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一六章 针锋相对

第八一六章 针锋相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黑鳞战旗在空中飘扬,那面旗帜所代表的意义,楚国的军人都能够明白。

    当年黑刀营与黑鳞营齐名,都是楚国一等一的骑兵军团,但黑刀营常年驻扎在京城附近,而黑鳞营却征战在疆场。

    世人都知道黑鳞营骁勇善战,而黑刀营终究没有展现出自己的实力来。

    黑鳞营当年与北汉第一骑兵军团血兰军拼杀了三天三夜,那场血战早已经是名扬天下,虽然黑鳞营最终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但没有任何人敢亵渎黑鳞营一句。

    对于楚国的军人来说,黑鳞营就是楚国的神话,黑鳞战旗所到,没有人不会生出敬畏之心。

    黑鳞战旗消逝已近十年,虽然朝中上下都知道黑鳞营已经重建,但几乎所有人都不以为意,毕竟没有人会觉得重建的黑鳞营能够与当年那支骁勇善战的铁血骑兵相提并论。

    但是今日残破的黑鳞战旗重新出现,还是让人心下一凛,不油然生出敬畏之心,似乎眼前这支兵马,正是当年那支纵横疆场所向披靡的铁血精骑。

    褚苍戈神情肃穆,对面的黑鳞营勒住战马,与黑刀营面对面,却也都是一言不发。

    祭祀高台上,不少人已经是眼角抽动,司马常慎看清楚黑鳞战旗,已经失声道:“是....黑鳞营?”想到什么,霍然转身看向齐宁,冷笑道:“锦衣候,你是要造反吗?没有皇上的旨意,竟敢擅自调动兵马前来皇陵,你好大的胆子。”

    齐宁长声笑道:“忠义候,司马家可以调动黑刀营前来皇陵护驾,莫非黑鳞营就不能有护驾之心?”

    “黑刀营前来,是因为家父事先知晓淮南王意图谋反,你莫非事先也知道有人造反?”司马常慎冷笑道:“你若知道有人造反,为何秘而不报,是何居心?”

    齐宁叹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忠义候,你们似乎事先也不曾想皇上奏明有人意图谋反。本侯事先确实得知有人想要在祭祀大典作乱,为了保护圣驾,调动兵马,似乎并无什么过错。”

    “你又如何知道有人要谋反?”司马常慎咄咄逼人:“莫非钱大人事先也向你密报过?”

    钱饶顺立刻在旁道:“忠义候,下官绝无向锦衣候密报。下官知道淮南王居心后,想到老国公是辅政大臣,这才向老国公密报。”瞥了齐宁一眼,不无嘲讽道:“锦衣候虽然是世袭候,但皇上只是派他练兵,并无处理朝政,此等大事,下官自然不会向他禀报。”

    司马常慎道:“锦衣候,你听到了,钱大人可没有向你透露,你从何得知?”

    齐宁淡淡道:“忠义候,是谁告之本侯,莫非我还要向你细细禀报?”

    “你.....!”司马常慎脸色难看,司马岚却已经道:“司马常慎,锦衣候有护驾之心,当然没有过错。”看向齐宁,含笑道:“锦衣候,淮南王谋逆大案,却不知你觉得该如何处置为好?”

    齐宁道:“老国公,我刚刚说过,如何处理,自有皇上裁决。不过我大楚上下俱都知晓,眼下正是皇上大婚时期,京城都是张灯结彩,这种大喜的时候,有人想要掀起大案,却不知是何居心?”

    袁老尚书在旁听见,立刻道:“锦衣候所言极是。”向隆泰拱手道:“皇上,大婚不单是我大楚头等要事,而且关乎东齐的颜面,若是因此而疏慢了东齐,只怕对两国的盟好大有影响。”

    隆泰这时候神色已经微微和缓不少,颔首道:“锦衣候和袁老尚书所言,甚合朕意。”看向司马岚,道:“镇国公,淮南王作乱,却已经自尽身死,至若追查余党之事,不必掀起太大的动静。”

    司马岚坐在轮椅上拱手道:“老臣谨遵皇上旨意。”

    “皇上,大案虽然不必掀起,但小案却不能放过。”齐宁上前一步,肃然道:“有人要追查淮南王的余党,却不能立刻拿出证据来,此事自当斟酌再三,务须人证物证俱全方能定案。不过胡伯温破坏使团求亲,证据确凿,若是东齐人知道我们姑息胡伯温,只怕对我大楚的诚意有所怀疑,所以臣请立刻将胡伯温一案断决,也是给东齐人一个交代。”

    胡伯温被人押在台下,听得齐宁之言,抬头看过来。

    隆泰正要说话,司马常慎已经道:“皇上,胡伯温确实有罪,但今日若非他主动揭发,我们还不能清楚淮南王会是破坏使团的幕后真凶。此人虽然有罪,却也有功,臣......!”

    “忠义候,莫非你想包庇淮南王余党?”齐宁厉声道。

    司马常慎一怔,齐宁已经冷笑道:“胡伯温当初是奉淮南王之命破坏使团,那自然是淮南王余党无疑,今次虽然坦白,但并不能抹去他犯下的罪责。忠义候竟然在这里说胡伯温立下功劳,甚至想以此减轻胡伯温的罪责,是否太过荒谬?”

    苏禎在旁边一直噤若寒蝉,淮南王自尽,他浑身发寒,先前听得司马家要掀起大案,便担心大难临头,等到齐宁挺身而出阻止司马家掀起大案,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从前对齐宁的厌恶这时候已经是荡然无存。

    黑鳞战旗在风中飘扬,谁都知道这是锦衣齐家的兵马,眼下皇陵之内虽然有无数人,但苏禎却是明白,这时候有实力与司马家针锋相对的只有齐宁一人而已。

    苏禎虽然才干平平,却也不是傻子,齐景过世之后,苏禎没了靠山,立刻转向淮南王,与淮南王打得火热,他心知这必然会让司马氏怨恨,但依仗着淮南王,想着司马氏就算心中不满,也不敢动弹自己。

    但今日淮南王当众自尽,大树倾倒,苏禎立时便知道苏家处于险境之中,接下来司马氏绝不会轻易放过苏家,本来心惊胆战,这时候看到齐宁站出来,立时便知道苏家唯一的依靠就只能是锦衣齐家。

    他一咬牙,上前道:“不错,胡伯温罪大恶极,决不可轻饶,忠义候,揭发淮南王作乱,首功之人也只能是钱大人,胡伯温并无什么功劳。”向隆泰道:“皇上,臣以为锦衣候所言言之有理,请皇上下旨,严惩胡伯温。”

    “不单是胡伯温,钱饶顺逼迫刑讯,炮制伪证,亦是触犯国法。”齐宁沉声道:“身为刑部尚书,掌管刑名第一人,却视国法如无物,按朝廷律法,该当处死。”

    钱饶顺一个冷颤,急道:“锦衣候,下官.....下官......!”却不知该怎么说。

    司马岚却气定神闲道:“锦衣候,钱大人事先就已经向老夫揭露淮南王的不臣之心,其后所为,也只是想看看淮南王到底意欲何为。今日钱大人当众揭穿了淮南王的阴谋,功劳不小,似乎不该对他太过严惩吧?”

    “老国公既然这样说,自然有道理。”齐宁道:“无论他是何居心,但终归是触犯了国法,虽然有功,也只能是死罪可免。”向隆泰道:“皇上,臣请罢免钱饶顺刑部尚书一职,废黜为庶民,永不录用。”

    “皇上......!”钱饶顺脸色大变,失声道:“臣.....臣冤枉!”

    隆泰这一次倒是当机立断,沉声道:“国法难容,传朕旨意,罢免钱饶顺,罚为庶民,胡伯温罪大恶极,打入死牢。”

    司马岚微微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淮南王余党一案,等到大婚之后再行彻查。”隆泰声音缓慢:“朕会另择人选,彻查淮南王余党一案。”

    齐宁不等其他人说话,已经跪倒在地,高声道:“皇上英明!”

    苏禎和窦馗等一群人立时高呼道:“皇上圣明!”

    隆泰扭头看向司马岚,神情肃然,问道:“镇国公,你意下如何?”

    司马岚拱手道:“皇上英明,老臣谨遵皇命。”司马常慎却有些着急,想要说什么,司马岚冷视一眼,司马常慎立时便将话憋在了肚中。

    隆泰向迟凤典使了个眼色,迟凤典一挥手,羽林营兵士立时便将钱饶顺、胡伯温、灵虚掌教以及一干影耗子全都押了下去,片刻间,祭祀台上恢复了平静。

    隆泰等羽林武士将人押下去之后,才抬首吩咐道:“袁老尚书,祭祀大典继续进行!”

    百官重新列队,守陵卫兵士则被迟凤典下令调出祭祀台,羽林武士护卫在祭祀台周边,而黑刀营和黑鳞营依然是面对面列阵,宛若两只狼群针锋相对。

    血迹未干的祭祀台自然不会让人心生愉快,而且许多大臣都是惊魂未定,龙虎山的道士俱被带走,好在大光明寺的僧众还留在祭祀台上协助祭祀大典继续进行,没有了灵虚掌教,袁老尚书迅速撰写出礼文,更是亲自代替灵虚掌教宣读礼文。

    祭祀大典虽然在进行,但群臣心思却是各异。

    大多数官员心中都是在想,今日这一场动乱过后,楚国的朝堂格局立时大变,淮南王既死,司马家在朝中的权势自然是更大。

    虽说今日齐宁挺身而出,阻止了司马家迅速发动的大清洗,隐然成为淮南王之后朝中能与司马家对抗的最后势力,但群臣心里也都明白,司马家今日没有继续发难,无非是因为黑鳞营及时赶到,而齐宁手中唯一的王牌,也只能是这一支骑兵。

    论及实力之强,锦衣齐家当然不能与司马家同日而语,而且齐宁年纪轻轻,虽然承袭爵位之後,也立下不少功劳,但无论资历还是威望,与司马岚都是天壤之别,齐宁今日当众阻止了司马家的计划,自然会被司马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接下来司马家自然会将矛头直指锦衣齐家。

    淮南王身为太祖皇帝血脉,地位尊贵,在朝中的势力也一直不弱,最终却是在司马岚手底下一败涂地,许多人都怀疑一旦司马家真的要对付锦衣齐家,齐宁到底能够撑上多久。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