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二五章 抄家

第八二五章 抄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冷笑道:“自扫门前雪,不管瓦上霜,这倒也是你的性情。”微一沉吟,才道:“你说你爹是死在玄阳手里,却没有十足的证据,也便是说,直到今天你也无法确定你爹就是玄阳所杀?”

    小妖女道:“那有什么好想的,我爹是去追拿玄阳,然后遇害,当然是被玄阳所杀。教主后来也和我说了,玄阳就是杀害我爹的凶手,教主还说一定会找到玄阳,将他千刀万剐为我爹报仇。”

    齐宁道:“你爹为了追拿玄阳遇害,所以教主看在你爹的面子上,对你十分照顾,是不是这个缘故?”

    “应该有这个缘故。”小妖女眨了眨眼睛,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但最要紧的还是我长得好看,又讨人喜欢,所以......!”

    齐宁抬手道:“打住。我说你年纪不大,这脸皮还真是够厚的。”

    小妖女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齐宁,眨巴眨巴,一副楚楚可怜样子问道:“难道你不觉得我长得好看?我要是.....我要是长得不好看,那你为什么强暴我?”见齐宁神色不善,急忙道:“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齐宁冷哼一声,才问道:“还有一件事情,你要老实供认。”

    “我又不是犯人,你说话能不能别这样冷冰冰的。”小妖女眨着眼睛道。

    齐宁依然是冷冰冰问道:“我问你,迷花谷那边有一处冰潭,这事儿你比我清楚,冰潭下面有一具冰棺,那冰棺之中到底是什么。”

    小妖女脸色微变,但却还是竭力让自己镇定道:“你自己去看过,还要问我做什么。”

    齐宁往前踏出一步,抬起手,手中匕首泛着寒光,双眸冷厉,小妖女无可奈何道:“好好好,我说还不行吗。那.....那冰棺里好像是一个人。”

    “一个人?”

    小妖女点头道:“其实我也是偷偷听教主说过,教主有一次和黎老头偷偷说话,被我听见,教主问黎老头那冰棺里的人还能不能醒过来,黎老头说他正在尽力而为。”

    “醒过来?”齐宁皱眉道:“你是说冰棺中确实是一个人?”

    小妖女道:“我也没有打开冰棺看过,但教主那样说,不会有错。那里是圣教的禁地,除了教主和黎老头,就算是老毒物也没有资格进去。有一次我偷偷到过冰潭那里,想瞧瞧那冰棺里面到底是谁,却被教主发现,教主下令我以后在不得单独去冰潭,否则.....否则就会取我性命。”

    “他收你为徒,对你自然是疼爱得很。”齐宁盯着小妖女问道:“为何因为你要看冰棺,就会取你性命?”

    小妖女摇头道:“我哪里知道。反正教主说那是禁地,自然没有人敢靠近。冰棺里到底是谁,除了教主,也只有黎老头知道了。”

    “不对。”齐宁冷笑道:“那次有不少人趁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的时候,偷入进迷花谷,而且都是打冰棺的主意,那自然是早知道冰棺的秘密,你说只有黑莲教主和黎西公知晓冰棺的蹊跷,自然是不对。”露出凶恶之色:“小妖女,看来你是真想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小妖女坐在床上往后缩,连连摆手道:“你别急,我.....我真的没有说谎。你武功比我高,我不是你对手,又怎么敢对你说谎。我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会跑到迷花谷去,更不知道他们想要冰棺做什么。”两条细长的秀眉蹙在一起,亦是疑惑道:“冰棺里只有一个死人,那些人难道是要抢夺死人?这又是为什么?”

    “你刚才还说冰棺里的人可以醒转过来,现在又说是个死人,死人怎能醒过来?”齐宁冷冷道:“前言不对后语,还不是在说谎?”

    小妖女道:“我第一次知道冰棺有人在里面,到你上次进入迷花谷,隔了好多年,这么多年那人始终躺在冰棺里出不来,这还不是死人又是什么?就算真的是活人,躺在那样冰冷的冰棺里,又没看他吃喝,没死才怪。”眨了眨眼睛,问道:“你说是吧?”

    齐宁若有所思,暗想这小妖女此言倒也不假。

    冰潭寒冷刺骨,普通人躺在那冰棺之中根本不可能抵御那般刺骨的温度,若再加上不吃不喝,根本不可能有活人撑下来。

    但她心里却很清楚,那冰棺之中一定藏着极大的秘密。

    那次不但花想容带人进入迷花谷想要趁机夺取冰棺,连青铜将军也在那里出现,这两拨人同时出现在迷花谷,目标又都是冰棺,若说冰棺没有天大的隐秘,那是谁也不会相信的,齐宁心中一直都有疑惑,暗想吸引这两伙人的究竟是冰棺中的那个人,还是冰棺之中另外藏有隐秘。

    他本以为这小妖女多少能知道一些真相,但从小妖女的反应来看,这小丫头到似乎知道的真是不多。

    见齐宁若有所思,小妖女轻声道:“你要是想知道冰棺里到底有什秘密,可以去找黎老头,黎老头一定知道那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黎老头虽然医术很好,但武功不一定及得上你,你抓住了他,拿刀子逼问,一定可以问出来。”

    齐宁瞪了小妖女一眼,心想这小丫头无论何时都是心术不正,孺子难教,冷声道:“这是最后一次。看在你今天还算老实,我就放你这最后一遭,若还有下次,你自己知道后果。我这人说话算话,你若不信,大可以试一试。”

    小妖女这才松了口气,道:“绝不会有下次,我保证不会再害你。”

    齐宁看到窗外曙光已现,挥手道:“还不快滚,不过天色已亮,侯府的守卫众多,若是被他们瞧见甚至抓到了你,就只能将你当成刺客送入大牢,那时候可别怪我救不了你。”

    小妖女嘻嘻笑道:“那倒不打紧,你侯府的这些侍卫蠢得像猪一样,我轻松就能够......!”见齐宁神色不善,忙止住话头,心知此地不宜久留,起身猫腰跑到后窗,轻轻推开窗户,左右瞅了瞅,如同猫儿溜出窗户,齐宁看她鬼鬼祟祟模样,心下好笑。

    小妖女离开,齐宁伸了个懒腰,正想小憩片刻,刚刚躺下,外面就传来声音:“侯爷,侯爷,有圣旨到!”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这圣旨还来的真不是时候,但非常之时,任何一道圣旨都不会平安,收拾一下,立刻出门。

    齐峰在外面等候,到得前院,天色才刚亮起来,隆泰身边的太监总管范德海正在远离等待,见到齐宁过来,立马迎上去,齐宁已经拱手道:“范公公辛苦了,这么一大早就过来,快进屋先喝杯茶。”

    “侯爷客气了。”范德海忙道:“喝茶就不用了,侯爷先接旨!”

    齐宁道:“公公稍等,我令人摆案!”

    “不用不用。”范德海道:“侯爷,这事儿急,不好耽搁,侯爷接旨之后,要立刻去办,不能耽搁的。”打开圣旨,齐宁和身边诸人立刻下跪,范德海这才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萧璋贵为大楚皇族,却不思忠君报国,勾结乱党,犯上作乱,愧对先祖之重望。虽自绝于大楚,然谋逆之罪不可赦,剥夺其王爵封号,逐出皇族。令锦衣候齐宁查抄淮南王府,不得有误!钦此!”

    齐宁一怔,抬起头来,范德海已经卷起圣旨,走过来,轻声道:“侯爷接旨吧!”

    齐宁伸手接过,谢过隆恩,这才起身问道:“范公公,皇上是让现在就去抄没淮南王府?”

    范德海抬手做了个手势道:“侯爷,借一步说话。”两人移到边上,范德海才低声道:“皇上已经派了羽林营前去淮南王府,他们已经围住王府,只等着侯爷前去支持。”

    齐宁微微颔首,范德海又道:“皇上说侯爷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不过皇上嘱咐,淮南王虽然十恶不赦,但是淮南王世子却并无过错,皇上不希望此事太过牵累世子。而且世子病入膏肓,时日无多,淮南王临死前,皇上也答应不追究淮南王世子......!”

    齐宁道:“此事我知道,明白如何处置。”

    “淮南王府虽然要查抄,但世子可以继续住在王府里。”范德海道:“皇上的意思是摘下王府的匾额便可以。”犹豫一下,才道:“为免日后有人打扰到世子,皇上让侯爷妥善安排。”

    “皇上可说该如何安排?”

    范德海摇头道:“皇上说侯爷知道该怎么办,不必他多言。”顿了一下,才道:“侯爷现在就可以动身,越早越好,莫让别人占了先。”

    齐宁知道范德海话中深意,也不废话,转身冲齐峰道:“齐峰,备马!”

    淮南王府座落在城东,萧璋身为太祖皇帝的嫡亲血脉,在大楚的地位自然是尊贵无比,无论是太宗皇帝还是先皇帝,对萧璋一直也算恩赏有加,而淮南王府多次扩修,其规模在群臣之中,理所当然是首屈一指,大楚四大世袭候的府邸也都不算小,但是在淮南王府面前就实在算不得什么问题。

    美轮美奂的王府如今却是被羽林精兵团团围住,王府大门敞开,一群府内的家仆都是跪在大院之中,埋头在地面上,羽林营统领迟凤典如同标枪版站立在王府门前,神情凝重,一言不发,只听到马蹄声响起,才抬眼瞧过去,便看到一身官袍的齐宁骑马赶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