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二六章 争执

第八二六章 争执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迟凤典神情一敛,快步上前去,齐宁身后跟着数骑,都是侯府的侍卫,勒住马,齐宁已经翻身下马来。

    “侯爷!”迟凤典拱手道。

    齐宁也拱了拱手,道:“迟统领久等了。”

    “不敢!”迟凤典恭敬道:“皇上有旨,令侯爷主持抄没淮南王府,卑将听从侯爷差遣。眼下已经将王府上下三百七十四人俱都控制住。”

    齐宁抬头看到那大院子里满满跪了一院子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点点头道:“皇上可有旨意如何发落这些人?”

    “国有国法,皇上的旨意是要按照国法处置。”迟凤典压低声音道:“淮南王毕竟是皇族血脉,他的妻妾只能是送往尼姑庵里落发为尼,至若年轻的家婢,可送入娼寮为妓,至若家中的男丁,除了淮南王世子得到皇上的特赦,其他人俱都要发配边疆为奴。”

    齐宁微一沉吟,心知这也是国法所定,无可更改,点头道:“既然皇上有旨意,就按照国法处置。”

    “王府里的财务器皿,是要侯爷主持抄没。”迟凤典道:“户部马上就会有人赶过来,会协助侯爷清点府里的财物,列出清单呈报皇上,所抄没的钱帛财物,都是纳入户部账单。”

    “户部的人还没有过来吗?”齐宁皱眉问道。

    话声未落,就听得马蹄声响,迟凤典道:“想必是户部的人到了。”两人抬头瞧过去,只见到从长街那头涌出一群人来,当先几人骑着马,后面则是跟着四五十名佩刀的兵丁,迟凤典只瞧了一眼,眉头一紧,道:“怎么是刑部的人?”

    “刑部的人?”齐宁也是奇怪:“迟统领,抄没王府,刑部的人也要参与?”

    “此番抄没王府,皇上并无下旨交给刑部。”迟凤典肃然道:“倒要问问这帮人跑来做什么。”

    说话之间,刑部那群人已经靠近过来。

    齐宁见当先那人也是一身官袍,年过四旬,身材魁梧高大,肌肤黝黑,倒是不大认识,心想刑部尚书钱饶顺已经被罢官免职,却不知这人又是何方神圣。

    “那是刑部侍郎达奚冲!”迟凤典似乎看出齐宁疑惑,低声道:“他是刑部第二号人物,此前一直是钱饶顺的心腹。”

    齐宁微微颔首,心想钱饶顺不在了,如今由这达奚冲出面,倒也是理所当然。

    达奚冲翻身下马来,已经看到齐宁和迟凤典,脸上堆笑,远远就拱手道:“下官见过侯爷,迟统领来得早啊!”

    迟凤典虽然是羽林营统领,但真要论起官职大小,却还是比刑部侍郎矮上一级。

    迟凤典也拱了拱手,齐宁却是背负双手,扫了一眼达奚冲身后数十名刑部衙差,皱眉问道:“达奚大人,莫非你也奉了皇上旨意,前来抄家?”

    “不敢不敢。”达奚冲依然是笑道:“下官与抄家沾不上半点干系,只是奉命办案而已。”

    “办案?”齐宁问道:“什么案?”

    达奚冲抬眼看了一下门头那烫金的匾额一眼,笑道:“自然是淮南王谋反一案。奸臣作乱,刑部要向朝廷有个交代,自然要追查清楚。”

    “原来如此。”齐宁微微颔首:“你准备如何查案?”

    “回侯爷话,今日过来,是要请淮南王世子前往刑部一趟。”达奚冲道:“刑部已经沏好了茶,下官相与世子好好聊一聊。”

    齐宁冷笑道:“那你可知道,皇上有旨,淮南王有罪,但世子无罪,此案不得牵涉到世子身上。”

    “下官知道,下官知道。”达奚冲连连点头:“所以下官今日前来,不是前来逮捕世子,而是前来相请,侯爷切莫误会。”

    隆泰下旨由齐宁带队抄没王府,齐宁自然知道隆泰的深意,那绝不仅仅只是抄没王府那般简单,最重要的缘故,是想让自己保住淮南王世子萧绍宗。

    隆泰与萧绍宗私交甚笃,淮南王掀起大案,司马氏自然是要借这次大案,将淮南王府彻底扳倒,淮南王虽然死了,但萧绍宗还活着,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司马家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萧绍宗就算没有参与到翻盘之中,却也必定身处险境。

    齐宁能够理解,无论是从私交还是皇家血脉上考虑,隆泰都不想看到萧绍宗被司马家逼入绝境,但作为一国之君,自然也不好直接出面包庇叛臣之子,是以才让自己负责主持淮南王府的抄没,以此为机会,也好保住萧绍宗。

    既然明白隆泰的心意,齐宁自然不会让人轻易触碰到萧绍宗,淡淡道:“达奚大人今日来的不巧,本侯奉旨抄家,没有抄没之前,王府里的一草一木都不得轻动,你们刑部的人自然不能踏入王府大门半步。”

    达奚冲依然陪笑道:“侯爷所言极是,下官绝不敢耽搁侯爷抄家,下官会带人就在王府外等候,等侯爷抄没之后,再带人进去请世子。”

    齐宁皱眉道:“你带来的人持刀拿枪,一个个凶神恶煞,如此无礼,还敢说是请?”

    达奚冲叹道:“侯爷,淮南王谋反,他在朝野党羽不少,许多都还没有落网归案,下官担心那些余党还会从中作梗,所以只能带些人手在身边,若有冒犯,还请侯爷恕罪。”

    齐宁看他外貌五大三粗,这说话倒是进退有序,淡淡道:“你说你是奉命查案,又是奉谁的命令?”

    “这......!”

    “奉谁的命令,你都不知道?”齐宁冷冷道:“那你还查什么案!”

    “侯爷,是镇国公的命令。”达奚冲道:“老国公辅理朝政,如此大案发生,老国公自然是要下令调查的。”

    “原来是镇国公的意思。”齐宁淡淡一笑:“不过皇上既然说过世子无罪,那么就代表无论是谁也不得触碰世子分毫。刑部要查案,本侯不阻拦,不过刑部的人要冒犯世子,本侯却是不能答应。”

    达奚冲一怔,微微一笑道:“这个只怕由不得侯爷。这是朝廷的大案,谋反的事淮南王,淮南王世子与淮南王是父子关系,此案当然要从世子开始调查,若是请不到世子前往刑部谈话,这案子就没法查下去,淮南王那些党羽更不好调查了。”

    “好不好调查,能不能调查,那是你刑部的事情,与本侯无关。”齐宁不给丝毫面子:“达奚冲,本侯要做事了,你带人先离开吧。”

    达奚冲却毫无离开的意思,反倒是上前一步,拱手道:“侯爷,下官也是奉命行事,还请侯爷体谅下官的难处。下官不会打扰侯爷抄家,只会带人在外面等。”

    “如此说来,本侯如果抄上三天三夜,你也要在这里等上三天三夜?”齐宁目光如刀。

    达奚冲面不改色,点头道:“侯爷能在这里抄上三天,下官也就能够在这里等上三天。”

    “哦?”齐宁冷笑一声:“看来达奚大人心意已定,真的不想走了。”

    达奚冲已经从袖子取出公函,道:“这是镇国公下发的命令,下官若是不能办好差事,这颗脑袋就保不住,还请侯爷体谅。”

    齐宁背负双手,盯着达奚冲眼睛,一字一句道:“那本侯令你现在离开,你是否会抗命不遵?”

    达奚冲犹豫一下,随即声音颇为坚定道:“恕下官冒昧直言,侯爷虽然是世袭侯爵,下官不敢对侯爷失了礼数,但是下官办理公务,只会奉命行事,不会在意上下之别。锦衣齐家是我大楚名门,侯爷睿智非凡,当然也不希望被人误会阻拦刑部办差,若是传扬出去,不明真相之人还以为侯爷是在包庇淮南王府。”

    齐宁不怒反笑,抬手竖起大拇指道:“达奚大人果然是公正不阿,本侯倒是生出钦佩之心了。”

    “不敢。”达奚冲道:“还请侯爷尽管办差,下官会在这里耐心等候。”

    “齐峰!”齐宁忽然叫了一声。

    齐峰一直跟在齐宁身后,听到齐宁叫唤,立刻上前:“侯爷,小的在这里。”

    “刚才我没有听清楚,达奚大人说什么?”齐宁慢条斯理道:“我听他好像说我是要包庇淮南王府?”

    达奚冲微微变色,急忙道:“侯爷,下官......!”没等他说完,就已经被齐峰声音盖住:“侯爷,达奚大人好像是这样说的,他说侯爷要包庇淮南王府。侯爷,这达奚大人是刑部的人,难道不知道谨言慎行?侯爷对朝廷赤胆忠心,今次奉旨前来抄没王府,又如何包庇了淮南王府?小的虽然身份卑贱,但听他这样说,也是怒不可遏,若是达奚大人不能说明白,咱们心中不服。”

    达奚冲脸色难看,道:“侯爷,你千万别误会,下官并无说你包庇淮南王府,下官的意思是.......!”没等他说完,却见的齐宁身形一闪,已经欺身上前,还没等达奚冲反应过来,齐宁已经是抬腿而起,速度奇快,一脚便即踹在达奚冲的胸口。

    达奚冲全然没有准备,而齐宁这一脚力道极大,正中胸腔,达奚冲整个人立时便被踢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身后那群刑部衙差见状,纷纷冲上前来,拔出兵器,这边齐峰等侯府侍卫也早已经拔刀上前,而迟凤典麾下的羽林营兵士也都是条件反射般按住了刀柄。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