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零六章 命悬一线

第八零六章 命悬一线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色幽静,营地里一片寂静,毕竟皇帝就在身侧,而且还是在抄录佛经,群臣自然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发出声响惊动了皇帝陛下。

    用过晚饭之后,齐宁自在帐内练功。

    自从得到向百影指点运气法门之后,齐宁但凡有空闲时间,就会调息运气,每次调息过后,四肢百骸便感觉无比的轻松,而且整个人会精神的多,齐宁自然知道这对身体有着极大地裨益。

    说来也怪,最开始的时候,齐宁虽然明显感觉到自己丹田之内那股寒冰真气的存在,但除非身体受到外力来袭之时那股寒冰真气会自发地川流经脉,平时自己想要调运那股寒冰真气却不可得。

    那股寒冰真气就宛若是自己体内一股独立的存在,并不被自己所支配,只是在自己身体遭受到困境之时才会主动帮忙。

    但最近这两次,齐宁却依稀感觉自己运气之时,似乎可以从那股寒冰真气之中抽取一丝丝在体内经脉流动,虽然那股寒冰真气还不能完全被自己所支配,但似乎已经开始有能够操控那股真气的迹象。

    只是若不调运寒冰真气倒也罢了,一旦调运起来,哪怕仅仅只是一丝寒冰真气在经脉之中流动,全身也是奇冷无比,如今正是盛夏之时,可是调息内力,却宛若是身处寒冬腊月一般,全身寒意逼人。

    齐宁心中禁不住寻思,若是丹田那股寒冰真气完全被自己所调动,游荡在自己的经脉之中,那寒意必然是加倍,自己未必经受得住,反倒是自己勉强调运出来的一丝寒气,正处在自己可以经受的范围之内。

    他忍不住便想到,莫非那股寒气知晓自己身体的状况,晓得调运真气太过会给自己带来伤害,所以只能任由自己调运一丝儿出来,若果真如此,那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了。

    不过齐宁却也明白,自从体内有了这股寒冰真气之后,这股真气并未对自己产生任何伤害,反倒是关键时刻,这股真气往往会迸发出强大的威力,帮助自己渡过难关,至少目前来看,这股来历不明的寒冰真气是友非敌。

    这股真气当初来得十分突然,至今齐宁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从何而来。

    等到收功之时,营地里更是万籁俱静,齐宁想着明日还有祭祀大典,那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结束,自己倒也要养精蓄锐,正准备歇下,忽听到外面传来声音:“侯爷,末将迟凤典,不知侯爷是否就寝?”

    齐宁有些诧异,暗想迟凤典忽然找到自己做什么,整理了一下衣衫,出了帐,见到一身铠甲的迟凤典正站在帐外,看到齐宁出来,迟凤典立刻拱手,一脸笑容道:“惊扰侯爷了。”

    齐宁道:“迟统领有事?”

    “侯爷,锦衣侯府那边有人找过来,说是有急事要禀报侯爷。”迟凤典道:“只不过圣上行营重地,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末将斗胆没有放他进来,不过他声称今晚必须见到侯爷,末将想了一下,才过来向侯爷通禀。”

    “哦?”齐宁问道:“人在哪里?”

    迟凤典往东边指了指,道:“就在那边不远。”

    齐宁道:“有劳迟统领。”便往那边过去,迟凤典跟在身侧,出了营地,又走了一段路,便见到前面的道路上一人牵着一匹马,正在那边等候,边上几名羽林精兵持矛守卫。

    齐宁上前去,瞧出是齐峰,齐峰也看到齐宁,快步上前来,拱手道:“侯爷!”

    “齐峰,你怎么来了?”齐宁皱眉道:“迟统领说侯府那边有急事?”

    齐峰忙道:“侯爷,是三夫人那边有急事要找侯爷,说事关重大,请侯爷务必今晚赶回府里一趟。”

    齐宁道:“三娘找我有急事?可知是何急事?”

    “三夫人并没有说,现在只在府里等候。”齐峰道:“侯爷,三夫人十分焦急,看来侯爷必须回去一趟了。”

    齐宁扭头看向迟凤典,迟凤典拱拱手,并无说话,齐宁犹豫一下,才问道:“迟统领,这时候我突然返京,是否于礼不合?”

    “末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迟凤典恭敬道:“只是今夜无论如何也不能惊扰皇上,侯爷无论是否返京,都不好向皇上奏禀。”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从这里返京不过百里地,祭祀大典是明日辰时开始,中间还有时间,我现在立刻返京,在明日祭祀大典之前赶回。”

    迟凤典只是拱手,并不多言。

    齐宁心知迟凤典自然不会冒着得罪自己的危险拦阻自己离开,毕竟迟凤典的主要职责是守卫皇帝和群臣的安危,堂堂帝国侯爵要离开,也不是他能够阻止,也不废话,令齐峰稍作等待,自己过去乘了自己的马匹折过来,这才向迟凤典道:“若有人问起,便说府中有急事,本侯速去速回,不会耽搁祭祀大典。”

    “侯爷稍候,末将立刻调拨人手护卫侯爷回京。”迟凤典恭敬道。

    齐宁摇头道:“不必。”不等迟凤典多言,已经一抖马缰绳,骏马如同离弦之箭,直往京城方向飞驰而去。

    齐峰也早已经翻身上马,紧随而去。

    迟凤典听着马蹄声声,遥望着齐宁的身影没入黑暗之中,眼睛微微眯起来。

    齐宁纵马飞驰,一起驰出十来里地,这才放缓马速,齐峰这时候也跟上来,齐宁瞥了齐峰一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丐帮的人让你找我?”

    他见到齐峰之后,已经猜知齐峰所言只是托词,这种时候,必然不是顾清菡有急事要找寻自己。

    “侯爷,丐帮鬼金羊分舵的人找上了我。”齐峰正色道:“他们本想直接找寻侯爷,但知道侯爷随驾前来皇陵,他们无法见到侯爷,这才让我连夜赶来找寻侯爷,那位白舵主让带话给侯爷,说那个叫做灰乌鸦的已经出现,让我务必要禀报侯爷。”

    齐宁心下一凛,再不多问,催马而行。

    骏马飞驰,自然不似白天那般耽搁缓行,距离城门还有十余里地,齐宁想到白天镇国公司马岚就在路边搭建帐篷疗伤,有心注意,可是一直到得城门之下,却根本看不到白天临时搭建的帐篷,司马岚早已经不再路边,这时已经是深夜时分,城门紧闭,齐宁勒住马,见到城头守卫,高声叫道:“我是锦衣候齐宁,速速开门。”

    城头上有人探头向下看了看,隔了好一阵子,城门才打开一扇小门,里面出来几人,当先一人打量几眼,见到齐宁一身朝服,有些狐疑道:“您.....您是锦衣候?”

    “你若不信,去叫薛翎风过来。”齐宁知道守城兵士是虎神营的人,沉声道:“本侯有要务在身,不得耽搁。”

    几人不敢阻拦,放了齐宁进城,齐峰向齐宁道:“侯爷,白舵主那边说,侯爷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见到他。”

    皇帝离京,京城宵禁,所以这时候进城一片死寂,偶尔有虎神营的官兵从大街小巷巡逻而过,齐宁一路上倒是碰到几队虎神营兵士阻拦,不过亮明身份之后,虎神营兵士立刻撤下。

    他与白圣浩有约定好的地点,径自到了处所,翻身下马,将马缰绳丢给齐峰,过去敲了门,屋门嘎吱被打开,白圣浩正在门后,见到齐宁过来,也不多言,闪身让齐宁进屋,等齐宁进屋之后,立刻将门关上,齐峰却是被关在了门外。

    白圣浩领着齐宁往后走,到得后堂,齐宁便瞧见数名乞丐手持木棍守在一间房门前,看到白圣浩过来,众丐立时分开,白圣浩上前轻轻推开门,示意齐宁入内,齐宁进到屋里,只见屋内正中间放着一张古旧的木桌,木桌上放着一盏油灯,在屋子角落处的墙壁上,悬挂着两盏灯,三盏油灯倒也足以将屋内照的十分明亮。

    屋角的油灯下面,放着一张床,此时一名老乞丐正弓身站在床边,齐宁看到背影十分熟悉,靠近过去,立刻便认出却是钟琊,钟琊扭头看了齐宁一眼,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而他手中却是握着银针,边上放着一只铜盆,里面盛着水,只不过那水却已经变了颜色。

    这时候也已经看清楚,那张床上躺着一人,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短裤,身上已经插满了银针,齐宁微微凑近,瞧了一眼,认出躺在床上那人却正是灰乌鸦。

    灰乌鸦全身肌肤微微发黑,脸上的颜色十分暗沉,在他的胸口和肩头等多处具有伤痕,皮开肉绽,只是已经敷上了药物,止住了鲜血。

    空气中充斥着血腥以及药材的味道。

    齐宁看到灰乌鸦这番模样,便知道此人之前必然是经过一场惨烈厮杀,眼看他如此模样,也不知道是否还能够活下去。

    钟琊此时一边从灰乌鸦身上取针,一边在那铜盆里清洗取下的银针,随即又往灰乌鸦身上连续扎针,看钟琊脸色凝重,齐宁便知道灰乌鸦的情况实在是不妙,几乎是命悬一线。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