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一五章 铁骑雄风

第八一五章 铁骑雄风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窦馗等人面如土灰,司马岚果然话锋一转,向隆泰道:“皇上,王爷虽然自尽,但此番追随淮南王谋逆的党羽并不在少数。”瞥了不远处刑部尚书钱饶顺一眼,道:“老臣得悉淮南王欲图谋反的消息,正是钱大人私下禀报。”

    钱饶顺急忙上前来,跪倒在地,神色有些尴尬。

    四周众人不由都瞧向钱饶顺,表情不一,但大都是鄙夷不屑之色。

    钱饶顺多年以来一直与淮南王十分亲近,满朝文武皆知户部窦馗和刑部钱饶顺是淮南王一党中最为重要的两个人物,今日窦馗还出声为淮南王说了两句话,但钱饶顺却在紧要时候,反叛淮南王,如此两面三刀之人,自然被众人所不屑。

    “钱饶顺,你事先就知道淮南王谋反?”隆泰目光锐利,盯住钱饶顺:“为何不向朕奏禀?”

    钱饶顺伏在地上,不敢说话,司马岚已经道:“皇上,其实此事倒也怪不得钱大人。淮南王密谋在祭祀大典以胡伯温一案栽赃陷害老臣,更是向钱大人透露要在皇陵反叛,钱大人一心效忠朝廷,知道兹事体大,所以向老臣密奏。老臣本也想向皇上奏明,但又想到淮南王乃是大楚王叔,怎会生出如此忤逆之心,担心钱大人所言不实,更担心因此而惊扰了皇上,所以老臣并无禀明,这是老臣疏忽,求皇上降罪!”

    隆泰微皱眉头,瞥了钱饶顺一眼,只是嗯了一声。

    “老臣虽然并不相信淮南往会谋逆,但事关皇上的安危,所以事先也做了些安排。”司马岚缓缓道:“若是淮南王并无谋逆之心,那钱大人所告,自然是诬告,老臣定要向皇上奏明钱大人中伤淮南王,从重治罪。可淮南王若真有谋逆之心,老臣事先早做准备,自然也可以护卫皇上周全。”长叹一声,道:“老臣万没有想到,钱大人所言竟然成真,淮南王他.....!”摇了摇头,神情凝重。

    司马常慎在旁终于道:“皇上,淮南王密谋造反,绝非一人所谋,定有众多党羽卷入其中,若是不将乱党剪除,后患无穷。”

    窦馗听得清楚,浑身一个激灵,就宛若一桶冷水从头淋到脚,全身发凉。

    “司马常慎,你说的党羽又是谁?”隆泰神情冷淡。

    这时候钱饶顺却已经跪着往前挪动一些,从怀中取出一份折子,双手呈上道:“启禀圣上,臣.....臣得知淮南王有谋逆之心,便生了警觉之心,这份折子上都是与淮南王过从甚密的官员名单,其中定有不少人卷入其中,只要按照名单审讯,自能揪出淮南王的党羽。臣之前被淮南王胁迫,逼着胡伯温写下了诽谤诬陷老国公的供词,罪该万死,臣愿请缨审讯此案,将功补过。”

    司马岚微微颔首道:“皇上,钱大人能够迷途知返,也算是良臣。只是他终归是触犯了国法,戴罪之身,如今能够请缨将功赎罪,老臣也原向皇上推荐钱大人审讯此案。钱大人于刑名之上确实有过人之处,正是审讯此案的合适人选。”

    许多人心下更是生寒,暗想淮南王前脚刚死,这司马岚后脚便要动手,果然是动作迅速。

    谁都知道,钱饶顺既然反叛淮南王投到司马岚的脚下,那么此番如果由他掀起大案,必将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滔天大案,钱饶顺为了向司马岚表示忠心,自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将那些与淮南王有过交集的官员铲除干净。

    袁老尚书一直跟在隆泰身边,自然也知道一旦皇帝答允了司马岚的要求,大案必起,朝局立时便会混乱,上前两步,拱手道:“皇上,北汉有变,天下局势未定,若是在此时掀起大案,只怕......!”

    “袁老尚书,我大楚不怕北汉,只怕内乱。”司马常慎立刻打断道:“今日淮南王作乱,若是不将其党羽清剿,迟早还会生出剧变。”

    便在此时,却见从群臣之中抢出一人,跪倒在地,高声道:“启禀圣上,忠义候所言极是,若是不能清剿淮南王余党,那帮人必回怀恨在心,迟早还要闹出大乱子来,臣请皇上下旨,彻查此案。”

    众人俱都认识,这窜出来说话之人,正是吏部侍郎陈兰庭。

    司马岚身兼吏部尚书一职,这陈兰庭是吏部第二号人物,亦是司马岚极其信任的心腹之一,这时候此人窜出来,众臣皆不感意外。

    陈兰庭一出来,工部尚书皇甫政立马上前跪倒:“臣请圣上下旨彻查此案!”

    一时间上前去十多名朝臣,一个个都是请旨彻查淮南王余党一案,其他官员面面相觑,有些人一咬牙,也是上前去跪倒:“臣请旨彻查!”只是片刻间,上百名官员倒有大半跪倒在地。

    隆泰眼角跳动,司马常慎脸上却显出难以掩饰的得色,拱手道:“皇上,诸位大人俱都请旨彻查此案,亦可知此案之干系重大,为了我大楚的朝局稳当,还请皇上下旨!”

    司马常慎话声刚落,却陡然听到大笑声起。

    这笑声来的十分突兀,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心想此种时候怎还敢有人在这里如此放肆,循声看去,却只见到锦衣候齐宁正仰首大笑。

    司马常慎皱起眉头,冷声道:“锦衣候,不知为何发笑?”

    齐宁上前来,瞥了钱饶顺一眼,淡淡道:“镇国公,钱饶顺刑讯逼供,制造冤案,虽然主动坦白,但触犯国法,难道就以一句戴罪立功让其审讯此案?这到底是惩处,还是奖励?”

    其实这也正是众多大臣心中之言,却无人敢说出来。

    司马常慎冷冷道:“若非钱大人及时密报淮南王的反叛意图,家父也不会早做准备,兴许今日就要被淮南王得逞。锦衣候,钱大人虽然有罪,但也并非无功,如今钱大人主动请缨,要彻查此案,将功赎罪,难道有什么错?”

    “自然有错。”齐宁目光锐利,冷笑道:“有功当奖,有过当罚。钱饶顺既然能够炮制出一份诬陷老国公的供词,谁又能保证他在审讯淮南王余党一案中,不会炮制出其他的供词?刑名之事,事关人命,此等大事,岂能再让如此人物担当。”

    司马岚扭过头看向齐宁,神色和缓,问道:“却不知锦衣候是否还有更适合的人选?”

    “有无适合人选,不是我能做主,亦不是老国公能做主。”齐宁淡淡道:“皇上在此,自然由皇上钦点。”顿了顿,瞥了钱饶顺一眼,道:“而且钱饶顺拿出的这份名单,有何证据证明上面的名字就与淮南王有干系?淮南王亦是我大楚朝臣,处理国政之时,难免会与不少官员打交道,难道但凡与淮南王有过交往之人,便都是淮南王余党?”

    窦馗等一干淮南王的党羽听得齐宁之言,宛若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

    陈兰庭已经抬头厉声道:“锦衣候,你是要为淮南王余党说情吗?”

    “陈兰庭,本侯说话,还轮不到你来插嘴。”齐宁目光如同刀锋一般投向陈兰庭:“你说本侯为淮南王余党说情,道理何在?皇上在此,岂容你乱扣罪名?”

    不少大臣心下都暗暗佩服齐宁的胆气,心想黑刀营就在祭祀台下,齐宁却依然敢在这里与司马家针锋相对,若无十足勇气,实难做到。

    陈兰庭微微张嘴,还没说话,齐宁已经上前两步,指着陈兰庭道:“你今日若是说不出道理来,便是污蔑本侯,我锦衣齐家岂容你在这里任意毁谤?你告诉本侯,本侯哪一句话是在为淮南王余党说情?说的又是什么情?”

    齐宁目光如刀,神情森然,陈兰庭瞧见齐宁目露杀意,又见他气势逼人,心下倒是有些畏惧。

    便在此时,众人却猛地听到又一阵马蹄声响起来,不由都是吃惊,暗想难不成黑刀营竟然动作起来,循声看去,却见到黑刀营依然是如同石雕般一动不动,那马蹄声却是从西边传来。

    司马常慎抬眼望过去,只见到远处竟然又是一队骑兵出现,马蹄隆隆,瞧那声势,竟也有近千之众。

    黑刀营此时却已经迅速调转马头,重新列队,面向所来骑兵,轰隆隆马蹄声中,那队骑兵越来越近,阳光之下,只见到当先一人也是一身铁甲,身畔紧随一名高举旗帜的骑兵,那旗帜在阳光之下招展,迟凤典居高临下瞧见,喃喃道:“是......黑鳞旗!”

    阳光之下,所来那队骑兵的旗帜显得十分破旧,但旗帜上的六片鳞形图案却保持得十分完整,六片图案组合成完整的鳞甲,劲骑奔驰,旗帜展开,猎猎作响。

    统帅黑刀营的自然是重瞳战将褚苍戈,战刀挥动之间,黑刀营迅速布阵,面向了来骑,褚苍戈手握战刀,驰马到得队伍前方,而对面近千骑如风般席卷而来,距离一段距离,当先那名战将高举战刀,队伍这才开始慢下来。

    褚苍戈凝视着飘扬在空中的那面残破旗帜,神情肃然,一字一句道:“黑鳞战旗!”

    --------------------------------------------------------------------

    ps:感谢浴巾不吃辣、ftyu01258、慕容芽生、完善帐号246、aiqiner13诸位好兄弟的破费捧场,谢谢你们的支持,感谢给沙漠投下月票的每一位好兄弟!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