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三五章 礼制之争

第八三五章 礼制之争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似笑非笑道:“陈大人昨晚没有睡好吗?这脑子怎地不好使了。清理道路,自然是将挡在前面的障碍全都清除干净。”

    陈兰庭向司马菀琼那巨大的玉辇看了一眼,笑道:“既然如此,锦衣候不妨就帮着皇后清理道路。”

    “混账。”齐宁冷声斥道:“陈兰庭,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在这里指挥本侯该怎么做?”向袁老尚书道:“老尚书,陈兰庭如此无礼,是否以下犯上?”

    昨日齐宁当街痛殴了刑部侍郎达奚冲一顿,此事已经有不少官员知道,陈兰庭见齐宁神色不善,不自禁向后退了几步,这无法无天的小侯爷竟然敢当街痛打刑部侍郎,那么自然也有胆子对吏部侍郎动手。

    袁老尚书调和道:“侯爷,陈大人虽然言语不当,但今日是皇上大婚之日,大家也都是为了操办婚事,不要伤了和气。”

    “老尚书所言极是。”司马常慎高声道:“今天是喜庆的日子,锦衣候在这里卖弄威风大呼小叫,不知道意欲何为?”

    齐宁回头看向司马常慎,见司马常慎冷冷盯着自己,司马岚也已经起身,垂着双手站在一边,司马岚是大婚正使,按理来说该当立刻拿出主意来,但他泰然不动,在旁并不言语。

    今日的局面,齐宁其实已经回过味来,知晓了司马家的深意。

    按理来说,以司马岚的性情,今日大婚绝不会大肆张扬,低调行事才是此人处事的方式,但今日司马家一反常态,处处张扬,而且许多地方已经严重僭越了朝廷的礼法,甚至于排场都不在天香公主之下。

    其行如此反常,齐宁自然觉得奇怪,一路上倒也寻思其中的门道,却忽然想起了一桩典故。

    秦朝赵高想要谋夺政权,恐怕各位大臣不听从他的命令,就先设下圈套作为试探,于是带了一只鹿献给秦二世,声称这是一匹马。秦二世笑道:“丞相错了吧?你把鹿说成了马。”问身边左右的大臣,有的大臣沉默不言,有的大臣则附和说是马,赵高则由此试探大臣们的立场心思。

    指鹿为马!

    齐宁想到这典故,便明白了司马岚此番高低张扬中的玄机,说到底,这就是一次对朝中大臣的试探。

    淮南王这一个最大的对手轰然倒塌,放眼朝堂,几无与司马家相抗衡者,而司马岚借此机会,不失时机地进一步作出试探,今日皇帝大婚,司马岚故意在多处僭越礼制,若是无人敢出来指责,那么司马家在楚国的威势便即确定,而朝中群臣为求自保,也势必不敢与司马家相抗。

    齐宁看出其中的蹊跷,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司马家借着大婚之日确立权威。

    他今日主动站出来,看似鲁莽,似乎是有意要针对司马家,但却是一路上斟酌再三做出的决定。

    他知道,司马家做出试探,若无人敢提出反对,群臣自然都觉得无人可抗司马家,由此便会对司马家生出畏惧甚至于臣服之心,但是只要有人敢站出来,那就代表司马家并非在朝中只手遮天,至少还有势力敢与司马家相抗,而朝臣中必然还有不少对司马家心存不满甚至是厌恶之辈,这帮人只要找到了主心骨,就不会对司马家轻易屈服。

    齐宁心里明镜儿似的,在皇陵之时,自己挺身站出来阻止司马家掀起大案,那时候就已经与司马家结下了深仇大恨,不管今天自己出不出来,锦衣齐家已经是被司马家列为了敌人,既然敌我已经分明,于其沉默不言让群臣臣服在司马家的威势之下,还不如干脆站出来作为对抗司马家的一杆旗帜。

    沉默只会导致自己日后在朝中更加的孤立无援,而站出来,势必会拉拢到一群对司马家心存不满之臣,两者相权取其利,如何选择,齐宁自然一清二楚。

    “大呼小叫?”齐宁既然知道今日内中蹊跷,自然不会对司马家有任何的妥协,淡淡一笑,道:“忠义候,你这大呼小叫又从何说起?皇后的玉辇被挡,本侯说要清理道路,给皇后的玉辇让出道路来,难道有什么过错?”

    东齐太子双手搭在腹前,站在齐宁侧后方不远处,自始至终并无说过一句话,这时候听得齐宁之言,眉宇间显出一丝赞赏之色。

    段韶是齐国的太子,此番来到楚国,虽然明面上不敢得罪楚国的大权臣司马家,忍着性子让天香公主的玉辇来到了司马府,但内心多少还是有些不快,如今瞧见自己妹妹的玉辇竟然有可能走在后面,心中便大是不满。

    司马常慎却也知道若是不能在群臣面前压制住齐宁,司马家的威势必然受损,冷笑一声,指着司马菀琼玉辇道:“锦衣候,挡在皇后前面的,无非是小女的玉辇,照你这样说,是否要将玉辇抬到一边,先让皇后过去?”

    边上有人立刻道:“忠义候,那可不成。出门的玉辇,只走大道正途,若是将玉辇移到偏道上,那.....那兆头可是不好。”那人一说完,立时便又不少官员附和起来。

    司马常慎更是得意道:“锦衣候,你也听见了,小女已经上了玉辇,却又不能往偏道移,你有什么好主意,尽管说出来。”

    齐宁叹了口气,向袁老尚书道:“老尚书,你是礼部的老臣,我楚国的礼制,俱都在你心中。我年纪轻,见识浅,今日到有一事想向您老请教,还望老尚书不吝赐教。”

    袁老尚书犹豫一下,才颔首道:“侯爷请问。”

    “当今太后入宫的时候,不知老尚书是否在礼部当差?”

    袁老尚书一怔,不明齐宁的意思,想了一下,点头道:“不错,那时候老臣就已经在礼部。”

    “那么太后当年入宫的情景,老尚书应该还记得。”齐宁背负双手:“老尚书能否告知,当年太后又是如何进宫的?”

    “这......!”袁老尚书犹豫一下,终是道:“当年太后入宫,是先帝下了诏书,从宫中派了人来,用十二抬大轿抬入了宫中。入宫之后,先帝便册封太后为皇贵妃。”

    齐宁至到当今太后出自司马家,当年入宫的时候,只是被册封为皇贵妃,后来隆泰之母正宫皇后过世,司马贵妃这才坐镇东宫,成为了皇后。

    齐宁笑道:“十二抬大轿,是否合乎礼制?”

    袁老尚书道:“若是换作寻常百姓,八抬大轿已经是最高的礼数,而迎入宫中的娘娘们,大都是十抬大轿,能够十二抬大轿,也是皇恩浩荡。”

    “如此说来,没有皇上的特旨,迎入宫里的娘娘们也只能十抬大轿。”齐宁叹了口气,看向司马常慎,问道:“忠义候,今日令嫒入宫,按照礼制,只能是十抬大轿,即使皇上有特旨,最多也就添两个轿夫,如今你们司马府却准备了如此巨大的玉辇,却不知是何用意?难道令嫒是要违反朝廷的礼制,坐着玉辇进宫?”

    其实今日群臣来到司马府,瞧见那奢华的玉辇,心里就都在犯嘀咕,大伙儿都知道迎候皇后固然是要从宫中抬出玉辇,但除了皇后,普天之下绝无人有资格乘坐玉辇。

    出宫迎后是礼制所规定,并不曾听说其他的娘娘还需要仪仗队迎亲,都是让人直接送入宫中便好,今日仪仗队折路前来司马府迎接司马菀琼就已经僭越了礼制,而司马家竟然准备玉辇,就是在有些过分了。

    虽然群臣心里犯嘀咕,但慑于司马家的威势,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心想若是无人敢说出来,大家干脆都装聋作哑,让事情早些结束便好。

    现在因为皇后道路被挡,锦衣候突然将这厉害直接问出来,其中一部分臣子心中便觉大快。

    司马常慎张了张嘴,底气明显弱了几分:“小女马上就是皇贵妃,难道.....难道不该乘坐玉辇入宫?”

    “不该!”齐宁斩钉截铁道:“莫说令嫒现在还没有册封为贵妃,就算皇上真的下旨立为皇贵妃,只怕也没有资格乘坐玉辇。忠义候,莫非尊府之上,竟然没有人懂这个道理?”看向一直不吭声的司马岚,道:“老国公这几日为了皇上大婚,辛劳无比,也许无暇过问这边的准备事宜,但忠义候却不该如此疏忽,待会儿迎亲队伍上了大街,老百姓瞧见两驾玉辇,会不会有所误会?天无二日,人无二主,龙凤呈祥,真龙天子只有一个,而凤临四海的凤凰,也只能一个。”

    “说得好!”后面响起叫声:“锦衣候这番话正合我大楚的礼制,没有差错,除了皇后,谁能乘坐玉辇?”

    众人循声看去,见说话之人正是户部尚书窦馗。

    窦馗一说话,不少臣子立时纷纷道:“不错不错,皇后乘坐玉辇,自然是符合礼制,至若其他人,嘿嘿......!”

    “锦衣候说的极是,两驾玉辇走在大街上,被老百姓看见,又成何体统?”

    齐宁看在眼中,心中微宽,暗想今日自己的抉择倒是并无差错,从这些大臣的反应大可看出来,因为自己站出来,这些臣子对司马家也并非畏之如鼠,至少已经有不少人敢说出话来,而这正是齐宁想看到的结果。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