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三零章 密函

第八三零章 密函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尊金佛一尺多高,雕刻的极为精致,佛像庄严,放置在佛龛之中。

    也许是这几日无人进来,所以香火已经熄灭,香炉里的香灰厚厚一层,看样子也有些时日没有处理。

    淮南王最近一直都在准备着在皇陵发动变故,想来也是没有时间耗在这佛堂之中。

    窦馗细细看了看,也没看出奇怪之处,看向齐宁,压低声音道:“侯爷,这金佛有古怪?”

    齐宁往那金佛凑近一些,窦馗也靠近过去,尚未明白怎么回事,齐宁已经轻声道:“窦大人,据说金子如果经常触碰,会因为人体肌理的汗渍,会让光泽渐渐暗淡,是不是有这个说法?”

    窦馗忙道:“确实如此。”心知齐宁这话必有缘故,仔细瞧了瞧,隐隐发现那金佛腰部和肩头的光泽比之其他地方确实暗淡不少,瞬间明白什么,齐宁看他表情,知他明白,轻笑道:“窦大人,你拿起金佛看看。”

    窦馗立刻上前,伸手小心翼翼取下金佛,那金佛乃是纯金所制,颇有些沉重,拿了下来,手上触碰之处,正是那腰部和肩头处。

    “摆设在佛堂的金佛,按理来说,本不会轻易动弹。”齐宁道:“但这金佛明显是经常被人动过。”

    窦馗点头道:“侯爷所言极是。”将金佛放在一旁,凑近到那放置金佛的青铜座台上,那座台是莲花形状,看上去倒是颇有些年头,齐宁也是凑近瞧了瞧,那莲花座台共有六瓣,齐宁很快便瞧出,其中四瓣边缘还带着一些铜锈。

    齐宁也不废话,双手伸过去,请抓住那两瓣边缘并无铜锈的莲花瓣,微微扭了扭,果然莲花座台却并非固定不动,微一用力,莲花座台便被旋转起来,随即听到后面传来响动,窦馗立刻转到后面,失声道:“侯爷,你.....你瞧......!”

    齐宁松口手,迅速转到后面,却见到地面上一块大青砖自动移开,露出一处洞穴来。

    窦馗压低声音道:“侯爷,这里应该就是淮南王的藏宝之处。”探头往里面瞧了瞧,只见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为表忠心,低声道:“侯爷,下官先下去看看情况如何。”

    齐宁也没有多说,过去拿了一只祭祀金佛的小铜杯,走到洞口,将那铜杯丢下去,很快就听到一声脆响,齐宁含笑道:“不是很深,窦大人在这里先看着,不要让人进来,我下去看看是什么状况。”

    窦馗道:“如此也好,侯爷千万要小心。”

    齐宁也不犹豫,身形一展,跃入其中,下面果然不是很深,齐宁轻盈落在地上,待眼睛微微适应,瞧见往左边是一条通道,这才顺着通道小心翼翼过去,随即从身上取了火折子燃着。

    这火折子还是齐峰献上,出门在外,随身携带一两支火折子也是以备不时之需。

    只走了一小段路,前面便是一道铁门,铁将军把门,齐宁用寒刃轻易斩断铁锁,推开门,里面便是一处密室,举着火折子进去,齐宁却发现这密室之中倒是整洁奢华,地上铺着兽皮,四周一圈是用上等红木打造成的古董架,中间放着一张软榻,软榻边还摆着一张案几,上面有一盏油灯。

    齐宁熄了火折子,点上油灯,密室之内顿时便亮堂起来。

    灯火一亮,四周便是流光溢彩,古董架上俱都摆着名贵的古董,齐宁背负双手转了一圈,心知这密室之内的古董才是真正的上品,每一件看上去都是价值不菲,大略估算一下,加起来也是不下于四五十件。

    齐宁心中感叹,暗想有人说淮南王富可敌国,这话看来也不算太过夸张,仅这密室之内珍藏的宝物,一旦换成银子,必将是一个惊人的数目。

    淮南王府被抄家,齐宁知道这些珍宝就算留在这里,那也不可能再属于萧绍宗,一旦公开,最终只能是收归国库,而窦馗先前所言也是不假,万一司马岚那老东西控制了户部,这些财物也就成了司马岚的掌中之物。

    司马家如今的势力已经十分庞大,若是手中再拥有大笔的银子,银子通神,到时候足以让司马家在朝中的地位更加稳若泰山,所以即使有朝一日司马家当真拿着了户部,齐宁也只希望他得到的是一个满是窟窿的户部衙门,而不是一个仓足库满的金匣子。

    念及至此,齐宁便知道这些财物绝不能进入户部的仓库。

    他更加明白,淮南王家财雄厚的情况司马岚自然是一清二楚,那老东西老奸巨猾,说不定也已经打起了这些财物的主意,只是明面上没有道理来掺和,但必定会想出其他的法子染指,所以自己要尽快将这批珍宝转移地方,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而隆泰一大早就下旨让自己前来主持抄家,很可能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他此时对隆泰的心思已经明白了过来,俺想自己这也算是奉旨贪污,若是老老实实将这些交出去,不单是愧对自己,也是愧对皇帝。

    眼角余光忽地瞥见密室角落处有一只木箱子,看起来很不起眼,齐宁移步过去,蹲了下去,小心翼翼将那箱子从里面抽出来,抱起放到那案几上,只见到箱子也是用铁锁锁着,依然是用寒刃斩断。

    打开箱子,却见到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书册,齐宁拿起上面一本书册,打开来看,却见这是一本账簿,里面记载着淮南王府的财产明细,齐宁翻看几页,除了记录淮南王所属食邑的明细,另有淮南王幕后所操控的一些店铺。

    齐宁将账本放下,又取了下面一本翻看,上面却是一行行写着官员的名字以及职位,前前后后竟然也有五六十名官员之多,除了部分京官,不少都是地方上的官员,在每名官员的后面,还以毛笔做了备注。

    排在第一位的赫然就是户部尚书窦馗,其后表明可信,而刑部尚书钱饶顺后面亦是标明了可信。

    齐宁叹了口气,暗想淮南王虽然地位尊贵,但比起司马岚的心术,明显还是差了一大截子,钱饶顺在最关键的时刻捅了他一刀,也难怪会对淮南王形成致命的打击,淮南王一直将钱饶顺当做可信之人,又如何会提防到钱饶顺早已经被司马岚收买。

    此外有些官员后面标注着待查,亦有标明戒备,齐宁知道这实际上就是淮南王的党羽名册,这份名册一旦落在司马岚手中,名册上这些人只怕没有一个能跑得了,心知这份名册事关重大,将名册揣进怀中。

    瞥见下面还有信函,取了一份,扫了一眼,上面竟然没有署名,信函早已经拆开过,齐宁取出里面的信笺,打开来对着油灯瞧了一番,很快就显出吃惊之色,随即变得愈发凝重。

    藏在此处的信函,齐宁没看就知道非同小可,待细细一看,心中震惊不已,说是一封信函,倒不如说是一份效忠书。

    虽然自始至终并无出现对方的名字,也并无落款,但从字里行间,齐宁已经猜到这封信出自何人之手。

    信函的内容,对方除了表明忠心,最重要的却是与淮南王达成了一项交易。

    对方将会全力支持淮南王夺得皇位,而淮南王一旦登上龙座,便要将西川诸郡俱都划给对方,让对方自立为王,独成一国,成为大楚的属国。

    李弘信!

    齐宁神情冷峻,已经确认这封信是出自西川蜀王李弘信之手,从纸张可以判断,这封信已经很有些时间,至少不下于一年,也便是说,至少在一年之前,李弘信就已经与淮南王有过秘密往来,而且达成了交易。

    若是在一年之前,那时候先皇帝还并未驾崩,如此看来,先皇帝还在位的时候,淮南王和李弘信就有了密约。

    齐宁倒也能够想的通,蜀王被封禁在成都,一直在朝廷的严密监控之下,作为曾经在西川呼风唤雨的人物,虎入牢笼的感觉当然不会好受,而淮南王虽然身为太祖皇帝的嫡亲血脉,可是非但没有继承皇位,而且在朝中也并无太大的话语权,这两人都属于不得志之人,却又都是具有野心之人,互相达成交易,也并不让人感到太过惊讶。

    蜀王需要在京中有靠山,而淮南王则是需要兵马支持,若是蜀王能够在西川掀起风浪,找到机会重夺兵权,朝廷这边有淮南王作为内应,两人联手,就算最后无法成功,也必定会让楚国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

    齐宁忽然间便即想到,当初西川黑岩洞事件的发生,或许就是蜀王和淮南王暗中谋划,一旦官兵果真屠戮了黑岩洞,瞬间就会激起苗家七十二洞的叛乱,西川一旦动荡起来,蜀王李弘信势必会趁机在西川竖起旗杆来。

    那正是新帝刚刚登基之时,朝局未稳,李弘信若是趁机控制了西川,朝中这边有淮南王作为内应,后果必将不堪设想,想到此处,齐宁便觉得后背发凉,暗想幸亏黑岩洞事件在自己的斡旋下顺利平息,否则如今的楚国只怕已经是战火燃起。

    淮南王此番虽然是被司马家算入毂中,但他的所作所为,落得此番下场倒也不算冤枉。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