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四三章 圈套

第八四三章 圈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绢布掀开一刹那,四周却是一阵死寂。

    司马常慎盯着箱内物事,本来得意洋洋的脸上瞬间变色,这时候凑在边上较近的官员却已经看到,那木箱之中,竟然放着五六只桶,有官员甚至情不自禁去捂住鼻子,却是认出那些竟然是用来出恭的恭桶。

    司马常慎瞳孔收缩,急忙去掀其他箱子的绢布,一一打开来,众人却都看到,五只箱内,别无他物,竟全都是恭桶,大大小小竟然有三四十个,这些恭桶大都是木桶,却也有铜制,但铜制却并不多,不过三四个而已。

    至若司马常慎先前笃定以为的奇珍异宝古董字画,那是连影子也瞧不见。

    司马常慎这时候脸色已经变得惨白,额头冒汗,那边窦馗却似乎已经感觉到什么,瞧了箱子一眼,一时间怔住,不自禁往前走出几步,等看清楚几只箱内全都是恭桶,顿时欣喜若狂,脸上显出难以掩饰的惊喜之色。

    四下里很快便窃窃私语起来。

    齐宁这时候才缓步走过来,扫了一眼,这才盯住司马常慎,司马常慎感觉齐宁目光如刀般,此时却根本不敢与齐宁对视,只是喃喃道:“圈套,这.....这是圈套。”猛地一转身,见到窦馗就在身边,一把揪住窦馗衣领,厉声道:“窦馗,你们玩什么鬼把戏,这.....这是圈套!”

    “圈套?”窦馗一把挣开,后退两步,他心绪一定,这时候已经是底气十足:“忠义候,你所说的圈套又是什么意思?今夜半道拦阻马车,难道还是我请你去的不成?”

    “为何箱子里都是恭桶?”司马常慎怒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窦馗整了整官袍,淡淡道:“既然是抄没淮南王府,自然是能查抄收归国库的东西都要尽可能地抄没。这些恭桶也在抄没范围之内,但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半夜差人运回户部,忠义候,这有没有触犯国法?”

    常理而言,抄没家产,很少有将恭桶运走,通常而言,除了将金银珠宝古董字画等值钱的物事运走外,剩下的桌椅器都会找人直接出价运走,而恭桶从来都是无人问津的物事,淮南王府享尽荣华富贵,有几只纯金打造的恭桶也是不假,但在昨日抄家之时,已经被运走。

    谁也没有想到,窦馗半夜三更从淮南王府运出来的竟然是一批恭桶,虽然说夜运恭桶确实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但在法理之上,却又偏偏挑不出任何毛病来,而且没有人会愚蠢到以为运一批恭桶会是为了贪墨财物中饱私囊。

    司马常慎这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被狠狠摆了一道,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却偏偏没有什么话可说。

    齐宁叹了口气,道:“忠义候,现在尘埃落定,马车里运的是什么东西,大家眼睛都不瞎,看的一清二楚。”指着箱内恭桶笑道:“谁要是觉得这些是古董珍宝,现在就可以拿回去收藏,本侯可以向皇上请旨将这些东西全都赠送给大家。”

    四下里顿时响起一片哄笑声。

    司马常慎只觉得脸上发烫,齐宁却继续道:“忠义后说淮南王府还藏有珍宝,可是我与窦大人将淮南王府每一个角落都搜遍,对了,负责搜找的还是宫中的羽林兄弟,搜出来的东西,都登记在册,而且都运到了户部,我实在不知,淮南王府还有什么样的珍宝会被偷偷运出来。”

    陈兰庭见到司马常慎身陷困局,忍不住道:“锦衣候难道不知淮南王当初有收藏奇珍异宝的嗜好?而且听人说他还专门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私藏那些奇珍异宝。忠义候自然是担心有人找到那批秘宝,占为己有,所以才会......!”

    “且慢。”齐宁皱眉道:“陈侍郎,你说到这里,本侯可得问清楚。你说听人说淮南王藏有秘宝,那你要说清楚,是谁和你说,证据何在,那批秘宝又藏在何处?”

    陈兰庭一愣,讪讪道:“下官也只是听人提及,那批秘宝在哪里,下官.....下官又如何知道。”

    “你不知道,为何在这里大放厥词?”齐宁冷笑道:“你听谁提及?现在就将他带过来,当着诸位大人的面,咱们说清楚。否则还让人觉得我和窦大人发现了秘宝,暗地里中饱私囊,这份冤屈,本侯可受不了,窦大人,你可受得了?”

    “当然不成。”窦馗底气十足,义正辞严:“本官和侯爷忠于职守,奉公守法,今日已经.....哼,已经被忠义候冤屈了一回,若是下次还有人继续往侯爷和本官身上泼浑水,难道要一直忍受下去。本官管理户部,终日与钱粮打交道,有人心存狐疑,觉得本官手上不干净,那倒也罢了,可是锦衣齐家素来廉洁奉公,小侯爷更是清正廉明,有居心叵测之辈诋毁锦衣齐家的声誉,本官也是看不过去。”

    齐宁道:“所以今日陈侍郎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就要拿出证据来,证明淮南王却是有秘宝藏起来,你现在就将告诉你这个秘密的人带过来。”抬手摸了摸鼻子,冷笑道:“淮南王珍藏秘宝,自然不会对外到处宣扬,那人又是如何知道淮南王藏有秘宝?若不是十分亲近,而且是淮南王信任之人,本侯实在很难相信他是如何知道?”

    他与窦馗一唱一和,但言辞之中却满是杀机。

    最后一句话却着实要紧,就等若说谁知道淮南王秘宝之事,就有可能是淮南王的党羽,如今满朝文武最担心的就是被牵连到淮南王谋反一案,巴不得和淮南王脱离干系。

    陈兰庭也知道事情不妙,急忙道:“侯爷,这.....下官其实也是偶然听人提及,到底是谁说出来,下官.....下官还真记不得了。”

    “哦?”齐宁冷冷道:“一句记不得,就可以推诿一切。”指着陈兰庭鼻子道:“本侯听说淮南王谋反之前,你半夜三更与淮南王有过密谋,可有此事?”

    陈兰庭魂飞魄散,失声道:“哪.....哪有此事,锦衣候,你.....你可别血口喷人,你可有证据?”

    “陈大人没有证据,就可以信口胡言,本侯没有证据,难道就不能猜测?”齐宁淡淡道:“陈兰庭,你要记着,饭可以乱吃,话可要乱说。本侯再问你一遍,淮南王藏有秘宝之事,是真是假?”

    陈兰庭额头冒汗,不禁抬袖抹去,道:“这.....这应该是有人造谣,绝无此事。”

    “看来陈大人还是明白事理的。”齐宁露出一丝笑容:“没有证据的事情,就不要胡说八道,连三岁孩童都知道的事情,堂堂朝廷重臣,难道连孩童都不如了?既然淮南王藏有秘宝之事是子虚乌有,那么偷运王府秘宝,更是一派胡言。”陡然看向司马常慎,问道:“忠义候,陈大人说王府秘宝一事是有人造谣,却不知你意下如何?”

    司马常慎已经知道自己是被齐宁算计,冷笑一声,道:“有没有,本侯也不清楚,没有找到证据之前,自然不好说有,但也不能说没有。”

    “这就是了。”齐宁微微一笑,指着箱子道:“那么忠义候觉得这些物事可是要紧的物事?窦大人是否有偷运珍宝之嫌?”

    司马常慎无话可说,背负双手,冷哼一声。

    “看来忠义候也不觉得这是什么王府秘宝了。”齐宁挥挥手:“窦大人,这几只箱子本来好端端的,却被人毁了铁锁,你说该怎么办?”

    窦馗道:“之前怎样,就该恢复成怎样。”

    齐宁笑道:“不错。”指着司马常慎那几名手下道:“你们都听到了,砸坏的铁锁,现在就恢复好,然后将箱子抬回马车上,先前如何放的,分毫不差放好。”

    那些属下一个个面露难色,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司马常慎却是掏出一锭金子丢在箱内,道:“这锭金子,足够再买十个箱子。”

    “既然忠义候出金子赔偿,看在镇国公的面子上,窦大人,这事情就不要太过追究了。”齐宁哈哈一笑。

    窦馗这时候在已经是对齐宁唯命是从,立刻道:“一切听从侯爷吩咐。”脸色一沉,向那几名司马家的随从道:“你们还不将箱子放回去,难道要将这些恭桶留在宫门外?”

    不等司马常慎吩咐,一种人急忙关好箱子,将五只箱子小心翼翼抬回了马车。

    “忠义候,有今晚的教训,以后还是不要轻易掺和其他各司衙门的事情。”齐宁叹道:“更不要动不动向太后请旨搜查,太后若是知道下来的懿旨只是为了搜查恭桶,也不知会如何生气。”

    “你......!”今日从头到尾,司马常慎在齐宁的手下处处落下风,满腔怨怒,众目睽睽之下却又无从发泄。

    齐宁微微一笑,道:“不过其实也不必太过担心,忠义候说过,会向皇上请旨削爵,若是爵位被削,没了忠义候的爵位,你也没有任何的名义和资格去掺和其他衙门的公务,落得清闲自在,也不是什么坏事,忠义候,是不是这个理?”

    群臣心想你司马常慎当众立下赌约,如今一败涂地,总不至于厚着脸皮耍赖,今晚你还算是忠义候,等皇上的旨意下来,削爵收地,大楚四大世袭候从此就会四去其一了。

    -----------------------------------------------------------------

    PS:今日第二更,在这里恳求大家两件事,第一件恳求大家自动订阅,一来方便大家看书,不用每章都要订阅一次,二来也好做数据统计,第二件事恳请大家关注锦衣春秋的圈子,纵横小说APP有一个圈子,进入锦衣春秋的圈子关注就好,拜谢大家了。今天至少还有一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