐宁与她同床共枕,但这时候心情复杂,却也无心来纠结这些。

    齐宁看着顾清菡线条优美的背影,心中感慨,如果顾清菡铁了心要对太夫人唯命是从,与自己一心为敌,却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会是怎样一番心情。

    顾清菡似乎也不知该从何说起,保持了许久的沉默,只有那醉人的幽香萦绕在齐宁鼻端。

    齐宁从枕头下面摸出匕首,心中一阵怜爱,堂堂侯府三夫人,睡觉的时候却要在枕头下面放一把利器,由此可见她心里是何等的不安全,只怕长夜漫漫之中,也无法真正睡上几个好觉。

    “三娘什么时候准备的这把匕首?”齐宁不自禁往顾清菡那边贴了一帖,却又不好太过靠近,天气本就炎热,这时候更是能够感受到从顾清菡腴美的娇躯散发出来的热意,“这等利器放在枕头下,很不安全。”

    顾清菡也不回头,只是幽幽道:“没有它,我.....我晚上睡不着,今夜如果不是你,而是换了别人进我屋里,它自然就起作用。”

    齐宁轻笑道:“三娘是要以匕首与人相斗?”

    “那倒没有。”顾清菡轻声道:“我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有能耐和别人相斗?只不过手里有了它,至少想死的时候,别人也阻拦不住。”

    齐宁心下一颤,眉头皱紧,不自禁伸手过去搭在顾清菡肩头,顾清菡却是拿起手臂,轻轻将齐宁的手拿开,想了一下,才道:“我.....我今儿听人说,皇上给你赐婚了?”

    齐宁一怔,犹豫一下,才道:“三娘已经知道了吗?”

    “皇上赐婚,是锦衣齐家的荣耀。”顾清菡幽幽道:“回头要找人去西门家,好好商谈此事。我是一介女流,不便出面,实在不行,你.....你还是让三老太爷去一趟吧。”

    “三老太爷?”齐宁皱起眉头。

    顾清菡轻叹道:“虽然你和齐族断绝了来往,但.....但血浓于水,这种血脉之情也不是说断就断。你如今承袭了爵位,和从前不同,三老太爷那边自然还是要依仗锦衣侯府,只要你亲自去一趟,他.....他自然会出面为你去西门家。”

    齐宁心里也很清楚,当初三老太爷一伙人为了自身利益,一心想要拥护齐玉承袭爵位,但最后奸谋败露,对自己自然是充满怨恨。可是如今自己受到皇帝器重,而且出使东齐立下大功,最为紧要的是此番又是与神候西门无痕结亲,齐家那帮势利之徒自然会看出锦衣齐家又走上了飞黄腾达之路,巴不得和这边又走近。

    若是自己当真去给三老太爷传个话,那老家伙必然是屁颠屁颠地为自己跑腿。

    “三娘,今晚找我来,是为了这门亲事吗?”齐宁轻叹道。

    顾清菡道:“你终于要成亲,三娘.....三娘心里欢喜,总是要恭喜你的。”

    “三娘转过身来。”齐宁又是往那边凑了凑,“咱们离的太远,说话声音传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听见。”

    顾清菡香躯一颤,她如今最怕的就是有人发现齐宁半夜三更潜入自己的闺房里,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慢慢转过身子,面朝向了齐宁,她翻转身子之时,柔美的娇躯软若无骨,动作十分小心,毕竟身上衣衫不多,唯恐泄露了春光。

    转过身来,立时将纱裙往下拉了拉,掩住白玉般的美腿,一臂护在胸口,挡住了峰峦的雄伟。

    昏暗之中,齐宁却是看到了顾清菡那一双迷人的眼眸儿,似乎两汪清泉在夜里秀媚逼人。

    两人四目相对,顾清菡故意移开目光,轻声道:“你不要看着我,我....我有些不舒服。”

    齐宁叹道:“面前一个天姿国色的大美人,我若是看都不能看,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不要再说这种话了。”顾清菡幽幽道:“你快要成亲了,有了媳妇,就该走正道了。且不说我不会和你有什么,就算.....就算真的想有些什么,你觉得还有可能?宁儿,以前那些事情,就当做你还没长大犯糊涂,以后不能再那样了。”

    齐宁听她语气带着一丝黯然,忍不住往前凑了凑,顾清菡立刻伸出手臂抵在齐宁胸口,蹙眉道:“我让你上来,是.....是要和你小心说话,你不要有什么误会。你自己也说过,不会再纠缠我,你是男人,说话不能不算话。”

    齐宁苦笑道:“三娘应该知道,我那也只是气话。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真心待我好,我心里也总是惦记着你,可是.....可是后来知道了那些.....!”

    “知道我是受了太夫人吩咐监视你,所以觉着我对你是假情假意?”顾清菡淡然一笑:“其实你这样想也没有错,我接近你,本来.....本来就是为了取得你信任,让你不防备我。”

    齐宁忽地握住顾清菡抵着自己胸口的玉臂,肌肤相贴,只觉得这美少妇的肌肤宛若瓷器般光滑,顾清菡花容微变,想要抽手过去,齐宁却已经低声道:“你接近我,当真只是为了监视我?三娘,你看着我眼睛,是不是说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顾清菡却不看他,只是苦笑道:“说不说谎,又有什么要紧?你先松开手。”

    “你不敢看我,只能证明你是在说谎。”齐宁道:“你敢不敢问自己,对我没有动过一丝情愫?”

    “皇上已经赐婚,这种时候你和我说这些,岂不是很荒谬?”顾清菡猛一用力,抽出手来,道:“我不和你说这些了,你先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受了太夫人的吩咐,一直监视你?”

    齐宁神情变得冷峻起来,反问道:“三娘先告诉我,你是从何时开始监视我?”

    顾清菡咬着红唇,齐宁此时与她面对面,距离也极近,不但能够充分地闻到她身上的体香,亦是能够看清楚那张美艳的面庞,精美的五官配在一起,云鬓披散,娇疲之中,却又自然而然地散发出美少妇的媚态。

    “是否是我那次被人挟持回来之后?”齐宁见顾清菡还在犹豫,不由轻声问道。

    顾清菡轻嗯了一声,想了一下,才道:“你.....你那次被挟持,府里上下都是十分担心,太夫人.....太夫人也很担心。”

    “三娘,咱们既然要坦诚相见,就不能说谎。”齐宁道:“你实话告诉我,太夫人当真很担心我?”

    顾清菡轻叹道:“她是你的祖母,又怎能不担心,只是.....只是不在人前显露而已。”

    “侯府派人追寻救我,是她的吩咐,还是你的吩咐?”齐宁问道。

    顾清菡犹豫一下,才道:“齐玉带了你出门,回来说你被人带走,我.....我当时就知道不妙,也来不及先禀报太夫人,就让段沧海立可分派人去找你的下落。段沧海他们分成几路人马出去之后,我才禀报了太夫人,太夫人也没有说什么。”

    “原来如此。”齐宁淡淡一笑。

    “好在菩萨保佑,段沧海他们带了你回来。”顾清菡道:“那日你见过太夫人,太夫人.....太夫人隔了几日找我过去,让我平日里多看着你些,你父亲过世,你是齐家的继承人,太夫人担心你犯糊涂,累了齐家的名声,给锦衣侯府带来灾祸。”

    齐宁道:“她吩咐你将我平日的言行都要禀报于她?”

    顾清菡轻嗯了一声,齐宁忍不住问道:“三娘平时不敢和我靠的太近,是否并非因为不喜欢我,而是担心被太夫人其他的眼线瞧见?”

    顾清菡微一扬脖子,道:“你胡说,我.....我就是不喜欢你,和太夫人的眼线有什么干系?”她这一扬脖子,立时便显出大半粉颈,线条滑-润,肌肤耀雪,当真是美不胜收,随即意识到什么,瞪了齐宁一眼,齐宁被她这一瞪,似乎又回到以前与她调笑的时候,心中却是一暖。

    顾清菡瞪了一眼之后,不知为何,竟也觉得心头泛暖,先前那紧张感消失了不少,低声道:“你要是再胡言乱语,我立刻赶你离开,什么都不对你说了。”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今天不说,以后也不说。”

    她这番情态,看在齐宁眼中,宛若撒娇发嗔一般,不由心头一荡,轻笑道:“不乱说不乱说。三娘,你之前让我不要提柳.....不让我提我娘的事情,又是什么缘故?太夫人对我娘难道有什么看法不成?”

    顾清菡本来舒展的眉宇间又忽地收紧起来,齐宁这时候却分明看到,在顾清菡光洁雪腻的额头,竟已经渗出一丝丝香汗珠子来,那双闪亮的迷人眼眸儿微微颤动,贝齿轻咬着下唇,横在胸前挡着绵软酥胸的一只手却已经握成粉拳。

    这些反应足以显示顾清菡内心的紧张,齐宁更是好奇,暗想顾清菡为何一听到柳素衣就会如此反应,但这是他一直想要知道的谜题,轻声追问道:“三娘,为何侯府上下,没有一人提及我娘?我娘.....到底是死是活?她若是活着,如今在哪里,若是死了,又是.....又是什么时候怎么死的?”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