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一二章 惊心动魄

第八一二章 惊心动魄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手握蝎子钩,目光冷厉,对方那张苍白的脸上本来带着惊喜之色,但很快瞳孔便开始收缩。

    他这蝎子钩上淬有剧毒,寻常人只要碰到蝎子钩,毒性立刻进入肌肤之内,为了淬炼蝎子钩,此人也是找寻了诸多的毒液药方,耗了极大的功夫才制成这剧毒蝎子钩,本以为齐宁皮肉碰上了蝎子钩,顷刻间便要毙命当地。

    孰知齐宁握着蝎子钩,非但没有中毒的迹象,便是连神色也没有丝毫变化。

    他自然不知经过化血之后的齐宁已经是百毒不侵,齐宁体内的血液已经融进了幽寒珠,幽寒珠在【佰草集】之中是位列第二的天下奇珍,便是再厉害的毒药,那也是伤他不得。

    刺客显出惊骇之色,齐宁却已经猛地一扯,带过那条蝎子钩,那人一时间还舍不得放开蝎子钩,身体却是被蝎子钩的力道带过来,齐宁已经是欺身上前,一拳打了出去,却是向百影传授的推山手的招式。

    推山手简单实用,没有丝毫的花哨,但运用得当,却也是威力极大。

    影耗子本来都不是以功夫见长,有些影耗子但求一击而中,其本身也就是担心一旦失手反遭其害。

    齐宁这一拳打出,雄浑有力,势若奔雷。

    眼见得一拳便要打到那人身上,齐宁却突地感觉下盘劲风骤起,立时抬脚,这时候已经看到那影耗子抬脚向自己踢过来,那足尖处却是闪闪发光,却是在那里藏了锋利的利器,齐宁脚下避开那利器,直往那人的膝盖踢过去。

    那人足下也是异常灵活,两人各一条腿在下面你来我往,眼花缭乱。

    齐宁将隆泰扯到自己身后,与那影耗子厮斗,袁老尚书已经是回过神来,虽然年事已高,却快步抢过去,护在隆泰身前,瞧见四周白玉栏杆下兔起鹘落,不少身影飞掠上来,只以为这帮人是要行刺皇帝,高声叫喊:“护驾,护驾!”

    祭祀台下上百官员早已经是乱作一团,数名打扮成龙虎山道士的影耗子堵在了通向祭祀高台的道路,一帮守陵卫和四处乱窜的官员们挤成一团,虽然袁老尚书扯着嗓子叫喊,一时间却无人能赶过去。

    眼见得一种扮作道士的影耗子越过栏杆翻上祭祀台,坐在轮椅上的司马岚猛地一声高喝:“光明神僧还不护驾?”

    这时候净悟和净元两位高僧早已经飘身而起,飞身往隆泰过去,一左一右护在边上,众僧见得两位高僧动作,有不少人也都是纷纷起身,摆开架势,这时候却听到淮南王厉声道:“光明寺的高僧,司马岚权倾朝野,欲图把持朝政,切莫为他所用。”

    大光明寺是皇家寺院,两位高僧显然也没有料到今日祭祀大典会发生如此变故,这时候自然也知道那些龙虎山道士俱都是淮南王的人,对两位高僧来说,朝中孰是孰非,他们并不在乎,而且眼下也无法判断究竟谁是奸臣谁是忠良,自然不会轻易出手,不过隆泰是大楚国君,要护卫国君的安危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净悟大师高喝几声,便有十数名僧众冲过去,在隆泰四周围成一圈,宛若铁桶般,将皇帝护卫其中。

    此时已经有数名道士冲向司马岚,司马常慎此刻却被数人缠住,虽然尚能自保,但却一时脱不开身。

    忽听得“嗖嗖嗖”之声响起,冲向司马岚的道士之中,当即便有几人翻倒在地,随即便看到本来盘坐在地的光明寺众僧之中,已经有不少人腾身而起,迎向了围向司马岚的众道士。

    淮南王看在眼中,脸色更是难看。

    他看到一群僧人突起发难,瞬间便即明白,这司马岚显然是早有准备,早在这光明寺僧人之中留了后手。

    场面一时间混乱非常,四周也是惊呼连连。

    淮南王心知今日若是不能除掉司马岚,后果不堪设想,厉声高叫道:“司马岚大逆不道,斩杀此乱臣贼子!”

    司马岚端坐在轮椅上,远远看着淮南王,虽然四周刀兵相接,他却是淡定自若,毫无惧色。

    这时候护卫在祭祀台四周的羽林营精兵早已经看到祭祀台上发生变故,从四面八方向祭祀高台冲过来,迟凤典声若虎狼:“保护皇上!”他身形魁梧,但是动作却是轻灵至极,众兵士被他远远甩在身后。

    只是片刻间迟凤典已经冲到高台边上,一个腾身,宛若鹰隼一般,飞掠而起,手中长刀寒光乍起,对着一名影耗子砍了过去,那影耗子猝不及备,反刀来迎,迟凤典身为羽林营统领,武功自然是异常了得,手腕子一转,长刀却是画了一个弧线,避过那人反刀,已经斜砍在那人的胸口,鲜血顿时便从那人胸口喷出,迟凤典抬起一脚,踢在了那人胸口,那人身体飞出,重重落在地上。

    淮南王瞧见迟凤典过来,眼中发亮,立刻叫道:“迟统领,奸臣司马岚就在这里,赶紧为国除奸!”

    迟凤典瞧向淮南王,沉声道:“王爷,皇上并无下旨,谁忠谁奸,自有皇上定夺!”退到了环绕在隆泰身边的众僧边上。

    淮南王听得迟凤典如此答复,更是变色,厉声道:“迟凤典,你不是答应本王,大楚若出奸臣,你定会追随本王锄奸?”

    迟凤典面不改色,冷声道:“王爷,便是现在,我依然可以答应王爷,若是有奸臣祸乱大楚,末将依然会跟随王爷锄奸。但谁是奸臣,谁是忠良,必须圣上定夺,羽林营遵从圣旨,如果圣上下旨羽林营跟随王爷锄奸,羽林营必当遵从旨意。”

    “你......!”淮南王脸色变的苍白可怖,眼中显出怨毒之色,冷笑道:“迟凤典,你这个阳奉阴违的小人,本王看错了你。”

    “王爷言重了。”迟凤典淡淡道:“羽林营从来只奉皇命!”并不看淮南王,目光转看,瞧见齐宁那边正连连出手,将红蝎子已经逼退到栏杆边上。

    红蝎子虽然在影耗子之中算是极有名的角色,但今日面对齐宁,却显然不敌。

    齐宁百毒不侵,这就成了红蝎子天然的克星,红蝎子最依仗的蝎子钩一旦失去了作用,便根本无法抵挡齐宁气势如虹的攻势,只听得齐宁一声低吼,一拳打过来,红蝎子身后便是栏杆,已经是退无可退,咬牙一掌拍出,拳掌相交,红蝎子只觉得虎口崩裂,剧痛钻心。

    齐宁内力雄浑,足以比肩江湖上顶尖高手,红蝎子又如何能敌,脸色更是惨白,嘴角溢血,瞧见齐宁正冷冰冰地看着自己,勉强道:“你.....你为何.....为何没有中毒?”

    “雕虫小技而已。”齐宁淡淡道:“你今日是否就是为了取我人头?”

    齐宁这时候已经搞清楚,这帮影耗子的目标确实不是皇帝,但自己却如同司马氏父子一眼,也是影耗子的目标之一。

    淮南王今日在皇陵设下圈套,不但是要除掉司马氏父子,也是想着顺带借影耗子之手,将自己也诛杀于皇陵。

    四大世袭候,武乡侯苏家形同废人,金刀候与淮南王素有渊源,淮南王最忌惮的自然就是司马家和齐家,如果今日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司马家和齐家,那么接下来淮南王在朝中将再无敌手,隆泰登基未久,根基不稳,到时候想要单独对抗淮南王,实在是困难至极。

    司马家虽然权倾朝野,但却也正是制约淮南王的最大力量,一旦司马家及其势力被淮南王一扫而尽,那么淮南王立马就能以大楚王叔的身份,摇身一变成为楚国第一权臣。

    红蝎子只是冷笑,并不说话,便在此时,齐宁却听到马蹄声起,轰隆隆自西边传过来,眉头一紧,红蝎子猛地张口嘴,口中竟然有一点寒星暴射而出,两人近在咫尺,换做常人,这突然一击,必然无法闪开。

    只可惜他遇上的对手是齐宁。

    齐宁拥有着苍狼般的警惕性,更何况面对的是擅长刺杀的影耗子,更没有丝毫的分神,红蝎子张口那一瞬间,齐宁便知事情不对,身体向后一仰,那点寒光正从齐宁面门上掠过,红蝎子吐出寒星之时,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已经跃起,转身便要跃下栏杆脱身。

    只是齐宁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那红蝎子身体刚刚跃起来,便感觉身后劲风袭来,心下骇然,万没有想到齐宁的动作竟然是如此迅速,随即齐宁的拳头如同铁锤般重重击在红蝎子脊骨上。

    红蝎子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脊骨断裂之声,整个人如同一块石头般重重地摔落下去,口喷鲜血,挣扎想起身,但脊椎骨已经断裂,根本无法站立起身。

    齐宁知道红蝎子被自己这一拳打断了脊椎骨,已经形同废人,看也不看一眼,扭头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瞧过去,只见到从西边出现了大队骑兵,如狼似虎,空中旌旗招展,阳光之下,齐宁看清楚在那旌旗之上绣着黑色的刀刃,正是黑刀营的旗帜。

    淮南王这时候也看到黑刀营骑兵奔驰而来的景象,嘴唇张了张,发不出一丝声音,身体陡然一晃,若非身边灵虚掌教伸手扶住,已经是软倒在地。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