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九五章 保护费

第七九五章 保护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    三老太爷一怔,齐家兄弟也是对视一眼,齐宁不等几人说话,已经含笑看向齐家兄弟,道:“五叔六叔这次能够挺身而出,其实让我十分感动。两位说的不错,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不管以前有些什么过节,真要出了事儿,咱们血脉相连,你们也不会置之不顾的。”

    两兄弟干笑两声,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锦衣侯府的颜面,就是整个齐家的颜面。”齐宁笑道:“这门亲事是皇上赐婚,若是办得不体面,连皇上也会不满意。老太爷说至少要上万两银子,我觉得言之有理。眼下府库里勉强能拿出五千两银子,咱们要办亲事,少说也要预备一万五千两银子,老太爷,两位叔叔,你们看......!”

    三老太爷咳嗽两声,顺手去拿手边的茶杯,只是茶水还没上来,拿了个空,齐家兄弟也是面面相觑,讪讪笑着,也不说话。

    “一万两银子对老太爷和两位叔伯来说,不算大数目。”齐宁笑道:“其实我心里也清楚,两位叔伯重情重义,这次我要成亲,两位总会备下厚礼,几位不是外人,侯府这边有难处,也不会对几位隐瞒,我也就直话直说,两位叔伯不知道能够送来多少礼金?”

    几人表情更是精彩,也都心想怎地这屁股刚一坐下,就提到银子,而且也没见过这般直接索要礼金的人。

    齐柏犹豫一下,见三老太爷不说话,只能道:“侯爷,这.....这要真是缺银子,我和你六叔到处借点,也不算难事。”用胳膊杵了杵六爷齐松:“你六爷在京城认识不少钱庄,借上万把两银子,那也是.....也是不难。”

    齐松见齐柏把事儿推到这边,心里有些不快,但不好当面发作,向齐宁干笑道:“侯爷如果确实需要,我.....我也是能够出面的。”

    “借银子?”齐宁失笑道:“两位叔伯,这玩笑可开大了。咱们齐家好不容易办一场大事,家族人多势大,如今也就缺一万两银子,却要往钱庄去借,这要是张扬出去,咱们齐家还要不要体面?”抬手指向三老太爷道:“老太爷刚也说了,体面事大,不可疏忽,咱们可不能忘了教诲。”

    齐家兄弟眉头微皱,齐宁叹道:“老太爷和两位叔伯前来,本就是出手相助,如今确实有难处,几位总不能拿不出法子。”这时候茶水终于上来,落茶过后,齐宁自己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沫,悠然道:“其实我听说两位叔伯在京里经营了不少生意,什么绸庄、酒楼、当铺都不在少数,这些年也积攒不少银子,如今侯府这边正是要银子的时候,总不会一毛不拔吧。”

    三老太爷靠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只当没听见。

    “还有,齐家是大族,因为锦衣侯府而到京里讨生活的齐族之人不在少数。”齐宁轻抿一口茶水,放下茶杯:“虽说这些年锦衣侯府未必真的帮上什么大忙,但大伙儿在外面也都是打着侯府亲眷的招牌,这块牌子也值不少钱,否则你们的生意也不会那么好做。据我所知,齐族上上下下在京城生活的不下二三十家,各家名下都有产业,其实一家拿出几百两银子,侯府的难关也就闯过去了。”

    三老太爷终于放下茶杯道:“你是想让族里凑银子过来?”

    “族里凑银子,总比去钱庄借债要好。”齐宁笑道:“而且齐族人人都出一份银子,外人看到,非但不会觉得锦衣侯府穷的叮当响,反而会觉得齐族上下齐心协力,以后若是有人敢打齐族的主意,那也就掂量掂量了。”嘿嘿一笑,道:“老太爷,不知你觉得我说的是否有道理?”

    齐宁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心中却一直冷笑。

    齐族这帮人趋炎附势,简直就是墙头草,侯府落难之时,一个个非但上蹿下跳想要吸侯府的血,甚至有不少人想要撇开与侯府的关系,如今眼见着锦衣侯府有东山再起的势头,却又厚着脸皮贴上来。

    齐宁暗想侯府以后会不会给你们撑腰,暂时不必考虑,不过既然想要再依附过来,先交银子再说,这世上没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便宜事,先从这帮趋炎附势之徒手里刮些银子过来,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三老太爷咳嗽两声,才道:“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自然是询问边上的齐家兄弟。

    三老太爷自然不是傻子,齐宁心里怎么想,他自然也明白,知道若是这银子不拿出来,以后想和锦衣侯府攀上关系绝无可能,齐宁这小子敢作敢当,而且做事情也是十分的果断,他当初既然敢与齐族断绝关系,今日自然也不会在意是否与齐族缓和矛盾。

    齐松犹豫了一下,终于道:“侯爷,别的我也不说了,我这头那处一万两银子,你五叔那头也不会比我少一钱银子,咱们两个凑上两千两银子,不知意下如何?”

    “两千两银子?”齐宁若有所思道:“那还差八千两怎么办?”

    齐柏立刻道:“侯爷,你要是信得过,咱们兄弟去找其他人,一个个和他们说清楚,这次侯府大婚,是我齐家大事,痛快拿银子出来好说,要是一毛不拔,自今而后也算不得我们齐族的人。”

    “啪!”

    一声脆响,齐宁拍手笑道:“好,两位叔伯这样说,那就是解决了我心头一桩大事,这样我就放心了。两位叔伯抓紧时间,两天之内,务须将一万两银子送过来,当然,如果有人愿意多出些银子,那是他的心意,咱们不会推辞,你们到时候列个礼金名单,到时候谁出的最少,我一看就知道,谁出的最多,我也能记在心里。”

    齐家兄弟勉强笑道:“侯爷放心,这事儿.....这事儿交给我们就好。”

    齐宁暗想既然你们主动要求恢复关系,我倒也不必阻止,只不过以后要想依附锦衣侯府,那就老老实实交银子,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反正以后每隔些时间就找个理由让齐族那帮人摊银子过来,若是那帮人觉得这次亲事送点礼金就能够一劳永逸,那就实在是异想天开了。

    齐宁本就没有想过依靠于齐族,若是有人不愿意出银子,自愿与锦衣侯府老死不相往来,齐宁自然也不会在乎。

    “老太爷,至于和神候西门家如何商议,我年纪轻,不懂规矩,这些事儿就有劳您老。”齐宁起身来,向外叫道:“韩总管!”

    韩总管躬着身子进来,齐宁吩咐道:“中午备饭,就请老太爷和两位叔伯在这边用餐吧。刚才两位叔伯已经答应,两天之内凑一万两银子礼金过来,到时候银子送来,就专款专用,全都用在婚事上面,不得作任何其他用途。”

    韩总管也不知道个中蹊跷,还以为是齐家三房为了讨好齐宁主动提出来,眉开眼笑道:“这可要多谢老太爷和五爷六爷了,侯府正缺银子,五爷六爷送银子来,那就解了燃眉之急。”

    “三老太爷会帮侯府和神候那边商议婚礼过程。”齐宁笑道:“这事儿交给三老太爷,我放心得很。”又向三老太爷道:“老太爷中午就在这里用饭,我这边还有点公务要去处理,中午就不能作陪了。”

    三老太爷心下不满,暗想你虽然承袭了爵位,现如今皇帝也不过派了个黑鳞营统领的差事,在朝中还没有其他的官职,也不见你经常去黑鳞营,这快要到饭点却说有公务在身要跑出去,明显是借故离开。

    他也识趣,起身来道:“我们就不在这里用饭了。你有公务,好生去处理公务就是。我这边准备一下,这两天就亲自去往神候西门家商议具体操办的事项。”他虽然为了三房的前程,今日厚着老脸过来,但心中对齐宁却是十分反感,也不多言,转身便走。

    齐家兄弟急忙都向齐宁告辞,这才一左一右扶着三老太爷出门,直到出门父子三人挤上一辆马车,齐柏才一脸恼意道:“这倒好,今儿个跑过来,一顿饭没捞着,倒贴一大笔银子,那个小王八蛋,真是厚颜无耻,伸手就要银子。他说侯府没银子,鬼才相信,听说他和不少官员打赌,就这一次,钱袋里就多了不少银子。”

    齐松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是你说这小子要飞黄腾达,咱们以后要跟着他,否则又何必跑来这里受气。”

    “我也没说错啊。”马车走动,车行辚辚,齐柏道:“这小子和西门无痕那边结了亲,以后有西门无痕这个老丈人,你觉着谁敢动弹?咱们要是和侯府这边缓和关系,依然是一门宗亲,别人也就不敢招惹咱们。”

    “既然知道这个理,就不必废话。”齐松没好气道:“不过是一千两银子,咬咬牙也就出来了。”看向三老太爷,见他眯着眼睛不发一言,问道:“爹,你觉着这小子以后当真能够飞黄腾达?”

    三老太爷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瞧了他一眼,靠在车厢内,闭上眼睛。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