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一七章 先下手为强

第八一七章 先下手为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站出来的那一刻,就知道司马家此后必然会将矛头对准自己。

    但他心里更加清楚,自己今日若是有所忌惮,任由司马氏掀起大案,后果必将不堪设想。

    司马氏接下来的清洗,必然是血腥无比,而且借着这次机会,但凡是对司马氏存有任何威胁的势力,必都将遭受血腥的清洗,一旦所有的一切如司马氏之愿,到时候司马氏在朝中自然是一言九鼎,无人敢不从。

    齐宁更加明白,如果今日无人站出来,那么满朝文武对司马氏定然是噤若寒蝉,司马氏一家独大之势必将形成。

    自己站出来,虽然会成为司马氏的眼中钉,但至少会让朝臣清楚淮南王之后,并非无人敢与抗拒司马氏。

    齐宁深知自己在朝中的根基尚浅,今日的局面他看的一清二楚,知道并非所有的朝臣都甘心听从司马氏摆布,至少之前与淮南王交往甚密的那群大臣对司马氏心存怨恨,而自己站出来,自然而然地会让淮南王那些人视自己为救星。

    齐宁方才衡量许久,知道如果自己若心存忌惮不敢出来,那么就会失去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此后自己若想对抗司马氏,也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是自己站出来之后,越是与司马氏针锋相对,越会得到淮南王手底下那批官员的好感,争取到一股不小的力量。

    苏禎站出来,便应证了齐宁心中的猜想。

    祭祀大典持续到午后,本来按照之前的计划,皇帝与百官要在皇陵留守一夜,但今日发生此等大事,祭祀过后,隆泰立刻下旨,立刻返回京城。

    黑刀营和黑鳞营并无各自回营,而是跟随圣驾一同返京,直到深夜时分抵达京城之外,两队人马这才驻留在城外,只等到龙驾进入京城,这才分头而去。

    京城自皇帝昨日去往皇陵之后,便开始实行宵禁,所以进入京城之时,整个京城一片寂静,迟凤典调出一部分兵力将一干人犯押送入大牢,这才与百官一同护送圣驾进入皇城。

    群臣直将皇帝送入皇城之后,这才各自返回,齐宁正欲回府,迟凤典已经凑过来,压低声音道:“侯爷,皇上有旨,宣你立刻进宫。”

    齐宁晓得小皇帝心思,跟随迟凤典径自入宫,到得御书房,尚未进去,便听到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动,齐宁微皱眉头,小心翼翼探头进去,只见到隆泰抓起手边的物事,正愤怒的往地上摔砸。

    齐宁心中暗叹,知道今日小皇帝一直隐忍不发,但毕竟年轻,忍到回宫之后,心中的愤怒倾泻而出。

    隆泰瞧见齐宁站在门口,也不说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冷沉可怕。

    齐宁凑近上前,小皇帝瞥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齐宁,今日若不是黑鳞营及时赶到,司马岚那老贼会不会杀了朕?”

    齐宁轻声道:“皇上,司马岚虽然野心勃勃,但目下还不敢对你怎么样,今日能够除掉淮南王,对司马家来说已经是大功告成。”

    “淮南王愚蠢透顶。”隆泰掩饰不住心中愤怒:“他想要除掉司马岚,却完全被司马岚算入彀中,这是自寻死路。”盯住齐宁道:“你当初说要让这两人互相制约,可是淮南王如今没了,满朝文武,还有谁能够与司马岚相抗?他掌理朝政,手中还有黑刀营,朕一直以为钱饶顺是淮南王的人,想不到今日钱饶顺竟然反咬淮南王一口......!”

    齐宁在边上的椅子坐下,盯着隆泰,犹豫一下,终于问道:“皇上,恕我斗胆问一句,淮南王在皇陵对司马岚发难,你事先可听到风声?淮南王暗通迟凤典,迟凤典此人到底是忠是奸?”

    隆泰怔了一下,神色凝重,沉吟了一下,才道:“朕不瞒你,淮南王想要利用羽林营对付司马家,迟凤典确实密报于朕。”

    齐宁叹道:“所以皇上是准备利用淮南王除掉司马岚?”

    “司马岚在朝中根深蒂固,即使没有钱饶顺的反叛,淮南王也不可能以胡伯温一案扳倒司马岚。”隆泰道:“朕只想看看淮南王到底能拿出多少手段,而司马岚又有怎样的手段还击。”手握拳头:“说到底,还是朕太高估了淮南王,也低估了司马岚。”

    齐宁道:“如此说来,皇上本是想借这次机会看看这两人到底有多大的实力?”

    隆泰道:“迟凤典密报此事之后,朕并无对任何人提及。朕令迟凤典负责皇陵的护卫,本就是以防万一,只要有羽林营在场,无论是淮南王还是司马岚,都掀不起大风浪来,可是朕没有想到,司马岚胆大包天,竟敢秘密调动黑刀营。”

    “皇上还是操之过急了。”齐宁道:“说到底,也还是司马岚太过老奸巨猾。”

    “你出使东齐之前,户部侍郎冯若海参劾司马常慎,不得没有得逞,反而被司马家拿出证据投入大狱。”隆泰皱眉道:“自从那次过后,朝中百官便知道司马家深藏不露,不少人都是往司马家那边靠近过去。你出使东齐的时候,司马家更是令人连续参劾淮南王那边的人,而且证据确凿,先后有五六名朝臣被司马家参劾罢免,所以淮南王手下那些人都是日夜担忧,唯恐被司马家盯上。”

    齐宁微微点头,道:“淮南王眼见自己这边的人连续被扳倒,心中自然是焦急,现在看来,司马家连续参劾淮南王的人,其用意本就想让淮南王生出愤怒之心,激怒淮南王出手。司马岚唯恐淮南王不会轻举妄动,故意在司马府设下圈套,除掉了王府侍卫统领,这最后一激,也算是彻底激怒了淮南王。”

    “看来确实是如此。”隆泰懊恼道:“司马岚给淮南王挖了一个大大的陷阱,引着淮南王踏了进去,不但是淮南王中了司马岚的圈套,便是朕也没有看出司马岚的用心。”

    齐宁叹道:“皇上,淮南王这次行动,也确实过于仓促,但动手之前,也确实十分小心。淮南王招揽的刺客,都是江湖上的影耗子,并非江湖上的草莽武人,这本就是担心传出风声。只是他没有算到最大的疏漏就在自己身边,钱饶顺被司马岚收买,淮南王所有的计划都在司马岚的掌控之中,一开始就注定一败涂地。”

    “影耗子?”隆泰看向齐宁:“难道你知道淮南王招揽了刺客?朕事先并不知道淮南王与灵虚掌教有勾结,在龙虎山那群道士之中安插了刺客。”

    齐宁摇摇头:“我只知道影耗子在京城出没,却不知道是淮南王所安排。这几天也一直在调查影耗子的行踪,直待掌握了他们的计划再向皇上禀明,而且我一直以为这群影耗子的目标是东齐太子,没有想到他们会出现在皇陵。”

    “原来如此。”隆泰这才明白过来,微一沉吟,才道:“你今日调动黑鳞营,算是帮了朕的大忙。当时若非黑鳞营及时赶到,司马家必然不会退让,一定会掀起大案,他剪除异己倒也罢了,如果这时候掀起大案,我大楚必然会国势不稳,给人以可趁之机。”

    “皇上,司马岚不会就此罢休。”齐宁神情冷峻:“今日在皇陵,他看出掀起大案的时机未到,所以暂时收敛了几分,但这绝非结束,如此清除异己的大好机会,司马家岂能放过。”顿了一顿,才轻声道:“我只担心自此以后,司马家会更为猖狂,如今司马岚还掌理着朝政,若到时候要向皇上你提出非分之请......!”

    “朕会忍让。”隆泰冷笑道:“朕倒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得到什么。”盯住齐宁眼睛,道:“不过司马岚想要剪除异己,朕绝不能任他得逞,若是任由他放肆胡为,用不了多久,满朝文武就都是他的党羽,朕就真的成了他的傀儡。”

    齐宁点头道:“不错,眼下朝中至少还有一部分官员并不想屈服于司马氏的威势之下,这帮人必须要保住。”

    “齐宁,朕要你帮朕一个大忙。”隆泰目光锐利,低声道:“大婚过后,司马岚一定会重提淮南王余党一案,朕不能让他得逞,所以要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齐宁一愣。

    “不错。”隆泰道:“淮南王作乱,很快就会传扬出去,若是朕不下旨彻查,反倒要被人以口实。所以朕立刻下旨,将彻查淮南王党羽一案就给你,只有如此,才不致于让司马家胡作非为。”

    “让.....让我负责此案?”齐宁大感意外。

    “你是最合适的人选。”隆泰道:“你平素与淮南王并无过深的交情,与司马家走的也不近,所以由你出任,至少不会让朝野之人觉得你有偏袒之心。今日朕罢免了钱饶顺,刑部尚书的位置空缺下来,司马岚一定会让他的人坐上这个位置,朕岂能让他得手。”

    齐宁明白过来,道:“皇上是想让我先拿住刑部,免得落入司马岚之手,然后竭力阻止司马岚清除异己。”

    “不错。”隆泰道:“彻查淮南王一案,只能由刑部去追查,只要你拿住刑部,司马家就不能在这件案子上呼风唤雨。”

    齐宁若有所思,轻声道:“皇上,我并无刑名之能,而且此前从无在刑部干过差事,若是陡然坐上那个位置,会不会人心不服?”

    隆泰冷然一笑,道:“当年司马岚也是先封了侯爵,并无在吏部当差,后来吏部尚书致仕,空缺的位置一时间没有合适人选,父皇下旨由司马岚暂且兼任,司马岚自此也就坐在了吏部尚书的位置上,前有车后有辙,朕下旨让你去掌理刑部,司马岚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