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五零章 美女与野兽

第八五零章 美女与野兽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赤丹媚却是摇头道:“此事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也不用多管。我在宫里不会伤害任何人,也会小心谨慎不被发现,你不用担心就好。”

    “这又是为何?”齐宁急道:“这皇宫宫阙重重,加起来大大小小的宫殿有近百处,你对这里全不熟悉,要在这么大的地方找寻东西,岂不是大海捞针,一间一间屋子找,就算不被人发现,那也要好些年时间。与其花费这么多时间在这里,我直接向皇上请求赏赐岂不更加简单。”

    “我说不成就不成。”赤丹媚急道:“虽然那件东西对你们并无什么用处,但你们的皇帝却绝不会给你。”

    齐宁一怔,心中疑窦丛生:“为何?你找的是什么东西,如此古怪?”

    赤丹媚尚未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叫声:“侯爷,侯爷!”

    两人立时分开来,齐宁一个闪身到了房门前,听到那声音渐近,赤丹媚已经凑过来低声道:“咱们在这里时间太长,那边一定起了疑心,派人来找。”

    齐宁也知道自己出来这么长时间,总会让人奇怪,低声道:“那你在宫里要小心,我有机会就来看你。”想到自己总不能直接往凤仪宫来找,下次要见到赤丹媚也着实不算容易,想到什么,低声问道:“昨日司马菀琼腿上被扎针,是你干的好事?”

    赤丹媚妩媚一笑,并不回答,齐宁看她眼神,知道昨日之事,必是她所为。

    这时候听到那叫声靠近过来,齐宁知道不好再耽搁,“嘎”的一声拉开了门,故作整理衣衫走出门,恰好那边一名宫女正过来,瞧见齐宁,忙道:“侯爷!”

    齐宁咳嗽两声,这时候赤丹媚已经跟着出了门,挥手将房门带上,低着头站在齐宁身后,齐宁向那宫女道:“怎么了?”

    “皇上担心侯爷在宫里迷了路,所以派奴婢过来找寻。”

    齐宁“嗯”了一声,顺着原路往回走,赤丹媚跟在身边,那名宫女也迅速跟上来,这时候齐宁倒没有机会能与赤丹媚说话,心下有些后悔,暗想刚才只顾说话,忘记让赤丹媚露出真容让自己瞧一瞧。

    只是也不知道赤丹媚是戴着还是另有易容之术,不禁斜眼看了一下,只见赤丹媚微低着头,那眼角却也正瞥向自己,她那美眸儿妩媚勾人,四目相对,齐宁心下一跳,赤丹媚媚波横流,也是妩媚一笑。

    到得正殿,赤丹媚却不能再继续进去,留在了外面,齐宁有些不舍,却又不好停步,看了赤丹媚一眼,便即进去,里面隆泰正与皇后说着话,见到齐宁进来,隆泰已经笑道:“你这一下倒是时间久,是不是转迷糊了?”

    “皇上,宫中太大,带路的那位姐姐初来乍到,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好不容易才找到个地方。”齐宁笑了一笑,也不多言。

    皇后含笑道:“锦衣候,天罗膏已经给你包好,你出宫的时候带回去就好。”

    齐宁往边上瞧了一眼,只见到那两盒天罗膏已经用黄色锦布包着,忙拱手道:“臣谢皇后恩赏!”

    隆泰道:“锦衣候,昨日的事情,朕都知道。你维护了朝廷的礼制,朕和皇后都觉得你是大忠臣。”

    齐宁这时候已然明白,今日隆泰带着自己来后宫觐见皇后,应该就是皇后的意思。

    昨日若非自己挺身而出,皇后很有可能就要遭受一场羞辱,那司马菀琼不但会乘坐玉辇入宫,甚至那玉辇还要走在皇后的前头,东齐毕竟是小国,而司马家又是楚国的权臣,东齐太子昨日不好当场翻脸,只能忍耐,也幸好自己出面仗义执言,这才让皇后风风光光地进了宫。

    皇后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也必然是对齐宁昨日所为心存感激,这才让隆泰亲自领着齐宁到后宫来,略表谢意。

    齐宁再次施礼谢过,隆泰也知道一名外臣不好久留后宫,吩咐道:“锦衣候可以先退下了,刑部那边赶紧过去赴任,莫耽搁了差事,回头朕让人将旨意送到刑部那边。”

    齐宁躬身称是,这才拎起皇后赏赐的天罗膏退下,心知皇帝新婚燕尔,正是温存缠绵之时,而且朝廷的礼制,三天之内皇帝都可以不理朝政,小皇帝感受到皇后的柔情,这两天只怕都要留在这凤仪宫了。

    一名宫女领着齐宁出了凤仪宫,齐宁不动声色观察四周,发现赤丹媚已经不见了踪迹,心下好生疑惑,实在不知道赤丹媚跑到宫中究竟是为了找寻什么物事。

    今日这一趟进宫,也算是收获不小,不但得了皇后的赏赐,更是拿下了刑部尚书的位置。

    齐宁知道若论经验和资历,自己只怕连刑部主事都不够格,实在是朝廷局势使然,隆泰这才将自己拉到了刑部尚书的位置之上,心中怀疑自己很有可能是古往今来最年轻的刑部尚书。

    回到侯府,一时也瞧不见顾清菡,顺着小路往自己院子去,忽听得边上的花圃后面传来声音,心下生疑,悄悄靠近过去往花圃后面看,见到一名丫鬟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拿着一只纸包,在丫鬟面前,一人席地而坐,蓬头垢发,却是那黑氅怪汉。

    黑氅怪汉在侯府里已经待了很有一段时间,但齐宁待在府里的时间并不多,相较起来,丑汉待在府里的时间比齐宁还要多。

    齐宁打量那丫鬟一眼,却也认出那丫鬟正是素兰。

    齐宁倒也隐隐知道,这黑氅怪汉脾气古怪,偶尔会将侯府闹得鸡飞狗跳,除了自己之外,并不听从别人的话,但唯独对这素兰却是俯首帖耳。

    这时候看到面前景象,那素兰坐在石头上,阳光之下,正从纸包里拿出糕点往那怪汉口里送过去,那怪汉老老实实坐在素兰面前,宛若孩童般,素兰糕点送到,他便张口嘴,一口吞下去,倒像是一对正在热恋的情侣一般。

    不过齐宁知道这素兰只是心中怜悯这怪汉可怜,所以多加照顾而已,素兰虽非绝色美女,却也是有六七粉姿色,从外形上看,素兰和那丑汉差距太多,宛若美女和野兽,若说丑汉喜欢上素兰倒有可能,但若说素兰喜欢丑汉,却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慢点,不要急。”素兰性子温婉,声音柔和:“这是三夫人赏给我的,我都留了给你,你慢慢吃,没有人和你抢。”轻轻一笑,取了一块手帕,过去轻轻擦拭丑汉嘴角。

    丑汉一边吞咽,一边盯着素兰憨笑,却也是乖顺得很。

    前番怪汉因为素兰的缘故,在侯府里大打出手,也是让齐宁知晓这怪汉不但脚速奇快,而且武功也是不弱,他虽然并无内力,但是天生神力,而且能够迅速学会对手的招数,然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仅这份天赋,就已经是骇人听闻。

    按照李堂等人的判断,这怪汉曾经很有可能练就一身高明的武功的,但却因为走火入魔,这才变成现在这幅模样,此人从前到底是善是恶,又是来自何方,始终是个谜团。

    齐宁看着怪汉乖顺模样,不自禁想着,若是这怪汉从前是个大奸大恶之徒,倒不如像现在这样,在侯府衣食无忧,也不会生出什么野心,更不会伤害别人,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江湖上的高手如云,有人因为走火入魔而陷入癫狂,忘记从前一切,变的痴痴傻傻,这也并非没有先例,像这样一个人,从前未必就会被许多人所关注,如今消失许久,恐怕也不会有任何人再留恋。

    阳光之下,看着眼前这两人,齐宁心想至少现在这一刻,对这两人来说应该是快乐的,而齐宁从无打断别人快乐的癖好,轻步退开。

    回到屋内,打开了包裹,里面放着两只精致的盒子,齐宁小心翼翼打开一只盒子,里面放着一只圆形的小瓷罐,打开盖子,一股清淡的异香便从里面散发出来,齐宁往里面瞧了瞧,果然是脂膏般的东西,他对这个倒没有太大的兴趣,合上盖子。

    皇后送了两盒天罗膏,适合女眷所用,这侯府女眷虽多,但能让齐宁送出礼物的也只有顾清菡和唐诺二人。

    不过齐宁发向顾清菡平日里倒是注重保养,但唐诺却似乎从未有过装扮,始终是朴素清秀,而且唐诺精通药理,却也不知道是否瞧得上这天罗膏,天罗膏在别人眼中十分贵重,但在唐诺眼中却未必值得一提。

    齐宁想了一下,将其中一只盒子重新包好收起,拿起另一只精致盒子,出了门来,径自往顾清菡院子去。

    因为意识到在府中可能有人监视自己和顾清菡的行踪,所以齐宁和顾清菡都小心起来,不过今日有皇后送的天罗膏,过去送给顾清菡,这个理由货真价值,也不会让人太过生疑。

    早上吃饭的时候顾清菡落荒而逃,一想到那美少妇慌张的样子,齐宁心下就想发笑。

    轻车熟路到了顾清菡院内,顾清菡的贴身侍女冰巧正在院内修剪花枝,看到齐宁进来,正要说话,齐宁抬手示意冰巧不要发出动静,冰巧乖顺地点了点头,冲着边上一间屋子指了指,齐宁微微一笑,这才靠近过去。

    顾清菡是侯府三夫人,所住院子自然是十分的宽敞,冰巧所知的屋子,却正是顾清菡的书房。

    顾清菡出身士绅家族,自小也是读过书,识文断字,在她这院内也是专门设了一处书房,不过藏书并不多,其中主要是侯府的一些账目清单,侯府账房的单子在顾清菡这边也都备有一份,每个月对账的时候,两边的都有账单也就好核对。

    书房门敞开着,齐宁轻步走过去,却见到顾清菡正站在一张书桌边上,手里提着笔,正聚精会神地在纸上画着什么,她背对着齐宁这边,美好的背影线条流畅,齐宁轻脚进到书房内,顾清菡却并无察觉。

    齐宁轻步走到顾清菡身后,书桌前就是一张窗户,窗后栽种着两棵金丝菩提树,墙角生着藤蔓,绿意盎然,齐宁往那纸上瞧了一眼,才发现顾清菡此时正对窗作画,所画的正是后面的金丝菩提树。

    齐宁细细瞧了瞧,顾清菡笔法流畅,所画虽然不能与名家相提并论,但却也画得十分传神。

    顾清菡沉醉其中,始终没有察觉齐宁就站在自己身后,齐宁也不出声,静静看着她作画,片刻之后,顾清菡才将画笔搁在砚台上,对着画作吹了几口香气,这才小心翼翼双手拿起,对着窗户,微微歪着脑袋,瞧着自己的画作,看样子倒也是颇为满意。

    “三娘不但琴艺了得,原来作画也是如此传神。”齐宁忍不住赞叹道:“果然是锦衣侯府第一才女。”

    顾清菡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哎呀”一声,转过身来,尔后迅速退了两步,等看清楚是齐宁,这才轻拍胸脯,责怪道:“进来怎么不说话?你要吓死人吗?”惊魂未定,拍得胸脯颤动不已。

    “我看三娘在这里作画,不敢打扰,唯恐惊扰了三娘。”齐宁将手中那天罗膏放在桌子上:“三娘,给我瞧瞧。”伸手去索画,顾清菡却是将手中画作往身后一收,道:“不给你看,你都吓死我了。”

    齐宁哈哈一笑,顾清菡这才看向桌上那盒子,蹙眉道:“是什么?”

    “是皇后赏赐的天罗膏。”齐宁道:“皇后从东齐带来的礼物,专门给女人用的,听说十分珍贵,涂抹在嘴唇上,不但可以青春靓丽,而且还有异香,我自己用不上,只能孝敬三娘了。”

    顾清菡白了齐宁一眼,道:“你用不上就留在这吧。”向外面看了一眼,也不敢靠近齐宁,咬了一下嘴唇,见齐宁盯着自己看,故意咳嗽一声,道:“东西放下就好了,你快些走吧。”

    齐宁耸肩道:“我刚给三娘送来礼物,三娘这就赶我走?”

    “不走留在这里做什么?”顾清菡没好气道:“若是没什么事,回去多看几本书。”

    齐宁嘿嘿一笑,伸手拉过一张白纸,又卷起袖子,提起画笔来,顾清菡美眸圆睁,奇道:“你做什么?”

    “画画啊!”齐宁哈哈一笑,提笔在纸上作画,顾清菡很是诧异,她从不曾见过齐宁画画,心想这小子何时又会画画了,心下狐疑,不自禁靠近一些,齐宁却已经在纸上勾线出来,顾清菡见他下笔的动作完全不讲章法,心下好笑,但却还是饶有兴致地站在边上。

    齐宁并不擅长作画,但前世却也并非从未触碰过,粗浅的画作倒也能够略懂一二,片刻之后,他便画出了一个大概的人体轮廓,顾清菡瞧那轮廓似乎是个女人,身线凹凸有致,虽然画的毫无精致可言,但好歹也能将身形轮廓大致勾勒出来,只是无论胸脯还是臀部的线条都显得十分夸张。

    “你画的是谁?”顾清菡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

    齐宁瞥了她一眼,笑道:“还能有谁,三娘,这身材不像你?”

    顾清菡一怔,这时候更加细心看了看,发现那女人的轮廓胸挺臀翘,十分夸张,脸上一红,伸手去扯,气道:“你你不许画,谁让你这样画!”想到自己在齐宁眼中是这样一个夸张的身材,愈发的觉得脸上发烫。

    顾清菡一把夺过,便要撕毁,却忽地感觉齐宁毫无声息,有些奇怪,看了他一眼,却见齐宁盯着后窗外的菩提树怔怔出神,顾清菡更是奇怪,不禁轻轻推了一下齐宁手臂,轻声问道:“宁儿,你怎么了?”

    齐宁慢慢转过头来,看着顾倾寒,神色却显得十分严肃,低声问道:“三娘,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觉得很奇怪。”

    “什么事?”

    齐宁四下里看了看,才压低声音道:“你说那天晚上在佛堂出现的是牛头马面,对不对?”

    顾清菡脸色微变,也是四下里看了看,才压低声音道:“这时候说那个做什么?”

    “为什么会是牛头马面?”齐宁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低声道:“他们如果想要掩饰真面目,可以随便挑选一只轻便的面具,为何要装神弄鬼,非要扮作牛头马面的模样!”他拉过一张新纸,提笔在纸上勾画,很快就画出一个简单的牛头,这才轻轻搁下笔,盯着纸上的牛头眼也不眨。

    “宁儿,你你想到什么?”顾清菡压低声音问道,不自禁贴近齐宁身边,也是看着那副图:“你是觉得他们扮作牛头马面是有原因?”

    “一定是。”齐宁轻声道:“牛头马面是地狱的勾魂使者,活人对此很是忌讳,但他们却偏偏扮作了牛头马面,这当然有蹊跷,其中也一定有什么原因。”抬手搭在前额上,微闭上眼睛,自语道:“会是什么缘故呢?”

    这一章写的蛮顺手,一不留神写了五千字,本来想分成两章,但想想还是作一章发出吧,大家看的流畅。诸位大爷太太赏点月票哈! (https:)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