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七九六章 金屋藏娇

第七九六章 金屋藏娇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    秦淮河边,红灯绿柳,盛夏时节,一阵风过,却是让人浑身上下一阵清爽。

    波光粼粼,颇为宽阔的秦淮河宛若一面大镜子,将两岸的景色倒映于水中,河水清澈,随着轻风拂过,河面上波光微动,站在岸边俯瞰河面,却又是一番令人心弦的美景。

    齐宁倒得河边之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因为天气炎热,不少人都是闭门不出,而河边的树荫下,倒也颇有些热闹,许多人在树荫底下下棋弹唱,亦有算卦的先生故作高深地闭目养神,等待客人的到来。

    王翔一直站在船舷边,太阳下已经是满头大汗,只等看到齐宁过来,立时兴奋不已,急忙过来招呼着齐宁上了画舫。

    齐宁倒是几次在晚上上过卓仙儿的画舫,晚上灯火通明,画舫看上去也是十分的富丽堂皇,不过此刻正是大白天,无论是秦淮河还是画舫,反倒是不如晚上惊艳。

    “卓姑娘在船上?”齐宁背负双手,跟着王翔上了楼。

    王翔道:“姑娘一直都在等着,小的还担心侯爷今天公务繁忙,不能前来,姑娘却说侯爷一定会来。”

    “哦?”齐宁笑道:“你们家姑娘难道还会算卦不成?”说话之间,已经到了二楼的船舱边。

    屋里却传出仙儿柔美的声音:“仙儿不会算卦,但知道侯爷一定不会丢下仙儿不管。”这时候舱帘掀起,只见到秀眉绝伦的卓仙儿正站在舱帘后,眉宇间满是甜美笑容,正瞧着齐宁。

    仙儿穿着碧绿的翠烟衫,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在阳光映射下,秀眉之中入艳三分。

    齐宁怔了一下,随即笑道:“没有歇息吗?”径往舱内去,仙儿朝王翔使了个眼色,王翔立时退了下去。

    舱内反倒是清凉宜人,齐宁扫了一眼,见到边上有一只木桶,里面盛着冰块,原来这里面是用冰块散热,齐宁心知这个时代不似后世,虽然确实有人在冬天里储存冰块到得盛夏之时贩卖,但价格昂贵异常,并非普通人能够消费。

    因为舱内以冰消暑,所以窗户都关上,免得凉气外泄。

    舱内依然像从前一样干净整洁,点着檀香,案上依旧摆着那家古筝,古筝边上有一张小方桌,上面放着瓜果点心,地下室两张绣花蒲团。

    齐宁外面披了一件薄衫,进舱之后,仙儿已经十分乖巧地走到齐宁身后,如同在家等候多时的妻子伺候归来的丈夫褪去衣衫,齐宁本来对仙儿半夜出去还存有芥蒂,但此刻仙儿如此乖巧可人,还是让齐宁心中微暖,在仙儿服侍下褪了外衫,径自走过去在一张绣花蒲团坐下。

    这里已经是轻车熟路,他倒也不客气。

    仙儿将外衫放好在衣架上,瞥了齐宁一眼,甜美一笑,这才转到一扇屏风后面,很快便出来,手里捧着一只玉碗,到齐宁身边跪坐下去,将玉碗小心翼翼放在齐宁面前,里面却是一碗燕窝冰糖水,兀自能看到里面几块碎冰。

    “侯爷,先消消暑。”仙儿柔声道,从桌上拿过一只小勺子递给齐宁。

    齐宁扭头看她,见她秀美无双,眉宇间存着一丝小心,一双清泉一般的眼眸儿似乎随时都能流出清水来,看上去楚楚动人,齐宁叹了口气,接过勺子,吃了几口,瞥见仙儿正眼也不眨地看着自己,不由上下看了看自己,疑惑道:“怎么了?”

    仙儿柔声道:“没.....没什么,就是.....就是好久没有看到侯爷,所以.....所以想好好看看。”

    齐宁放下碗,道:“时间也不算长。”四周看了看,才问道:“今天没有歇息吗?我还以为你正在睡觉。”

    “侯爷.....侯爷是不是还在怪我?”仙儿微低下螓首,怯生生道:“是不是.....是不是仙儿做的事情让侯爷不开心了?”

    她软语幽婉,又宛若在自责,看上去让人心中生怜,齐宁轻叹道:“你别多想,也没什么怪不怪的。”

    “侯爷这样说,就是怪我。”仙儿咬着粉唇,“我....我知道是我不好,只是不想侯爷生气。”

    齐宁本来还以为仙儿会故意隐瞒,自己不提她也不会提及,可此时她却主动说出来,有些意外,但仙儿并不隐瞒也让他心情好了一些,犹豫一下,才问道:“是谁接你过去?”

    仙儿低着头,欲言又止,并不说话。

    齐宁淡淡道:“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是我多管闲事了。”

    “侯爷,你.....你别这样说。”仙儿抬起头,眼角竟然已经带着泪光,“你这样说,仙儿心里很疼。”

    齐宁苦笑摇头,伸手过去,用大拇指轻轻拭去仙儿眼角的泪珠,柔声道:“没关系,不要哭,我不问了。你不说,自然有你的苦衷。”

    “不是。”仙儿忽然抬手,握着齐宁手,“是那边不让仙儿透露半个字,还说.....还说仙儿要是说出去,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不但是给仙儿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而且.....而且我告诉谁,也会给那人带去灾祸。仙儿不想看侯爷出一丁点儿事情。”

    齐宁本来还真不想逼问,听仙儿这样说,脸色一沉,冷笑道:“京城还有如此霸道之人?仙儿,我现在还真想知道究竟是谁如此厉害。”

    仙儿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侯爷,仙儿.....仙儿一直将自己当成是你的人,什么事情都不会瞒你。只是.....只是仙儿求你答应一个要求,否则.....否则侯爷就算责怪仙儿,仙儿也不会说。”

    “什么要求?”

    仙儿泪眼婆娑道:“侯爷答应仙儿,出了这个门,就当仙儿什么都没说好不好?”

    她软语恳求,齐宁手指轻抚她脸庞,柔声道:“只要他不伤害到你,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仙儿忙点头道:“好,侯爷答应了仙儿,仙儿就告诉侯爷。”虽然门窗关闭,却还是左右看了看,这才凑近到齐宁身边,柔软胸脯压在齐宁肩头,瞬间让齐宁感受到它的饱满和弹性,仙儿凑近侯爷耳边,低声问道:“侯爷可还记得上次和你一起来的萧公子?”

    “萧公子?”齐宁一愣,立时便想到前番小皇帝隆泰密见秋千易,当时就是称呼为萧公子在这艘画舫上见了秋千易,心中吃惊道:“是.....是他?是他接你去?”

    仙儿轻声道:“本来....本来仙儿没想过去见任何人。那天晚上,有人过来找到仙儿,让仙儿去见萧公子,还说萧公子是侯爷的朋友,侯爷出使在外,萧公子有事情要找我商议。我当时.....当时很好奇,不知道萧公子为何会找我商议事情,但.....但知道他和侯爷关系密切,又担心他找我与侯爷有关,所以......!”

    “原来如此。”齐宁这时候才恍然大悟:“那你现在知道他是谁?”

    仙儿轻嗯一声,道:“那人用马车接我过去,还蒙上了我眼睛,一直见到那萧公子之前,我什么都看不见。头两次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可是.....可是第三次去的时候,我心里好奇,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连所住的地方也不让我看见,而且.....而且每次都要走一大段路才能到得地方,所以......!”

    “所以你偷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发现了破绽。”齐宁笑道。

    仙儿咬着红唇,轻轻点头:“我.....我偷偷看到了路上有太监,而且.....而且那地方富丽堂皇,不像一般的地方。虽然.....虽然萧公子一直没有承认自己身份,但.....但我已经猜到他是谁。”

    “仙儿聪明伶俐,自然能够看破的。”齐宁叹道:“原来接你前去的是萧公子。是他让你不要对外张扬?”

    “不是不是。”仙儿忙摆手道:“不是他,他和我很少说话,是那个接我的人让我不要乱说。他越不让我说,我就越怀疑萧公子的身份,否则就算是达官贵人,也不必对外隐瞒。”

    “不错。”齐宁道:“那是皇上,他们是接你进皇宫。”皱眉道:“他为何要接你进皇宫?难道.....!”“侯爷别误会,仙儿.....仙儿到现在还是.....还是完璧之身。”仙儿腮边绯红,低下螓首:“皇上.....皇上也从无对仙儿有一丝的冒犯,他接仙儿进宫,是.....是让仙儿给他弹琴,他每次都让仙儿弹那首曼珠沙华。”

    齐宁更是明白过来,上次小皇帝前来这里,仙儿弹了一曲曼珠沙华,催人泪下,当时便让小皇帝十分感动,想来小皇帝又不方便出宫,更不方便出没在秦淮河,所以才安排人接仙儿入宫献艺。

    “仙儿弹得好,连皇上都感动了。”齐宁知道真相,心下释然,忍不住环手抱住仙儿腰肢,让她坐在自己身上,仙儿有些羞赧,犹豫一下,还是抬起一条手臂,轻轻勾住了齐宁的脖子,咬了一下唇珠,才道:“侯爷......侯爷还生我气吗?”

    齐宁笑道:“我一开始就没生过你气。”他这话言不由衷,仙儿娇美一笑,道:“侯爷说谎,我看的出来。”随即幽幽道:“其实.....其实侯爷生仙儿气,仙儿反倒....反倒开心,侯爷生气,说明.....说明侯爷在乎仙儿。”

    “仙儿温柔体贴,又像仙女一样美,又有谁能不在乎?”

    仙儿立刻道:“别人在不在乎,我才不管,只要.....只要侯爷在意仙儿,仙儿就心满意足。”抬起手,柔软宛若无骨的柔荑轻抚在齐宁脸庞上,轻声道:“仙儿.....仙儿没有亲人,也....也没有人真正关心过仙儿,只有侯爷对仙儿好,仙儿.....仙儿心里也只有侯爷.....!”

    齐宁心中一软,心想这小美人也确实是身世可怜,柔声道:“仙儿又怎知我是真心关心你?如果我是虚情假意,只想着占仙儿便宜呢?”

    仙儿娇美一笑,道:“仙儿虽然不聪明,但一个人是真心真意还是虚情假意,那还能看得出来的。”

    齐宁心中不由感动,心想如果卓仙儿对自己当真是情谊真诚,自己到还真不能辜负了她,柔声道:“我出使东齐前和你说过,要回来安置你。我准备先给你赎了身,如果你愿意,我想给你买处宅子,将你安置进去。”随即肃然道:“你不必想着我是要金屋藏娇,你安置好后,以后过自己的生活,如果.....真的有喜欢的人,到时候我不会阻止你。”

    仙儿腰肢一转,已经坐正身子,娇躯微颤:“侯爷.....侯爷要为仙儿赎身?”

    “手里有些银子,不过赎身要多少银子我也不清楚。”齐宁道:“到时候我会让人去和他们谈,总让你恢复自由身才好。不过你还有三年就能恢复自由身,他们也不敢漫天要价。”

    仙儿微低螓首,沉默了一下,才抬头凝视着齐宁,那双美眸微微颤动:“侯爷,仙儿.....仙儿终归是烟花女子,你.....你为何会对我这样好?”

    “烟花女子?”齐宁淡淡一笑:“我从无将你当做烟花女子,而且你本也算不上是烟花女子。更何况烟花女子又如何,莫非不是人?反倒是那些深宅大院,一个个看上去贵气奢华之人,一肚子男盗女娼,未必比得上烟花女子。”

    仙儿身体贴近过去,螓首靠在齐宁肩头,幽幽道:“侯爷,你不要对我太好,否则.....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

    “哈哈哈,男子汉说话算话,我说过要好好安置你,总不能自食其言。”齐宁抬手轻抚仙儿秀发:“船上的人,你回头好生安排一下,跟了你这么久,也要给人家安排好。”从怀里取了几张银票出来:“这里是一千两银子,你暂时先用着,若是缺银子,回头再和我说。”

    他手里握着两万多两银子,对普通人来说,实在是一笔天文数字,普通人一年能够一二十两银子的收入就已经不错,一千两银子,足够仙儿将船上的人全都安顿好。

    齐宁如今到也不愁没有银子用,田夫人那里每个月都有分红,回头再送银子过去入伙,扩大生意,以后的分红只会越来越多,就算真的将仙儿养起来,那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