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二三章 偷鸡蚀米

第八二三章 偷鸡蚀米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眨了眨眼睛,故作奇怪道:“你是什么人?”

    小妖女一愣,随即蹙眉道:“你不认识我了?”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秀气的童子。”齐宁叹道:“我们以前见过吗?”

    小妖女又是一愣,随即咯咯笑起来,一屁股坐在床边,晃着两条腿儿,得意道:“你以为这样说 我就能饶过你?你这人就喜欢骗人,我可不上你当。”手里的匕首故意凑到齐宁脸颊边,歪着脑袋问道:“我问你,你觉得自己好不好看?”

    齐宁道:“你觉得呢?”

    “我在问你。”小妖女故意睁大眼睛:“快说,你好不好看?”

    齐宁道:“说实话,我觉得我长得还可以,当然,你要说不好看我也没法子。”

    “其实你长得不算难看。”小妖女晃着匕首,似笑非笑道:“不过待会儿你就会成为天下间最丑陋的男人,以后再也不会有女人喜欢你。”

    齐宁皱眉道:“你要作甚?”

    小妖女得意道:“我要做什么?大色狼,你还记得你对我做过什么?在朝雾岭的时候,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不记得了吗?你忘记不要紧,我可没忘记,你欺负我,我当然要报仇。”

    齐宁冷笑道:“报仇?”

    “你莫想不承认,那天晚上你趁我睡着,占我便宜......!”小妖女咬牙切齿:“后来你又趁我昏迷,丢下我独自跑了,这笔账要是不算清楚,我决不罢休。”

    齐宁道:“老子也懒得和你解释,你要怎么报仇?”

    “你说我该怎么报仇?”小妖女轻笑道:“看在你这么痛快的份上,我给你几个选择。”眼珠子转了转,道:“你说是切断你一只手,还是割掉你鼻子,要不就是在你脸上划上几刀,你自己选。”

    齐宁道:“我若是一样都不选呢?”

    “那就只能我帮你选。”小妖女道:“本姑娘让你选,是对你客气,你不知好歹,可怪不得我。”手中匕首,往前轻戳试探,随时都能戳进齐宁脸上肌肤。

    齐宁盯着小妖女的眼睛,问道:“你为人处事,非要如此恶毒?”

    小妖女道:“别人欺负我,我若是不报复,岂不是任由人欺负?”

    “是秋千易教你这些?”齐宁叹道:“不过你师父虽然是用毒高手,但也不算品行太过低劣之人,你比他歹毒得多,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师傅教你这些?”

    小妖女一愣,脱口道:“你怎么知道?”话一出口,立刻咬牙道:“谁说我还有师傅?”

    齐宁听她这般说,更是怀疑,冷笑道:“当然是毒王告诉我的。毒王说除了他之外,你还有别的师傅,他早就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原来老家伙已经知道。”小妖女蹙眉道:“可是他有怎么知道?”这话一出口,就等若是承认背后还另有高人指点,她瞧了齐宁一眼,似乎看出什么,狡黠一笑,道:“你又在骗我,这是你自己胡说八道的对不对?”

    齐宁反问道:“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难道没数?今天你若是告诉我你另一个师傅是谁,我看在毒王的面子上,这次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你若不听话,我可以保证你出不了这个门。”

    小妖女秀眉竖起,怒道:“你都这个样子,还敢威胁我。哼,不让你尝尝厉害,你不知道本姑娘手段。”手上一动,匕首便要往齐宁脸上划过去,眼见得锋刃便要触及齐宁的脸,小妖女的手还是停住,似乎有些犹豫,齐宁再不耽搁,一只手陡然探出,速度奇快。

    小妖女本来还在犹豫,猛地感觉齐宁一只手动起来,吃了一惊,想要闪躲,只是齐宁的速度何其迅速,没等她站起身来,齐宁一只手已经抓住她手腕,小妖女手臂一麻,齐宁另一只手已经探过来,轻而易举地将匕首躲了过去。

    小妖女心知大事不妙,挣扎想走,齐宁却已经手臂一带,小妖女顿时被扯得趴在床上,齐宁一个扭身,反扣住小妖女一只手臂,膝盖压在小妖女背脊处,冷声道:“你若动弹,一条手便要被折断,你自己选吧!”

    小妖女岂肯轻易就范,挣扎一下,齐宁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情,手上一扯,便听得“咔嚓”一声,已经卸了小妖女的手臂,小妖女只觉得肩头剧痛钻心,差点叫出声来,却又知道这是在锦衣侯府,自己一旦叫出声,锦衣侯府的侍卫必然会闻声赶来,强忍着痛疼,一张俏美的小脸因为痛苦而扭曲。

    “还要不要尝试更厉害的?”齐宁膝盖压在她背上,微俯下身子,凑近她耳边道:“我招数还很多,要不咱们一样一样地试?”

    小妖女咬牙切齿,此时恨不得将齐宁碎尸万段,但如今人为刀蛆我为鱼肉,也知道齐宁下手不留情,不敢再挣扎,额头上冒出冷汗,“你.....你放了我,我.....我错了,我.....我以后不找你麻烦......!”

    “我信不过你。”齐宁很干脆道:“你在我这里没有半点信誉,我今天要是放过你,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偷偷摸摸在我水中放毒?与其我每天提心吊胆,还不如一劳永逸,永绝后患?”

    小妖女带着哭腔道:“你要杀我吗?呜呜呜.....我是你老婆,你不能杀我。”

    “老婆?”齐宁冷笑道:“老子什么时候多了你这个恶毒的老婆?”

    “你不能不认账。”小妖女手臂被卸,又被齐宁膝盖压着脊椎骨,浑身难受至极,却又不敢动弹,声音更不敢太大:“你都强暴了我,当然.....当然要负责。”

    齐宁心中好笑,骂道:“是谁告诉你强暴一个人就要负责?既然是强暴,就没有负责一说。我现在给你选择,是切断你一只手,还是在你割了你鼻子?要不也在你脸上划上几刀?”

    “不要.....!”

    齐宁冷笑道:“方才你不是给我三种选择吗?我现在也给你三种选择,礼尚往来,你不必客气。”

    小妖女哭道:“求求你,这次是我错了,我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害你,你就信我这一次。而且.....而且刚才我只是吓你,不是真的要害你。”

    “你刀子都贴在我脸上,还说是在吓我?”齐宁没好气道:“老子要是动不了,现在脸上已经被你划的不能看了。”

    “不会的,不会的。”小妖女急道:“我.....我真的只是想吓吓你,我知道.....我知道师傅和你走得很近,真要是伤了你,那老东西一定会找我麻烦,所以.....所以我不会真的伤了你。”

    齐宁冷哼一声,才道:“你不想在这三个里面选择,我还可以给你最后一条路,就看你选不选。”

    “什么路?”小妖女如同抓到救命稻草。

    齐宁知道这小妖女身子娇弱,压在她脊椎骨上的大腿微微松了些气力,这才轻声问道:“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可以放你一次。可是被我察觉你有一丝一毫的谎言,我不但要划破你的脸,还要刺瞎你的眼睛,嗯,还要割下你的舌头,让你看也看不见,说也说不出。”

    小妖女咬着嘴唇,终是道:“那你要问什么?”

    “先告诉我,除了秋千易,你另一个师傅是谁?”齐宁低沉问道:“若有一个字是假,立刻割了你鼻子。”

    小妖女微一沉默,齐宁匕首便已经贴在她脸颊上,小妖女魂飞魄散,急忙道:“是.....是教主!”

    “教主?”齐宁皱眉道:“黑莲教主?”

    小妖女道:“是......教主待我极好,我虽然.....虽然是秋千易的弟子,但......但秋千易只是偶尔教我用毒.....!”

    “撒谎。”齐宁冷笑道:“你不过是秋千易的徒弟,在黑莲教又有什么地位?据我所知,黑莲教主是五大宗师之一,武功何其了得,为何非要收你做徒弟?”手中匕首更是贴近小妖女肌肤。

    匕首寒冷刺骨,小妖女脸色泛白,道:“真的,我....我没有骗你。你.....你知道我爹是谁?”

    “是谁?”

    小妖女犹豫一下,才道:“我.....我爹是太阴长老!”

    “太阴长老?”齐宁皱眉道:“黑莲教有玄阳太阴两大长老,那位太阴长老是你爹?”

    小妖女额头冷汗直冒:“我没有骗你,太阴长老是我爹,我爹.....我爹对教主忠心耿耿,所以.....所以教主看在我爹的面子上,收我为徒。”

    “不对,黑莲教主武功那般厉害,你既然是他的弟子,为何武功如此平平?”齐宁冷笑道:“想在这里糊弄我,你是要自讨苦吃。”膝盖上加大气力,小妖女立时觉得背上一阵疼痛,哭道:“我真没骗你,教主.....教主开始的时候是教我武功,可是.....可是我不喜欢学他的武功,他.....他也任由我爱学不学,所以......所以我才没有他那样厉害。他后来教我武功少了,但是常和我说话,告诉我坏人太多,要我小心提防,不能相信任何人......!”

    -------------------------------------------------

    ps:待会儿还有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