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二四章 玄阳遗密

第八二四章 玄阳遗密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哦”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说你阴毒狠辣的性子是那位教主所教?”

    “坏人本来.....本来就多,教主说的也没有错。”小妖女道:“我都告诉你我另一个师傅是谁,你.....你现在是不是能放了我?”

    “少废话。”齐宁冷冰冰道:“我再问你,你爹如今又在哪里?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黑莲教四大圣使之中,除了段清尘,其他三人都在其中,后来黑莲教主也现身,为何你爹太阴长老不见踪迹?”

    小妖女道:“我爹早就死了。”

    齐宁一怔,惊讶道:“死了?”

    小妖女道:“死了好些年。”顿了一下,才道:“你帮我手臂接上,我这样好疼,疼的我都忘记好多事情......!”

    “你是在和我耍花样?”齐宁冷笑道:“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你要是敢在我面前耍花样,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小妖女乞求道:“没有。我真的好疼,你.....你武功比我高,我不是你对手,你帮我手骨接上,你问什么,我都告诉你,绝不会骗你。”

    齐宁心知以小妖女的武功,确实对自己造不成任何威胁,虽说这小妖女擅长下毒,但自己是百毒不侵之身,就算秋千易出手也未必能伤及自己,更不必提区区小妖女了。

    他想了一下,握住小妖女手臂,一托一扯,“咔嚓”骨声响起,小妖女捂住嘴巴,竭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等得齐宁帮她手骨接好,小妖女微动了动手臂,这才微微宽心,扭回过头来,楚楚可怜道:“你让我坐起来好不好?”

    齐宁冷哼一声,移开过去,小妖女起身来,又活动了一下手臂,确定无碍,这才放心,坐在窗边,瞅了齐宁一眼,见齐宁正冷冷看着自己,虽然心头恨得牙痒痒,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还等什么?”齐宁冷声道:“你说你爹死了,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小妖女虽然不敢发怒,但心里对齐宁着实恼恨,语气不好:“哪有人咒自己爹爹。我爹死了好些年了,你不知道吗?”

    “老子要是知道,还用问你?”齐宁也不客气:“他怎么死的?”

    小妖女道:“你既然知道圣教有玄阳太阴两位长老,那可知道当年玄阳长老反叛圣教之事?”

    齐宁对此倒也是略有所闻,亦知道因为玄阳长老叛教过后,黑莲教进行了一番血腥清洗,而玄阳长老更是下落不明,皱眉问道:“你说。”

    “玄阳想要谋害教主,却被人知晓,玄阳不顾他手下的人,亡命天涯。”小妖女鄙夷道:“圣教要清理门户,自然要将他手下的人全都铲除掉,而且也不能让玄阳跑了,但玄阳的武功很高,四大圣使都不是他对手,教主坐镇朝雾岭,不能下山,所以圣教唯一能够抓回玄阳之人,就是我爹。”说到这里,脸上不无得色。

    “后来又如何?”

    小妖女神色微有些黯然道:“我爹奉命去追那玄阳,但是下山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有人送了东西回来,里面是我爹的发髻和兵器,那时候才知道我爹已经被人害死。我爹如果没有死,绝不会让人拿走他的兵器。”

    “是被玄阳所杀?”齐宁问道。

    小妖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爹所用的兵器,圣教上下都知道,兵器既然被送回来,我爹自然是死了,但是被谁所杀,没有人看见。大家都说是玄阳所为,只是从那以后,也没有人找到过玄阳。”

    “如此说来,黑莲教的两大长老,俱都已经不在了?”齐宁问道。

    小妖女道:“我爹自然是不在了,但玄阳是生是死,也没有人知道。也许他害怕圣教找到他,所以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躲起来,变成了缩头乌龟。”

    齐宁听闻至此,脑海深处的一根弦似乎被拨动,忽然想起当初的一桩事情来。

    他当初从会泽县离开,半道上招惹了九天楼的木神君,为了躲过木神君的控制,误入一处山洞之内,在其中发现一具来历不明的骷髅,也正是那次获益盛丰,在山洞之内得到了寒刃,也学会了逍遥行。

    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那骷髅究竟是何方神圣,后来得知黑莲圣教的存在,倒也回忆起在那山洞之中的影像,他记得颇为清楚,寒刃当时就是被藏在一只黄铜箱子里,而黄铜箱子的表面,正是雕刻着一朵莲花。

    至今他还清晰记得那莲花的形状,而且那莲花以黑漆涂抹,正是一朵黑莲花。

    齐宁之前便想过那山洞之中的骷髅是否与黑莲教有渊源,但一想到黑莲教远在西陲,而发现那骷髅确实在中原腹地,相距甚远,一度觉得那朵黑莲花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但今日又听小妖女所言,心中便即寻思,难不成那山洞之中的骷髅,竟然是黑莲教的玄阳长老?如果当真如此,那自己能碰上实在是太过巧合了,甚至有些匪夷所思。

    但细细一想,却又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玄阳长老当真叛教,被黑莲教追杀,自然是跑得越远越好,从西陲远避中原躲避追杀,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齐宁心想如果那骷髅果真是玄阳长老的遗骨,那么自己从那里学会了逍遥行,倒也和黑莲教有了不浅的渊源。

    但心里却又有些疑惑,暗想秋千易是黑莲毒使,那与玄阳长老自然是极为相熟,自己与秋千易交过手,甚至在秋千易面前施展过逍遥行,如果那骷髅果真是玄阳长老,那么秋千易却为何不识得玄阳长老的功夫?

    莫非玄阳长老从无在人前展示这门功夫,又或者这门功夫是在远避西陲之后才创造出来?

    事实究竟如何,齐宁也是无法解答。

    不过他倒是记得当初那骷髅留下的一份书信,书信当时就收藏在黄铜箱子里,似乎是那骷髅感慨之时,自己书写吐露心境,并无交给任何人,所以也不会有其他人看到。

    虽然隔了这许久,齐宁无法一字不差地记起来,但却依稀记得那里面的大致内容。

    记忆之中,那骷髅倒不像是为了贪生怕死而逃离,似乎是因为碍于旧情,所以才会远避尘世,不愿意卷入太多是非,如果说那骷髅果真是玄阳长老,那他留下的讯息,就与小妖女所言完全不符。

    而且在那书字之中,其中有八个字齐宁倒是记忆犹新,却是“尽诛所异,自断柱梁”八字,当时齐宁完全不明白这八字到底是什么缘故,现在想来,难不成就是指黑莲教的内乱?

    但按照自己所得到的讯息,黑莲教虽然确实经过一场清洗,但那似乎是在玄阳长老叛教之后,玄阳长老叛乱失败,只身逃离,黑莲教便对玄阳长老的部下大肆清洗,虽然说颇为残酷,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是清楚叛乱,就谈不上自断柱梁,与骷髅所言自然不符。

    齐宁隐隐觉得这其中大为蹊跷,小妖女见齐宁若有所思沉默不言,眼珠子左喵右看,似乎在找寻机会,但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齐宁瞥见小妖女神态,心知肚明,冷笑道:“你说玄阳长老叛教,可是亲眼所见?”

    “我那时候还小,自然不会看他们打打杀杀。”小妖女无精打采道:“不过大家都知道玄阳长老欲图篡夺教主之位,勾连了许多人要加害教主。”

    “黑莲教主是大宗师,玄阳长老武功再高,岂敢对黑莲教主动手?”齐宁冷笑道:“你说话不尽不实,看来是不想走出这个门了。”往小妖女靠近一步,小妖女急忙往后缩,道:“我没有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要是.....要是你不信,可以去问老毒物,那老家伙.....反正他都知道,他是教主的亲信,教内他最受教主的信任,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知道,你一问就知道我没有撒谎。”

    “好,那我再问你,黑莲四圣使之中,还有医使黎西公,这个人你比谁都熟悉吧?”齐宁冷哼一声:“你和秋千易一直记挂着他手里的【佰草集】,据我所知,他已经不是黑莲教的人,这没有错吧?”

    小妖女看着齐宁眼睛,来了些兴趣:“你是说黎老头?他和唐诺都已经背叛了圣教,迟早......!”还没说完,感觉齐宁目光如刀般冰冷,后面的话生生噎下去,低头道:“不是我惦记,是.....是老家伙一直惦记着【佰草集】。”

    “到底是谁惦记【佰草集】,我不关心。”齐宁盯着小妖女亮晶晶的眼眸:“我问你,黎西公为何要与黑莲教划清界限?据我所知,黎西公离开黑莲教,就是因为那次内乱,如果玄阳长老叛教,黑莲教清理门户,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黎西公为何会在那次内乱之后离开黑莲教?”

    “他要走,我怎么知道。”小妖女有些急了:“我说过那时候我还小,他们到底发生些什么,我又怎么管得着?黎老头要走,难道我还能拦得住?他带走唐诺离开,就连教主都没有拦阻,别人又为何要拦?”

    “怪就怪在这里。”齐宁冷笑道:“黑莲教内乱,如果黎西公是教主的人,清理了叛教之人,自然是大功告成,黎西公自然不可能走。如果黎西公是玄阳长老一伙,事发后玄阳长老逃走,他的党羽都被清除干净,为何黎西公非但安然无事,还能够光明正大离开黑莲教?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你当真不知?你两个师傅,一个是黑莲教主,一个是黑莲毒使,莫非你从他门口里就不知道一点真相?”

    小妖女摇头道:“教主和老家伙在我面前从来不提那次内乱,而且真相到底是什么,与我有没有干系,我又何必去问?”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