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三九章 夜行横道

第八三九章 夜行横道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群臣在奉天殿外等了一个多时辰,才听到执礼太监宣礼,执礼太监领着群臣绕过了奉天殿,往内廷的淸和殿过去。

    淸和殿是皇宫内廷的中心,也是皇帝赐宴之所,通过内廷,后面就是后宫,而皇后所居住的凤仪殿便在后宫正中。

    到得淸和殿外,又是一番繁琐的程序,齐宁只能是别人做什么也照着做,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已经是到了黄昏时分,齐宁心中感叹,暗想这皇帝大婚,从上到下都是受苦,大早上出门到现在,莫说吃饭,就连一杯水也没有喝上。

    片刻之后,才瞧见一众女官和宫女簇拥着凤冠霞帔的天香公主顺着一条道路往后宫去,群臣这边立时都跪倒在地,目送皇后离开。

    等到群臣进入淸和殿入席之时,天色已经暗下来。

    齐宁这时候只希望菜肴赶紧上来,先吃饱肚子再说,孰知左等右等,到天黑时候,宫廷内宴这才姗姗来迟,在座群臣也都是腹中饥饿,但菜肴上来之后,一个个却又不敢失礼,浅尝辄止,含蓄得很。

    齐宁见桌上众官员一个个如此矜持,自己也不好放开手脚大吃大喝,心想实在不成,在宫里再熬上一熬,等回了侯府再饱餐一顿,反正已经饿了一天,也不在乎多等一两个时辰。

    其实楚国立国之后,历任皇帝都是推行勤俭,今日诸般礼仪在齐宁看来已经十分繁琐,可实际上有不少能省的礼序都已经省略,否则群臣入席还得推迟一两个时辰。

    一开始群臣还有所矜持,但片刻之后,淸和殿便开始热闹起来,推杯至盏,齐宁见状,倒也不客气,这时候桌上的众官员却又都纷纷向齐宁端杯敬酒。

    若是此前齐宁在群臣之中还没有什么威望,但皇陵之变和今日迎亲的礼仪之争,已经是让群臣对齐宁不敢小觑,一开始许多人还想着齐宁几次与司马家针锋相对,是不知天高地厚,但两次齐宁都是占了上风,许多人便开始觉得这锦衣候虽然年轻,但却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数百大臣在淸和殿共聚一堂,今日是喜庆的日子,淸和殿内倒也是热闹非凡。

    因为皇帝大婚,京城各处也都是张灯结彩,整座楚国帝都都笼罩在一片喜庆的氛围之中,便是秦淮河上,也是歌舞升平,许多画舫上张贴上喜字,也不知是为了庆祝皇帝大喜之日,还是为了给恩客和姑娘们创造温馨的氛围。

    京城冷清的处所也不在少数,而淮南王府便是其中之一。

    淮南王府被抄没之后,京都府的差役便过来接替羽林营暂时守卫王府,随后从城外调过来的一百名黑鳞营兵士又接替了京都府衙差换防,而率领这支百人队的部将,便是从侯府走出去的赵无伤。

    黑鳞营重建之后,齐宁派出侯府的侍卫段沧海与赵无伤前往统帅,留下了齐峰和李堂继续在府中负责护卫。

    赵无伤话不多,为人低调,但办事却十分的靠谱,护卫王府绝非小事,齐宁派人调兵之时,特意嘱咐由赵无伤领兵前来。

    王府的前前后后都被黑鳞营的兵士守住,便是周边的几条街道,赵无伤也会亲自带人时不时地巡看一下。

    月朗星稀,在王府的后门巷子里,两辆马车停靠其中,后门敞开,几名黑衣汉子从王府内抬着箱子出了门来,小心翼翼地将箱子往马车上装运。

    户部尚书窦馗身穿便服,左顾右盼,时不时招手令人加快速度,两名守在后门的黑鳞营兵士视若无睹,如同石雕一般。

    前前后后搬出五六只箱子,分装在两辆马车之中,等到最后一只箱子抬出来,赵无伤才从后门出来,拱手向窦馗道:“窦大人,侯爷吩咐过,咱们将这些货物都准备好,一件不少,窦大人回去查点一番。”

    窦馗知道赵无伤是齐宁心腹,虽然地位比赵无伤高得多,却还是客气道:“有劳诸位兄弟了,请转告侯爷,此事我定会办得妥妥善善,不让侯爷有后顾之忧。”也不多言,匆匆登上前面的马车,挥手道:“走走!”

    两辆马车开始缓缓启行,每辆马车边上跟着四名腰间佩刀的黑衣汉子,借着月光,护卫着马车离开。

    窦馗只捡偏僻的街道而行,穿过两条街,忽地感觉马车车速放缓下来,窦馗正靠在车厢内闭目养神,感觉马车慢下来,皱起眉头,起身上前,掀开车帘子,正想责问,却猛地瞧见前方街道上出现一群黑影来。

    窦馗心下一沉,那车夫却已经喝道:“闪开,是谁挡着道,不想活了吗?”

    “住口!”对方一个声音冷喝道:“忠义候在此,竟敢放肆,再废话一句,小心撕烂你的嘴。”

    窦馗听到“忠义候”三字,心下一凛,立刻从车厢中出去,跳下马车,抬眼望过去,果然见到一身锦衣华服的忠义候司马常慎正背负双手挡在前面,司马常慎背后,跟着十多名大汉,一个个凶神恶煞。

    “原来是忠义候?下官拜见侯爷。”窦馗混迹官场多年,做戏的功夫倒是有的,脸上带笑,上前拱手道:“侯爷这么早就离席了?宫里的酒宴还没歇吧?”

    “确实还没歇。”司马常慎似笑非笑,瞅了车厢一眼,才淡淡道:“不过本侯在酒宴上找寻窦大人,想要敬窦大人一杯,却找不见窦大人的身影,听人说窦大人已经率先离席,所以本侯亲自出来找寻。”

    “侯爷.....出来找下官?”窦馗心下一怔,但神色不变,笑道:“岂敢岂敢,今日是国公府的大喜之日,侯爷该当在宫里多喝几杯,何劳侯爷关护下官。”

    司马常慎笑道:“窦大人,别人不谢,对你本侯可是非谢不可。”缓步往前走过来,绕着窦馗走了一圈,眼睛始终盯在窦馗身上:“这次皇上大婚,如果不是户部竭力供应,也未必有今日这般顺利。别人不知,本侯却知道你窦大人居功至伟。”

    “这.....侯爷实在是过誉了,下官委实不敢当。”窦馗拱手道:“下官不敢耽搁侯爷用宴,改日定会带上好酒前去敬侯爷两杯。”

    司马常慎哈哈一笑,道:“那敢情好。不过窦大人,本侯有一事不明,还请赐教。”

    “侯爷.....侯爷有什么吩咐,尽管示下!”

    “今日是皇上大婚,百官都在淸和殿用宴,推杯至盏十分热闹。”司马常慎道:“为何唯独窦大人率先离席?难道窦大人是身体不舒服?”

    “这.....!”窦馗眼珠子一转,叹道:“下官这几天确实身子不大舒服,而且不宜多饮,留在那边,只怕稀里糊涂又饮酒过量,所以.....所以只能先告辞。”

    “原来是这样。”司马常慎背负双手,微扬起脖子,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窦馗:“既然是身体不适,窦大人应该在府里好生休养才是,怎地大半夜跑到这里来?”微微侧身,探头向后面一辆马车望过去,故意笑道:“窦大人总不是半夜幽会佳人,怕被人知道吧?”

    窦馗干笑道:“侯爷说笑了,下官都一大把年纪,怎会.....怎会有那样的心思。”

    “既然如此,后面那辆马车里又是何人?”司马常慎微显得意之色:“窦大人总不会告诉我那辆马车里无人吧?莫非是你的家眷?”

    “这......!”窦馗额头上冒出冷汗来。

    他和齐宁商定趁宫中夜宴之际偷运走王府的珍宝,就是防止司马家的人插手其中,孰知精心安排下来,竟然还是在长街之上被堵了个正着。

    司马常慎说是出来找寻自己饮酒,窦馗自然知道那是屁话,心知从一开始自己只怕就被司马家盯住,自己从宫宴离开,定是被司马家察觉,对方甚至猜到自己有所行动,这才丢下宫宴跑来堵住自己。

    眼下实在是麻烦至极,马车之内那几只木箱子里全都是从王府藏宝室弄出来的珍奇异宝,若是被司马常慎打开了箱子看到,这批珍宝能否保住倒是其次,自己也要被戴上私吞珍宝的罪名,后果不堪设想。

    司马常慎瞧见窦馗额头冒汗,更是得意,笑道:“若马车之中是窦大人的家眷,今日碰上,本侯正好拜见。”压低声音,故意道:“若是窦大人私下里相会的佳人,也让本侯瞧瞧模样如何,窦大人放心,男人这点事,谁都有,本侯不会对外张扬。”

    窦馗竭力镇定,道:“侯爷今日嫁女,事情重大,岂能在此耽搁。改日下官会带上贱内前去拜见侯爷,时辰不早了,侯爷还是尽快回宫,免得其他人找寻侯爷却见不到。”

    “怎么?”司马常慎脸色一沉:“窦大人是不给本侯这个面子?”往前径自走向马车:“窦大人不想让本侯见,本侯今日倒是非要见见不可,看看是什么样的佳人能让窦大人连皇上的婚宴都不顾,深更半夜出来相会。”

    窦馗见司马常慎直往后面那辆马车过去,脸色大变,抬起手,失声道:“侯爷,不可......!”

    ------------------------------------------------------------------------------

    ps:第四更送上,幸不辱命,2018年算是开了个好头。感谢兄弟们投下的月票,感谢闵仁、书友41378707、书友54698375三位好兄弟的捧场打赏。新一年,感谢诸位继续陪伴着沙漠,你们是最棒的读者,为表谢意,待会儿可能还有一更。如果没有,代表有妹子约我出去,如果有,表明我被放鸽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