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一四章 成王败寇

第八一四章 成王败寇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阳光明媚,整座皇陵都沐浴在阳光的洗礼之中,而祭祀高台更是灼灼生辉,阳光下流淌在祭祀台上的鲜血更显殷红。

    群臣都知道淮南王已经陷入绝境,祭祀台下肃然无声的黑刀营更是给众人带来一阵无形的恐怖,所有人都清楚,事到如今,司马家绝不可能轻易放过淮南王。

    司马家与淮南王的争斗,满朝俱知,虽然许多人都猜到双方终有一日会生死对决,却没有想到来的会是这样突然。

    今日淮南王突然发难,若是成功,自然摇身一变成为楚国权臣,但如今的处境,却显然是给了司马家最大的口实。

    在祭祀大典埋伏刺客,在没有经过皇帝的允许下,暗自勾连军方欲图诛杀朝臣,这俱都是谋反大罪,而且还是发生在百官面前,淮南王就算舌灿莲花,也根本无法扭转乾坤。

    许多人心中甚至觉得此番淮南王实在是太过鲁莽,暗想就算真想除掉司马氏,也不应该如此操之过急,即使真的要动手,也该好生计划,不至于落得今日招招都在司马岚的算计之中,弄得一败涂地。

    司马岚此时依旧是心平气和,方才祭祀台上发生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心境,凝视着淮南王,问道:“王爷的意思,老臣不明白。”

    “你不明白?”淮南王不屑一笑:“司马岚,事到如今,本王也没有什么不可说。不错,本王拉拢羽林营,本就是想要除掉你这老贼,你故意让本王轻松调走吴达林,不就是希望让本王能够动手?”

    “王爷是说,老臣明知你要害我,还助你一臂之力?”司马岚淡淡道:“王爷是否糊涂了。”

    淮南王笑道:“本王此前确实糊涂,但现在清醒得很。司马岚,你想要把持朝政,可是有本王在,处处掣肘,让你不能如愿以偿,所以你一直都在想着将本王除掉。但本王好歹也是太祖皇帝的骨血,更是当今大楚王叔,你虽欲除我而后快,却始终找不到好机会。”

    司马岚轻叹一声,并不说话。

    “可笑本王还以为可以为国除奸,这一切却都是在你的算计之中。”淮南王苦笑道:“今日的情势,都在你司马岚的预谋之中,司马岚,在诡计多端上,本王今日对你倒是很为钦佩。”目光一寒,冷笑道:“本王王府的侍卫统领阿鸠,死在墨家钜子手中,你自然是早有预谋。”

    司马岚淡淡道:“阿鸠是墨门逆徒,墨家钜子清理门户,王爷不应该在这笔账算在老臣的头上。”

    “清理门户?”淮南王放声大笑:“司马岚,你只怕本王不会动手,所以那夜设下宴席,名义上是要请东齐太子赴宴,可真正的目的,无非是布下陷阱,害死阿鸠。你知道若是将本王手下得力干将除掉,不但可以断了本王一臂,还能激怒本王尽早动手,是也不是?”

    齐宁在旁边听的分明,这时候心下了然,暗想怪不得司马岚如此老谋深算之人,当夜会不惜明面上与淮南王撕破脸面设局斩杀鬼影阿鸠,原来就是为了逼迫淮南王出手。

    淮南王所言不错,他是太祖嫡系血脉,如今更是大楚王叔,便是连先皇帝也有顾忌不敢除掉淮南王,司马氏若是没有抓到淮南王致命的把柄,自然也是不敢轻易动弹淮南王。

    而司马岚却正好利用淮南王想要除掉司马氏的心思,引诱淮南王上钩,只要淮南王一动手,便会落到今日谋反的处境,安排刺客勾连军方,淮南王这是孤注一掷,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群臣面前,可说是成败在此一举。

    齐宁只觉得背脊生寒,暗想司马岚不动声色之中,猜透了淮南王心思,将淮南王一步步引入彀中,而淮南王直到如今才醒悟过来,这司马岚的心机之深,却是让人心生寒冷。

    司马岚轻叹道:“王爷处心积虑设下圈套要谋害老臣,老臣也只是略加防备,却被王爷说得如此不堪,老臣又能有什么话说?”

    “司马岚,你略加防备?”淮南王上前两步,抬手指着祭祀台下的黑刀营,厉声道:“皇陵重地,没有皇上的旨意,你竟然私下擅自调动兵马前来,又是何居心?”向隆泰道:“皇上,老贼之心,难道你还看不明白?”

    隆泰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言不发。

    “王爷莫忘记,先帝驾崩之前,再三嘱咐过老臣,要护卫皇上,辅理朝政。”司马岚慢悠悠道:“老臣作为辅政大臣,辅理朝政是分内之事,而护卫皇上也是作为一个臣子的本份。老臣事先听闻王爷可能要在祭祀大典之上谋逆篡位,虽然并不相信,但顾念皇上的安危,还是调动了黑刀营,就如同皇上登基之前,为了京城能够太平无事,老臣奉先帝旨意调动黑刀营进入皇城。”转向隆泰,恭敬道:“老臣为防不测,调动黑刀营,还请皇上降罪!”

    隆泰嘴唇微动,终是道:“老国公是为朕的安危,朕自然不会怪罪。”

    “多谢皇上体谅。”司马岚感激道。

    淮南王听隆泰之言,长叹一声,抬头望了望天幕,随即才冷冷看向隆泰,冷笑道:“祖宗的江山,终是要断送在你手中。”

    众人没有想到淮南王竟然敢斥责皇帝,都是耸然变色,有人却是明白,淮南王显然是知道没有幸免可能,才敢如此放肆。

    司马岚摇摇头,道:“王爷虽是太祖皇帝的血脉,却也不该对皇上如此无礼。天无二日,人无二主,皇上是天子,无人可以亵渎皇上威仪。”

    “威仪?”淮南王冷笑道:“乳臭未干的小子,忠奸不明,善恶不分,还有什么威仪。只可叹本王一心为了保住祖宗的江山,不惜孤注一掷,而这黄毛孺子却畏惧你们司马家的势力,黑刀营进入皇陵触犯国法,他却不敢治你得罪,哈哈哈哈......!”

    隆泰依然是沉着淡定,虽然淮南王当众斥责,隆泰却是神情未变,只是淡淡道:“迟凤典,请淮南王叔下去。”

    迟凤典立时下令道:“来人.....!”话声未落,淮南王却是后退两步,厉声道:“本王是太祖皇帝血脉,谁敢碰本王?”目光此时却是锐利之极,扫视一周,背负双手傲然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本王锄奸未遂,这是天意。但本王身上流淌着太祖皇帝的血液,岂能容你们这些人在本王身上放肆。”眼角余光一斜,猛地一个移身,足下一挑,却是挑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把大刀,探手抓住,反手便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众人都是变色,隆泰不自禁往前踏出一步,失声道:“王叔......!”

    淮南王凝视着隆泰,长叹一声,道:“皇上,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处死本王,本王的生死,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王叔......!”隆泰又叫了一声。

    淮南王道:“本次锄奸,都是本王一手策划,与绍宗全无任何干系,你若是念及血脉之情,就不要难为他。”苍凉一笑:“他也活不了多久,用不了多久也会到地下陪着本王,不要让他生前太过委屈。”

    隆泰眼角抽动,终是道:“王叔不必担心,朕知道此事与淮南王世子并无干系,朕也不会治他得罪。”

    淮南王微微颔首,含笑道:“你若能如此,也不枉本王为保住萧氏江山而死。”手上猛一用力,寒光闪过,鲜血喷溅而出,手中的利刃已经割断了脖子。

    隆泰惊声道:“王叔......!”向前冲出几步,却还是猛地站住,淮南王手中大刀落地,鲜血喷溅之中,两手展开,身体直直地向后倒去。

    淮南王当众自尽,群臣骇然。

    司马岚瞧着淮南王倒在地上,依然是面无表情,随即叹了口气,道:“王爷虽然谋反作乱,但毕竟是太祖血脉,老臣本想求皇上饶他一命,却不想......!”长叹一声,显得异常感慨。

    隆泰静静看着淮南王躺在地上的尸首,许久之后,终于道:“迟凤典!”

    “臣在!”

    “抬王叔下去,妥善安排。”隆泰缓缓道:“他虽犯下大错,但依然是皇族血脉,谁都不得轻慢。”

    迟凤典躬身称是,立刻令人将淮南王的尸首小心翼翼抬了下去。

    齐宁瞧着淮南王尸身被抬下,神情凝重,淮南王从前如何齐宁不做评价,但临死之前,却还是保持了皇族血统的骄傲。

    苏禎和窦馗等人却都已经是面色惨白,面如死灰,群臣之中平日亲近淮南王的官员也都是一个个额头直冒冷汗。

    大树倒塌,所有人都知道淮南王的死只是开始,没有了淮南王的掣肘,司马家从此必将权倾朝野,而司马家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必然是要将淮南王余党清理干净,苏禎毕竟是四大世袭候之一,而且在朝中也并无什么势力,司马家一时半会未必会动弹苏禎,但户部尚书窦馗却是淮南王的铁杆党羽,司马家要清理淮南王余党,窦馗必然是首当其中的目标。

    --------------------------------------------------------------------

    ps:这几天更新比较慢,解释一下原因。大家知道年底了,纵横今年要召开年会,先在北京举行年会,然后会前往日本采风,在日本要呆上一周。担心到了日本不好更新,所以这几天一直都在存稿子,到时候去了日本,也不至于断更,沙漠码字速度本来就慢,这几天如果都放出去,就怕到日本会连续断更,所以只能更慢一点。等年会过后,定会加速更新,在这里向大家说声对不起了。也不知道年会时候,纵横是不是会出现大批断更的状况,但沙漠这边至少保证还能更新,哈哈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